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本一人。”

    梨子姬的声音再次响起,敲响上官小红心湖中的警钟,铛铛铛。湖光潋滟,一只人头鸟身之物窜出湖面,扑向梨子姬的虚像。

    “我就是我,而非你。”

    人头鸟身之物不悦道。人头即是上官小红的头,鸟身是鹦鹉之身。

    “何须争辩。”

    梨子姬的幻象在另一处凝聚成形,显化而出。方才的那具幻象已被鹦鹉之爪扯破。

    啵,啵,啵。上官小红的心湖升起一颗颗水泡,颜色斑斓,大小不一,每一颗水泡皆化作梨子姬的形体,悬浮在半空中。凝视人头鹦鹉身之兽。

    “岳静布条山近在咫尺,我已经准备好重生。你是我这一世的元胎之体。结局不会改变,接受身为腐女的现实吧,梨子姬不是代号,不是传说,她活在现实之中。”

    “上官小红。”

    “我该称呼你是女禽兽吗。”

    “不,你是梨子姬。”

    “我就是你。”

    “你也是我。”

    几十个梨子姬异口同声道。声如水沸,喧哗异常。人头鹦鹉身之兽披头散发,彩色的羽毛熠熠生辉,流光溢转。倏然间,一道剑华由弱到盛,大绽光明,照彻上官小红的心湖。

    烈风卷舞,自虚无处升起,剑雨缤纷,从高空洒下,密不透风。

    枯焦的剑柄,冷湛的剑身,名剑枯桐出现了。它本是青府之主的藏品之一,极其爱惜,不轻易示人。玉冠青袍,不怒自威,一中年汉子自暗处走来,大袖挥舞,清风荡卷,撷取枯桐剑,倒飞至他手上。

    青府之主的一道神识显化而出,手持枯桐剑,昂首睥睨之间,剑雨更盛,密如牛毛,刺向梨子姬的幻象之体。

    噗噗噗!噗噗噗!青光荡炸,剑气飙卷,几十个梨子姬同时消散,承受不住自高天降下的剑雨。青府之主疾驰而来,手臂抡动,枯桐剑绽放一道璀璨的光华,蜿蜒若崎岖之路,斫砍向近乎凝实的一具梨子姬的虚幻体。

    翩然回转,那具梨子姬的虚幻体变得不真切,瞬息之间,她的脸竟然变成上官小红的脸,且对青府之主笑道:“父亲,你要斩我,为何?”

    “为何相中小女,她自幼多病,我却视她为掌上明珠,无有人敢动她。梨子姬,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敢动小女,死不足惜。”

    青府之主一闪即逝,快如电光。枯桐剑弹跃而出,噗的一声,穿过梨子姬的脖颈,兀自向前飞去。而上官青一掌拍下,击中梨子姬的脑袋,咔嚓,颅骨炸裂,梨子姬的脑袋像是西瓜似的碎掉了。虚像消逝。

    虚实不定,恍若泡沫。西南方,又有一只梨子姬凭空乍现。她右掌翻动,虹芒舞动,继而铃声疾响,一颗拳头大小的铃铛浮浮沉沉,在它四畔,有七颗小铃铛呈品字形排开。

    一大七小,八颗铃铛急遽弹跃,虹芒滚爆,铃声似清泉漱石,唤醒人内心处沉睡的恶念。上官小红的心湖骤起异变,湖水滚跃,怒狮银马也似,扑空而去。

    人头鹦鹉身之兽,环顾滚滚湖水,也不知在想什么。它本由上官小红的念识现具化而生,蛰伏于心湖之内,震慑诸多杂念。

    可上官青的一道神识不知何时躲在小红的心湖之内,她却一无所知。“我是上官小红还是张小红,对我无任何影响,只是不知道他又有什么想法。”

    人头鹦鹉身之兽口中的他指的自然是上官青。上官小红的生父,青府之主。

    “梨子姬,你找死!”

    上官青的神识所化的识体电掠而出,穿过怒腾窜起的水柱,剑芒敛实,聚在剑尖,怒而不放。只待雷霆一击,剪灭敌人的生机。

    “不,我在重生。”

    梨子姬笑道。

    怎会找死呢。

    她十指疾弹,咻咻咻,腐坏的气息电抹而去,挥向上官青的识体。最淡定的就要数人头鹦鹉身之兽,作壁上观,一览上官青、梨子姬撕比大战。好似滚爆的湖水和她无关似的。

    八颗铃铛同时摇起,声如密箭穿空而去,可摧裂山石,亦可崩碎苍松古柏。它们也是梨子姬生前的藏品,一颗大铃铛、七颗小铃铛是一副完整的法宝,谓之曰“盗铃”。有好事者以掩耳盗铃之说形容“盗铃”。

