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出岫,远上寒山,石路崎岖。一群思想腐坏的姑娘神情巨震,她们终于来到前辈梨子姬的藏宝处。

    岳静布条山,南面临海,壁立千仞,蔚为壮观。山下耸立着两尊雕塑,分左右站开。两尊雕塑自然木有叽叽,均是guo男石像。左边的石像以手撑颌,神情端庄,望向大海。好似在说,大海啊,你它吗的为什么那么大。

    右边的guo男雕塑双臂cu壮。自是麒麟臂达人,深谙强lu之道。灰飞烟灭之瞬,方可体悟小蝌蚪们的精神。

    一位思想腐坏的姑娘指着左边的雕塑道:“姐妹们,看啊。这两尊石像同样出自梨子姬大人之手。他们曾经是一对苦命的基友,生不能gao基,死不能埋在一起。梨子姬大人体谅他们的难处,故而创作出一篇优美的文章,gao基的哀伤,名动一时。后来,梨子姬大人又以他们为原型,雕刻出两尊高七丈的石像,以供后来者瞻仰,时时不忘本心,撮合汉子gao基。”

    “太让人感动了,梨子姬大人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第二位腐坏的美少女抹泪道。

    倏地,金光万道,基气迸扬,海水分开,一叶金舟疾驰而来。皇叔迎风而立,圣皇之剑绽放无上皇威。海中大鼋、怪鱼、海兽纷纷避开,躲闪不及者,被剑气抹消生机。

    “岳静布条山。”

    皇叔淡哂道。他挥动圣皇之剑,斩向迎面撞来的双足海翼龙。“吼!”海翼龙怒啸,海面荡起道道水柱,拧摆旋开。双翼平展,约有二十丈,急掠划过水柱顶端,海翼龙张口喷出蓝莹莹的水雾,扑罩而下。

    剑光迸舞,徜徊而上。哧哧哧,紫金色的剑光拍碎罩下来的蓝色水雾。天际顿明,大放光明。

    一道道水柱绞旋劈来,皇叔所在的那叶金舟颠簸起伏,随时都会翻船的样子,让人不禁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而海翼龙斜掠而下,左翅旋斩向皇叔,蓝光盈舞,隐而不放。

    刷。

    皇叔御空而起,皇气澎湃若狂涛,摧断那一道道涌来的水柱,水光荡爆,四下扫去。“你以身试剑,我允你了。”皇叔淡然道。

    迎着海翼龙斜斩而下的左翼,皇叔劈出一剑,哧啦,剑光绽开,弯折而上。蓬的一声,蓝色的血雾荡开,海翼龙的左翼坠了下去,断翅处血喷如注。

    皇叔再抖手腕,一道剑气绞旋而上,绞碎了海翼龙的长颈、小脑袋。

    海面跃起一条条大鱼,它们模样怪异,脑袋上顶着一根尖刺,背鳍像是斧刃,锋利异常。大鱼争食海翼龙的残尸,海水翻滚,泡沫浮动。半晌,海翼龙只剩下骨架飘在浑浊的海水中,突兀的可怕。

    皇叔踏上金舟,御舟而行。海风鼓舞,吹动皇叔的秀发,“用瓢柔就是那么自信。”皇叔心情舒悦,向着岳静布条山驶去。

    “基莲灯!”

    碧烟飙舞,基老的冤魂哀嚎,在一株鲧旦巨木的树冠上,基莲灯绽放数百道光焰。皇叔唐士比亚一眼扫到基莲灯,“此灯和我有缘啊。”皇叔喜道。

    轰!

    海水滚爆,皇叔脚下的金舟腾空而去,载着他驶向基老圣物,基莲灯。

    当是时,天际陡暗,苍凉的气息自苍穹压下,灰蒙蒙的石屑飘坠而下,下了一场石雨。荒古道压境而来,女禽有兽、李小仙、雨桐等人向下俯瞰。“哦,是唐士比亚老师。”李小仙喜道。

    上官小红紧盯着基莲灯,忽地,基莲灯缓缓升起,碧光敛去,基老冤魂的哀声也渐渐逝去。藏在基莲灯内的古大基还未来得及惊诧,他已被一座书山镇压而下,不得翻身。“这是!”古大基骇道。

    “是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上官小红回答了古大基的疑问。“本兽怎会不防你。上古基老界尊者。”

    书山有路,几头杀马特贵族从山顶走下,他们带来了小清新的气息,农业重金属的摇滚旋律登时响起。青府的杀马特汉子们,黑毛、黄毛、紫毛、白毛、绿毛齐聚书山,踏歌而行。

    “我乃黑毛是也!”

