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禽有兽童鞋和基尔·D·萨比希之间的撕比大战趋于白热化。

    基老的邪蝗剑抖开,一只只蝗虫振翅飞去,扑向女禽有兽童鞋。“谁愿与我站在一起,喝最烈的酒,玩最美的基老,杀女禽之兽!”

    基尔·D·萨比希扬声喝道。

    来到岳静布条之山的基老也挺多的,可无有人站出来。上官小红身份特别,他们还真不愿和青府之主为敌。

    “贫道愿意。”

    纵剑而来,基老道长神情悲苦而又憔悴。他左手提着两个人的脑袋,一个是秦欢儿的脑袋,另外一个是黑长直妹子的脑袋。割掉她们的头颅,道长也费了一番心思。过程如何不重要了,只要敌人死亡的结局不变。

    基老道长左臂挥舞,抛出手中抓着的两颗女人的脑袋,嘭嘭两声,颅骨炸裂,簌簌落了一地。

    “道长,我观你眉清目秀,何不作在下的捧擀面杖童子!”

    基尔·D·萨比希朗声道。

    他这话取自太基王子。M78星云的皇室子弟太基,他就对基老道长说过相同的话。

    “道长,你相中了在下的邪蝗剑。”

    基尔·D·萨比希冷笑连连。

    “我也是继承了D的意志的基老。”

    基尔·D·萨比希不愿与基老道长为伍。后者明显居心不良,不是可与之gao基的对象。“道长,你的剑毁了,想打邪蝗剑的主意,可能吗。”

    “道友你多虑了。”

    基老道长一脸正色,拂尘抖开,大袖飘飘,他驭使古琴,冲向基尔·D·萨比希。

    “道长,止步。”

    基尔·D·萨比希寒声道。再靠近,大家就要撕比了。

    古道人家的当代家主大步而来,面带春风,他道:“道长,某家愿意和你站在一起。”话语落,家主双手结印,刷刷刷!刷刷刷!十三口阔剑同时飞出,将它们的主人围在亥心。

    基老道长的内心是扭曲的,挖草!贫道的佩剑被秦欢儿、黑长直妹子毁掉了,正缺剑,你吖的一下子亮出十三把剑,简直欺人太甚!可道长口中却说:“道友古道心肠,侠气凌然。贫道愿和你gao基。”

    语气陡转,基老道长徐徐道:“道友,你看,贫道手中无剑,你有十三把剑,大家既然要在一起gao基,你的剑就是我的剑,我的剑也会放入你的剑鞘。我们只有心意与身体相融才能证基老之道。”

    “哎,道长你有擀面杖,对面继承了D的意志的小哥也有一杆两米长的擀面杖,你们何不以擀面杖相击,奏响人生的旋律,一证吾辈的基老之道。”

    古道人家的家主笑道。哼,别说是一口剑,就是剑毛也不会给道长!除非道长愿意接受我的汉子的擀面杖。家主冷酷地想道。

    基老道长一脸铁青,暗道,就知家主你没安好心。舍不得孩子又想套狼,造梦去吧。

    古道人家的家主乱入,基老道长反而不急着去撕比基尔·D·萨比希。“邪蝗剑戾气太重,也只有贫道才能净化它。道友何不成全它,你对它放手,也是对自己放手。执着是一种罪孽。”

    左手酱油瓶,右手基莲灯,上官小红道:“请不要再争执你下去,本兽愿以基莲灯净化在场的诸位。道长,继承了D的意志的小哥,还有古道人家的家主,来吧,跳进基莲灯内,莲火会洗净你们的罪业,早证基老之道。”

    掠步而出,上官小红驰射向基尔·D·萨比希。“朝露夕昙,如梦如幻,此生愿献于贫乃神。”女禽有兽童鞋淡淡道。

    咻!咻!咻!咻!

    三千基老残魂飞出“基莲灯”,扑向前方的三头基老界大咖。一只蛇形基老魂体笑道:“吾的身体早已消散在天地间,可吾的执念永存,小哥们,吾愿和你们在精神上gao基。你们知不知什么是基朵拉式恋爱。”

    笑罢,蛇形基老魂体散开,青烟浮起,接着泅散开来,钻向古道人家的家主、基尔·D·萨比希、基老道长三人。

    “血食,他们要作为我的血食,谁也不能跟我抢。”晃着脑袋,一只猫头鼠身猪腿的基老魂体冲在最前方。喵个米的,它怪吼一声,魂体急遽膨胀,有三间屋那么大。血口张开,吞向基老道长。

