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咔咔,咔咔咔!毒基兽全身的骨骼都在窜动,身形拔高了数丈。而且肌肤覆满一层黑色的鳞片,密密麻麻,像是蛇鳞一般。更诡异的是他多了一条尾巴,盘在腰部,像是他的腰带。

    “吾乃超级腮牙人!”

    毒基兽吼道。双拳紧握,咚,咚,咚,抡向自己的左右xiong大肌。尽显狂妄之态。可他也有资本,因为他生在超级腮牙人一族。

    蓝色的獠牙外翻,两腮圆鼓,毒基兽缓缓瞥向李敏基、泰阳的后裔,“汝等挑衅我的耐心,罪无可恕。吾赐予汝等死的荣耀。”

    腾。

    毒基兽一步纵出,身前身后,气芒迸舞,环笼在他上空。现了原形的毒基兽再无先前的英俊面庞,取而代之的是坚毅丑陋的面孔。脸长得漂亮是优势,“世人多喜欢皮囊之辈,吾来自惑星,以教授之名起誓,今日必杀李敏基、仲基两獠。”

    太基王子右足踏下,压低碧池兽的脑袋,“碧池兽,去,带我去毒基兽那边。我来自M78星云,身体流淌着战士的血液。超级腮牙人竟敢目中无人,我岂容他放肆。”

    碧池!

    碧池兽暗恼道。却又无可奈何。它撕比不过太基王子,只得遂他之心意。刷,碧芒掀爆,碧池兽载着太基王子急掠而去,前去一会来自惑星的超级腮牙人。

    基特曼叶听雨心道:“毒基兽居然是超级腮牙人。真让我吃惊。深藏不露的基老啊,哼,他已经成功引起太基那厮的注意,撕比大战在所难免。他们最好同归于尽,我才可引领一时风骚。”

    毒基兽身披长帛,长帛上绣满滑稽表情。蓦地,出自惑星的超级腮牙人右臂舒卷,五指忿张,一团恐怖的能量漩涡在他掌心成型,吸纳周围五百步内的气流。

    “李敏基,你的佛山基老腿,吾收下了。”

    呼噌。毒基兽掌心凝聚的那团能量漩涡滚啸冲出,四方基老皆惊,纷纷避开,不敢强接毒基兽拍出的那团能量漩涡。

    李敏基亦然。欧巴的长腿绷直如标枪,哗,基光涌涨,聚在李敏基的右腿周遭,为它裹上一层光铠。而欧巴英俊的脸也因为兴奋而变得浮肿,正如他对我宣称的,他易肿胀,不是被打的,而是体质如此这般。

    铅云荡炸,气流乱窜。那团漆黑的能量风漩电闪而至,好似万马齐喑,声势浩大。准备齐毕的李敏基欧巴喝道:“毒基兽,你是超级腮牙人又怎样。欧巴教你做人呐。大日如来腿。”

    嘭!李敏基的右腿绽放万丈光芒,捅碎笼罩在他上空的阴云。呼呼旋转,一道狂飙溺卷旋出,轰向毒基兽拍来的那团黑色的能量风漩。

    强强相对,基基又基基,基老何苦为难基老哉。

    轰隆隆。李敏基踢出的那道数十米高的腿影劈中漆黑色的能量风漩,澜涛似的冲击余波四下扫荡。一头前来凑热闹的基老被扫中,蓬的一声,身体炸开,肢体、肉块、血液飞溅,基死魂消。

    当是时,泰阳的后裔仲基欧巴动手了,先前,他游弋在撕比战场外围,等待最佳机会。现在,机会来了,虽然只有一瞬。可那足够了。

    仲基欧巴右臂扬起,金光蓬舞,一株金色的麦穗徐徐升起,沉甸甸的麦穗压得麦秆直不起身来。只听仲基欧巴吼道:“收获的季节来啦,金色的小麦闪烁着丰收的气息。散开吧,艾尔斯通的麦粒。”

    崩的一声,那株金色的麦穗散开,上百粒麦子轰然爆蹿而出,毫无章序地撒向超级腮牙人毒基兽。

    李敏基欧巴暗道一声好机会,大日如来腿第二式踢出,蓬,一道百米高的巨腿当空劈下,金光颤舞,好似金色的巨柱轰然倒下,砸向毒基兽。

    毒基兽冷笑不语。呼,缠绕在他腰间的尾巴松了开来,陡地竖起。寒芒吞舞,在他竖起的尾巴四畔旋动。李敏基、泰阳的后裔,你们的能耐只有这种程度吗。超级腮牙人有些失望。不能尽兴呐。

    轰嗤,毒基兽的长尾甩了出去,乌光蓬舞,交织成一张无妄之盾,凌空竖立。铛铛铛,铛铛铛!一粒粒金色的麦子击中无妄之盾,嵌入其中,挣脱不得。

    倏地,无妄之盾合拢,兜起那些金色的麦粒,咔哧咔哧咔哧,磨碎了上百粒麦子,迎风一撒,金色的粉面飘散而去。

    而李敏基使出的大日如来腿第二式,凶猛至极,并有丝丝佛气溢出,端的神圣。毒基兽轻蔑一喝,人已纵起。他右拳虚握,刷,毒瘴卷舞,汇成一杆长戈。抓起长戈,毒基兽扫向那只百米高的巨腿。