    “黄毛是我!”

    “在下绿毛!”

    “白毛。”

    “紫毛。”

    五头杀马特贵族相视而笑。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衍化为一座千丈之山,巍巍然而立。黑毛、白毛、紫毛等人是上官小红埋藏的伏笔,为了镇压古大基。

    “我也去!”

    一颗圆脑袋滚了出去,投进基莲灯内,降落在书山之上,被双马尾紫毛哥哥接住了。紫毛哥哥抱着小圆的脑袋,和其余的杀马特贵族走下山脚。

    古大基恨恨道:“女禽、兽,你从一开始就在算计我!”

    上官小红不作回答。

    谈何算计,物尽其用而已。

    几头杀马特贵族终于来到山下,他们围住被镇压的古大基,指点道:“兄弟们,看啊,这就是古大基。上古基老界尊者,败家的基老!”

    啊呜,啊呜!小圆冲了出去,脑袋迅速变大,咬向古大基的残魂。“必须吃了他啊,他是基老也没关系。”

    无头杀马特贵族瞠目结舌,呆立当场。静静地看着小圆撕咬古大基的魂体。古大基感觉自己蒙蒙哒。

    上官小红招手,取来基莲灯。“不还是回到本兽手中了吗。”

    荒古道,璨光旋舞,聚在女禽有兽童鞋一身。酱油瓶、基莲灯围着上官小红旋转不休,初代目、二代目等人的意志不能直视女禽有兽童鞋。

    “碧池,碧池,碧池!”

    兽吼之声震天震地,平静的海面再次涌动,海浪交迸而起,一兽御浪而行,它的长颈上站着一头基老,太基王子,来自M78星云的皇室之子。头戴“大王尼玛”头套,左手王大雷锤,右手狼牙棒。太基王子盛气凌人,碧池兽更是摇头晃尾,好不神气。海中的鱼兽虾鳖纷纷辟易,躲开基老还有碧池兽。

    “发克,我要发克尔等。”

    “几把,几把,巨大的几把!”

    发克鱿、骥霸獣、不臣之兽同时现身,花容想、赤练基、黑王子、清谷等大基老也随之出现。

    轰,轰,轰!

    一株参天巨木踏浪而行,碧柳依依,枝条抽舞。杨柳岸、残月湖的姑娘们到了,她们在古柳的庇护下穿过石门,出现在海中。

    基老净土的各方掌教也现身了,基云轩的轩主,古道人家的家主,涵道馆的馆主……

    姬界之女也一一冒了出来。

    众人齐聚在岳静布条山下,心旌澎湃。齐齐望向藏有梨子姬秘宝的传说之山,岳静布条山。

    叮叮鸟群铺天盖地飞来,徘徊在众人头顶。它们并不惧怕生人,反而很好奇来人的目的。一支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在空中聚集,场面不要太壮观。要说没有压力,那是不可能的。

    古道人家的当代家主斜睨上官小红、李小仙、雨桐等人,眼神阴翳,荒古道本是他的持有物,却莫名其妙接纳了女禽有兽童鞋,他这个主人却成了多余之人。

    赤练基道:“花容想欧巴,眼前的这座高山就是岳静布条山吗,果然适合gao基!”

    年轻的基老王子亦道:“好山好山,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基老遍地生,我等风华正茂的基老何不登山,gao基!”

    清谷挥动紫色蛇狐斧,斩断一头海兽庞大的身躯,“哼,也想偷袭我。”

    腐女界之人最先出现,因为她们受到了传说中的腐女的庇护。倏然间,钟声扬起,咚,咚,咚……共响起十九声。

    “是窗外钟!”

