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鹿撞飞毒基兽,一回头,握草!七色ju花在一只基老的局部地区绽放。说好的不离不舍呢,七色鹿泪流满面。它已下定决心,再不和七色ju花待在一起。

    锵。

    上官小红一剑斩下,红光蓬舞,劈中七色鹿的鹿角。七色鹿猛地摇晃脖颈,树枝似的鹿角弹开邪蝗剑。

    “梨子姬,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卑鄙。”七色鹿怒道。“没看到我正在伤感吗,七色ju花插在一只基老的局部地区,我心悲焉。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曾经用嘴衔过那株ju花。”可它现在,它现在……

    轻摇手中的白纸幡旗,基老笑道:“ju花我有,诸君,谁敢采撷。”

    皇叔抱着圣皇之剑,站在金舟之上,而船夫是继承了D的意志的基老,脸上刻着“奴”字。

    “船奴,开船,取那只基老的两朵ju花。”皇叔淡淡道。

    皇叔唐士比亚不但要取走那只基老局部地区盛开的七色ju花,还要剥走他的gang门珠子。山海淑仪志有记载,倭地之河中生有一种绿皮童子,头顶盘状物,盘中水干则死,当地人称呼那种生物为河童,河童喜欢将路过它领地的汉子拉到河底,拔走他们的gang门珠。

    “是,皇叔。”

    船奴不喜不悲,应道。

    “小生竟可惊动唐腊国的皇叔。”局部地区插了一株七色ju花的基老淡然一笑。白纸幡摇动,呼喇喇,狂飙逆旋而出。射向皇叔还有船奴。

    途径紫衣侯时,皇叔不经意地一瞥,已让苏紫衣心生警凛。铛,铛,铛!窗外钟响个不停,似在警告皇叔。唐士比亚道:“紫衣侯,你只想在基老界封侯吗。眼界何不放宽些,世界比你想象的还要宽阔。同我联手,如何。”

    皇叔向紫衣侯伸出gao基之手,两基强强联合,何愁大业不成,基友弄不到手。

    紫衣侯不悦道:“皇叔,我叫你一声皇叔。我们真扒下面皮时,再谈合作事宜。”

    “窗外钟”围着紫衣侯旋转一圈,最后来到他身前,停驻当场。

    “不识时务。”

    皇叔长袖抖动,金舟御空而行,向前驰去。

    锵。

    皇叔拔出圣皇之剑,斩断飚射而来的数道基气。“白面小生,向我献上七色ju花还有你自己的局部地区之花,皇叔饶你不死。”

    白面小生道:“不可能。小生生xing爱ju。一日不可无ju。皇叔强取我之ju花,问没问过我手中的幡儿。”

    刷刷刷,三只纸鹤纵出,透着邪气,迎风便涨,和真鹤无异。鼓动羽翼,咻嗤,咻嗤,咻嗤,一根根白色的翎羽荡舞而出,围困住金舟之上的皇叔。

    “小生以一杆皂基幡行走天下,人微言轻,天下基老不识吾,吾却不恼。只因小生蛰伏不出,等待众基汇聚一堂,小生脚踩五色祥云,身披金甲,局部地区开花,以万众瞩目的方式登场,名动天下,一战成名。吾名尘基子,年芳七十八,至今单身,还未合道,不知哪位幸运的道友会被吾相中,成为吾的双羞道友,合道之日即是破ju之日。”

    尘基子眉目清秀,超轶绝尘。一看就是不怎么正经的修基界之人。单从他局部地区绽放的七色ju花就知。

    皇叔左手拈诀,眸光微绽。“尘基子,坠落尘埃的基老啊,你的ju花,我要了!”

    唐士比亚指诀陡变,飕,飕,飕。一道道指劲透空而出,劲力极具穿透性,具有穿云裂石之威。三只纸鹤释出的数百根白色羽翎被那一道道指劲击中,蓬然炸开,均作纸屑散去。

    撩起圣皇之剑,皇叔陡地劈向三只纸鹤。皇气蓬卷荡开,刮擦的纸鹤东倒西歪,散去假象,回归纸鹤身姿。

    “焚琴煮鹤。”

    唐士比亚笑道。

    他偏要行那大煞风景之事。

    呼呼轮转,十七道皇气凝成的银轮周转不休,炎风撕裂虚空,这时,一口铜鼎蓦地升起,数百道光焰迸舞而出,像是盛开的烟花,携裹了三只纸鹤,将其拉向铜鼎底部。

    皇叔右臂一拂,十七道银轮咻咻旋出,围着铜鼎打旋。蓦地,银火炽盛,吞舞而起。千树万树梨花开也似。铜鼎内的三只纸鹤挣扎扑窜,却无济于事。鹤鸣凄厉,叩击诸多基老的耳膜。

