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界三巨头中的腐朽姬、腐坏姬,各自震撼,向后退去。白女仆长、小圆、古大基、毒岛冴子越战越勇,并不给腐朽姬、腐坏姬休息的空当儿。

    蓝女仆长出手毒辣而又无情,她的兵器众多且古怪。腐烂姬言谈之间多讥讽之意,却小心避开蓝女仆长的武器。原因无它,蓝莲花除了身兼女仆长一职,还有另一重身份,药剂师。擅用药,更擅毒。是药三分毒,何况蓝莲花有心钻研。

    呼喇喇,蓝色的光膜涨开,向前推去,像是巨兽张开猩红巨口,吞食前方的猎物。蓝女仆长手中多了一盏油灯,那盏油灯以女仆的脂肉为燃料,灯焰摇舞且向外推开一层光膜,用来捕获活物。

    “燃灯女仆传下来的古燃灯!”腐烂姬惊道。她博识广闻,眼界很宽,一眼看出蓝女仆长手中的古灯非常物。

    女仆界曾出了一极恶女仆,天资异秉,冰雪聪明。修行三十载,厌倦女仆界的平淡生活,并于灵咎山挖出一具完整的佛骨,她以佛颅骨、指骨、脊椎为材料,镇杀一万三千六百七十六名女仆,终于祭炼出一盏油灯,命之曰古燃灯。

    因为所行太恶,引起女仆界的女仆长、大女仆长、王女仆的震怒,连下七十三道禁令,誓要诛掉极恶女仆。可她仗着古燃灯,力拼七大女仆长,身体留下大大小小伤口上千处,却还是逃离了女仆界,自号“燃灯女仆”。

    “你怎敢将古燃灯待在身上!”腐烂姬悚然。“燃灯女仆在女仆界也是禁忌般的存在,不容人讨论。难道是王女仆允许你带出古燃灯?”腐烂姬像是想到了什么。

    蓝女仆长并不解释,以清灵掌劲摧开古燃灯,向前旋去。蓝色的光膜愈来愈大,合拢为无底光球,罩了下来。

    腐烂姬心头狂跳,一甩手,刷刷刷,数道光剑荡驰射出,迎向从高空罩下来的光球。她才不要被困在球内,成为古燃灯的燃料。虽说燃灯女仆喜欢将女仆的脂肉稍加处理,丢入古燃灯之内,那代表她和女仆界有深仇大恨,可并不代表腐女的脂肉不能用来作为燃烧香脂。

    嘭嘭嘭,腐烂姬发出去的光剑弹撞在光球的内壁上,可未穿破,反被吸收,融于光壁。

    青光滚舞,远远驰来。女禽有兽童鞋驭使契约方石飞遁而至,她右手扣住剑柄,左手微攥,掌中多了八颗铃铛,一大七小,一组铃铛号称“盗铃”,也是梨子姬的藏品之一。

    腐烂姬并非不想逃离,而是做不到。蓝女仆长祭出古燃灯之际,已经想好了一击必杀的对策。二十三把剪刀悬立四方,封住腐烂姬的退路,且在腐烂姬下空还有一座杀阵等着她呢。

    “你不需掩耳吗?”

    上官小红古怪道。

    左手一撒,八颗盗铃分旋而出,按定八个方位,困守蓝女仆长。

    叮叮当当,八颗铃铛依次响起,大铃铛为尊,七颗小铃铛次之。铃声清幽,似流过草甸的冰泉摇动草茎。一丝丝蓝盈盈的光线自八颗铃铛的缝隙处钻出,聚在一起,聚丝成线,聚线成团,一丸蓝色的光球打了下来,当头砸向蓝女仆长。

    而铃声之中多蛊惑之意,沁入蓝女仆长心湖,激起道道水柱,朝天窜去。恶念、杂念、善念、痴念、愚念、妄念……诸念频生,来回交荡,在蓝女仆长的心湖上空徘徊,撕扯她的心智。

    “疾。”

    上官小红轻声道。

    她脚下的契约方石电掣而出,驶向罩向腐烂姬的光球上端。至于光球四畔的二十三把剪刀还有下方的杀阵,上官小红主动忽略了。那不关她事,腐烂姬的生死亦然。

    刷。

    上官小红纵下契约方石,双手握住剑柄,向下刺去。啵的一声细响,邪蝗剑直刺而入,捅进光球之内。“散开吧,邪蝗。”上官小红扬声道。

    簌簌簌,簌簌簌!五百只红色的邪蝗,五百只白色的邪蝗分左右飞散开来,撞击光球内层。它们从内部破坏光球。一道道裂纹显现,爬满内壁。继而,咔嚓一声,第一道裂纹迸炸,光球出现崩缺之口,随后越来越多的裂口接连闪现。

    整只无底光球像是巨大的泡沫,瞬间瓦解,碎片迸驰,彩光流溢。倒飞回古燃灯之内。

    嗡!

