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叮叮”一怒,群鸟衔花而来。一时间,岳静布条山周围千丈内充满各种花香,众基抬头仰望长得像是汉子的擀面杖的异鸟,抹搭,不管怎么看都是蘑姑啊,很多蘑姑!汉子的蘑姑,会成长的那种。

    一些腐坏的美女也开始行动了,只是面带不安之色。她们派出去的先遣登山部队没了踪影,消失在山麓之中。

    带队的是腐女界的三巨头,腐烂姬,腐朽姬,腐坏姬。三腐制霸腐女界,压得同时代的腐坏的美少女抬不起头来,莫敢与之争锋。

    其实,三巨头也是有排名的,只是大家心照不宣而已。腐朽姬手执象征她身份地位的权杖,她道:“诸君,随我等三巨头登山!梨子姬大人的密藏就在岳静布条山的某处。窗外钟已被基老紫衣侯取得,剩下的宝具,我们一定要取到手,不可流落它界。腐女的荣耀由你我守护。”

    刷。

    不朽的气息瞬间笼罩住众多腐女。众女聆听三巨头的指示。

    腐烂姬斜卧在软椅上,有七头基老为他抬软椅。七头基老着装一致,清一色的粉披风,亮粉高跟鞋,三之角裤叉。腐烂姬道:“嗯,腐朽姬讲得不错。梨子姬大人的宝藏只能由我们得到。她是吾等的前辈,只会福荫后辈。腐女界的宝物不容它界染指。基老界算什么,花容想倒是一个人物,我要想法子收了他,成为我的新宠物。”

    腐坏姬穿着白色的狒狒皮做成的衣服,狒狒的头颅被挖空,而腐坏姬的脑袋又小,可放入挖空的狒狒颅腔内。阴深深的声音自狒狒颅腔内传出,“腐朽姬,腐烂姬,你们可不要拖我的后腿,否则杀了你们。”

    腐朽姬不以为意,腐烂姬身边的姑娘们敢怒不敢言。腐坏姬是腐女界三巨头中的异类,不合群,却又实力强悍。她披着的狒狒皮取自杀生丸,杀丸剥了半妖奈落的狒狒皮,交予腐坏姬。据说腐坏姬和杀生丸殿下之间的关系很好,并且界内流传着神秘的画册,画册的主人公正是杀生丸殿下以及他的半妖奥豆豆,犬夜叉。

    因为内容过火,画工细腻,众多腐坏的美女争相传颂。最终引来大妖杀生丸的愤怒,直接杀上门去,和他的好友腐坏姬撕比,两人大战七天七夜,不分胜负。不过杀生丸殿下离去时,放出话,谁敢阅览关于他和犬夜叉的小本子,他将弄死对方!

    在腐女三巨头的带领下,众女开始登山。身披狒狒皮的腐坏姬走在最前头,“一身腐坏,只为天下汉子gao基而努力。”腐坏姬孤独道。

    这时,隐藏的第三方势力现身了。她们是女仆界之人。为首的是身穿蓝色女仆装的漂亮姐姐。她身后站着上百位女仆。

    “腐朽姬,腐烂姬,腐坏姬,又见面了。”女仆姐姐走向前。她身后的女仆们杀气腾腾,随时可撕比敌人。

    “蓝莲花,是你!”

    躺在软椅上的腐烂姬笑道。腐女界的巨头站了起来,蓝莲花值得她平视,而非俯视。

    要知蓝莲花在女仆界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身兼女仆长职位,统帅两千七百位女仆。比起温和派的另外一系女仆,蓝莲花更崇尚武力。能用撕比解决的问题,蓝莲花绝不动口,能动手就动手,先上了再说。

    “还有我哟。”

    气流晃动,空间一阵扭曲。白色的蝴蝶旋舞而去,继而,女仆界的另外一方势力出现了,她们的首领是白彩蝶,身穿白色的女仆装,腰后系着红色的大蝴蝶结。

    蓝莲花率领的女仆崇尚武力,而白彩蝶则属于温和派。

    比起杀气腾腾的主战派女仆们,后来者更像是出门游玩的大家小姐,她们身穿白色女仆装,头发上绑着相同的发带。

    白彩蝶的女仆部下们有一点完胜蓝彩蝶的队伍,白女仆的xiong部很大!而蓝女仆则逊色多了,xiong部有大有小,不统一。

    身为白女仆的领队,白彩蝶的xiong部更是波涛怒涌,而且女仆装里面并无其它衣物。

    蓝莲花冷冷地瞥向白彩蝶的那双巨ru,多么糟糕的脂肪啊,究竟吃什么才能有那么大的乃子。说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蓝莲花也只能用“xiong部大不利于战斗”这种说法来安慰自己。

    想想也很悲哀呢。

    白彩蝶向下拉了拉本来就很低的圆领口,一抹如玉的雪脯刺激的蓝莲花焦躁不已,差点冲上去和白彩蝶撕比。喂喂,你找茬吗,是来找茬的吗!

