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赤练基交情很好的大基老清谷并未出手,清谷甚至看也不看他的基友。年轻的基老王子吉尔·潘多拉贡更是置若网闻,不加阻止女禽有兽童鞋。

    基莲灯悬在赤练基的脑袋上,就像是一口利剑随时都可斩下,了断他的生基与擀面杖。

    李小仙斜斜抬起手中之剑,指向赤练基。可她并未递出长剑,也非在吓唬赤练基。

    雷鳃猴收起“苦当桃受雷”,装作不在意地瞥了一眼上官小红抓着的基莲灯。雷鳃猴的定力还是不够。它既畏惧那盏专克基老的宝灯,又想得到它,以此发迹,纵横基老界。

    “斩基刀。”

    毒岛冴子轻跃而起,手中的姨妈刀释放一道红色的光束,缠住斩基刀的刀柄,将它拽了回来。

    虽有姨妈刀,可毒岛冴子并不满足。摘取“斩基刀”之后,学姐这才轻轻颔首,很满意斩基刀的重量。看上去刀刃薄且轻,可实际上却很重。

    学姐左手姨妈刀,右手斩基刀,婀娜踱来。站在李小仙旁边,和她一道静待。

    嗡。

    荒凉的叹息之声传遍岳静布条山,荒古道降了下来。锦霞绽放,一道虹桥排展开来,延伸向上官小红等人。

    接引之桥。

    此岸,彼岸。

    “赤山!”

    赤练基慌骇道。他虽然要比上官小红高,却不得不屈膝,因为脑袋被人扣着,若不放低身段,脑袋指不定多出几个血窟窿。谁会和自己过不去呢。

    一来到荒古道,赤练基立即看到了赤山,赤山已不复原来大小,高不过两丈,好似假山,装点在荒古道之上。

    颤颤悠悠,一座无字墓碑拔地而起,光华闪烁,石屑迸舞,墓碑上本来隐去的“赤练基”三字,再次显现,刺激着赤练基的神经。

    赤练基不止一次登过赤山,他熟悉山顶的每一座墓碑。却忌惮那座让人心慌的无字石碑,因为他从上面看到过自己的名字。

    石碑降落在赤练基左边,无声无息。

    基莲灯绽放的灯焰,为石碑镀染一层碧光,冷森森的,就像是万年寒冰吐纳寒气。

    初代目的意志体现具化,趴在石碑上。他幽幽道:“这位基老,恐怕你要葬身于此。墓碑都有了,何不一头撞死。”

    赤练基还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讲不上来。曾经,他一杆长枪搅动基老界风云,破了很多小鲜肉基老的局部地区之花。曾经,他也爱过……

    “让开让开。都给我让开。”

    小圆提着石矛走了过来。“我现在是基老,你们可懂?”

    “完纳你的劫数吧。”

    上官小红道。

    基莲灯甩开十几道光束,灌入赤练基的颅顶,摧毁他的灵台,毁去识海。一道金线垂下,系着红色的钩子,勾住赤练基还未消散的残魂,纳入基莲灯的底座之内。

    上官小红正要毁掉赤练基的身体,小雨道:“小红姐姐,摘掉他的脑袋,把我的头按在上面。比起古大基的魂体,我更喜欢拥有实体的基老。”

    “好。”

    上官小红一拧手,咔嚓,赤练基的颈骨碎裂,脑袋也被她摘走。

    而小圆的脑袋自行飞出,稳稳当当地安置在赤练基的断颈处,完美融合。她手中的石矛还要飞出时,却被小圆紧紧攥着。“古大基,你的身体还有脑袋,何不接洽,成为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吧。”

    “”古大基。

    没法子,他只能照做。

    吼!

    龙鸣骤然响起,一道黑色的风漩飙舞而来,穿过荒古道上空的气罩,锵然砸下,坠落在赤山山顶,化为一棵枯树,行将就木,将死不死。

    而无字墓碑也飞了回去,赤练基三字隐去。墓碑亦飞回赤山,屹立群碑之间,平淡无奇。

    得到了赤练基的基老身躯,小圆的喜悦很快平淡下来。“这副基老的身体还是不怎么适合我,我比较早钟意紫衣侯的身体,再不济也要得到白鞠基的驱壳。”小圆恼道。

    在她看来,英俊的紫衣侯,冷酷的白鞠基,两者都比赤练基帅气。

    海中出现了大量的海王类,它们像是疯了一般攻击闯入者。杨柳岸、残月湖的众女死伤无数,护全她们的古柳也被收回,湖主还有岸主各自捉杀海王类的头目。

    荒古道也并不安全。

    “为咩我的双眼有热翔流淌。”

    一只大的出奇的海王类飞跃出海面,它像是一座突兀出现的海岛,分开波浪,乍然间出现在众人面前。

    “是谁在打扰我的yin梦。”

    这只海王类咆哮道。声如万千焦雷狂炸,百里海域沸涌,水浪溺飙旋起,烟雨蒙蒙,水天一色。唯有一只只海王类自海底浮了起来,场面震撼人心。

    崩!