    纸鹤是煮了,可是琴何在……

    皇叔陡地瞥向基老道长,还有他手中的古琴。道长亡魂上冒,忖道:“恁地,他还想焚了我的琴不成。贫道洁身自好,可不想吃皇粮。”

    纸鹤一声声凄鸣,半晌后,渐渐化为乌有,铜鼎内再无半点声响。尘基子面如清水,一脸寡yu。好似除了局部地区绽放的七色ju花,什么也引不起他的关注。

    要知三只纸鹤内封着三头基老的亡魂,纸鹤焚去,三头基老的亡魂自然散去,难以在世间存留。可那又能怎样,“和我无关。”尘基子冷淡道。

    运转体内的基气,呼呼旋转,毕集于局部地区。蓬嗤,尘基子的局部地区绽放数股基光,艳丽而又炫目。在炽丽的基光照耀下,七色ju花大放光明,香飘数十里。

    ju香引动一干基老垂涎不已,暗暗饮恨。可是七色ju花已经被尘基子取走,他们只有干瞪眼的份。

    七色鹿悚然道:“尘基子,你怎知七色ju花的正确用法!是谁告诉你的。”

    尘基子道:“小生览阅天下B之L书籍,涉猎甚广,有什么小生不知道的,那可真就奇了。”

    话声落,尘基子陡地转身,让他局部地区绽放的七色ju花对准皇叔。登时,银ju怒绽,红ju多情,蓝ju待放,紫ju争艳……七种颜色的ju花争奇斗艳。

    皇叔心神摇曳,灵台忽地蒙了一层沉灰,双目凄迷。金舟之上的船奴反倒是没事,他游移不定,还未决定是否反水,弄死唐士比亚,夺取圣皇之剑。主仆的小船说翻就翻,谁有敢保证。

    尘基子道:“皇叔,你已中了七色ju花的蛊香,难以醒来。从现在起,我是你的主人,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得反抗我。”

    唐士比亚微微颔首,仿佛真的成了尘基子的仆人。

    守护七色ju花的异兽七色鹿,怪声道:“不对,不是尘基子控制了七色ju花,而是七色ju反过来奴役基老!”

    七色鹿话还未说完,只听尘基子冷声道:“七色鹿,身为我的守护者,却不能护我周全,你已失手,有何颜面活在世间,何不一头撞死在岳静布条山脚下。”

    七色鹿道:“哼,七色ju花,你开启了灵智又如何。草木之精,不过是我的嚼食。也敢放肆。我毁了你的傀儡寄体,再嚼碎你的真身。”

    被七色ju花反控住神魂的尘基子嘲笑道:“七色鹿,你忘了曾经的锯角之痛吗!”

    七色鹿狂躁道:“闭嘴!我吃了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状若癫狂,七色鹿和七色ju花再无转圜余地。曾经的伤口已经结疤,却被七色ju花狠狠地揭了下来,累累伤痕再次显出,已经由不得七色鹿装作淡定。

    梨子姬那日来到岳静布条山,遇到七色鹿,相中它的鹿角,并道:“七色鹿,你的角长得好像是汉子的擀面杖,而且有两个分叉,我很满意。劝你献上鹿角,否则杀了你啊。”

    七色鹿自不甘愿,哪来的魂淡腐女,也敢取它鹿角。撕比大战在所难免,可是梨子姬轻描淡写,三招摒退七色鹿,将其掀翻在地,再不能动弹。

    随后,梨子姬取出锯齿剑,小心翼翼割去七色鹿的第三支角。从那时起,七色鹿只剩下两支角,被梨子姬割掉的那支角再无生长的迹象。

    可也因为失去那支犄角,七色鹿才得以挣脱活不过一百一十一年的诅咒。依赖岳静布条山生存的山兽、海兽、叮叮鸟、花草虫鱼等均受到不同程度的诅咒。

    呼哧,呼哧,呼哧。尘基子局部地区绽放的七色ju花扩大了数十倍,根茎粗若黄梨木,让人不禁担心尘基子是否承受得住。

    七色ju花吸食尘基子的基气、jing血,蓬然生长。中间的那株蓝色的菊花,陡地浮起一张人脸,细眼若丝,张口笑道:“七色鹿,恼怒了吗,想要撕比我?忘了你的本职?”

    尘基子摇动皂基幡,扑棱棱,扑棱棱,上百只纸鹤争先涌后飞出,方甫飞离旗幡,白光盈舞,即作真鹤,展翅翱翔。

    七色鹿被梨子姬锯掉犄角的地方隐隐作痛,烧灼它的神识。它也不管梨子姬是否心存善意,只觉五内俱焚,似乎抓扯出来丢在地上,再践踏一番才可心平气和。

    呦呦鹿鸣,其声也哀。

    飕!飕!飕!

