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练基一口基血喷了出去。眼前一黑,几乎坠空。好在他用斩基刀挡下毒岛冴子的杀招“真大·姨妈之舞”。

    毒岛冴子一刀没能抹杀赤练基,她也不意外。遽地,学姐向上纵去,沧井兽飞了过来,接住毒岛学姐。

    赤练基目光阴翳,“被女人偷袭,简直是对我人格上的侮辱,我的斩基刀啊。”他挥手劈出数刀,刷刷刷,刀光窜舞,涌向毒岛冴子。

    “基气东来三千尺,吾辈就是gao基人。”赤练基的身形一顿,腾射而出,长枪黑龙挟起百丈高的气浪。

    说起赤练基这柄长枪,也是有来头的。赤山方圆千里之地,终年酷热,那日,赤练基还是一头比较年轻的基老,他途径赤山,基老之神赐予他无畏的勇气以及高涨的gao基忠诚。

    就这样,赤练基攀登高峰,边走边gao基,终于踏上赤山山顶。山顶却是坟场,密密麻麻竖立起千百座墓碑。初登赤山的年轻基老被眼前所见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每一座墓碑代表一头大基老葬送于此,可在群碑之间,有一座墓碑很孤立,碑上无字,只有一株枯焦的灌木耸立在碑前。

    赤练基和无字墓碑对峙之际,空无一物的石碑却浮出三字,赤练基!

    碑前耸立着的枯焦灌木也不是常物,自石碑显出赤练基三字,它便化龙而出,盘绕住墓碑

    现在,赤山已被“荒古道”收走,赤练基本该高兴的,却开心不起来,整只基老好像丢了魂似的。

    毒岛冴子使得是姨妈刀,赤练基挥动的是斩基刀,她与他在空中撕比大战。二人都是好胜之人,不愿输在对方刀下。

    刷。

    赤练基的长枪电窜而出,乌光旋爆,黑龙再现。而且黑龙对沧井兽有着强烈的敌意。数万片龙鳞起起伏伏,像是松涛涌动。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的倔脾气上来了,既然对方要撕比,那还等什么,那就撕吧。

    毒岛冴子、赤练基分别离开沧井兽、黑龙,各逞本事。

    “苦当桃受雷。”

    只听赤练基淡然道。

    他的手伸向自己的裤子,从里面取出来桃子形状的兵器,“女人,你知道吗,这可是我的秘密武器,受死吧!”

    呼,赤练基抛出手中的桃子形状的神秘兵器。

    “哦,原来是‘苦当桃受雷’,可是赤练基为何用在对面的女人身上,应该用到基老身上啊!这种奇兵顾名思义,需要藏在持有者的裤子里,准确的说是裆之下。丢出之后,会有雷光涌爆,吞掩敌人。但凡敌人中招,他就会成为受,而不是攻,被人行那不能详说的运动。”

    涵道馆的馆主不动声色道。他苦苦追寻之物却在赤练基的裆之下,而且小有所成。“苦当桃受雷”和持有者的擀面杖接触后,两者相互擦拭,彼此的温度增高,端的奇妙。

    丢出“苦当桃受雷”之后,赤练基面带得意之色,都讲“手撕鬼汁符”神鬼莫测,天下皆惊,其实不然,“苦当桃受雷”更胜一筹啊。

    毒岛冴子面带冷色,姨妈刀锵然回转,刀柄回到她手中。“汉子,你该死。”毒岛学姐寒声道。

    倏然间,毒岛学姐左眼喷出一道道血线,好似蚕丝,拂扫姨妈刀的刀身、刀背、刀柄、刀刃,为其抹上一层血水,却又不渗下来。

    “苦当桃受雷”距离毒岛冴子不足一丈,雷声隆隆,震人耳膜。而那桃子形状的奇兵绽放出炽丽的雷芒,甩舞滚荡,扫向毒岛冴子。

    刷。

    金光弥漫,基气漂泊无定,缓缓流动。一只雷鳃猴腾啸飞来,它名雷吉,此生注定gao基。

    雷吉挡在了毒岛冴子身前,电光石火之瞬,雷鳃猴扬手抛出金刚杵,嗡嗡颤响,大气都在颤动,金霞流涌,呼啸旋开。弹撞开怒窜而来的数百道雷芒。

    当是时,雷鳃猴鼓起风火双翼,振翅狂扇,炎浪怒飚,狂风大作,火势乘风而涨,烤炙的空间都在扭曲。

    手结金刚印,雷鳃猴打出三道掌印,轰中悬在空中的金刚杵。锵锵锵,金刚杵怒旋舞出,金光万道,抽甩向“苦当桃受雷”。

    雷鳃猴之所以站在毒岛冴子这边,除了讨好新主人雨桐外,它亦心存私心。因为gao基的缘故,雷鳃猴很钟意“苦当桃受雷”。姨妈刀那么生猛,要是毁了桃受雷,反不为美。

    桃子形状的兵器再不能前进分毫,被雷鳃猴掷出的金刚杵禁锢在原处,溜溜旋转。

    “雷鳃猴!”