    古燃灯荡起百米高的光浪,四下拍荡,摒退八颗盗铃。

    主动护主,古燃灯在保护蓝女仆长。

    数股光焰自古燃灯发出,垂射而下,照定蓝女仆长。“贫乃联盟的盟主哟。”蓝女仆长冷冷道。“为何多事,你是腐女界之人?”

    上官小红左手纷扬,一一抓回八颗盗铃。收纳在袖中。“本兽不是腐女界之人。”上官小红回道。

    “可本兽的新书基霸天下在腐女界很畅销。也不知道为什么。”上官小红转移话题,而腐烂姬趁机遁出。

    “蓝莲花,你们的王女仆可怎舍得下本钱。古燃灯也让你带出。”腐烂姬表情阴沉。她玉手挥动,充满腐蚀性的光带纵舞而出,铛铛铛,抨击那二十三把剪刀,将它们击飞。

    “女仆界也不太平呢,有生事者挑战王女仆的权威,王女仆一怒之下,将她们悉数斩杀,且抽出魂体,镇于海眼之中,永世不得翻身。至于生事者的驱壳,已无用矣,恰好用来点亮古燃灯,照耀王宫,以宣王威不可xie渎。”

    蓝莲花扬手摄来古燃灯,置于手掌内。

    一千只邪蝗再次汇聚,凝成邪蝗剑,归于上官小红之手。

    “哦。”

    腐烂姬揶揄道。

    “是什么人让王女仆不得不取出古燃灯,警告对方,不得轻举妄动。女仆界已是多事之秋。”

    腐烂姬双手合拢,啪,拍了一掌。而后双掌分离,一杆破破烂烂的铜枪被她抽了出来,右手抓住枪柄,腐烂姬一抖手腕,一串枪花散开,泅散于虚空之中,荡起一圈圈涟漪。

    “杀!”

    腐烂姬挥动铜枪,扫向上官小红。

    “盟主,你多事了,且人家不记你之恩情。”

    蓝女仆长笑道。她双袖挥拂,蓝色的光弧拂扫而出,也旋斩向上官小红。

    “多事之人?”

    上官小红莞尔。

    她抖开邪蝗剑,一红一白,两股剑气交织而出,旋又分开,红色的那股剑气撞向腐烂姬的铜枪,白色的剑气射向蓝女仆长挥来的蓝色光弧。

    锵!铜枪的枪头偏转,斜里刺出,跃过上官小红的面颊。“嗯?”腐烂姬愕然发现她的铜枪再难前进分毫,像是被困束在女禽有兽童鞋面前。

    “让你吃惊了。”上官小红淡哂道。更吃惊的还在后面。女禽有兽童鞋左眼旋出一卷古经,封皮上写着“月经不调”。

    古经悬在腐烂姬面前,她可清楚地看到封面上的四个字。此刻,腐女界巨头的内心是崩溃的。哎哟握草,女禽之兽,你在玩我吗,这样有意思吗。

    “额,抱歉,拿错书了……”

    上官小红赧然道。

    呼。又有一本书旋了出来,还是出自她的左眼。这次不会错了,是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

    此书一出,气流滚爆,巍巍然,一座山岳镇压而下。泥石滚冲而下,巨木拦腰劈折,轰然坠下,同时砸向下方的腐烂姬。

    腐女界的巨头还想转身逃遁,那封皮写着“月经不调”的古经书分出三道光链,一道锁住腐烂姬的脖颈,一道锁住她的腰,一道锁住她的右脚踝。“女禽兽!”腐烂姬惊骇道。

    轰!

    书山压了下来,将腐烂姬镇压向地面。三道光链困束住她,不让其动弹挣扎,凭受书山镇压。“噗!”腐烂姬仰头喷出一口血箭,浇灌在山石上,殷红一片,点点渗入石缝之中,好似扭动的蚯蚓。

    同为腐女界的巨头,腐坏姬、腐朽姬根本来不及出手援助,此外,她们还要面对白女仆长、小圆基老、古大基、毒岛冴子的轮番强攻,自顾不暇,何况她人。

    白女仆长淡淡瞥向蓝女仆长,对她持有的古燃灯颇为忌惮。“比起我,王女仆更信任蓝莲花吗。”白彩蝶心道。面色一沉,咻咻咻,自她的白色长发中飞出十几道银色的钓线,每一根钓线拴着一只红色的钩子。

    披着狒狒皮的腐坏姬长喝一声,右拳攥紧,猛地挥下,蓬嗤,拳浪刚猛若铁汁冲啸涌出,销熔飞来的十几道银色的钓线,连同红色的钩子一齐溶蚀掉。

    锵。姨妈刀颤鸣,毒岛冴子仗刀而来,横削向腐坏姬的项上头颅。血光卷开,嗤嗤作响。“让我一观你的真容。”学姐轻声道。

    “难啊。我曾起誓过,这张脸只对未来的夫君展现。杀生丸殿下除外,他那张脸已将我迷得分不清南北。”腐坏姬格格笑道。

    像个小女生。

    碰到心仪的汉子。

    只是腐坏姬却幻象着杀生丸殿下和他的奥豆豆犬夜叉gao基……

    也难怪杀生丸要和她翻脸,友谊的小船差点翻掉。

    上古基老尊者古大基咆哮道:“腐朽姬,放开你的权杖,它是用吾的骨头炼制而成。你还要xie渎吾到几时。”

