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小圆。

    小圆拖着石矛冲向腐女三巨头之一,腐朽姬。古大基化身为石矛,不掩眼中的悲愤之色。“女人,你怎能用吾的骨头做成的手杖在此耀武扬武,这是对吾的不敬。”古大基嚎叫道,声音凄厉。

    腐朽姬正在和白女仆长撕比,突然乱入基老,她有些不爽。“哪来的野路基老,不要打扰姑娘。若再喧闹,宰了你们!”

    呼喇喇,一抹艳光自腐朽姬左手涌出,排山倒海似的轰向拥有萝莉脑袋基老身躯的基老。小圆不怒反笑,头上悬着的那株桂树迎风舞动,树影婆娑,桂花香柔柔散开,掩遮冲来的那抹艳光,将其兜罩在内,化销之。

    脚踩斩基刀,手持姨妈刀,学姐集齐双刀,非要给腐女姬的身体开洞。不捅出几个血窟窿,毒岛学姐觉得对不住两柄宝刀。

    斩基刀本是基老赤练基的神兵,却被毒岛冴子所得。“既然能杀基老,腐女也可斩。”毒岛冴子暴躁道。“女人,你思想已经不纯洁,让我来净化你。只有放完你体内流淌的污血,你的人生才会走向正轨。”

    白女仆长笑道:“腐朽姬,你失道寡助,天要亡你,怪得了谁来。让我缢死你。”咻嗤,红光盈动,白女仆长挥出那根红色的钓线,缠绞向腐朽姬的雪颈,“真想看到你白皙的脖颈向外渗血,继而血喷如注,脑袋跌落在尘埃之中。”

    白彩蝶身后的那对大红色蝴蝶结缓缓扑动,形如红翅,殷红如血。可她的肌肤偏偏生得白皙若雪,强烈的对比,更添美艳之感。

    腐朽姬左掌摊开,向小圆拍去,蓬的一声,气劲叠爆,化作排空而去的能量狂涛,任意撕扯虚空。

    小圆不以为意,抡起石矛,猛力劈下,轰蓬,石屑荡舞,旋又聚成一团,内外凝实,已成石球。石球在空中撒泼似的滚了出去,狂暴至极,任何挡道之物,都会被它撞爆。

    腐朽姬赞力拍出的那掌,既阴且柔,攻无不克,遇刚则刚,遇柔更柔。小圆挥来的那团石球刚猛异常,冲击力十足。冲出数十米,忽被一股柔力托住,前进不能,在原地打旋。

    小圆偏偏性子很急,恼火道:“腐女姬,你净喜欢玩阴的,算什么好汉,有种我们单挑啊。”

    “”

    腐朽姬也是郁闷的很,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汉,而是女孩子啊女孩子。她还不能分心,因为手持姨妈刀的毒岛冴子、阴险的白女仆长攻了过来。

    “真大姨妈之舞。”

    毒岛冴子叱道。

    刷刷刷,一道道血光冲出姨妈刀的刀刃,旋切向腐女界的巨头,不朽的腐女姬。

    同时,毒岛学姐脚下的斩基刀掉转刀锋,笔直指向腐朽姬,刀刃轻颤,刀华爆绽开来,像是盛开的雪莲。

    腐朽姬运掌身前,徐徐推开,嗡,一声震鸣,周围百步内的气浪荡卷,气箭穿空而去,密如急雨。声势迫人。望之让人胆寒。

    腐朽姬化掌劲为绵力,纳四方气流为己用,借助自然之力攻击敌人。

    白女仆长投甩而来的那根红色钓线也很危险,她用红线银钩不知割掉多少人的脑袋,才将钓线涂红,血气滔天,怨声载道。

    叮,悬在空中的骨杖弹飞白女仆长的银钩,不让其接近腐朽姬。

    白彩蝶屈指弹舞,咻咻咻,气芒掠空而去,带动红色的钓线再次回旋,兜了一大圈,拦腰切向腐朽姬。

    既不能摘掉你的脑袋,那就换个法子,刑那拦腰切之重罚。白女仆长面带和煦的笑容,比春风还要柔和,有人对你笑,却想着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这种人往往很可怕。

    披着狒狒皮,腐坏姬腾挪而上,双掌分拂,一股柔力拍向毒岛冴子,另外一股刚猛不折之力冲向白彩蝶。腐坏姬不再观望,出手相助同为三巨头的腐朽姬,虽然她和腐朽姬、腐烂姬不合,却也欣赏腐朽姬的人生态度与行事风格。