    赤练基嗔道。总有逗比请来猴子!

    脚踏一团基气,赤练基纵射而出,斩基刀撕裂开一道十丈余长的轨迹,蜿蜒而行,迳自劈向雷鳃猴。

    “这只猴子,碍事啊。”

    毒岛冴子腾跃而起,跃过雷鳃猴的头顶,好似翩然翻舞的灵蝶。“姨妈糊你一脸。”毒岛冴子冷叱道。

    学姐信手劈开一刀,凝结在姨妈刀上的血水荡舞洒开,像是千万朵绽放的芍药,争奇斗艳。

    就在赤练基诧异的空当儿,一朵朵芍药糊住了他斩来的那道轨迹,将其拗断,锵然震响,好似宝刀断裂之声,谈何不老。

    有七朵大如栲栳的芍药,怒旋而来,扫向赤练基。药香弥漫散开,清香扑鼻。赤练基为之一怔,“奇怪的味道。”他心惊道。这可不是好兆头,身形窜起,赤练基挥刀砍斫七朵芍药,砰砰砰,将其砍碎。

    “怒啊,我的苦当桃受雷!”赤练基尖声叫道。他变得有些不淡定,原因无它,雷鳃猴动手抹去他留在“苦当桃受雷”上的禁制,强行收它作为兵器。

    因为有金刚杵钳制“苦当桃受雷”,雷鳃猴行动更便捷,片刻后,他已成为“苦当桃受雷”的新主人。

    没有丝毫犹豫。雷鳃猴将“苦当桃受雷”放入它自己的裤子里面,和它的擀面杖相互温暖彼此,共筑友情,几能融化隆冬之雪,不失为一桩美谈。

    “呃噗!”赤练基喷出一口基血,满面羞愧全都化为妒怨。“雷鳃猴,你个猴子!是哪个逗比请来的。不要以为取走我的桃受雷,你就可春风得意。”

    大袖鼓荡,基气蹿腾,赤练基一拧身,数股基气凝成的气浪抛甩而出,形如海蛇,迤逦而行。长风破浪间,基气瞬间杀至。

    笑纳了赤练基的“苦当桃受雷”,雷鳃猴心气高多了,不屑道:“赤练基,你长了猴子pi股似的脸蛋,也在我面前叫嚣。狂什么狂!”

    拽开大步,雷鳃猴狼行虎步,雷厉风行。可毒岛冴子比它更快,学姐从上空坠下,头朝下,脚向上。双手握紧姨妈刀的刀柄,毒岛冴子向赤练基的颅盖骨捅去。

    阴鸷的刀气激得赤练基头皮生寒,火红色的长发迎风迸舞。“女人还有猴子,你们欺我到几时。赤练基啊赤练基,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婆婆妈妈。”像是自嘲,又像是释放长久以来的压抑。

    呼,热浪齐聚而来,团团围定赤练基,光影婆娑,摇曳不定。但见赤练基放下他的斩基刀,盘膝坐定。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湖不起波澜,祥霭纷纭而至。一只小人,模样和赤练基几无二致,跳出赤练基的心湖,纵入他的生命之海。

    海面荡炸,水浪掀天。小人向着赤练基遥遥一拜,身体陡地裂开,碎成二十九片,被海浪吞了。本来喧腾的海水平寂下来,静,静的可怕。

    山雨欲来。

    蓦地,赤练基站了起来。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在向外喷发基气,他像是沉坠在云里雾里似的,让人看不清原本模样。

    嘭!

    赤练基左拳轰出,气浪荡爆,横卷四方,而他周身基气流舞,像是穿上了一层会发光的铠甲。

    铛。雷鳃猴挥砸过来的金刚杵停驻在半空之中,震音爆散开来,就连他裆之下的“苦当桃受雷”也弹跃窜动,几乎飞将出去。

    “喝。”雷鳃猴闷哼一声,压制裆之下的“苦当桃受雷”。

    双翼鼓动,热浪、风漩齐出,惊涛骇浪似的扑向近在咫尺的赤练基。

    哧!

    刀气贯颅刺下,肃清赤练基飞舞的红发。姨妈刀的刀尖紧贴着赤练基的头皮,却不能再进一分一毫。嗡,火浪荡舞开来,自赤练基的头颅喷向上空的毒岛冴子。

    毒岛冴子左眼中的血茧不安地跳动,离心甩出三千根血丝,织成血网,护住学姐全身。

    即是如此,毒岛学姐也如遭重锤轰击,身似纸片,向上跌飞而去。“起来嗨啊!”小圆提着石矛蹦跶过来了。

    “我现在是基老哟!”小圆挥动石矛,狠狠地劈向赤练基的脑袋。“看是你的脑袋结实还是我的石矛坚固。”

    铿锵。小圆的石矛被顶开了,几乎脱手而去。一抹红光擦拂着小圆的面庞掠过,滚沸的热气像是尖针刺进小圆的颅腔内。

    刷。小圆脑袋顶着的小桂树垂下一道华光,洗净小圆四周的毒热浊气。小圆顿感呼吸顺畅,喝道:“基老,吃小圆一棒!”