    更多的基老魂体则是无秩序攻击三只基老界大咖,即便弄不死,也要烦死他们。

    基老道长本来就心情郁闷,左眼瞥到长得怪怪的魂体咬向自己,不禁怒火横生。左手五指箕张,向上刺去。五道清圣的基气荡射而出,穿破猫头鼠身猪腿的基老魂体。

    铮,古琴奏响。基老道长以发丝代替手指,拨弄琴弦。琴音清幽,似寒山上飘起的啁啾鸟声,又像是潭底偶尔冒出的水泡破裂之音。

    可自基莲灯内钻出的基老魂体却被琴音所迷惑,争相吞噬同伴,弱小的魂体即是鱼肉,强者则为刀俎,肆意宰割吞食弱者。

    上官小红也不担心,只要基莲灯还在,要多少残魂有多少,数量如果不够,还可人为制造。

    “本兽也相中了你的邪蝗剑。忍痛割爱吧。”

    上官小红淡漠道。

    轰的一声怒响,一座巍峨之山当空压下,其大不知几何,壁立千仞。山上,白猿献果,青蛉幽浮,紫蟒游弋。更有奇花异果争奇斗艳。

    书山。

    是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的毕生之作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这本奇书化为的书山。

    腾嗤,占据了赤练基身体的小圆迸射而来,她手里拎着一杆石矛。小圆本是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蕴生而出的灵体。

    古道人家的家主面色哗变。刷刷刷,三口阔剑旋劈而出,斩向书山。家主可不愿被书山镇压而死。

    铛!铛!铛!三口阔剑劈中书山一角,却像是劈在了万年不化的坚冰上,并未激起任何碎屑,反被震开。小圆怒道:“你劈书山就是劈我。我现在可是基老哟,非要用石矛染红你的局部地区之花。”

    不由分说,小圆掉转身体,挥动石矛,抡扫向古道人家的当代家主。

    荒古道之上,初代目的意志体盘踞在赤山的石碑上,“有很多我熟悉的基老,也葬身于此。赤山,赤山究竟还有多少秘密……”

    “赤山有多少秘密我不知。可花某人有两个米米,你想看吗。”

    花容想的声音陡地响起。

    飕的一下,初代目的意志体如惊弓之鸟,旋射而出,遁离墓碑,逃向高空。在他无知无觉的空隙,基老界的凶残之基竟然出现了,而且近在咫尺。

    “给我下来。”

    花容想冷道。他右手抓着一座墓碑,将它提了起来,砸向高空之上的初代目的意志体。

    “你这是xie渎死者。”初代目大声道。

    “我可轰平整座赤山,也没任何人敢说什么。死者,死掉之人又能耐我何。”花容想双臂上抬,平静的赤山忽地裂炸开来,一座座墓碑像是被看不到的手拔了起来,倒垂而起,轰向初代目的意志体。

    “汝甚迪奥,汝母知乎?”

    初代目的意志体惊骇道。

    擦,要不要搞得那么夸张,真的想弄死我不成,初代目的意志解体,化作一道道长虹,拍退飞上来的墓碑。他可不愿像花容想那般无礼。再说,埋葬在墓碑下的基老还有初代目的熟人……

    花容想很快来到无字石碑之前,不住冷笑。“你也敢将我的名字写上去?”花容想笑道。他伸手拔掉石碑前的枯树,“黑龙,现身吧。”花容想又道。呼哧,他掌心涌出基气,冲刷枯树的树皮。

    锵!

    一杆黑色的长枪巍巍颤颤,斜插在地上。想要挣脱花容想的手,却做不到。花容想一寸一寸拔起长枪。“见到我让你害怕了吗,你待在赤练基身边时,我并未让你难堪。赤练基已死,你说我会对你做什么。”花容想五指搭在枪身之上,有韵律地敲打着,叮,叮,叮。

    崩,崩,崩,崩!一座座石碑砸了下来,复归原位。它们小心翼翼地避开花容想,生怕触怒他。无字石碑更是浮出一行字:花容想,不要欺人太甚。

    花容想右臂挥动,一掌拍中无字石碑,绵劲透掌而出,抹除石碑上的字迹。“欺你又如何,你敢从石碑里爬出来?若真如此,我还会高看你几眼。”

    “你已经有骥霸獣、不臣之兽,将黑龙放下!”

    石碑中传出的声音让人分辨不出说话之人的xing别。

    “谁会嫌弃契约兽少呢。”花容想嘲弄道。

    提起黑色的长枪,他翩然离去。初代目的意志体也不加以阻拦,并非不愿,而是不能。若要赔上整条荒古道,或许能镇住花容想。

    无字石碑归于平静,刷,刷,刷。空中降下道道虹芒,彻罩整座赤山。流光溢彩,缓缓流动,赤山几如梦幻。初代目的意志体盘绕住无字石碑,也看不出任何端倪。当下道:“既然选择落座荒古道,何不表明目的。这样,我们之间才有转圜余地。”

    “比之花容想,你有几分能耐。”无字石碑内传出奚落之声。

    “将赤山送出荒古道的能耐还是有的。”初代目淡笑道。也不在意对方的戏弄。有能力的人才有制定规则的可能。无知者、弱者遵守游戏规则。

    石碑沉默不语。初代目也随之不语。

    “你想知道什么。残留在荒古道上的意志体。”

    “为什么选择荒古道?”