    撕比战场的形势再变。腐女界三巨头中的两大巨头站在一起,背靠背。腐朽姬道:“多事。我不要你帮我。”可她语气并不强ying,也未拒绝腐坏姬。

    “女仆界的蓝女仆长、白女仆长都可拧成一股,你我为何不能站在一起。”腐坏姬不悦道。她略有不通情理,不暗人情世故。所以才在腐女界特立独行。

    轰隆隆,石球滚滚冲来,是小圆推着石球,强势扑来。“腐女又如何,小圆照样灭了你们。”长在基老驱壳上的萝莉脑袋吼道。

    刷。

    又有一人飞来。是李小仙。李小仙降落在小圆推动的石球上,笑道:“小圆妹妹,姐姐累了,借你的蛋你用。”

    “滚粗!没看到小圆在推球吗,听小红姐姐说,有种高级的玩法叫做老man推车,很得人心,很多汉子和姑娘都这样玩耍。小圆别出心裁,偏偏要推石球。哈哈哈哈……”

    “我该说这孩子是天真还是傻比……”

    李小仙蹙眉道。

    略有些无语。

    石球也不再滚动,而是平直向前冲去。

    继承了D的意志的基老,基尔·D·萨比希,早已不再和女禽有兽童鞋撕比,他也去凑热闹了,众多基老围定七色ju花,想下手却不得其门。采ju东篱下,哪有那么容易。

    “邪蝗剑。”

    基尔·D·萨比希挥动手中之间,倏然间,三千七百只邪蝗扇翅飞出,雪风荡卷,寒气森然。

    众基让开,很多基老面带戏谑之色,想要看到基尔·D·萨比希出丑。紫衣侯、太基王子、基老王子等人都不能冲破气墙,取走七色ju花,基尔·D·萨比希能吗?

    自取其辱,由不得它人。

    簌簌簌,簌簌簌!一只只邪蝗钻破气墙,向最内层飞去,虽然速度缓慢,可毕竟进去了。众基大跌眼镜。“这怎有可能,都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难道外来的基老更容易gao基?”

    “小点声,没看到紫衣侯、基老王子的脸都气黑了吗,他们狂妄如斯,却被另外一头基老压下去了。风头正盛时,被人临头一棒,这种滋味定不好受。”

    “小哥,你貌美如花,敢问D的意志究竟是什么玩意?”

    “不可说,不可说。”

    基尔·D·萨比希喜道。他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却没想到邪蝗剑可斩破护住七色ju花的一道道气墙。

    “看来七色ju花与我有缘,我要采Ju东篱,至此,gao基的路上再无障碍,一路通行无阻。”

    基尔·D·萨比希得意道。

    “是吗。”

    皇叔唐士比亚语气淡然。

    金舟泛起浮光,向前驶来。“我的艄公都死在此地,你可愿为我开船。”皇叔抱着圣皇之剑,斜睨基尔·D·萨比希。“我虽然不知D的意志为何物,却从你眼里看到了gao基的坚定念头,比起寻常基老,你更适合为我开好船。”

    锵。圣皇之剑出鞘,皇气浩荡卷舞,劈折斩下,怒龙一般,狂极妄极,在它之下,皆是虫蚁之辈。

    皇叔一言不合就祭出圣皇之剑,也不给基尔·D·萨比希考虑的机会。不同意那就去死,天下基老众多,总有老司机为皇叔开船,开好船,好好开船。

    继承了D的意志的基老哗然变色。圣皇剑出,谁敢轻试其锋。大袖鼓荡,基气激荡尽出,基尔·D·萨比希扬起邪蝗剑,喝道:“唐士比亚,不要欺基太甚。群蝗过境。”

    蓬!

    青绿色的基气旋卷飙爆,邪蝗剑的剑身陡地迸开,只余下剑柄,还在基尔·D·萨比希手中。迸开的剑身化为千万片碎剑,每一片碎剑荡开一抹绿雾,随即化蝗而生,振翅飞去。

    烟霞颤舞,摇曳徜徉。只只蝗虫围住皇叔劈来的那道皇气,口器蠕动,一点点吞噬皇气,纳入腹中,刹那间,那道皓璨的皇气成了蝗虫的腹中食物。暴食皇气之后,万千邪蝗汇聚成剑形,剑尖指向唐士比亚。

    刷。

    巨大的邪蝗剑凌空劈下,虫鸣若狂潮轰拍海中竖立的暗礁,震慑人心。

    皇叔哼了一声,抖开圣皇之剑,浩荡剑气逆冲而起,宛若倒悬的飞瀑,涤荡碧霄。蓬!两股浩瀚的剑气相撞,璨光攀舞,扶摇直上千万尺,好似千年梨树一夜盛开,绽放生命最后的颜色。

