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山之下,基特曼的鸭蛋眼滴流滴流旋转,腹生恶毒之计。“太基欧巴,你对我不仁,我又何须对你讲兄弟情义。你的奥豆豆要借助女禽兽的手杀了你!”

    “盟主,我的兄长太基王子并非完美无缺,他有一处致命的缺点。放了我,我会告诉你如何弄死他。”叶听雨以法传声道。

    “哦。”上官小红无动于衷。青府的五大杀马特贵族聚了过去。灰毛汉子T笑道:“这位基老,你想和我家西一欧做交易。”

    黄毛汉子哈哈笑道:“把你知道的都讲出来,我家西一欧也许还会放过你。”

    绿毛汉子什么都没讲,释放斗气,凝成几顶绿色的帽子,盖在基特曼头上。“好帅气的基特曼。M78星云的生物都像你这样吗。我怎么觉得太基王子更酷些。听你之言,他割掉自己的擀面杖,以秘法将其炼制成狼牙棒。可谓坚毅果敢之人,对自己够狠,对别人自然更狠。你这个亲弟弟对他来说,几如垃圾,随手可丢。”

    基特曼无言反驳。绿毛汉子句句如针,刺向他的心脏。“小时候,小时候我明明说过要嫁给太基欧巴的,可为什么长大后我们要反目成仇。难道时间真是杀基刀,削薄基老与基老之间的感情。”

    心中窒郁,面上不悦。身为基特曼一族的皇子,且冠以“基特曼”之名,可见基特曼之王对叶听雨的宠爱。“父皇啊父皇,他虽是大基老,却纳母后为妻,生下七个葫芦娃似的小基特曼。这些年可苦了母后,明明喜欢女人,却成了父皇繁育后代的傀儡。我们基特曼一族真是悲哀呢。”

    锵。

    渔网汉子黑毛举起鱼叉,刺了过去。叉尖闪烁着漆黑的毒芒,但凡被刺到,全身将长满鱼鳞,手足蜕化,余生再离不开水。

    “基老射线。”

    基特曼一拨拉xiong部的尖端,刷,一道光线旋出,轰开黑毛汉子刺来的鱼叉。

    “贫乃联盟的盟主哟,可否收起书山。在下忝掌听雨楼,贵为楼主,楼主之言,你莫要轻视。”

    “我只知很多人张口闭口都是楼主烧饼。”

    “楼主大烧饼。”

    “”

    杀马特贵族尽情嘲弄基特曼,可叶听雨也只能听着。既有女禽之兽在一旁暗觑,又有杀马特贵族不怀好意,更有叮叮鸟在空中盘旋。叶听雨道:“听雨楼贵为基老界净土,其中尚有很多不为人所知之处,开启岳静布条山的通道隐藏在听雨楼的小界之内,可这也只是冰山一角。盟主你就不想知更多的秘密吗,关于听雨楼的秘密。”

    “基老界亘古长存,在那之前,听雨楼已经存在,它的历史要比基老界更悠久。历代楼主不过是自封的,谁有敢说完全了解听雨楼?我翻阅历任楼主的手抄,从中获悉少许隐秘讯息。需知听雨楼的楼主必由基老担任,然则第十三代楼主却是一位姑娘。她不但登上楼主大位,更让群基俯伏在地,对她顶礼膜拜,堪称异类。”

    “十三代楼主身具异秉,既有经天纬地之才,又发前人所未发之大愿望,掌教听雨楼七十三载,使得听雨楼的声望在基老界到达巅峰,前十二任楼主不曾做到的事,她却做到了。开一派大气象,冠绝古今。在她之后,听雨楼渐渐没落,虽是基老界的一方净土,却无昔日的盛况。”

    “我虽勉掌听雨楼楼主一职,殚精竭虑,gao基也不甚从容……可玉树临风、才情并茂的我,孜孜不倦,在众多楼主的手抄中推敲出一桩秘闻。关于第十三代楼主的秘闻。盟主且看。”

    基特曼将手一抖,展开一卷古经,登时,珠华并茂,韵味自生。幽香陡起,碧云罩下,古经向上折射出一女子的立体影像,和真人无异。上官小红只想到真人蜡像四个字。

    “盟主,这位就是听雨楼的第十三位楼主,血梅子。看到她,盟主可曾想到什么。”

    “梨子姬!”

    上官小红道。

    “我也在想为何传说中的大腐女梨子姬,为何和听雨楼的十三代楼主长得一模一样,她们并非同一个时代的人。”基特曼开口道。

    “所以说。”

    上官小红盯着叶听雨。

    “听雨楼的第十三代楼主生在梨子姬之前,梨子姬是她的后人!盟主,你想想看,梨子姬知道她的先祖中的一位女祖宗,掌教基老界的一方净土,她该多激动!一激动就想效仿先祖……”

    “效仿先祖成为基老界的掌教?”

