双手一抛,腐坏姬向上抛出春秋镜。圆镜呼呼急旋,刷刷刷,一道道灿若霞霓的镜光迸舞而出,陡地甩向毒岛冴子。

    毒岛学姐站在“斩基刀”的刀背上,目光微凛,倏地,学姐一纵而起,握紧姨妈刀的刀柄。“腐坏的女人啊,接受姨妈刀的净化,像大姨妈一样被冲走吧。”

    迎着数百道镜光,学姐不避不让,她之性格所致,知难而上,退避非她所愿。天下污秽之人何其多也,学姐的净化之路漫长而又枯燥。好在女禽有兽童鞋为毒岛学姐指明前进的方向,虽千万人而他们往矣。

    雨桐虚握冰剑,目光冷沉。她选择静观,期待毒岛冴子能带给她惊喜。高城沙耶、毒岛冴子都是江山美人图中的契约美人,已和残图休戚相关。江山美人图的修复还需契约美人的助力。

    腐坏姬阴笑道:“独眼女,你不知春秋镜的可怕,我该说你勇敢还是无知呢……”

    腐女界的巨头双手结印,秽光陡生,阴风凄厉,盘旋而起,呼喇喇,全都投入到春秋镜之中。璨烂的镜光倏地变暗,并有阴冷的叹息声传出。“梦里花落,不知多少。春秋一梦,物是人非。武帝情冠天下,金屋囚凰,太宗雄才韬略,也曾吞蝗。”

    虚实交换,惨雾弥散之中,一人缓缓走来,踏出春秋镜。非人非鬼,非仙非魔,自号四非之女。

    堕仙髻,鸳鸯眼,细眉如柳,肌如凝脂,面若银盘。四非女挑灯而来,千年面容不曾变。“哦,是你将我放出来的吗。”她注定腐坏姬。

    咝咝咝,霜寒之气从四非女挑着的花灯中窜出,袭面而来,拍中腐坏姬的面庞。腐坏姬运转元气,摧散拂扫向她的霜寒之气。

    “四非女。难得的自由,何不好好利用。”腐坏姬不悦道。在她之前,历任春秋镜之主决计不敢放出镜中囚禁的四非女,包括武帝、太宗。

    太宗也曾是春秋镜之主,更有“以铜为鉴”之说,正衣冠,明得失,知兴替。

    呼。四非女一拂袖,寒香卷舞泅散开来,涌向春秋镜,扫去遮挡镜面的惨雾,现出水面似的平镜。“真是无知的女人啊。”四非女揶揄道。她挥动花灯,刷,灯之幻象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口寒光湛湛的囚凰之剑。武帝以金屋藏纳美人,并以囚凰剑悬在金屋之上。

    纵是千古之帝,也入轮回。唯有囚凰剑寒芒不减,始终如一。

    “四非女要的是永久的自由,而非一时。”

    囚凰剑所指,却是腐坏姬。

    “就知你不听人话。”腐坏姬一招手,摄来春秋镜。圆镜对准四非女,登时,彩雾喷出,好似江堤决口,江水卷爆冲出。

    四非女面显凄楚之色,囚凰剑也不住哀鸣。锵,锵,锵……

    “若无绝对的把握,我怎会将你放出。”腐坏姬的右手探进春秋镜之内,捞出三道彩链,彩链的尽头锁着四非女的另外一半魂体。

    四非女似笑非笑,望向腐坏姬。囚凰剑一抖,以花灯之姿显现。挑起花灯,四非女道:“既是交易,不存情谊。”

    “情谊,我与你能有什么情谊。”腐坏姬讥讽道。“你是春秋镜中的囚奴,而我是春秋镜之主。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交易。”

    “是是,你说了算。”四非女笑道。

    那双鸳鸯眼淡漠无情,眼底尽是黑暗,不,比黑暗还要黑暗。

    刷。

    毒岛冴子挥动姨妈刀,一刀扫下,血红色的刀芒漾溢开来,真如姨妈来了,挡也挡不住。

    四非女一旋身,电扫向毒岛冴子。“你眼中寄宿着不洁之虫。”四非女一眼看穿毒岛冴子。

    她左手一拈,凭指甲从花灯中挑出一缕紫烟。嗡,那缕紫烟蓬然卷舞,向上窜起,状如亭冠,紫电窜浮其内。

    锵!