    她手中的石矛前后延长,向下捣去,咚的一声,击中赤练基的面皮,矛头却歪了。古大基急道:“小圆,不要酱紫对吾,你占据了吾的身体,还要nue待吾的脑袋吗!”

    石矛由古大基的脑袋衍化而成,而他的身体却被小圆的脑袋占据了。

    “苦当桃受雷!”

    雷鳃猴发难道。

    它从裤之裆那里取出桃受雷,立时之间,雷霆滚炸,势如破竹。桃子形状的“苦当桃受雷”旋舞着当头罩下,雷芒激舞,裹定赤练基周遭十步。

    远远望去,赤练基就像是被恐怖的雷光吞了,兀自挣扎。

    雷鳃猴执定金刚杵,怒目而视。它才成为“苦当桃受雷”的新主人,并不能纯熟运用它。可有金刚杵的加持,雷鳃猴颇为自信。

    基老的身体,萝莉的脑袋,小圆猛地挥动石矛,嘭嘭嘭!砰嘭嘭!一次次地轰砸向被雷光裹住的赤练基,似乎和他杠上了。“基老,小圆和你没完,食我大迪奥啊!”

    雷鳃猴:“”

    毒岛冴子:“”

    好像没甚不对的。

    又好像全是槽点,无处可吐槽。

    刷。

    剑光鼔涌,狂啸扑来,恣若清洋,席卷十方。一切有形之物皆被吞没。

    雷鳃猴、小圆、毒岛冴子纵身拔起,避过涌来的剑光。身姿曼妙,人未到剑气先至,李小仙盈盈笑道:“忘了我吗,大xiong冴子还有小圆。”

    蓬嗤。李小仙释放的剑光扫中裹住赤练基的雷光,将其轰碎,显出其内的基老。赤练基昂首迈步,喀拉拉,喀拉拉,他两肩向上突出十几根尖锐棘刺。面庞赤红,双目生电,赤练基觑向李小仙、毒岛冴子等人。

    “女人不要烦我,我只对汉子感兴趣。你们在我眼里和垃圾无异。”

    咔嚓!赤练基掰断左肩上的一根分外长的棘刺,抓在手中作为他的武器,斩基刀悬在他上方,刀锋所指,唯有女人,让它的主人烦躁的女人。

    “哈哈哈哈!”

    “杀马特贵族来啦。”

    “我是黄毛!”

    “绿毛!”

    “紫毛!”

    “黑毛是也。”

    “白毛哥哥。”

    “在下灰毛,有何贵干,顺便问候一下,汉子,你有奥豆豆吗?”

    青府的六大杀马特汉子开道,贵族的气息油然而生,传遍这片空间的每一寸角落,烙上贵族的章印,谱写杀马特的传说。

    红影一闪而逝,剑吟骤起,初时,声不可闻,遽然间,声如万顷狂涛,滚滚冲下。锵,红色的寒芒一抖而下,旋向赤练基提起的棘刺,咔嘣!棘刺应声炸裂,承受不住旋下的那道寒芒。

    身形方定,上官小红左手按住赤练基的面庞,右手托着专克基老的上古异宝“基莲灯”。灯焰摇舞,状如碧蛇昂身而起,嘶嘶嘶,寒气遍生,赤练基身上穿着的发光的铠甲也被寒气侵入,凝结一层寒霜。

    须发皆碧,双目骤缩。赤练基怒道:“女禽兽!”

    上官小红五指用力,扣抓紧赤练基的面庞,咔咔咔,爆声如豆荚炸开。赤练基面上覆着的那层光铠崩裂。“是本兽。”上官小红盯着赤练基的左眼。

    她右手托着的基莲灯砸了下来,轰向赤练基的颅顶。蓬!基气爆荡,四下炸开,却被基莲灯卷走,纳入灯芯内。烛光更盛,熊熊燃烧,基莲灯本以基油、基气作为燃料。

    刷。

    一道红线自上官小红左手食指****而出,透进赤练基的面颊,贯穿他的颅腔,从后颈喷薄而出,带出一道血柱。

    一柄颤颤巍巍的红色细剑斜斜刺穿了赤练基的脑袋,犹在抖颤。赤练基强敛心神,怒火无处可发,基油也被收入生命之海,浮在海水之上。

    有基莲灯贴在他脑袋上,赤练基纵有千百种摆脱女禽有兽童鞋的法子,却是使不出来。

    斩基刀!

    赤练基寒声道,和他心意相通的斩杀基老的薄刃刀怒劈而下,刀气蓬然,焰浪熏灼上官小红的面庞,她却不为所动。

    锵!

    李小仙撩起一剑,击飞劈向上官小红的斩基刀。

    “基老,你想对我的闺蜜做什么。我要拔剑斩了你。”李小仙不悦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