    七色鹿枝桠一般的鹿角飞旋出三百多道虹光,每道虹光一尺有余,其薄如刀,锋利至极。一眼望去,满天都是迸射腾窜的气浪,交织成网,横在最上面,而三百多道虹光则收割纸鹤内寄生的基老亡魂。

    “皇叔,还不动手。”

    尘基子冷道。

    “自然要动手。”

    唐士比亚笑道。

    眼神清澈如秋水,直冒寒气。锵的一声,剑鸣陡地响起,圣皇之剑怒飚而起,携带起千万道剑虹,分立四方,拱卫圣皇剑,唯它为尊。

    皇叔所要对付之人却是尘基子和他的七色ju花。心志坚毅冷酷如皇叔者,怎会被基老的ju花所迷惑。

    “几把,几把!”

    骥霸獣也来凑热闹,越乱越好,它才能吃了七色鹿。骥霸獣对七色鹿抱着势在必得的念头,基老也好,腐女也罢,都不能阻挡它。谁拦着骥霸獣,它就跟对方玩心。少年玩心吗,姑娘,约否……

    尘基子双瞳微缩,七色ju花通过他的嘴向外喧哗道:“世人都知七色ju花是大腐女梨子姬的藏品之一。其实不然,吾并不是任何人的所有物,吾乃天地之间的精粹蕴化而生的奇葩,名贵不可方物。梨子姬巧舌如簧,骗吾成为她的观赏花品。吾冰雪聪明,怎会一直屈居于梨子姬之下,觑准时机,吾逃出生天,得见自由的光芒。可恶的梨子姬,吾还是被她算计了。”

    “刚开始时,吾还以为真的自由了,可是吾逃遁进入了岳静布条山。此山邪异,不适合吾居住。自吾踏入岳静布条山的刹那,诅咒已然降临吾身。而这一切都在梨子姬的算计之内。”

    “梨子姬选中了七色鹿,作为吾的守护兽。名为守护,实则监视。吾的一举一动皆在敌人的眼皮下,行动多受掣肘,举步维艰。好在吾足够聪明,引来一异人,封印了七色鹿,将其困于一方怪石之内,不见天日。”

    “封印环节日渐薄弱,最终被叮叮鸟的首领凿破,放出七色鹿,于吾来说,也不算什么,吾既可算计七色鹿一次,当有第二次,第三次……”

    尘基子唇若涂红,面白如施粉。当真是傅粉何郎,基貌动人也。七色ju花寄生在尘基子的局部地区,不但吸食他的基气、斗气,还释放一种毒素,可让寄主短时间内貌美如花,比玉更纯。

    看到尘基子这般纤弱动人,皇叔不禁喜道:“甚好,甚好。我的碰友又增添了一位。”一时间,皇叔不忍催动圣皇之剑斩杀尘基子。明知对方被七色ju花控制,可皇叔还是喜欢尘基子的容颜。

    看脸的时代。

    因为七色ju花镶嵌在尘基子的局部地区,灰机·鸟布斯还有狗霸斯基的面子上挂不住,它们负责搞定七色ju,可还是被它逃掉了。两只犬推着基莲灯,怒火腾腾,不可遏止。

    一只手伸了过来,抓住基莲灯。

    是雨桐。

    雨桐也离开了荒古道。

    嗡,基莲灯蓬散出一圈碧绿色的光漪,似在畏惧雨桐。“基莲灯。”雨桐笑道。五指扣住莲灯底座。纤长而又漂亮的手指却没有任何温度,寒气透指而出,几乎冻掣基莲灯。

    铜蛇灯芯不住吐信,荡开一团团碧光,似要融化寒冰。破冰而出,不破何立。

    骥霸獣狂吼着奔了过来,一眼瞥到雨桐,想要停下马蹄,却是不能,因为它的冲劲太猛。焰浪瀑涌洩出,轰扫向雨桐。

    “骥霸獣。”

    雨桐道。

    她抓着基莲灯的右手轻轻一抬,五道寒光急射而出,破空而去,可裂云穿石。即便是怒涌而来的焰浪,也被五道寒光劈爆,光屑迸射,灰烬卷爆,席卷半边天。

    骥霸獣心惊道,好危险的女人!

    它张口一喷,噗嗤,一抹灰色的尘烬炸开,像是兽炉中激起的香灰,被风吹起,陡地散去。

    嗤嗤嗤,嗤嗤嗤。骥霸獣喷出的那抹尘烬挡去三道寒芒,不至于劈到它身上。另外两道寒芒已和焰浪一起抵消。

    雨桐右手抓灯,左手虚握,呼噌,她虚握的左手指缝中出现一道四尺来长的冰刀,极薄极寒。蓝朦朦的霜寒之气已经散开,覆掩百尺方圆。

    骥霸獣停在原地不前,踯躅不安。“几把……这个女人怎回事。”

    “你怕了吗。”不臣之兽冷冷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