    “你傻吗。”

    “”

    初代目的意志体已经在内心问候无字石碑的前后十几代亲属。

    “荒古道只是附属品。我言尽于此,多说无益。滚开,不要用你基老的残念罩住高贵的我。我很不舒服。”

    嗡。石碑颤鸣。一股宏力浩如烟海,推开初代目的虹化之体,赤山再次安寂。

    初代目的意志以长虹显现,却被赤山拒绝入内。“可恶!”初代目不悦道。“附属品,荒古道是附属品?赤山的附属品吗?”初代目的声音在云层中咆哮,声贯穹宇,直达天际。

    “骥霸獣,不臣之兽。”

    方甫离开荒古道,花容想召唤他的契约兽。

    “几把,几把主人!”

    骥霸獣喜道。

    “”

    提着长枪的花容想一脸寒霜,骥霸獣,你要动动脑子,你的主人才不是几把!而是基老。

    不臣之兽一边回头望向花容想,一边继续和雌海王类行那不能说之运动。根本不将主人放在眼里,“我的擀面杖多威武,主人算个迪奥啊。”不臣之兽心道。

    它念头方动,花容想已经获悉不臣之兽的想法。大基老的脸色更加阴沉。不管是骥霸獣还是不臣之兽,都是脑袋有问题的契约兽,就不能谈吐高雅些,举止行为优美些。

    “是是是,我举止行为不够优雅。”不臣之兽直接和花容想交流,意念相通。

    咻的一声,不臣之兽抱起前面的雌海王类,跳进海水中。继续行事。“麻的!我第一次在水下面做那啥运动,这种感觉好新颖!”不臣之兽不忘向花容想汇报它的想法。

    花容想单方面切断和他的契约兽之间的交流。“黑龙,你愿不愿做我的……”

    “不愿!”

    黑色的长枪内传出一声兽吼。乌光旋荡开来,四下扫荡。

    骥霸獣跑了过来,围着花容想旋转。“主人啊,为何你脸上写满了淡疼之意。是哪个几把让你不爽了,我去灭了他!”

    “”

    花容想一扭头,狠狠地瞪着骥霸獣。

    “主人,你的脸更黑了,还是小白之脸比较适合你。”

    骥霸獣不忘提醒。

    另外一边。

    女禽有兽童鞋掷出书山,强横镇压古道人家的家主。“噗!”家主口中喷出一道血箭,发狠道:“女禽兽,你抢走了我的荒古道,还要将我投进基莲灯内,这等狠xing,我和你势不两立。”

    蓬。家主身后荡起一团基光,芒彩涌舞,急遽腾升。和女禽有兽童鞋撕比时,古道人家的家主不忘“关切”道长。道长也惦记着家主的阔剑。

    “拔剑吧,基老。”

    沧井兽飞驰而来,向古道人家的家主急吼吼叫道。它这次模仿的是青府之主的声音。

    上官小红、古道人家的家主同时一惊。还以为上官青真的来了。

    古道人家家主的十三口阔剑可组成各种剑阵,轮番轰出,却不能砍退书山。小圆坐镇书山,怒目圆睁。“基老,拿出你的本事来,否则小圆要提起长矛去捅你之局花。祭奠我逝去的青春啊。哎,作为一只有志向的基老,我好忧伤。”小圆很伤感。

    只是基老的身躯上安了一颗萝莉的脑袋,说不出的诡异。

    沧井兽直起脊背,将身一摆,荡开一圈圈深蓝色的涟漪,“基老,为何不说话,是不是因为看到我,所以你惊呆了?”

    古道人家的家主涨红了脸,“你这水蛇一样的蠢物,也敢戏耍我。和你的主人一起去死吧。”

    锵锵锵,十三口阔剑剑柄向内,剑尖向外,组成一圈剑环。剑芒向外吞吐基气,却掩不住剑身透发出去的杀机。

    “基油入阵!”

    古道人家的家主骈起两指,朝剑阵一指,登时,风云变色,他指尖凝聚着两滴晶莹的液体,大如鸽卵。

    “基油!”

    “古道人家的家主提炼出了只身的基油。”

    “他要和女禽有兽童鞋拼命了。”

    “也难怪,他被贫乃联盟的盟主镇压的抬不起头来,再不反抗,比死还难受。尤其是像他这样的基老界大咖。我等小咖决计理解不了他的。”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