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他是小鲜肉。无数女人为他趋之若鹜,只为与之pei种。

    年纪轻轻,他却心好累,伐开心。“好想改变什么,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才是尽头。无趣啊。”小鲜肉和几只姑娘在荒郊野外大战之后,大彻大悟。“我原来喜欢的不是姑娘,她们并不能让我开心。”

    顿悟之后,小鲜肉走上了一条未知的道路。前路坎坷,荆棘遍布。某天,一位唤作“罗杰”的汉子和小鲜肉相遇了。

    他们在甲板上数星星数月亮,汉子罗杰道:“汉子,我看你生无可恋的样子,为何不做一些大事。”

    小鲜肉咬着手指头,回道:“大事,我还能做什么大事!最近我的擀面杖没有精神,再漂亮的女人也难以引起吾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注意。”

    罗杰道:“要不要与我一起把这个世界搞的天翻地覆啊。”

    小鲜肉道:“不要啊,你们船上都是汉子。我担心自己把持不住。”

    罗杰:“”

    发克鱿!

    罗杰站了起来,并拎起躺在甲板上的小鲜肉。“财富,地位,女人,梦想……你总该有追求吧,汉子。”

    “无有。”

    小鲜肉叹气道。

    “全都是泡沫,生亦何欢,死亦何欢。”

    “马币。我果然应该将你按进海水里,溺死你吖的!”

    “大哥,别这样。你可是海上的贼,我是良民,大好良民,你将我掳到船上,并用一船的汉子you惑我。大哥,拜托,放我离开吧,我还要去寻找能让我的擀面杖再次焕发精神的命中之人。”

    小鲜肉忍痛道。他是被掳来的。罗杰相中了小鲜肉,并看透了他的霸王之器。虽然还没崛起,总会醒来的。终将是一杆好枪。

    “哎哎,这玩意是什么,好难吃!”

    小鲜肉趁着罗杰不注意时,溜了,并且捧着一颗长相奇丑的果实,张口就咬。

    “”

    罗杰。

    发克!那可是恶魔果实,吃了它,你再不能下水,会沉底的!

    可是晚了,小鲜肉汉子已经吃劲整颗恶魔果实。

    罗杰还有副船长盯着小鲜肉汉子。

    盯盯盯,盯盯盯!

    “喂喂,两位,不要那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这颗水果怎回事,味道那么差。”

    “不止味道差。小哥,你吃完恶魔果实可有任何异常之处?”

    副船长笑道。他总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深受罗杰船长以及属下的尊敬。

    “怎么说呢,吃了它之后,我看你时总有种冲动!”

    小鲜肉怪道。

    “难以言喻的冲动。你就像是,就像是寒冰,等待我来融化!来吧,副船长,让我们红果果的坦诚相见,大家都是汉子,没什么好害羞的。罗杰船长,你也一起来啊,大家一起嗨皮!”

    小鲜肉心里暖洋洋的,有强烈的gao基冲动,狠狠撕扯他的五脏六腑,他的四肢,还有他的擀面杖。

    副船长果断远离小鲜肉汉子,并悄声道:“船长,这家伙吃的是超人系恶魔果实,我记得是叫‘gao基果实’,不管食用者之前是不是基老,吃了之后……”

    特么的会变成基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副船长已经难以直视小鲜肉汉子,不,对方已经是小鲜肉基老了。为啥吃了gao基果实,副船长的心情别提多郁闷了。

    小鲜肉基老在副船长眼中已是苍蝇般的存在,一船的汉子都是美味的肉啊,对于那只基老来说!

    罗杰稍稍释出霸王之气,震慑小鲜肉基老。“汉子,我不管你是不是基老,再问你一次,愿意和我一起改变世界吗?”

    “船长,你愿意为我提供没穿衣服的汉子吗?当然,船长你也可亲自……”

    “想死吗。”

    副船长冷冷道。

    “两位,憋说话,看着我的眼睛。”小鲜肉基老道。“你们有无有觉得我的某处有些不同了吗?”

    “你的擀面杖吗?”

    “然!”

    “割了吧,留着也没用。反正会沉到海底的。”

    “副船长真是冷酷。我们好好相处吧。来,先击三下掌。”

    “船长,别和他击掌,否则你今天会gao基,别玩了他现在已是恶魔果实能力者。我若是猜得不错,和他手掌相触的人都会变成基老。”

    “副船长,何不向罗杰大人证明你讲的是对的。事实胜于雄辩,来吧,让我们击掌。”

    “再靠近一步,我真的会宰了你!”

