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宿命啊”

    基尔·D·萨比希忽道。

    吃了gao基果实的汉子面容姣好,身长玉立。遽地,细雨蒙蒙,牛毛般洒下,基尔·D·萨比希更添寂寞,闲花落地且无声。

    “我比花儿更美丽。”

    基尔·D·萨比希最后得出了结论。在那清濛濛的细雨之中,基老的气质得到了升华。他右手虚抓,虚空顿起水纹似的波动。

    哗,雪水倒灌而来,寒气袭面而来。冻掣漫天细雨,皆作霜雪。“邪蝗剑。”基尔·D·萨比希冷声道。

    簌簌簌,簌簌簌!振翅之声由小渐大,最终汇成声的海洋。流向基老的雪水忽地散开,均化作一只只邪蝗,翅白如雪,透着邪气。

    基尔·D·萨比希长袖舞队,拂向邪蝗虫群。众蝗让开一条路来,刷,一道皓光卷起,绚芒刺得人睁不开眼睛。邪蝗剑出!

    剑长四尺,通体雪碧,剑鄂如振翅的蝗虫。基尔·D·萨比希一抖手中长剑,满天冰雪皆散。只有邪蝗剑熠熠生辉,照亮基老英俊的面庞。

    “此间有基老,绝世而独立。”基尔·D·萨比希吟道。身形一幌,人已消失在原地。

    锵的一声嗤鸣,邪蝗剑和李小仙手中的剑对上了。寒芒扑面而至,李小仙长发笼罩一层冰渣,她眼眸一凝,剑气腾霄而起,冲破罩定她的寒芒。

    “基老,惹上我是你此生最大的不幸。”李小仙一字一字道。少女语带薄嗔之意,出剑更是狠辣,拨开基尔·D·萨比希的邪蝗剑,刺向他的喉咙。

    铛。

    李小仙的剑刺在一块奇怪的冰盾上,剑尖再不能刺进分毫。

    “我只要你手中的灯。”

    基尔·D·萨比希一旋身,纵向上官小红。他不愿与李小仙纠缠,直取女禽有兽童鞋。基莲灯才是他的目的,收了此灯,他也许能回到原本生活的世界,在海上之贼里掀起一股基老风,成立舰队,扬帆远洋。

    女禽有兽童鞋剑指扬起,刷,红芒旋开,射向疾驰而来的基老。

    基老抖开一团团剑花,冻住上官小红射来的那道红色剑气。“贫乃娘,你的米米还没有我的大。你有什么资格占据此灯。交予我吧!”

    基尔·D·萨比希放声大笑道。

    “是吗。”

    上官小红无表情道。

    长发拂动,剑气涌出,一粒红蛋闪烁着让人心悸的光芒。刷,蛋化剑而去,横削向基老的脖颈。

    “自从我食用了gao基果实后,未知的命运逐渐清晰,我已知自己此生为gao基而来,前路纵然崎岖不平,我亦用双脚踏平。无有人能阻拦我的gao基大道!”

    基尔·D·萨比希竖起手中长剑,剑鸣清越,寒水浮月之象忽现。

    在他和女禽有兽童鞋之间碧水涌动,水光如鳞。基老站在水中央,面庞清俊。刷,一道水柱拧舞而起,直如碧龙腾霄而去。“碧龙吟。”基老笑道。

    昂。碧水凝成的水龙张牙舞爪,巨尾横扫,浪涛狂涌,天地失色。

    上官小红不动声色,御剑而起。左手掐诀,放出酱油界的至宝“酱油瓶”。哗,酱油的味道荡开,拢向前方。

    碧水之龙一头撞来,水光潋滟。嘭,一团水汽击中酱油瓶,却不能撼动它分毫。反被弹开,炸裂开来。

    上官小红弹指一射,银光驰射而出,弹开酱油瓶的塞子。呜呜呜,瓶内传出阵阵哭泣之声。

    因为女禽有兽童鞋几乎放干瓶内的酱油,淹了基老界净土“听雨楼”,所以酱油瓶才会发出不满之声。哭给她看,禽兽又如何,酱油瓶可不怵她。

    上官小红左手拂动,掌劲穿空而去,拍中酱油瓶,将它推向碧水之龙。

    昂!

    碧龙长啸,长尾劈下,直拍向酱油瓶。小小的酱油瓶子也敢挑衅它,不知死活。

    百丈高的碧浪当头罩下,寒气氤氲,几乎冻掣这片小天地。而酱油瓶平淡无奇,好像随时都能坏掉的样子。

    就在碧龙的巨尾劈下之际,酱油瓶终于起了变化。瓶内飘出一抹黑色的云雾,蜂拥而上,缠住碧龙的尾巴,沿途而上,覆盖整条水龙,为它镀上一层黑鳞。

    龙吟哀戚,却渐渐小了下来。整条水龙被一股巨大的漩涡吸力拉进酱油瓶内,化为一汪黑水。

    基尔·D·萨比希怪道:“这瓶子也很不错,我也要了!”