    嘭!爆响之后,兼有佛气的巨腿应声炸裂,不能维持形体。“怎会这样。”李敏基肿胀的脸更浮肿了。他右腿簌簌颤抖,踢出大日如来腿第二式对他的反作用力也很大,谁知却不能奈何毒基兽。

    手持长戈,巨尾抡动。超级腮牙人意气风发,仰天长啸道:“李敏基、仲基,若再无让吾惊艳的招式,汝等可就要葬身于此。”

    长戈一划,刷,瘴气迸舞,向下扫去。惊涛狂浪也似,拍打虚空,所过之处,乌烟瘴气,触之即死。太阳的后裔霍然而起,颅顶升起一股热浪,仿佛是喷薄而出的温泉。热浪中裹着一直立的骷髅手臂,手骨向上托着金色的天平。

    “哼,迫我祭出拉基贤者曾经持有的圣物,金骷髅天平,毒基兽,你可以瞑目了。”仲基欧巴残酷道。嘴角拉开邪魅的弧度,狂狷之气沛然生出。

    呼呼,金色的暴风旋了出去,收缴毒基兽长戈释放的瘴气,将其并入暴风之中。金骷髅天平徐徐升高,天平两端的砝码飞了出去,飕!飕!飕!纷射向超级腮牙人。

    “碧池!”

    碧浪滔天,旋即碧池兽现身。它一昂头,送出太基王子。头戴“大王尼玛”头套,太基王子身如磐石,屹立空中。他目光沉稳,觑定金骷髅天平。“拉基贤者?好像听说过他的名字。多么华丽的天平啊,正适合本王。”

    腾!

    太基王子一旋身,人已遁出。他以狼牙棒、王大雷锤压制“泰阳的后裔”仲基欧巴,并且出手去夺金骷髅天平。即便天平失了砝码,可也无伤大雅。太基王子势在必得。

    骷髅手臂陡地旋转,天平两端的砝码盘旋斩向太基王子伸来的右手。

    “愚蠢。”

    太基王子厉声道。

    “我名太基,此生献于gao基大业。哦,我想起来啦,拉基贤者,你的上任主人,他虽有贤者之名,却无贤者的才干。终老一生一无所得,真是可悲的基老。”

    听到太基王子的嘲讽,金骷髅天平迸绽出两团金辉,恍若两轮耀眼的金日,呼啸着冲向太基王子。圣物不容太基王子侮辱它的前任主人,拉基贤者。

    “基老射线。”

    太基王子一抖xiong部尖端,释放两道光束,劈向那两团金辉。蓬蓬连声,金光迸舞,承受不住基老射线。

    刷。

    一道虚影长身而起,跃离金骷髅天平。是拉基贤者的残念,寄宿在天平中的残留意念。披风抖开,“拉基贤者”目无表情,凝视太基王子。

    相隔不远,太基王子顿时感觉到来自“拉基贤者”的恐怖威压。如渊如狱,正面受袭,太基王子更是退避不能。飒飒颤动,“大王尼玛”头套随风飘零。“拉基贤者,你已死亡多年,还要与后辈一较高下,气量小如鸡场,贤者的风骨何在。”

    太基王子召回狼牙棒,王大雷锤仍然用来镇压“泰阳的后裔”。

    “喝!”

    太基王子沉声暴喝。狼牙棒抡扫而下,刹那间,狼烟滚啸涌出,挣破“拉基贤者”释放的威压。顿觉呼吸轻松,太基王子再次现出绝招,“伽马草拟马射线!”基特曼一族的皇子冷笑道。

    刷!刷!刷!刷!

    四道光线从太基王子的xiong部尖端迸射而出,初时只有蚕丝粗,甫一离开王子的xiong部芽端,拉长且粗,短的有三十多米,长的超过百米,铁桶粗。四道光束冲舞撞出,气焰凶猛,只可远观焉。

    “拉基贤者”低哼了一声,右袖抽舞,嗡,一面铜墙竖起,挡在他和金骷髅天平之前。

    嗵,嗵,嗵,嗵!