    万千吼啸之声同时响起,震得腐朽姬头皮嗡嗡直响。她怪道:“古大基,还不放不下过去的荣耀吗,你形同丧家之犬,犬吠之言不足道哉。”

    伸手摄来权杖,腐朽姬腾空而起,身在半空之中,她杖指古大基的魂体。“伏诛吧,曾经的基老尊者。”

    权杖的水晶龙头绽放出璨烂的光幕,当空照下,古大基周围五十步内,光潮奔涌,宛若怒马雪狮,齐齐奔腾。“啊!”古大基失声道,神情凄楚。被那光幕一照,他魂体扭曲,几成麻花,本能地畏惧光明。

    拥有萝莉脑袋基老驱壳的小圆吼道:“腐女哟,你想对我的石矛作甚!”

    小圆抬手一指,刷,一株小桂树旋转飞出,荡开重重桂香,氤氲散开,洗涤笼罩古大基的光幕,将其冲淡。

    “基老,啊不,脏兮兮的萝莉,不要碍事。”腐朽姬轻叱道。她左手拂动,呼呼,朔风飙卷而出,寒气森森,席卷向小圆。

    当是时,青府的六大杀马特贵族同时出手。渔网汉子黑毛抖动一身长毛,喝道:“女人,怎敢动我家大小姐放养的狂妄萝莉。吃我一鱼叉。”

    话语甫落,黑毛汉子举起鱼叉便刺向腐朽姬。

    双马尾紫毛汉子奋力一挥,一杆长枪电闪掠出,紫芒吞爆,炸开腐朽姬拍出的那道朔风。枪尖急点向腐女界巨头的眉骨。

    黄毛汉子顶着一头狂乱的发型,吼道:“都说黄毛多行牛头人之事,可我心思纯洁,身体更是纯洁。女人,我已相中你,同我来一场纯洁的配种行为吧。”

    蹬蹬蹬,黄毛汉子大步而行,行走如风。黄沙弥漫,却遮掩不住杀马特贵族释放的特有气息。那种混合了乡村非主流,又适当的加入了城市杀马特风气,交相缠绞在一起,高贵典雅的气息瞬间铺陈开来,涌向腐女界的巨头腐朽姬。

    青府的三大杀马特贵族已经让腐朽姬恼怒异常,她运气于左掌,倏地劈出。蓬嗤,掌气荡开,势若排山倒海,狂扑而出。嘭的一下,击中黄毛汉子宽广的xiong膛。黄毛杀马特贵族向后急退数步,放止住身形。嘿嘿笑道:“如果你抓住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腐朽姬一口鲜血差点喷出,凤目怒视向黄毛汉子。哪来的野生的杀马特,实在可恶。不弄死他,眼睛会受到几万点的伤害。

    左手食指一点,锵!紫芒轰舞,紫毛杀马特射来的长枪停在腐朽姬面前,被她的手指定住。

    渔网汉子黑毛最是难缠,也最凶狠。他改变攻势,由单手持鱼叉改为双手紧握。他将鱼叉放置在腰前方的位置,旋即,他的身体旋了起来,携卷起黑色的羊角飓风,逆甩向腐女界巨头。

    腐朽姬以手指拨动紫色的枪头,让其掉转方向,刺向黑色的飓风。腾嗤,紫虹一隐而蓦,透入飓风之内,只余下枪柄尾端留在外边。

    黑毛汉子口吐一口浑浊之气,xiong大肌向前弹出,嘭,弹中枪头,将它击退,离开黑色的羊角飓风。

    飒飒飒,飓风扭摆而来,四下黑烟滚动,泥尘遮天蔽日。

    “所以说最讨厌不知死活的汉子,明明可以去gao基,偏要与我为难。这是为何。”腐朽姬不解道。她以腐女的眼光看待世间的汉子,希望天下汉子皆是基老,如此,亿万腐女则可共赴天国,得偿所愿。

    小圆趁势救出古大基的魂体,“变成石矛。”小圆吩咐道。

    古大基自是甘愿。他要取回属于自己的骨杖,不,是取回曾经的荣耀!

    绿毛杀马特、白毛杀马特、灰毛杀马特,环伺一旁,静待出手的时机,不出手则已,一出则惊人,不见血不收手。

    白女仆长、毒岛冴子安心对付腐坏姬。两对一,她们胜算更大。只是学姐没有白女仆长那么想法,只想着如何净化掉腐坏姬,放其血液,抽其筋骨,洗刷其皮囊,内外皆净化,灵魂亦然。

    毒岛学姐说出她的想法,可能别人还不信呢。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