    “不,梨子姬以另外一种方式登上人生巅峰,和她的先祖暗暗较劲。她的先祖掌教听雨楼,而梨子姬本人制霸腐女界,风头压过那一代的万千腐女,谁敢不服。何人敢攫其锋。”

    基特曼很激动,向上官小红说出他的推论。

    “楼主,你有没有想过听雨楼第十三代楼主和梨子姬是同一人,血梅子,梨子姬……”

    “哦,你是说梨子姬留下的果男雕塑宣称他们的主人为再次转生。荒谬之论,不足为信。如果是真的,血梅子前辈转生为梨子姬,那她为何不接管听雨楼,纵横基老界、腐女界两界,而独占鳌头于腐女之界。”

    “楼主,你可认得我。”

    上官小红、古经折射出来的血梅子的幻象同时开口道。声音一致,而且重叠。仿佛是一人开口说的。

    穿越时间与空间,听雨楼第十三代楼主和上官小红重合了。

    而基特曼摊开的那卷古经也飞到小红这边,围着她打转。血梅子的幻象几如凝实,移到上官小红身前,鼻息相闻。血梅子和上官小红的身量差不多高,有一点也很相似,她亦是贫乃娘。

    “这,这……”

    基特曼向后退去,惊得说不上话来。

    怎回事,为何女禽之兽和血梅子扯上关系了?梨子姬又是她们的什么人?很多问题一起涌向基特曼,他思维混乱。

    啵。

    血梅子的幻象幌了幌,消散当场。

    上官小红伸手去抓浮在她身旁的古经,“楼主,这古经,本兽收下了。你留着已无用矣。你看。”

    小红向基特曼展示古经的封皮,其上写着几个秀丽的大字:专治月经不调。

    “”

    基特曼的内心是愤怒的。他知女禽有兽童鞋一定对那卷古经做了手脚,否则它也不会变成这副德行。去尼玛的月经不调,和基老有什么关系!

    青府的五大杀马特也没拦着基特曼,放其离去。上官小红把手一翻,银光流动,覆盖书山。瞬息而幻,书山衍化为原本形态,回到女禽有兽童鞋手中。

    啪。古经掉在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之上,两本奇书折叠。世俗赋予它们异端之名,不为常人所了解。

    叮叮鸟群的首领“达叮叮”不怀好意地盯着女禽有兽童鞋,它已经唤出“七色ju花”,只要它愿意,更可怕的宝具它也能想法子引出来。

    七色ju一出,基老们已经疯狂,他们的局部地区之花隐隐作痛。可是七色ju被无形的气墙守在中心,基老们靠近不得。太基王子、紫衣侯尚且不能,实力不如他们的基老更不用说了。

    此外,女仆界的两大女仆长,蓝女仆长、白女仆长联手撕比腐女界的三巨头。

    腐朽姬飘在空中,权杖擎起,刷,一道彩芒荡射而下,划向白女仆长。“白彩蝶,来吧,你我撕比。”

    白彩蝶蹑空而去,背后的大红色蝴蝶结悠然拍动,像是她的翅膀。白女仆长虽是温和派,可她认真起来,比战斗狂蓝女仆长更可怕。

    咻嘶,白女仆长手中的钓线劈旋而出,红线银钩,分外鲜明。蓬,鲜红色的钓线斩爆腐朽姬释放的那道彩芒。

    光芒迸舞之中,白女仆长婀娜而来,白色的长发猎猎而舞,深红色的眸子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腐朽姬,何不像尘泥一样腐朽,葬于地底。”

    白女仆长双手扯动钓线,一道道红色的光弧迸射而出,像是一弯弯月牙,从各个方向旋削向腐女三巨头之一的腐朽姬。

    以腐朽为名,投身于让汉子gao基的大业之中,纵然耗费一生心血,也不忘初衷,矢志不渝。“起。”腐朽姬松手放开她的权杖,那杆漆黑的权杖旋舞而出,甩开道道彩光。

    “竟然有人敢用我的骨头炼制成权杖。”

    小圆手中抓着的石矛怒道。

    石矛一动,自小圆手中脱离出去。摇身一晃,化为古大基的魂体。古大基阴鸷的眸子浮起邪戾之色,觑向腐朽姬祭出的权杖,那是用他的骨头炼制而成的。

    古大基和上古异人李火巴撕比,敌不过对方,被其抽取魂体,投进基莲灯之内,可他毕竟是上古基老界尊者,驱壳被毁,还有几节腿骨、指骨留了下来,想不到竟被人以炼骨之法铸成一柄权杖,流落基老界。