    他不止相中基莲灯,又看上了酱油瓶。

    邪蝗剑出,绽开道道剑气,交织成网,洒向酱油瓶。基尔·D·萨比希势在必得,要取走酱油瓶。

    可酱油瓶像是无底洞似的,瓶口向下,呜呜呜,呜呜呜,抽噎之声冷森森响起,将剑网拉进瓶内,瓶中自成一界,可化去剑气。

    哗哗,基尔·D·萨比希脚下的碧水向上涌起,竟然也被拉向酱油瓶的瓶口。

    “不可啊。我一定要水灵才是。没了水,我会枯萎的。”

    食用了恶魔果实之人都惧怕水,可基尔·D·萨比希不然,他寻到一潭古井,即便以身投井也不会沉底。于是,基老取走井水,封在邪蝗剑之内。

    可他封存的井水要被酱油瓶攫取走了,基老震惊之余,杀机陡起。毁灭吧!他要毁了酱油瓶,破瓶取水。

    水灵灵的基老怎可放任他枯萎,需要用井水适时浇灌才是,用心照看,基老才会成长,才会基友遍地走。

    扑扑扑,扑扑扑!邪蝗振翅而去,雪晃晃的。堆砌而下,压向酱油瓶。凶狠的气息倾注而下,抽笞酱油瓶。

    上官小红也不担心酱油瓶被毁,女禽有兽童鞋担心的是……

    “爆掉吧,全都爆掉吧,穿什么衣服!”

    灰机·鸟布斯兴奋道。

    小红同学饲养的狗狗像是发狂了似的,挥动神器“丹参勾”,神华耀耀,兼有单身狗的清香。

    灰机被成双成对的海王类刺激到了。“汪个米的。你们竟然在灰机面前秀恩爱,我还未创造族群,你们就要圈圈扠扠,在刺激我吗。主人说了,我的身体还未成熟,不能行那和谐之事。”

    “我的本体哟,放火烧了这些海王类吧。”狗霸斯基亦道。狗头一摆,黑烟荡开,罩住几只海王类,将它们拖了上来,丢进沧井兽口中。喂食。

    甲腾鹰兽也在吞食海王类。此外,碧池兽,骥霸獣,不臣之兽,发克鱿也在飨用难得的盛宴。群兽乱舞,竞相扑食,海王类苦不堪言,想钻回海底,却愕然发现水面被冻。海面冰封千里,它们破并不能。

    一只海王类惊惧地撞向冰面,蓬,血水迸射,染红冰层,除了激起一团冰屑之外,它什么也做不到。

    封住海水的不是花容想等基老,而是叮叮鸟的首领。一只块头很大的异鸟。它像是一根很壮观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竖立在岳静布条山下,平静地盯着来人。它的两部分族群得以汇合,还要归功于这些闯入者。

    可是岳静布条山神圣不容人践踏。即便是腐女也不行。梨子姬是个例外,叮叮鸟群奈何她不得。

    当年,梨子姬孤身而来,只身撕比整群叮叮鸟,可她却很开心。幸福道:“啊呀,到处都是汉子的不能说的玩意一样的异鸟在飞翔,我好幸福!”

    梨子姬以一口“窗外钟”震退鸟群,强行破开叮叮鸟们的围攻,进山!谁也不能阻拦她,她来岳静布条山自有她的计划。

    “可恶,那个女人死了之后,还在算计岳静布条山。”叮叮鸟群的首领恼道。它撑开翅膀,眼中闪烁着寒光。

    召唤群鸟,“杀!”叮叮鸟的首领喝道。

    恶风卷起,围绕整座岳静布条山徘徊。一只只叮叮鸟围绕着它们的首领还有它们守护着的圣山。

    “窝草,这样一看,天上有好多消声消声在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憋说话,会引起叮叮鸟的注意,你不要命了吗。你想死那就去死吧,不要拉上我。你我同是基老,基老何苦为难基老。你踏马的没看到那些鸟儿很像我们的擀面杖吗,还是放大了的擀面杖。”

    “然,你有没想过被很多汉子的擀面杖抡扫而下,砸死……”

    “好可怕!你们不要说了。我费尽千难万险,终于跟随花容想大人来到岳静布条山,梨子姬的密藏就在眼前,即将入手。怎会死在此地!”