    咻,咻,咻……

    一只只邪蝗乱射而出,不能维系巨大的剑形,它们还未飞出多远,均化作剑的碎片,于千尺外凝聚成一口完整的剑,邪蝗之剑。

    悄无声息,上官小红抓向邪蝗剑。五道剑气自她指尖迸窜旋出,旋绕数十匝,缠住邪蝗剑的剑柄。

    锵!邪蝗剑狂震,不愿被女禽有兽童鞋困住。剑鄂处的蝗虫睁开眼睛,十几道绿色的光束劈向上官小红。碧光爆璨,狂卷而下,挟起几十米高的能量风暴。

    “酱油瓶。”

    上官小红一弹指,击飞酱油瓶的瓶塞。呼,风旋阵阵,凄凄惨惨戚戚,瓶内升腾起三股阴风,绞旋飞出。出了酱油瓶,三股阴风各自散开,抡扫向那十几道绿色的光束,将它们一一扫爆。绿色的光屑荡舞,漫天****,好像风打浮萍,将其吹散。

    两指拈着一粒红蛋,上官小红纵步而出,疾如闪电。啪,她将那粒红蛋扣入邪蝗剑的剑身之内。红芒卷起,刮擦着剑身旋舞,几个回旋下来,邪蝗剑不再弹跳,只是剑身不再雪亮,通体透着红光。

    “贫乃娘!”

    基尔·D·萨比希怒道。

    他愕然发现邪蝗剑不再受他控制,已然易主。

    “唐士比亚老师,他是你的了。小红为你寻得一位好司机,他会好好开船的。当然他还可做唐士比亚老师的捧棒书生,为您捧起擀面杖。”

    “小红同学真是有心了。”

    唐士比亚笑道。腾嗤,金光纵射而出,驰向基尔·D·萨比希。金舟之上,皇叔衣袂翻飞,圣皇之剑陡地展开,万道剑气瞬间而至,罩定继承了D的意志的基老。“奴。”皇叔在基尔·D·萨比希脸上刻下一字。

    基尔·D·萨比希以手掩面,出人意料的是他表情平静。因为围护七色ju花的气墙溃散了,被邪蝗剑释放的邪蝗啃空了。ju花一出,众基还能淡定吗。“哈哈哈哈。”基尔·D·萨比希大笑道。“诸君,我喜欢gao基,七色ju花在此,问君谁能取之。”

    “吾要啃叮叮。”

    一头壮年基老甩向冲出,他大步狂舞,手中攥着一片长帛,呼喇,长帛抖开,一只只圆球飞了出去。仔细一看,它们都是人头,有眼睛有嘴巴,却无鼻子。

    “滑稽。”

    “滑稽。”

    “滑稽。”

    “滑稽。”

    “你们开始慌了吗,我等是滑稽表情幻生而成的脑袋。”

    “一言不合就滑稽,我等神出鬼没,帝吧与我等同在。滑稽不朽。”

    “滑天下之大稽,我等熠熠生辉,君临天下。”

    “我披着红色的棉袄。”

    “我已经开始方了!”

    一颗颗拥有滑稽表情的脑袋冲向基老们,向他们展示滑稽的精髓所在。群基不胜其烦,有位大基老率众而出,其名仲基,仲基道:“滑稽脑袋们,尔等何其滑稽。基友们,弄死它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七色ju花就在眼前,不能因为它们误事。”

    基老仲基双臂张开,喝道:“吾生于泰阳,基友们称吾是泰阳的后裔。死来,滑稽们。”

    呼噌,日轮升起,烈焰以焚天之势吞舞摇曳,扫向众多拥有滑稽表情的脑袋们。嘭,嘭,嘭。一颗颗滑稽脑袋爆掉了,可是它们的滑稽精神并未消散,反而汇成一道意志,高悬于琼霄之下,闪耀无尽光芒,普照众多基老。

    “滑稽。”

    “滑稽。”

    “滑稽。”

    “滑稽。”

    纵是披着“泰阳的后裔”的光环,基老仲基还是丢不过高空之上的那道“滑稽”意志,“呃噗!”他张口喷出一道血浪,跌坐在地,气息不稳。

    “仲基,吾来助你。”

    昂首阔步,气宇轩昂,来人也是九尺欧巴,其名李敏基,成名要比仲基还早。李敏基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冷酷道:“滑稽,呵呵,来吧,让吾打碎空中的那道滑稽意志。”

    刷。

    大基老李敏基踏空而上,虎步龙行。

    “果然是李敏基欧巴。”

    “脖子以下都是腿的欧巴吗?”

    “敏基欧巴一出,滑稽意志又能怎样,奈何的了我等的欧巴吗?哈哈哈,欧巴是万能的,欧巴是不排粪的,欧巴没有鼻屎。”

    很多基老喧哗道。他们是李敏基的追随者。

    基老仲基羡慕道:“这厮出尽风头,哼,他的脸肿成那样,还不知是被谁打的呢。”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