    “盗铃”祭出,可勾起人内心处的黑暗,当事者好似痴了一般,立在原地不动弹,任凭“盗铃”之主取走他身上的任何东西,哪怕是他的命。

    上官青的识体青袍舞动,枯桐剑释放的剑华适宜得当,青府之主生怕摧毁他女儿的心湖。他要的是健康的女儿,哪怕强壮些也没什么,只要不是傻子或者病秧子就好。

    “青府之主。”

    梨子姬的幻体素手翻扬,七颗小铃铛连珠射出,飕飕飕,轰射向上官青的识体。铃声摇曳,摄人心魂。光浪掀舞,掩过迸射而起的水柱,来回飘荡,在上官小红的心湖上空旋扫。

    抱剑守一,上官青的识体目绽神华,厉声喝道:“梨子姬,青某人站在这里,看你如何用盗铃盗走我所珍惜之人。”

    上官青的识体螺旋而起,激开道道青光,离心飞甩向七颗小铃铛。

    叮!叮!叮!叮!

    七颗小铃铛旋舞不休,乱了阵型,难以靠近青府之主。这时,梨子姬的幻体檀口微启,喷出一道紫气,击中盗铃中的最大那颗铃铛。铛的一声,音浪荡爆,旋即,大铃铛拖起一道紫芒,颤颤巍巍飞向上官青的识体。

    七颗小铃铛欢呼雀跃,随大铃铛一齐纵出。困守螺旋光柱内的上官青的识体,不让其破而后出。刷刷刷,一道道紫光自大铃铛表壳飞出,劈向青色的光柱之内。

    人头鹦鹉身之兽这才行动。它张口喷出一道白光,撞碎挡在它身前的水墙。轰隆隆,一座巍巍高山镇压而下,气流迸窜,水墙倾颓,水柱崩折,难以阻遏书山。

    刷。

    人头鹦鹉身之兽振翅飞起,降落在书上之巅。一双清澄的眸子电扫四方,抚平心湖躁动的湖面。

    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这本奇书化为书山,以万钧之力劈压而下,镇向“盗铃”。叮叮当当,八颗铃铛乱摇一气,失了章程,主次不分。大铃铛反而躲在七颗小铃铛之后。七颗小铃铛更是暴跳连连,好像很不满意大铃铛的畏缩表现。大哥不是这样当的啊,七颗小铃铛同时攻向那颗大铃铛。

    轰!

    巨大的爆裂之声响起,青色的光柱迸炸,上官青的识体仗剑而出,斜掠过书山,纵向梨子姬的幻体。

    “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

    梨子姬的幻体愤怒道。

    “你吖著书立见,为何用来对付我!”

    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出自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之手,不为人所理解的大文豪。

    刷。

    枯桐剑斩了下来。剑气横暴,炽盛若飞瀑急坠而下,好像是万马齐头并进,嘶吼连天。

    刹那间,梨子姬的幻体被高空坠下的剑气吞噬,化为乌有,荡散在心湖上空。

    嘭隆。书山力压而下,湖水激迸,雪浪翻舞。八颗铃铛团簇在一起,瑟瑟发抖。最大的那颗铃铛被压在最下面,七颗小铃铛既扬眉吐气又有些后悔为何不将大铃铛顶上来,让它承受书山的重量。

    哗。一片墨水自书山半山麓冲了下来,水势浩荡。蓬嗤,一团墨浪卷了八颗铃铛,逆流而回,冲向山顶。人头鹦鹉身之兽张开鸟爪,牢牢抓取八颗铃铛。

    “盗铃。”人头鹦鹉身之兽暗道。

    “它们是你的了。”上官青的识体笑道。

    “父亲,你的神识为何躲进我的心湖之内。”人头鹦鹉身之兽问曰。

    “你只要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我并不会伤害你,小红。”上官青的识体回道。

    呼,青光一卷,上官青的识体消于云间,再不见踪迹。只留下枯桐剑悬立在书山上空。人头鹦鹉身之兽旋身而起,以口衔着枯桐剑剑柄,降落在书山一处柏木之上。

    “他与她应该都不会回来了。”人头鹦鹉身之兽暗道。

    盗铃、枯桐剑、书山,三者一闪而逝,消失于上官小红的心湖,而那那念识所化的兽体纵身投入湖泊,一点水花也未激起。

    刷。

    剑光收敛,收覆在剑身两侧。枯桐剑去而复返,笔直坠入上官小红的心湖,化为一尾红色的金鱼,将尾一摇,去追人头鹦鹉身之兽。

    七色鹿还未撞中尘基子,皇叔右手拂动,一蓬光雨炸开,挥退七色鹿。“退下,畜生。不要打扰我gao基。”皇叔喝道。他已相中尘基子,即便对方被七色ju花所控制。那又怎样,谁让尘基子的脸蛋那么清丽,好似出水芙蓉,水灵而又俊美。