    裂弦之声响起,半人半马的海王类拈弓搭箭,一翎蓝湛湛的水箭挟起无尽杀机,螺旋射向残月湖之主。

    “哼。”

    残月湖的湖主低声道。素手扬起,大拇指、食指中间多了一片月牙薄刀。刷,湖主掷出手中之刀。

    “塘主小心。有只人鱼娘在你上方。”

    上官小红关切道。

    女禽有兽童鞋道一声塘主,湖主瞬间凌乱。昂首望向上空,“啊,还真有一只人鱼娘。”残月湖的湖主讶道。

    有人鱼娘她并不吃惊,可她吃惊的是杨柳岸之主为何不提醒她……

    利益面前,并无永远的朋友。

    人鱼娘甩动扩平的鱼尾,登时,水花绽放,齐齐涌下,氤氲纷扰。残月湖的湖主双眼升起水雾,眸子微阖。左袖拂舞,陡地劈开三朵旋来的水花,袖不沾水。

    “姐姐!”

    秦欢儿急道。她的一道分魂入驻黑长直妹子的身体,已有占山为王之意。黑长直妹子也可说是秦欢儿的分身。

    黑长直妹子发丝涌动,状如黑瀑,倒垂而下,遽然之间,缠住了半人半马的海王类。“你这讨厌的海马,也敢用箭偷袭姐姐大人。”

    紧紧勒住,黑长直妹子用万千根发丝缢死半人半马。

    碎她万段驱壳,抛入海水之中。即便如此,秦欢儿尚未消气,忿忿不平。

    这时,基老道长纵起剑光,电掣而来,“秦姑娘,贫道抓你xiong了!”基老道长阴鸷道。

    道长本喜欢小鲜肉基老,秦欢儿脸蛋与身材都是一等的,可在基老道长眼中不过是红粉骷髅。

    基老道长五指半屈,好似钢爪陡地抓下。秦欢儿怒道:“你个神棍一样的东西,不知当死多少次。也要趁乱撕比残月湖的姑娘?”

    秦欢儿长袖一抖,脂粉香扑滚开来,袭向基老道长的面庞。

    “葬花红粉?”

    基老道长惊道。

    刷刷刷,一柄拂尘自行挥扫,荡开扑面涌来的红色花粉。基老道长御风而起,扶摇直上而gao基哉!

    “基老射线!”

    陡闻一声爆喝,海底钻出一条身高超过百米的基老,好似巨人。他双脚踏波而行,眼如鸭蛋,曾有小朋友也唤他为咸蛋潮人或者鸭蛋潮人。

    呼噌,呼噌,呼噌!自基特曼双xiong的尖端窜出十七道射线,流光溢彩,煞是好看。十七道基老射线纷呈而至,旋切向基老道长、秦欢儿等人。

    “嗯?我那愚蠢的奥豆豆还没死掉吗。”太基王子冷声道。他已出手剥夺叶听雨的“大王尼玛”头套,并将他踢向地面上出现的深坑里。

    叶听雨和太基王子一样,来自M78星云,而且体内流淌着相同的血液。同出基特曼皇室一族。

    “我从地狱而来,我要复仇!”

    变身为大基特曼的叶听雨暗恨道。他本是基老净土听雨楼的楼主,如今却成了楼主烧饼的代名词。其它几处基老净土的掌门人都看不起基特曼。

    “太基欧巴,你无情无义无人xing,将我从云端踹下。这笔仇我记下了。你我同为基特曼一族的皇子,可是在gao基的路上我却领先你大步。你怀恨在心,百般阻挠我登上M78星云基老之王的王座,不得已,我才来到唐腊国,隐姓埋名,以叶听雨为名,重生的我豪取基老界的净土听雨楼,成了万基瞩目的楼主。”

    叶听雨一弹xiong部的尖锐物,崩的一声,又有一道基老射线弹射而出,劈向紫衣侯。

    紫衣侯翻手运起一团斗气,紫光交迸之中,一口小钟缓缓升起,“窗外钟。”紫衣侯一掌拍出,轰中那口小钟。

    嗡!钟声陡地响起,如山洪冲击两岸堤坝,发出隆隆之声。

    有基老贤者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gao基书。那位贤者发大智慧,行万里路,阅览天下基老,基友无数,年迈时,终于祭炼出一口钟,窗外钟!