    “”

    “”

    “”

    正副船长和小鲜肉基老面面相觑。

    半晌,小鲜肉基老缓缓道:“吃了这颗果实之后,关于它的种种神秘之处全都塞进我的脑袋里,真是有趣。基老吗,我成了基老吗,也挺好的。罗杰船长,副船长,你们不用担心,食用gao基果实的人只有用他的擀面杖和别人的擀面杖相互撞碰,才可将对方转变为基老,只有一天的功效。”

    副船长忖道,太可怕了,抹搭,两个汉子的擀面杖,想想都觉得精神受到了污染。以后绝对不能和那小子一放水什么的,避免双方的擀面杖产生友情,必须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否则局部地区之花不保。

    回忆结束。

    曾经的小鲜肉,如今已是基老。驱壳依旧年轻,只是一颗心渐渐老去。他敬佩的罗杰船长已经逝去,副船长不知所踪。

    “这么多的海王类,真是奇怪。它们不应该待在海底吗,为何冲出海面。”

    名为基尔·D·萨比希的小鲜肉基老暗道。

    “我伟大的擀面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基尔·D·萨比希吼道。

    不知他的裤子是什么材料裁剪的,竟能承受他伸长两米多的擀面杖。很多基老都看呆了,包括花容想、太基王子、基老道长等人。

    基尔·D·萨比希突然出现,没有任何征兆。他也是被困在小界中的人,离开不能。陡见一群基老出现,基尔·D·萨比希喜不自胜,再不隐藏踪迹,“必须gao基啊,我的gao基果实在怂恿我征服众基的擀面杖!”

    危险,这厮很危险!很多基老同时想道。他们也很郁闷,为何所见的基老多变tai。

    “汉子,你有姨妈?”

    毒岛冴子冷幽幽道,声音像是浸过冰水似的。学姐幌了幌姨妈刀,直接看向基尔·D·萨比希的擀面杖。

    好污的汉子,必须净化他,唯有死亡才能让他的灵魂得以解脱。

    铛。

    基尔·D·萨比希两米长的擀面杖弹开了毒岛冴子的姨妈刀,顺便一提,裤子还完好无损。材料真的结实,做功又精美,实属居家过日子必备品。

    “斩基刀。”

    毒岛冴子陡地喝道。

    学姐左掌一拂,送出一团血风,内中竖立着一口宝刀,唤作“斩基刀”。持刀者若是心志不坚之辈,会被斩基刀夺取身体控制权,成为刀奴。

    砰。学姐抓住斩基刀的刀柄,向下挥去,再次斫砍基尔·D·萨比希的擀面杖。

    有杀气!

    基尔·D·萨比希悚然道。他火速收回两米长的擀面杖,一掠而起,御风而行。“姑娘,为何一见面就要撕比。我虽是基老,却又一颗爱美之心,只要是美丽的东西我都喜欢,死物也好,活物也罢,对我来说没差别。”

    顿了顿,基尔·D·萨比希再道:“姑娘,我要将你做成标本,收藏起来。谁让你长得那么漂亮,完全是一种过错。后悔已无用矣。”

    “小圆现在也是基老哦。”

    提着石矛,小圆怒冲冲赶来。她的脑袋安在赤练基的断颈处,和其融合,已成一体。“我看中你的身体了,来吧基老,大家一起gao基呀。”

    抡动石矛,小圆砸向基尔·D·萨比希的脑袋。“你的脑袋很多余,扔了吧。”

    “嗯?”

    基尔·D·萨比希瞥了一眼小圆。

    萝莉的脑袋,基老的身体!怪胎。基尔·D·萨比希不屑道。

    “海猴子。”

    基尔·D·萨比希手指扬起,朝海面急点,咻嗤,一道水箭迸射而出。这时,海水喧沸,自海底浮起一头海王类,身如大鼋,颈项细且长,前端却长着一颗猴子脑袋,牙齿稀稀落落,快掉光了。

    “基老,你唤我何事!”

    “海猴子,别这样,我们都是有身份的人。交流必须用高雅的谈话方式,你今日脱粪了吗?”

