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基老李敏基气度轩昂,一身修为惊世骇俗。纵是后来居上者,有着“泰阳的后裔”之称的仲基也不是他的对手。

    而放出“滑稽”脑袋的基老更是了不得,他在基老界也是一方人物,人称“毒基兽”。敢以兽为名,自是雄浑气魄之基老。

    毒基兽手里握着的那条长帛大有来头,里面封印着很多拥有滑稽表情的脑袋,只要放出,它们将会洗扫天下,道尽“滑稽”真谛。

    为了取得七色ju花,毒基兽也顾不了许多,他的后辈李敏基、泰阳的后裔,也只有吃土的份,哪能追上毒基兽的影子。

    七色ju花近在咫尺,毒基兽喜道:“哼哼,终于是我的了!不枉我放出滑稽脑袋,阻挡身后那群无知而又愚蠢的基老。”

    毒基兽伸手去抓七色ju花。花香清雅,不浓也不淡。毒基兽深深吸了一口气ju香,全身舒泰,四肢百骸中充满了小清新之力。

    七色ju花悬立在空中,毒基兽按下狂喜,伸出去的手也有些发颤,“众基得不到的ju花,我得到了。这种美妙的滋味真让我yu罢不能。”

    抓到了!

    毒基兽抓到了七色ju花,字面上的意思,只是抓到了。

    冷汗直冒,毒基兽暗道:“发克七色ju,为何我只能碰,却不能取走!下面那么多基老看着呢,我不做些什么,这一身基名将会成为过去!”

    重逾千钧,七色ju像是生根了一般,无论毒基兽如何挪动它,它依旧对他不理不睬。七种颜色的ju花,七种香气,毒基兽却无心他顾。

    下面的基老们也发现问题了,“泰阳的后裔”吼道:“看呐,毒基兽为何矗在空中不动,难道他取不走七色ju花。真踏马的搞笑,喂喂,毒基兽前辈,你是来搞笑的吗?”仲基很得意。

    毒基兽释放的“滑稽”脑袋让仲基吃了暗亏,他当然不会给前辈好脸色看。弄不死你也要让你身败名裂,再难立足基老界。

    李敏基亦道:“毒基兽前辈,明明碰到了七色ju花,为何不取走。难道真像仲基弟弟讲的,你先我们一步,最后还是做那无用之功。”

    号称脖子以下都是腿的欧巴喜不自胜。大家都是基老,谁不喜欢七色ju花呢。

    李敏基、仲基这双基老喜出望外,就喜欢看毒基兽出丑,叫你丫装比,这下成了傻比!

    不消向下看,毒基兽已知下方的基老脸上挂着什么表情,不外乎是幸灾乐祸、暗爽、心情舒泰之类的。“我可是来自惑星的教授,怎能在此被凡人嘲笑,喝!”毒基兽大吼道。体内的基气涌瀑而出,恣若狂涛,吞裹住他和那株七色ju花。

    “马币的,为毛毒基兽放出基气,不让我们看热闹!”

    “毒基兽你个大傻叉,为何不让大家看你出丑,当众出丑哟。”

    “握草,毒基兽肯定心虚了。装比不成反成傻比的典范,大家可要记住了,不要像他那样丢人。我都看不下去啦。”

    顶着泰阳的后裔的光环,仲基阴险道。他才不买毒基兽的账,要知仲基最近风头很盛,远超他的前辈李敏基、毒基兽。

    被人捧是好事,可你不知自己的斤两,又被人捧得很高,那就是问题了。一旦你被捧你之人打入冷宫,自那高高云端摔下,不死也残,下场相当凄惨。

    然仲基还没想那么多,还在享受众多基老的吹捧。云里雾里,眼界又高出不少。

    蓬,一声炸响。裹住毒基兽、七色Ju花的那团基气炸开,气芒若沸,四下滚爆,望之让人心生畏惧。而毒基兽头发乱蓬蓬的,衣服也无一处完整,可是他给自己的重点地方打上了高光,谁也看不真切他的汉子的擀面杖。

    “七色ju花跑了!”

    也不知是哪只基老眼尖,发现了问题所在。

    “当真!七色ju花真的跑了。毒基兽那厮无用啊,道嘴的ju花都保不住,废物一个,有何脸面待在基老界。我等基老羞于与他为伍。”

    “个人建议,大家举手表决,将毒基兽从基老界除名,此生不得进入基老界半步。若不然,众基见而杀之,绝不留情面。”

    “好提议。某家自然愿意。”

    “我也没意见。不过啊,你们慢慢表决,我要去追七色ju花了。”

    腾。一头基老腾挪掠出,身如黑豹,矫健异常。第一头基老出动了,剩下的基老也不再贫嘴,拿出自己的本事,各逞其能,去追逃遁的七色ju花。

    叮叮鸟的首领“达叮叮”嘿嘿笑道:“来吧,都来吧,七色ju花带你们去地狱。”

    “达叮叮”被数百只叮叮鸟围着,睥睨昂扬,不可一世。“是时候装比了。”叮叮鸟的首领心道。

    刷,刷。它双翼扬开,悬立在半山腰。尖喙猛地啄向一处突起的的怪石,咔嚓,怪石应声炸裂,石屑飞舞。内中抛出一物,初时,只有仙人球大小,几息之后,那物的身体迅速膨胀,身高超过两丈,头上顶着一双角,像是枝桠一般。

    七色鹿!