    基老们谈论着,却惊骇发现他们的领队花容想不见了。可他的契约兽还在。骥霸獣、不臣之兽并不担心它们的契主消失,自顾自地吞噬海王类。久被封印,它们需要进食。

    “几把,几把!”

    骥霸獣撕裂一只海王类,生吞了它的脏器,并将海王类的残躯丢下。吃多了自然要挑食,“我只吃你们的内脏。”骥霸獣心道。

    较之骥霸獣,不臣之兽的吃相优雅多了。它人立而起,左手叉子,右手钢刀。不臣之兽先用钢刀削去海王类的脑袋,趁热吸食对方的脑浆。吸食完毕,它再用钢刀破开食物的腹部,剜出心脏,以叉子叉住,送进口中。

    骥霸獣白了一眼它的伙伴,窝草,它是不是有毛病?骥霸獣担心道。“还是说被封印的时间长了,整只兽都变得癔症。”

    “碧池,碧池!”

    “发克,发克,发克鱿!”

    碧池兽、发克鱿不知为何打了起来,两只契约兽谁也不服谁。黑王子、太基王子也放任它们不管。

    发克鱿怒冲而下,桃花朵朵散开,香气袭人。“小表砸,为你的冒失付出代价吧。”发克鱿喝道。

    “碧池!”

    碧池兽不屑道。小小的发克鱿,还不是成熟体,也难为它了,身体还未fa育完全,心智不成熟,可以理解。碧池兽一边点头,一边释放大招。

    碧池兽的主人本是大基老肖布斯基,可他保全不住自己的契约兽,被太基王子夺走了。契约兽虽被夺走,契约关系还在。理论上来讲,碧池兽还是肖布斯基的契约兽。

    烟霞蒸腾,碧光旋舞。“发克鱿,让你看看什么是大人的风采。”碧池兽昂声喝道。

    小东西就不要装成熟。

    不伦不类。

    “这位姐姐,你喜欢我吗。”

    突兀的,灰机·鸟布斯出现了,一双狗眼紧盯着碧池兽。单身狗的清香瞬间笼罩住碧池兽。几乎在同一时间,灰机的钛合金狗眼也启动了,刷刷,两道光束照住碧池兽。

    “”

    碧池兽无语了。

    又来了一只小东西!

    怎么尽是小家伙们来打扰它,并且询问它是不是要进行生殖行为前的准备动作。凝息,且摒退靠拢而来的单身狗的香气。碧池兽怒道:“给我滚,你这狗东西!”

    “我是鸟啊鸟!”

    灰机·鸟布斯怒道。“没看到我背后的翅膀吗,狗有翅膀?能在天上飞?你见过?大姐,不要以貌取人。我很有内涵的,而且继承悲风大帝的风采。”

    灰机·鸟布斯忽然觉得上官小红的教诲很有道理,既然征服不了对方,那就想办法敲晕它,拖走……

    神器“丹参勾”悬在碧池兽上方,封住它的去路。

    而且灰机的钛合金狗眼也很耀目,刺得碧池兽睁不开眼,难以直视鸟布斯先生的狗眼。

    发克鱿本想趁乱收拾了灰机、碧池兽,可是狗霸斯基、甲腾鹰兽来了,它们围住******。“你想做什么,打扰灰机谈恋爱?门都没有。”甲腾鹰兽冷声道。

    “灰机好不容易找到了喜欢的人,谁也不能打扰它,作为它的朋友,我要用实际行动支持它。”

    甲腾鹰兽分开黑色的蛋壳,目光灼灼,几能贯穿发克鱿的身体。

    出自桃花潭的鱼,炖了应该很好吃。应该尝试尝试,嗯,就是这样。甲腾鹰兽想着如何吃掉发克鱿。

    狗霸斯基的想法就比较单纯。“我的本体一定要摆脱单身狗的身份啊。作为它的副体,我承受着普通的狗所不能承受的压力,身心俱类。伐开心。”

    骥霸獣向灰机、碧池兽这边望来,眼中多有嘲讽之意。骥霸獣讥笑道:“只知道配种的家伙们,就不能有些大志向。我羞于和它们为伍。小臣臣,你说是吗?”

    嘶!

    骥霸獣倒吸了一口凉气。

    它的同伴丢了钢刀、叉子,抓住一只长得比较清奇的海王类,就地行那不能详说之事。

    骥霸獣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天啊天啊,这个世界肿么啦!骥霸獣悲哀地想到。为何大家的脑子里都灌满了jing虫,要用小伙伴思考人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傻比。”

    不臣之兽瞥了一眼骥霸獣。

    “弄死你啊!”

    骥霸獣冲了上来,真的想弄死不臣之兽。不要再丢兽现眼啦。

    “几把,几把,几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