    红色的刀芒劈中那蓬紫烟,烟光荡卷,四下吞爆,紫气倒垂而下,好似珠帘未卷,悬挂于高空之上。

    左脚一勾,毒岛冴子勾起斩基刀,置于左手之内。双刀在握,毒岛学姐才觉胜算更大些。不知为何,那个新出现的四非女让毒岛冴子莫名胆颤。

    强敛心神,毒岛冴子双刀交叉在身前,向前陡地划开,呼哧,十字形的光刀向前迸射而出。

    四非女张口一呼,异香氤氲,吹散倒垂而下的紫气。祥光旋舞,一叶金贝漂浮不定,横阻在光刀和四非女中间。

    金贝取自武帝曾经的秘宝,金屋。囚凰剑亦然,同样取自金屋。武帝薨,春秋镜消失不见。金屋同样消失,却被四非女取得。

    那叶金贝夭矫若梭鱼,一晃而逝,游向十字形光刀。蓬!光刀砸碎,化作上百片碎片,金贝去势未减,直奔毒岛冴子而去。

    锵。

    毒岛冴子将斩基刀、姨妈刀分开,觑准那叶金贝,毒岛学姐斜里窜出,快逾闪电。姨妈刀陡地斩下,毫无任务技巧,只是斩下。

    铛!

    姨妈刀的刃口劈中金贝,血芒如瀑涌起,包裹住金贝,结成虫茧。这时,学姐的左眼睁开,血茧内的双头虫一扑而去,带着血茧扑向包裹住金贝的虫茧。

    血茧吞虫茧!

    两只茧相融,归于一体。刷,倒飞回学姐左眼内。血水流淌,顺着毒岛学姐的左半张脸流下。滴滴嗒嗒,垂落而下。

    四非女道:“看吧,你的左眼内果然有幺蛾子。”

    毒岛冴子道:“净由秽生。女人,你纯洁吗?”

    四非女:“”

    这个问题难倒四非女了,她扪心自问,纯洁,那是什么玩意!那种恶心的东西和她有关?

    四非女右手一摆,她握着的花灯飞了出去,才飞出数尺,化剑而生。

    刷。

    囚凰剑斩向毒岛冴子。

    剑身上镌刻着玄奥的铭文,剑内封印了姑苏冥凰。

    剑气先至,如潮水般狂涌而来,接天连地。封住毒岛冴子的前后左右退路。锵锵锵,囚凰剑哀鸣,剑内的姑苏冥凰似要破剑而出,再做挣扎。

    呼。毒岛冴子左臂挥动,斩基刀锵然立起,刀锋所指,正是四非女。谁规定斩基刀只斩基老,学姐偏不信邪。

    就在毒岛冴子要做殊死一搏之际,一道剑光自高空处坠下,煌煌剑威陡地散开,冲散囚凰剑释放的剑气。

    抓剑而下,一人脚踩青石,目光寂灭。

    “你的剑像是怨妇。”

    上官小红道。

    “你听她在哀声述说过往的不幸了吗。”

    上官小红又道。

    邪蝗剑一抖,簌簌簌,七千邪蝗成群飞出,围住囚凰剑,将其困住。

    四非女啼笑皆非,暗道:“剑在哀鸣?述说过往不幸?你听得懂它?不要让我笑破肚子。”

    五指虚抓,四非女强摄囚凰剑。

    嗡,剑华绽放,姑苏冥凰被一道凌厉的意志镇下,不敢反抗,停止喧躁,伏地悲泣。这时,囚凰剑内血流成河,成群的吸血鬼蝠黑压压扑下,叮咬姑苏冥凰,啖食其肉,饱饮其血。

    四非女抓住囚凰剑的剑柄,仔细端详,也看不出任何端倪。“我怎么什么也听不到。剑啊,只要够锋利,即是伤人之器。百兵之王。”

    刷,四非女剑指苍穹,直视上官小红。“你手中的剑也不差,将它无条件交予我,我兴许会放你离开。不,你要和我一起被关在春秋镜之内。”

    “春秋镜?你在说它吗?”

    雨桐的声音响起。从四非女身后响起。

    呼。

    四非女陡地旋身,望向发声源头。那里,赤足之女左手提着脖子被拗断的腐坏姬,右手拈着一面圆镜。

    “你!”