    守护七色ju花的异兽七色鹿。

    叮叮鸟的首领放出被困在怪石之内的七色鹿。看到自己精心呵护的ju花被很多基老追赶着,七色鹿怒极恼极,一甩蹄子,绝尘而去。七色云光涌动,壮丽之极。“基老们,纳命来。尔等的血液才能染红七色ju花。”

    嘭!

    七色鹿一仰头,好似枝桠的鹿角撞中一只基老,瞬间将他开肠破肚,脏器肠子流了出来,生命之海也爆掉了。“人间又污秽了,基老的血有没有以前美味啦。梨子姬,梨子姬在哪里,我闻到了那个女人的气味!出来,梨子姬,让我为你开肠。”

    七色鹿身体四畔流淌着七色圣光,可它非是圣兽,更像是凶兽。刷,七色ju花飞了过来,停在七色鹿的鹿角之间。

    李敏基、仲基、毒基兽等人追了上来。可看到已经见识到七色鹿的凶狠之处,有些望而却步,不敢上前。ju花虽好,可也要有命去取。

    “几把,几把!”

    花容想的契约兽嚎叫道。它瞅到了七色鹿,被它散发的凶气所吸引。骥霸獣在原地转了几圈,尔后冲霄而起,带起数道火光,燃烧苍穹。“几把,几把。”骥霸獣召唤它的小伙伴,不臣之兽。

    呃,不臣之兽还在海水里和海王类行那不能说的运动。听到骥霸獣的殷声呼唤,不臣之兽也没多少想法,骥霸獣喜欢乱叫那就叫下去吧,反正不管它什么事。

    “梨子姬!”

    七色鹿忽然锁定了上官小红,“不是我说,在场的基老的xiong部都比你的大,不用说了,你一定就是梨子姬那个小贱人。”七色鹿得意道。“小样,你以为改变容貌就能骗过我,你的xiong部还是那么渺小啊,梨子姬。”

    噌嗤。

    七色鹿扬蹄撒欢,向上官小红撞去。哗哗哗,红色、绿色、蓝色、紫色的光浪冲卷飙舞,随着七色鹿一齐涌向女禽有兽童鞋。

    上官小红按住手中的邪蝗剑,目光不善。什么叫在场的基老的米米都比我的大!女禽有兽童鞋怒火中烧。“七色鹿是吧,不管你和梨子姬有什么过节,她是她我是我。你将她与我混淆一谈已是大错。”

    青石疾驰而去,上官小红站在契约青石之上,双目生嗔。忽地抖开邪蝗剑,蓬嗤,剑光若红雨散开,洒向没头没脑冲过来的七色鹿。

    七色鹿凶眸怒睁,四道彩光劈折甩出,抡向那片红色的剑光。遽地,蝗虫振翅之声响起,红色的剑雨化作数千只邪蝗,遮盖住红绿蓝紫四道彩光,竞相吞噬,将其吞尽。吞了四道彩光之后,邪蝗的身体大了许多,颜色也变得艳丽起来。

    嗡嗡嗡,嗡嗡嗡!三千九百只邪蝗分成数股,每一股蝗虫群像是涌动的湍流,向前冲涌而去,七股蝗虫之流瞬息而至,撞向七色鹿的全身。

    躲在鹿角之中的七色ju花陡地旋起,甩开一道道霞芒,拍开冲过来的蝗虫之流。不让它们伤害七色鹿。

    “滑稽!”

    毒基兽喝道。

    他右臂抡动,那条长帛抖开,一颗颗拥有滑稽表情的小脑袋飞了出去,不分先后,轰砸向七色鹿。毒基兽不要七色ju花了,他要取鹿角。较之ju花,七色鹿的角更珍贵。

    “无知的基老啊。”七色鹿轻蔑道。它倏地转过身来,直面向毒基兽。自诩来自惑星的教授,以毒基兽之名行走世间。“你手中的裹脚布奈何的了我?”