    蓝彩蝶虽然在女仆装里面填充了一些可以让她的xiong部看上去很壮观的东西,可终究是假的,假于外物,当真不得。

    女仆界来了两位女仆长,腐女界三巨头不得不慎重对待。

    腐朽姬道:“蓝莲花,白彩蝶。我们的目的相同,只是岳静布条山和梨子姬大人有缘,那位大人在此山留下她的踪迹,以供吾辈腐坏的美女瞻仰。你们身为女仆界之人,当真要与我等为难?”

    白彩蝶展颜道:“怎会。腐朽姬姐姐,你想多了。我生性谦和,不与人为敌。来此也不是为了大腐女梨子姬的密藏。听说岳静布条山生长着一种巨木,唤作鲧旦,我要移植走几株,种在我家后花园。”

    腐坏姬道:“白彩蝶,你何不更名,我叫你白莲花,如何。”

    腐烂姬亦道:“白彩蝶,明人不说暗话。腐女界决不允许外界之人取走属于我们的宝藏。纵是与你等女仆武力相向也在所不惜。”

    腐女界三巨头已经表明她们的目的。

    白彩蝶笑笑,并不接口。

    蓝莲花则道:“基老呢,你们如何对付基老,基老界可是来了很多大咖,传说中的大凶之基花容想也出现了,你们想取走梨子姬的密藏,怕是没那么容易。退一步说,梨子姬她真的是为你们好?若真如此,为何不将她的密藏赠予腐女界……”

    腐朽姬举起腐女权杖,指向蓝莲花,“腐女界之事我们说了算,基老们不算什么,任何妄图抢走梨子姬大人密藏的人,我辈腐坏的美少女必回诛之。蓝莲花,要做过一场吗。”

    白彩蝶向后退了退,似乎乐见蓝女仆长和腐女三巨头之一撕比。

    刷。

    一道神华当空劈下,来自岳静布条山山顶。随即,兰麝氤氲,异香冰柔,可有一股淡淡的ju花香压住百花之香,遗世而独立,一朵奇葩冠艳群芳。

    “七色ju花!”

    “是七色ju花。”

    “梨子姬大人的藏品之一,七色ju花。”

    “不会错的。那株ju花有七种颜色,据传,有位基老贤者寿终正寝之时,基老之神从天而降,为他祷祝,接引他的灵魂进入基老乐园。而基老贤者的局部地区生出一株奇异的ju花,是为七色之ju。”

    “传说多不可信,都是后人妄加猜测之说,不过嘛,七色ju花就在眼前,由不得我们不信。梨子姬的藏品可真丰富。”

    岳静布条山的基老们沸腾了,开始出手抢夺七色ju花。皇叔驾驭一叶金舟,云驰电掣,冲在最前头。“圣皇之剑。”皇叔右臂一挥,剑气横暴旋出,将前方的山石轰爆,大大小小的石块迸射而出,砸向皇叔身后的基老们。

    “碧池兽。”

    太基王子拘来大基老肖布斯基的契约兽,为他开道。“碧池,碧池!”碧池兽即使不悦,也要屈服于太基王子的yin威。

    “发克鱿!”

    黑王子吉尔·潘多拉贡跳上发克鱿的后背,“快上,发克鱿,七色ju花出现了,本王子势在必得。想想看,ju花有七种颜色,太美丽了。本王子的局部地区之花很鲜艳,可也比不上七色ju花。”

    “哇草,虽然不知道他们在争什么,小圆也要去浑水摸鱼。咩哈哈哈。”脑袋是萝莉身体是基老的人形之物飞奔而出,挟起澎湃的气浪。

    嘭。小圆用石矛抡飞一只不知死活的基老。“不要离我太近,小圆的石矛早已饥渴。”

    没多少人在意从天而降的花雨,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叮叮鸟们前仆后继,衔来奇花,丢向在场的基老、腐女、女仆、女禽之兽、皇叔、基特曼等人。

    而它们的首领“达叮叮”疯狂地攻击上官小红,女禽有兽童鞋取走了两滴珍贵的基油,“达叮叮”怎能不怒,那本是它道嘴的鲜味,却被人半路劫走。七色ju花的出现也和叮叮鸟的首领有关,是它命令鸟群衔来花朵,引出七色ju。

    腐女界的姑娘们也出手了,看着一只只基老生龙活虎地去抢七色ju,姑娘们心中老大不乐意了。去尼玛的基老,为何争夺腐女界之物。腐女三巨头之一的腐烂姬,冲天而起,刷,她右臂挥出一条气带,像是匹练一般,劈中一位蓝女仆的后颈,咔嚓,女仆的颈椎骨断裂,脑袋向前旋去。

    蓝莲花大怒,“腐烂姬,你出手残害女仆界之人,你我必有一死。”