    皇叔身为大乃一派,且以人脸分对象。

    尘基子完全满足皇叔的交往要求,脸膛够小鲜肉,xiong大肌也很壮观。

    “皇叔,傀儡的脸让你动心了吗”尘基子局部地区绽放的七色ju花冷笑道。一根花杆长着七株朵颜色各异的ju花。

    “容颜易逝,多情不寿。尘基子,何不gao基乎。”皇叔一身皇气纵出,倘若钱塘大潮,扑涌而起,壮阔无伦。

    飕。

    船奴划动船桨,金舟迸驰而出,迅如脱缰之马。留下两道璨璨金光,向左右旋开。

    皇叔一弹指,咻,一串气泡连珠旋出,最前面的气泡有半间屋大小,当头罩下,扣向尘基子的身体,要将他收纳在气泡之内,为他覆盖一层保鲜膜。小鲜肉基老嘛,自然要慎重对待,不可过了保质期,反不为美哉。

    皇叔只为尘基子覆盖一层保鲜膜还不放心,所以才弹出一连串气泡,每一只气泡都是一层保护膜啊。层层罩住,小鲜肉基老才能保持绝对的新鲜,其局部地区之花方可为皇叔绽放。

    “恼啊。”

    七色鹿怒道。它要撕烂七色ju花,且将它嚼食入肚,消化掉。可皇叔唐士比亚不许。摇动鹿角,刷刷,两道光弧瞬斩而来,旋劈向罩住尘基子的气泡。

    嗵嗤,气泡炸裂,尘基子跳了出去。

    “这才是吾的守护兽。”

    七色ju花嘲笑道。七朵Ju花中的两朵向一旁绽放,平展开来,形如翅膀。簌簌振翅,尘基子飞遁而起,避过后面射来的气泡。

    噗噗噗,噗噗噗……

    一只只气泡兜罩住七色鹿,将其困在最里面。

    “鹿角也不错,可取之。”

    皇叔暗道。一扬手,摄来被气泡包裹的七色鹿。咻咻旋转,十五颗气泡凝为一颗,泡壁厚实,任凭七色鹿横冲直撞,也撑不破出不来。气泡缓缓缩小,最后只如鹅蛋大小,被皇叔抓在手中。

    “船奴,你先收下。带我回府再取鹿角。现在还有比gao基更重要的事吗。”皇叔轻跃而起,宛如鸿鹄逐月,身姿轻灵。圣皇之剑荡开一蓬蓬圣辉,覆盖皇叔周身,为他镀上清辉。

    腾嗤,一道长帛铺就的道路延伸向金舟之上的船奴,毒基兽冷声道:“交出七色鹿,饶你不死。”

    刷,刷。又有两道基影飞驰而来,一者李敏基,一者“泰阳的后裔”仲基欧巴。俩基老也不和毒基兽客气,出手抢夺船奴手中的气泡。

    该死。

    毒基兽愤道。他双臂向左右舒卷,宽袖鼓动,澎湃无量的基气爆旋尽出,旋削向李敏基、仲基欧巴。

    “哼,毒基兽果然心肠歹毒。”

    被基老粉丝称之为脖子之下都是腿的李敏基寒声道。“佛山基老腿。”李敏基长腿踢出,砰砰砰,腿劲迸爆,轰碎旋涌而来的那股基气。

    “太阳!”

    仲基欧巴暗喝一声。右臂抡扫而下,滚滚荡荡的焚天炎浪沿着他的手臂、手肘、五指冲出,涤荡毒基兽释放的另外一股基气。轰蓬,气光缤纷,光芒吞爆。仲基欧巴被散荡的能量残漪推向高空,他实力略逊一筹,不敌毒基兽。

    双基中的李敏基却和号称来自惑星的教授旗鼓相当,实力在仲伯之间。李敏基的腿功了得,瞬间踢出七十八道腿劲,道道凝实,直如镔铁之棍,抡劈向毒基兽。

    金舟之上,继承了D的意志的船奴,静观三只基老撕比。他左手虚握气泡,暗暗向里灌入基气,喂食七色鹿。

    因为李敏基、泰阳的后裔的出现,毒基兽不能立取气泡内的七色鹿,他恼火之余,狠厉之念油然升起。忍让尔等,你们却给脸不要脸。相杀吧。毒基兽一跺脚,气芒枭爆,兽吟若狂。毒基兽要现出原身,撕碎李敏基、仲基的基老驱壳。

    基特曼、太基王子忽道:“难道毒基兽是……”

    来自惑星的超级腮牙人?

    传闻中,超级腮牙人可和M78星云的基特曼撕比,两个族群都是以战争作为终极目标,制霸宇宙基老界。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