    “”

    唤作“海猴子”的海王类真想一头撞死基尔·D·萨比希,真是愚蠢的基老啊。眼不见心不烦,可他有事没事总爱找事。

    小圆、毒岛冴子对望了一眼,彼此选定对手。毒岛学姐的撕比对手是海王类,小圆的敌人则是基尔·D·萨比希。

    “像姨妈一样被水冲走吧。”

    毒岛冴子按下刀光,人影幢幢,她已冲至“海猴子”脑袋上方。

    “女人,为你的冲动付出代价吧。”

    “海猴子”扬起颈项,厉声嘶吼。轰隆隆,轰隆隆,海面喧腾,一堵堵水墙纷呈而起,将毒岛冴子困在其中。

    “我讲过,你会像姨妈一样被水冲走。为何不听人话,还是说你根本没用心去聆听。”

    毒岛冴子右手一挥,姨妈刀旋舞而出,哧哧哧,一道道血光旋开,斩爆堆砌过来的水墙。

    放出姨妈刀之后,毒岛冴子反握住“斩基刀”的刀柄,刀背对着“海猴子”。

    倏然间,毒岛冴子向后反撩一刀,扑哧,血水迸射,一只身形小巧的海王类已被斩基刀斩断。“水墙只是你放出的烟雾弹,用来迷惑我的眼睛。”

    姨妈刀横亘在空中,毒岛冴子单脚站在姨妈刀的刀背之上,目光冷淡。“你有没有想过被水淹死?”

    毒岛冴子刀指“海猴子”。

    蓬!

    海猴子的身体被拱了起来,向上窜去。在水下有什么东西昂身而起,长舌喷出,甩向海猴子柔软的腹部。

    是沧井兽。

    啪,一声嗤响。沧井兽的舌头劈中海王类的腹部,一堆鲜艳的内脏当即滚出“海猴子”的肚子,撒了下来。

    沧井兽直起身躯,迎接海王类血水的冲洗。她全身每一处气孔都张开了,贪婪飨用新鲜的血气。

    “苦当桃受雷。”

    一声怒喝响起。雷鳃猴左掌劈开水墙,右手抓起“苦当桃受雷”,掷向海王类。桃子形状的兵器像是活物一般,嗅到了血味,先是在原地旋转,随即射出,钻向“海猴子”的腹部裂口处。

    蓬,一团雷火碧油油窜起,高达数丈有余,覆盖“海猴子”的gzhenp整片腹部。

    沧井兽不悦地望向雷鳃猴,暗责它多事。为何横插一脚,还放出“苦当桃受雷”。难道因为都是猴子的缘故?

    毒岛冴子再次行动。姨妈刀斜里纵出,血光铺天盖地涌下。

    “斩基刀。”

    学姐挥动左手握着的薄刀,削向“海猴子”的头盖骨。不知为何,毒岛冴子幻想着对面海王类的头盖屋被揭开,脑浆迸洒……

    “为什么会这样!”

    毒岛冴子悚然一惊。

    “一定是因为海猴子太过污秽,我才动了恶念。嗯,是这样的。错的不是我。”

    蓬嗤,姨妈刀绽放的刀光倒卷而下,照定“海猴子”。刷,一道蜿蜒的光刀陡折旋下,轻轻一削,掠过海王类的上半层脑袋。

    蓬然卷舞,海猴子的小半个脑袋飙旋而出。毒岛冴子左眼内的血茧再不能忍受,放出上千道血丝,裹住海王类,悉悉索索,开始绞动,将“海猴子”的身体绞拌成一汪血水。

    通过那些细密的血丝,毒岛冴子左眼内的双头虫啜吸蓝色的血水,咂咂有声,极是满意。

    吸食玩血水,蛰伏在血茧的双头虫觑定雷鳃猴,意犹未尽。仿佛是在盯着一团美味的血食。

    嗡,“苦当桃受雷”绽放雷光,护住雷鳃猴。同时,雷鳃猴祭起金刚杵,和双头虫对峙。它并不怵毒岛冴子眼内寄宿的异虫。

    扑卷的海水归于平寂,毒岛冴子敛起左眼喷出的血丝,刷,她抬起斩基刀,以刀身做镜,直视自己。镜中的学姐有些惶然,而不知何以至此。

    上官小红掠来,左手拉起毒岛冴子的手。女禽有兽童鞋道:“冴子,你又在犹豫。此间事了,我们再回到你原本生活的世界,你可选择离去,我并不会阻拦。”

    “回去?”

    毒岛冴子轻声道。

    回不去了。

    一切都回不去了。

    “小红。”毒岛冴子忽道。

    “何事。”上官小红左手拉着学姐的手,并未放开。基莲灯呼呼旋转,罩住她们。

    基尔·D·萨比希一掌挥退小圆,望向上官小红这边。

    “姑娘,做个交易吧。”他道。

    “怎样做?”上官小红问曰。

    “我要你手中的灯。”基尔·D·萨比希道。

    “而我要你的命。”上官小红一挥手,基莲灯旋舞而出。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