    蓝女仆长素手一翻,一朵蓝色的莲花冉冉旋起,其大如磨盘,莲香四溢,蓝色的莲花旋开道道祥瑞,离心甩向腐烂姬。

    腾,腾,腾……

    腐烂姬饲养的七头基老同时飞出,出手撕比蓝女仆长。为首的基老双拳一碰,蓬嗤,岩浆迸射,他戴的拳套是特制的,可像火山一样喷出岩浆。

    三头基老从下方攻来,另外三头基老从左右上三个方向袭来,而戴拳套的基老走中路,径向女仆长冲来。双拳轮舞之间,岩浆旋爆滚出,像是两条火蛇,扭动着长长的身躯,闷头撞向蓝莲花。

    蓝莲花面色怫悦,樱唇乍启,叱道:“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我有一剑,蕴生于蓝莲之内。花开时,剑光拂扫三千尺。”

    刷刷刷,刷刷刷!一道道蓝湛湛的剑华自莲花内飙旋射出,腐烂姬饲养的六头基老被那剑华穿过身体,血喷如注,体无完肤,饮恨当场。而戴着拳套的基老并未死去,他全身覆裹一层火红色的烈焰铠甲,眸生红电,觑定蓝女仆长。

    白女仆长忽道:“自古红蓝多cp,不是百合就是基。你们要搞姬吗。”

    不管是腐烂姬还是蓝莲花,均无视白女仆长。白彩蝶无趣道:“我今天就做一回白莲花。”她青葱似的玉指拈起一根钓线,银色的鱼钩,红色的钓线。

    “曾有姜公钓鱼,愿者上钩。彩蝶愿效法姜公,只是彩蝶有自知之明,鱼钩不是直的。腐女,你等可愿上钩。”

    咻。一声轻轻的破空之音陡地响起,白彩蝶甩出红色的钓线,银钩闪烁着让人心悸的光芒,倘若被勾到,不被拉扯掉一层肉,那是决计不可能的。

    白彩蝶,蓝莲花,同是女仆界之女,她们虽然不合,多有罅隙,可面对外界之人,还会站在一起。蓝女仆长开始撕比腐女,白女仆长也不会坐视不管。

    噗呲。白女仆长甩出去的鱼钩勾住一只腐女的头皮。白彩蝶的手指在绷直的钓线上轻轻一抹,银华流淌,红色的钓线镀上了一层银光。旋即,被勾住的腐女的头皮飞了出去,连同覆盖着的头发一道飞出。

    失了头皮,那只腐女满头是血,锥形般的疼痛席卷她全身。

    白女仆长又道:“抱歉,我力道不够。应该摘掉你脑袋的……”

    咻嗤,红色的钓线反转而回,缠住没了头皮的女人的脖颈,绕了几匝。“这次不会失手了。”白女仆长暗道。

    手指一抬,噗,血水四洒,远处女人的脑袋旋了出去,断颈向上喷出一人高的血柱。

    白女仆长出手了,她的属下自然亮出武器,冲进腐女之中,和她们厮杀。蓝女仆亦然,蓝色,白色,红色,三种颜色汇聚在一起,时而分开,时而绞缠。杀声鼎沸,原来女人动起手来更狠。

    七色ju花悬在半山腰,吞吐万丈光华,拂照岳静布条山。金舟之上,皇叔身形不动,不是他不想取ju花,而是不能。一堵堵无形的气墙竖了起来,不下去于百道。

    皇叔唐士比亚可动用圣皇之剑,却又担心毁了七色之ju花。虽然最近才成为基老,皇叔在很久以前就知七色ju的珍贵。

    腐女界、女仆界的姑娘们动手撕比,算是便宜了基老们,他们掠过一只只腐女、女仆,扑向七色之ju。却和皇叔一样被拒绝了,名花不认主。

    基老界的封侯之基,苏紫衣翩然而来,左掌托着“窗外钟”,右手提着一柄巨镰。“嗯?”紫衣侯忖道。和众基一样,他也不被七色ju承认。“我的耐心有限,既不认主,只能强行然你低头。”

    抬头需要实力,低头需要勇气。

    紫衣侯身形一幌,切入最前方的那堵气墙。蓬,光焰迸舞,窜离气墙,潮水似的涌向紫衣侯,将他撞了出去。虽有“窗外钟”,可紫衣侯依旧被拒在第四堵气墙之外。

    头戴“大王尼玛”头套,太基王子骄纵道:“没用的基老,闪开,让我来。”

    太基王子将狼牙棒、王大雷锤同时祭出,电芒窜舞,基雷交迸,齐齐轰向护住七色ju花的气墙。嘭,嘭,嘭,嘭!炸爆之声连绵响起,还是未能接近七色ju花。

    紫衣侯道:“太基王子,继续啊,用你的狼牙棒砸破气墙,取走七色ju花。”语气多带戏谑之意。你貌似很迪奥,也不过尔尔。紫衣侯心里舒畅多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