    四非女惊道。

    “我。”

    雨桐将左手提着的腐坏姬丢了出去,尸体跃过四非女头顶,飞向上官小红。后者心领神会,一甩袖,酱油瓶旋出,瓶塞打开,将腐坏姬的尸体收入瓶内,和腐烂姬在瓶底相聚。

    至此,腐女界三巨头已收其二,还剩下腐朽姬在苦苦挣扎。青府的六大杀马特贵族,萝莉脑袋基老驱壳的拼凑生物,古大基,白女仆长,他们围住腐坏姬,并不急着杀了她,而是在戏耍她。

    上古基老界尊者已经取回用他的骨头炼制的权杖,欣喜之余,不免哀戚。“吾做基老也太失败了,哪有尊者的威严。唉。”

    附身于权杖之上,古大基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可是幸福总是那么短暂,那只长着萝莉脑袋的基老吼道:“我的长矛啊,快快回来,我用你去爆腐朽姬的局部地区。”

    古大基不悦地想道,你吖傻叉吗!吾纵然化作石矛,可也只能去捅基老的ju花,你竟敢侮辱吾。

    小圆才懒理古大基的那点破心思。随手一捞,撷取来附在权杖之上的上古基老界尊者。“嗯?”小圆盯着曾经属于腐坏姬的权杖,“那啥,古大基,你还是变成骨矛吧,和你的骨头融合。”

    “正有此意。”古大基喜道。

    刷。点点莹灰散开,上古基老界尊者的残魂透入骨杖之中,蓦地,骨杖剧烈晃动,变作一杆骨矛。

    “似乎重了些。”小圆心道。她已将石矛捞在手里。

    女仆界的白女仆长似乎和青府的白毛杀马特看对眼了。白彩蝶笑道:“对面的哥哥,你可愿入赘到女仆界。”

    白毛杀马特当时就怒了。“杀马特可杀不可辱。姑娘,你不可羞辱我,我怎有可能嫁给你。我冰清玉洁的身体还要献给未来的媳妇,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劝你对我死心。纵然,你得到我的身体,也得不到我的心。”

    说完,白毛杀马特做出孤傲的姿态。引得黄毛杀马特、紫毛杀马特、绿毛杀马特、黑毛杀马特、灰毛杀马特群起而殴之。“滚你丫的,不要在我们面前装比,揍他!”

    五大杀马特也不管腐朽姬,只顾着暴揍白毛哥哥。

    白女仆长喜道:“耐揍的哥哥一定也很耐草。我喜欢。”

    众杀马特贵族集体石化,均想道白彩蝶是不是心理有问题,难道不是汉子用擀面杖让她开心,而是她用假擀面杖去发克心仪的汉子?

    握草。想想都冒冷汗。六大杀马特已经难以直视白女仆长。

    再回到上官小红那边。

    女禽有兽童鞋已将腐女界的两大巨头投进酱油瓶中,还剩下腐朽姬在外,将她擒下只是时间问题。

    上官小红在前,雨桐在后,她们将四非女堵在中间。

    对四非女来说,前有女禽子兽,后有女王,她可真是形同虚设,不知如何撕比才好。

    尽管手里抓着囚凰剑,还有金屋尚未祭出,四非女却不得不重新审视上官小红、雨桐,尤其是杀掉腐坏姬,强取春秋镜的雨桐。

    “额,她似乎只拿春秋镜当做梳妆镜。”四非女突然想到。这太难以理解了。春秋镜的正确用法难道是这样的吗!

    简直暴殄天物。

    四非女忍不住向雨桐解释春秋镜的正确用法。“不要再照镜子了,你已经够漂亮了,米米比我的大,脸蛋也比我的漂亮。”四非女怒道。

    真是岂有此理。比她漂亮的女人都该死。

    “再多多的赞美我吧。”

    雨桐终于放下春秋镜,盯着四非女。似乎在期待对方讲些夸赞她漂亮的词汇。

    四非女愕然。喂,你丫在耍我吗。

    刷。

    上官小红一剑递出。邪蝗剑刺向四非女的后心。

    “够了!撕比也要通知对方啊,敢不敢光明正大些。”四非女火冒三丈。

    “谁管你,本兽只要你手中的囚凰剑。”

    上官小红也不多解释。仗剑径取四非女的右手手腕,唯有断她手腕,才可取剑。

    四非女略带薄嗔之意,一发狠,抖开囚凰剑。刷刷刷,剑幕垂立而起,将她自己守在四道垂立而起的剑幕之内。

    锵!

    上官小红递出去的邪蝗剑刺中前方的那道剑幕,剑身拱起,旋又弾平。蓬的一声裂响,击碎囚凰剑张开的一道剑幕。

    可另外三道剑幕同时旋出,好似三面墙层叠,镇杀向上官小红。

    剑幕之后,四非女暇整以待,运起无上剑式,叱道:“湘妃剑舞。”蓬,剑华绽放,宛若千尺雪瀑迸爆。

    恐怖的剑华如那汪洋一般,卷拍而起,轰镇向上官小红。

    轰隆隆,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显化而成的书山震碎三道剑幕,横档在上官小红身前。同时也抹去四非女挥来的剑华。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