    古大基眼中充满悲愤之色,绝代基老尊者,今日落得这般落魄田地,还被女禽之兽役使,再不能翻身,成为基莲灯下的傀儡亡魂。

    上官小红道:“尊者,可愿取回你的骨头。”

    古大基道:“吾的骨头不愿被外人使唤,主人啊,请你务必助吾,取回那只腐女手中的权杖。今后吾必为你所驱,不敢生二心。”

    小圆头顶着的小桂树轻轻一抖,刷开璀璨光华,照住古大基的魂体,使其再次变成石矛。“骨头都被人炼了,你可真是有出息。”小圆不屑道。

    石矛颤动,却无法反驳。是啊,真有出息呢,弄不死上古异人李火巴,反被人家抽走魂魄,注入基莲灯。留下的骨头还没有心人炼成骨杖……

    真是失败的一生啊,古大基不由暗道。

    刷。

    倒拖着石矛,小圆狂窜而出,桂香飘荡百里,“腐女,基老来了,接受小圆的怒火吧。”

    步罡踏斗,基老道长流星飞驰般遁出,怀抱古琴,道长笑道:“腐朽姬,你的权杖和贫道有缘,贫道愿意以基老之躯净化它,你难道没听到它在哀吟吗?”

    残月湖的湖主冷道:“道长,你杀我残月湖的秦欢儿与诸女,当我是死人吗。”

    湖主五指半屈,抓向海水,平寂的海面顿起狂澜,浪涛掀涌,水柱蓬射。残月湖的湖主脚下出现一巨大的漩涡,径逾千丈,寒气森森,向上冒起,鱼虾鼋鳖等海兽均被绞碎,染红了漩涡。

    残月湖的湖主将连日来受到的委屈悉数划到基老道长头上,不将道长镇杀,湖主心绪难宁。

    在湖主半屈的五指之间有一颗水蓝色的珠子团团旋转,像是悬而未坠的雨滴,又像是清澈无垠的人鱼眼泪。正是这颗珠子引起海面的异变。

    鬓发微乱,额角沁汗,湖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姬界的几方势力今后必会重新排位,大清洗是免不了的。

    蓬,蓬,蓬,蓬……

    一道道鲜红色的血柱轰然窜起,宛若巨鲸汲水般,向上投射而出。目标所指,果是基老道长。道长心里苦道:“女人又是女人,为何总要打扰贫道。贫道只想着搞搞ji,修修大道,乐得逍遥自在于这片天地间。甚也,汝之不惠。”

    陡然转身,基老道长双臂张开,怀抱着的古琴竖立在他身前,口吐一口浊气,道长喝道:“塘主,贫道要割了你的头发,毁了你的容颜,更要打断你的腿骨,让你爬着走,无颜待在姬界。”

    铮铮铮,铮铮铮!琴弦自行弹动,萧瑟杀伐之音陡地荡开,轰碎一道道涌上来的血柱。海水迸洒,宛若血雨骤然而下。残月湖的湖主衣袖拂舞,面上浮起寒光,眸沁阴翳之色,说不出的可怖。

    湖主将手一抬,那颗水蓝色的珠子迸射而出,向上旋去。轰隆隆,海面喧爆若沸,海水急遽升起,随着那颗蓝色的水珠子涌向基老道长。

    这小贱人有失检点,真要取贫道之命。基老道长愤道。道长的丹凤眼绽放冷光,可他还未出手,有人先出手了。

    杨柳岸之主长袖拂动,哗,清光迸炸,向外飘散。倏尔,一面六角形的铜镜旋了出来,霞霓荡爆,涌向下方的残月湖湖主。

    “你不要‘小三昧珠’,我要了。”杨柳岸之主笑道。

    那面六角铜镜竖立空中,荡开道道镜光,宛若霞霓涌动,洗刷天空。照耀的海面光怪陆离,梦幻而又摇曳。残月湖的湖主顿感压力,呼吸如窒。拂照在她四畔的镜光像是nian稠的熟漆,将她固定在海面上,虽可动弹,却行动受阻。

    小三昧珠,正是那颗水蓝色的珠子,随身佩戴百毒不侵,小三不得近身。相传,小三昧珠是由一位冷艳的妇人祭炼而成。珠成之后,她将小三昧珠放在丈夫身上,任何靠近她夫君的女人都会被那珠子摒退,靠近不得。

    杨柳岸之主觊觎“小三昧珠”多日矣,下手的机会少之又少。今日觑得良机,她再难按住狂喜的心情,出手相夺。

    “女人的天敌果然是女人。”基老道长暗道。

    道长行动也受阻,御风穿梭于镜光之中,如旱地行舟,难上加难。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