    七色鹿一仰头,凄声长鸣。海水炸开,岳静布条山万松涌动,与鹿鸣之声相呼应。刷,自鹿角分出一道虹光,长有千尺,薄若蝉翼,怒劈向毒基兽,而不顾成千上万颗滑稽小脑袋。

    毒基兽呼吸一窒,胸膺若堵。那道劈下的虹光携卷冷冽杀机,压得毒基兽喘不过气来。“富贵险中求,基老喜ju花。我还要回到惑星,怎可似在这里。”毒基兽长啸道。一扫颓废之态,长帛向前延展出去,像是在空中铺了一条路。

    蹬蹬蹬,毒基兽双足踏上长帛铺就的道路,他双臂向上抬高,一颗硕大的滑稽脑袋凭空显现,被毒基兽抱在手中。“七色鹿,我让你体会滑稽的奥妙!”

    话语落,毒基兽狠狠抛出那颗巨大的滑稽脑袋,砸向高空劈下的虹光。

    轰隆,一声巨响。天地摇荡,空间剧晃。七色鹿鹿角分出的那道虹光不敌毒基兽抛出的滑稽脑袋。

    “滑稽,滑稽,滑稽,滑稽……”滑稽大脑袋吼叫道。撞了下来,宛若流星飞坠,势不可挡。

    七色鹿暗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朝霞卷舞,璨光荡爆,七色鹿腾空而起,前腿高高抬起,猛地压下,砸向那颗巨大的滑稽脑袋。

    砰!

    巨大的滑稽脑袋爆裂开来,滑稽的气息瞬间荡扫而下,席卷四方。每一只基老,每一只腐女,每一只女仆,每一只禽兽,每一只叮叮鸟,都可感受到滑稽之爱。

    “基莲灯。”

    上官小红以剑尖挑着基莲灯的底座,向上一旋,刷拉,基莲灯怒驰而去,碧光扬舞,好似流水冲动扎根河底的青绿水草。

    七色ju花如临大敌,收起光焰,偃旗息鼓一般,飞遁逃去。基莲灯自是不舍,跟在ju花后面,如那小尾巴。

    “我带来了单身狗的清香。”

    灰机·鸟布斯放肆叫道。

    “不可让主人关门放我。”

    狗霸斯基笑道。

    两条狗护着基莲灯,一起追赶七色ju花。灰机的钛合金狗眼很是毒辣,向哪边望去,哪边的基老辟易。不敢染上单身狗的香味。

    要知单身狗可是世间最为孤独的生物,神秘莫测,来历不明。

    基莲灯因为有两只犬护卫,更加骁狂。刷,刷。两道碧光荡舞涌出,逆天而去,砍斫向前面逃遁的七色ju花。

    ju花再好,也要被人摘了才能见其价值。

    紫衣侯向左一偏身体,避过七色ju花。“基老,让开让开,灰机对你的局部地区之花不感兴趣。”

    “我乃狗霸斯基是也,狗中的霸王!”

    两只恶犬都不是啥好东西。基莲灯更是猖狂,迸射出三十道基光,傲慢地抡向基老界的封侯者。

    紫衣侯暗哼一声,挥动手中巨镰,哧哧,紫光旋爆,撞破那三十道基光,难以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接着,“窗外钟”摇响,铛铛铛,铛铛铛!声音清朗,传遍岳静布条之山。

    “岁月是把狗饲料。”

    一只基老暗道。

    他扬手挥洒,一蓬肉丸子撒将出去,香味弥漫开来,刺激着灰机·鸟布斯、狗霸斯基的嗅觉。

    “狗霸斯基,咬他!”灰机怒道。

    “我之本体哟,听你的。”狗霸斯基汪汪怪叫道,扬身一变,一团黑烟滚滚冲卷而起,铺天盖地似的罩向撒出狗饲料的基老。

    “小生在基老界籍籍无名,无有人记住我。今日是小生扬名天下的大好时机。且拿两只恶犬开刀,祭旗。”

    刷。基老右臂摇动,一杆白纸幡旗迎风招展。霎时间,基风阵阵,愁雾惨惨,化为黑烟的狗霸斯基暗道一声危险,狗已滚了出去。

    饶是如此,还有一缕黑烟被那只突然出现的基老摄取,按入白纸幡旗之内。

    “七色ju花!”

    这只基老喝道。他口念密咒,指诀怪诞之极,然而七色ju花却被一股异力拽了回来,晕晕乎乎的,像是醉酒美人。

    基老再喝道:“七色ju花,还不绽放于我的局部地区!”

    杳杳冥冥,七色ju花沿着诡异的路线,茎秆陡地刺向基老的局部地区,噗的一声,血水喷薄而出,而七色ju花的茎秆已然没入基老的局部地区。

    “啊!”

    那只基老发出凄厉的哀声,不知是痛苦还是欢愉。

    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七色ju花已困在他设的局之中。“哈哈哈,诸位基友耗尽心力,却得不到七色ju的青睐,小生在此谢过诸位,七色ju已在小生的局部地区,再不能移开。”

    得意之意溢于言表。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