    太基王子的“伽马草拟马射线”轮番击中那面铜墙,将其砸得坑坑洼洼,向内深陷,可未轰碎。遽然间,金骷髅天平起了变化,骷髅手臂和天平分开了,白色的骷髅手臂炸开,骨粉抛扬,覆盖住“拉基贤者”的左臂,为其加持圣力,且如穿戴了护臂、护肘、手盔。

    右手抓着金色的天平,“拉基贤者”跃过铜墙,纵向太基王子。轰,铜墙倒旋而出,跟上“拉基贤者”。

    “哦。”

    太基王子讶道。踢到铜板了。拉基贤者不是易与之辈。

    拉基贤者纵然逝去,可他留在金骷髅天平内的那道残念也非普通基老所能承受的起的。泰阳的后裔,仲基欧巴他就没能开启天平的封印,释放拉基贤者的残存意念,眼瞅着贤者手持天平,威如天神,审判世间基老,仲基欧巴嫉恨交加,“我什么时候才能像拉基贤者那般不可一世。”

    嗤。基雷绽爆,蓝色的雷罡劈甩而下,兜罩向仲基欧巴。太基王子虽未亲自出手对付仲基欧巴,可王大雷锤也够仲基欧巴吃一壶了。

    噗!李敏基口中狂奔血水,他被超级腮牙人毒基兽踢飞。毒基兽冷道:“李敏基,你让吾失望了。年少成名让你忘了自己的身份麽。拉基贤者,太基王子,汝等是吾的猎物。”

    毒基兽身形暴起,巨尾反剪,劈向李敏基。留着无用的基老,那就杀了吧。

    眼看着那条坚逾金铁的长尾当头劈下,李敏基心中的恐惧升至最高,万念俱灭,只求一生。“基老,选我作为你的契约兽,我赠予你重生的契机。”李敏基的识海内响起一个声音,虽如蚊蚋之声,在李敏基听来却不啻于霹雳降下。“我愿做你的主人。”李敏基毫不犹豫道。

    “如此,契约已成。”那声音又道。

    嗷!

    有狼的吼啸声响起,山林俱动,云开雾散,一头白狼冲了出来,它双瞳是白色的。“白眼狼!”也不知是谁大叫道。

    “关你是白眼狼还是红眼狼,救我!”李敏基大叫道。

    “主人,我来救你。”白眼狼阴阳怪气道。

    嗡,一团白毛在李敏基身前炸开。咻咻咻,咻咻咻!一根根尖锐的狼毫迸舞开来,好像万千银针同时散开,缤纷如梨花之雨。

    毒基兽劈下的长尾被白眼狼的狼毫推开几寸,未能伤害到李敏基。即是如此,擦面而过的劲风好似刀刮,将李敏基臃肿的左脸刮擦的血肉模糊,脓血横流。

    心下坠坠,可活下来的喜悦冲淡了疼痛。李敏基端详着他的契约兽,白眼狼。狡黠阴狠的契约兽,一生从不忠于任何一任主人,换主人如换毛,全凭一时喜好。甚至有白眼狼吃掉现任主人,讨好下一任契主。

    超级腮牙人毒基兽一尾巴没能劈爆李敏基的身体,他也不加注意,因为后者已构不成对他的威胁,不再是他的对手,杀他如碾死虫子,不值一哂。刷,毒基兽疾驰而去,他的新对手是太基王子、拉基贤者。

    最苦比的要数泰阳的后裔,明明祭出金骷髅天平,却好像和他没多大关系似的。不管是拉基贤者还是太基王子,都不是他所能撕比的基老大咖。

    “麻麻的,为何会这样。”仲基欧巴怒道。真想召唤基老粉丝,群起而攻之,弄死和他为敌的小鲜肉基老,老腊肉基老。群基以他为尊!

    咔嚓!

    颈骨碎裂之声响起。李敏基骇然,双目不能合上。他怎么也想不到为何白眼狼那么快就反主,乘他病要他命。

    白眼狼强壮的前肢按住李敏基的双肩,狼吻张开,咬中李敏基的脖颈,颈骨已断,血水喷向白眼狼的犬齿、****、喉咙,基老的血液润泽它干涸的咽喉。

    “唉,我可是白眼狼。你为何那么相信我。短暂的主仆缘分啊。”白眼狼忖道。

    “啊,敏基欧巴!”泰阳的后裔狂怒道。他虽然不喜李敏基,可他们毕竟出自同一国度,都是腿长的基老,而且gao过几次基,感觉还不错。仲基欧巴一转眼,他的基友李敏基已然死在白眼狼的口下。

    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与力气,仲基欧巴双掌推出,嘭嘭,挥退王大雷锤。“敏基欧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泰阳的后裔狂奔而去。

    “又来一只送死的小鲜肉基老。”白眼狼心道。

    舍了李敏基的残骸,白眼狼一跳而起,身如白色的旋风,飙卷而去。

    “杀我敏基欧巴,你死一千次都不够!”泰阳的后裔双目赤红,布满血丝。发型已乱,乱发蓬松。再也不顾形象,仲基欧巴咬破舌尖,喷出一股鲜血。

    嗡。一道金色的日轮升了起来,呜呜旋转,凄声哀切,映照仲基欧巴此刻的心情。

    “基老,献上你的心脏,成为我的腹中食物吧。”

    白眼狼怒咬而下,狼涎乱喷,腥气异常。最可怕的还是它那对白色的眼瞳,无有任何表情,只存凶戾。

    呼哧。金色的日轮荡旋而起,金芒开道,天际放光,众基老视野内唯有璨璨金光,耳听一声凄厉的狼嚎……

    “我的眼睛,我的白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