    “窗外钟”易主数次,最后被大腐女梨子姬取走。她爱不释手,以金线银丝捻成细绳,拴住“窗外钟”,挂在她的腰带上。

    “现在,窗外钟是本侯紫的囊中之物,谁也取不走。”

    嗡,嗡,嗡!

    钟声阵阵,敲击众人的耳膜,一些实力不济者,双耳向外喷出血箭,已成废人,和死人无异。

    劈向紫衣侯的那道基老射线尚未接近“窗外钟”,只听蓬的一声炸响,光屑荡舞,基老射线不复存在。

    紫衣侯右手抓起巨镰的镰柄,镰刃指向基特曼叶听雨。“听雨楼的前任楼主。”紫衣侯的声音不大,却一字不差地被众人接收。

    叶听雨羞愤之余,掌运基气,扬声喝道:“苏紫衣,让你见识一下M78星云皇族的密招,伽马草拟马射线!”

    话音方落,乍见叶听雨的身体又拔高数十米,他捏了捏xiong部的尖端,摆正其位置。倏忽间,两道粗若泉水,长有数百米的基老射线迸舞而出。嗡!气浪枭爆,四下叠撞,为两道“伽马草拟马射线”让路。

    群基辟易,也不愿被“伽马草拟马射线”击中。

    白鞠基暗道:“M78星云,那究竟是怎样的地方。当地的基特曼又是怎样的基老,想想都觉得不真实。叶听雨、太基王子已让我多了三分兴致,不知基特曼之王能否为我绽放局部地区之花。”

    “大王尼玛”头套下,太基王子面如古井,无波无澜。“奥豆豆,你终于成长了吗,伽马草拟马射线也可运用娴熟。可是……”

    模仿的再像,画虎不成反类犬!

    “来吧,诸君。你们当欢呼,我让尔等一观真正的伽马草拟马射线。”

    太基王子左手放下王大雷锤,右手放开狼牙棒。双臂缓缓抬起,他整只基老的气势陡然攀升至高处,熠熠生辉,散发万丈光芒。太基王子的起手式和他的奥豆豆叶听雨几无二致,均是双手扶正xiong部尖端,对准敌人。

    呼噌!呼噌!两道水缸粗的光束呼啸窜起,长风破浪也似,风雷滚荡。所行之处,基雷滚滚,电光绞旋。数只尚未躲闪的基老以身殉道,葬身于真正的伽马草拟马射线之下。

    杨柳岸之主俏脸生嗔,因为两道光束分叉了,分出一道,迳自抡扫向她的沈腰。“太基王子,我与你并无任何交集,为何撕比于我。”杨柳岸之主左掌向前划开,咻咻咻,数道弧光旋斩而出,轰向飞来的那道草拟马射线。

    叶听雨的脸都气绿了!因为太基王子随后释放的两道纯正的“伽马草拟马射线”,不管是气势还是杀伤力皆胜于自己。完全是红果果的打脸,还是被欧巴打脸。咔咔咔!咔咔咔!叶听雨双拳攥握,指骨发出清脆的响声,似在掩遮基特曼的愤怨。

    紫衣侯也郑重起来,他可轻视叶听雨,却不能忽视太基王子!

    “窗外钟”陡地旋起,陀螺似的旋舞,拧甩开道道光华,钟声清冽,如寒泉撞击沿岸石堤,不可一世。仔细看的话会发现紫衣侯伴着钟声微微调整身姿,如立风漩之央,身如磐石。

    轰隆一声巨响,一道“伽马草拟马”射线击中紫衣侯放出的“窗外钟”。钟声陡地停止,紫色的光幕爬满细密的裂纹,咔嚓,咔嚓,咔嚓……护全窗外钟的光幕登时裂炸,紫光徜徉,光箭迸射。

    瞬间,第二道伽马草拟马射线来了。撕开冲滚的能量风暴,宛若长驱劈入的浪涛,扫清前方的拦路石,千军辟易,谁敢攫其锋!

    紫衣侯的神色愈发凝重,脚踏罡风,疾走七步,头悬“窗外钟”,不闻窗外事。“紫妈推墙。”基老界的封侯者低吼道。

    刷!他挥动巨镰,镰光暴起,高高堆砌,立成光墙,高有二十米,厚有半米,向前轰隆隆推去。足可碾轧任何挡道之碍。

    嘭的一声,太基王子xiong部的尖端释放的第二道基老射线轰紫色的光墙,墙体扭曲,不再平整,网纹似的裂缝随处可见。刷,紫衣侯霍然而起,翻过墙头,急掠射出。他要直接撕比太基王子。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