    “据说,身怀窗外钟即可两耳不闻窗外事,于吾辈修行之人来说可谓事半功倍。”

    “梨子姬的密藏果然藏在此地。”

    “为何无有人出手去夺取窗外钟。”

    “因为花容想还未动身……”

    “”

    “”

    一时间,很多双眼睛望向基老界的大凶之人,花容想。静待他的下一步动作。

    “窗外钟?是我的了。”紫衣侯大笑道。他翩然掠出,紫光电扫,腾向岳静布条山。循着钟声余迹,紫衣侯紧追不舍。他一弹指,一口小钟旋了出去,这口钟取自小钟马之王,是它的本命之钟。

    铛铛铛!钟声疾响,声震千丈之外。紫衣侯忽道:“寻到了!”

    刷。

    紫电一旋而至,紫衣侯扑到“窗外钟”之前,他祭出的那口小钟悬在“窗外钟”上方,轻轻摇动。

    两口钟相互吸引,齐齐震动。紫衣侯双手连打出一片片紫霞,照定“窗外钟”,生怕它逃了。

    无声无息,暗流涌动。三道剑光陡地旋劈而来,当头劈向紫衣侯的脑袋、后背、右臂。“贫道缺一口静心之钟,窗外钟甚合贫道心意,紫衣侯,你妨碍贫道了。”

    基老道长脚踩古琴,手执长剑,于暗中觑定紫衣侯、窗外钟。道长讲究先发制人,杀人再取宝。

    铛!

    窗外钟陡地摇响,铜锈激开,轰碎基老道长发出的三道剑光。

    而两口钟融二为一,合为一口钟。铜光炽盛,绽放耀目神华,周围百步内,紫芒滚舞,瑰丽无伦。

    紫衣侯喜道:“成了!”

    他扬手一招,那口铜钟旋飞而来,钟声悠扬,传遍整座岳静布条山。摊开左掌,紫衣侯接住了“窗外钟”,钟高不过尺,几无重量,却是神妙异常。紫衣侯只觉一股清凉之意传遍他的四肢百骸,他的生命之海也笼上了一层清辉,宝光外宣,神华内莹。

    基老道长暗道:“哼,迟了。窗外钟已被紫衣侯取得。贫道心里苦啊。”

    只能跑路了!

    可是紫衣侯已经锁定基老道长。“道长哪里去。”紫衣侯一抛手,那口小钟轰然旋出,遽地膨胀,炽光千里,钟声隆隆响起,毁灭性的能量波动涌向基老道长的后背。

    “苏紫衣这厮真是呲牙必报,仇不过夜。”基老道长纵向花容想那边,再怎么说他也为了花容想付出挺多,不敢说劳苦功高,总要收取些回报。

    “大王尼玛!”

    太基王子陡地喝道。碧池兽冲天而起,拦下基老道长。

    “道长,我看你眉清目秀,为何不做我的捧擀面杖童子。”太基王子挥动王大雷锤,一道道雷电劈下,阻去基老道长的去路。

    “你个小碧池!”

    基老道长恨声道。什么时候出现不好,偏偏在要命的时刻现身。

    “道长,你与残月湖的恩怨一并清了吧。”

    有姑娘冷声道。秦欢儿一跃而起,弯刀直取道长的项上头颅。

    基老道长一怔,喔特热发克!

    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

    嘭!

    基老道长后背一撞,弹起一抹基光,劈向催命的那口“窗外钟”。几在同时,道长抛出一叠“手撕鬼汁符”,呼喇喇,符箓散开,涵罩向秦欢儿。

    身若游鱼,道长同时避开那一道道劈下来的雷电。

    “道长果然好身手,你不做我的捧棒童子,实在可惜了!”太基王子拧身而上,狼牙棒、王大雷锤招呼向基老道长。

    呼噌。

    一条柳枝倒卷而上,流光摇曳,看似弱柳扶风,实则危险莫名。古柳抛出的那条百丈长的柳枝劈向基老道长,破空之声呼呼响起。

    “嗯?”

    和太基王子撕比的基老道长心神俱荡,xiong膺中填堵着一口积郁之气。不吐不快,却吐不出。

    锵锵锵!锵锵锵!琴音肃杀,纷纷旋开,削向抽舞而来的那枝长柳。太基王子像是想到了什么,也避开柳枝,不愿和它相遇。

    “女人啊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你们躲在柳树下就敢打扰我gao基。”太基王子瞥向下方的那株古柳。

    杨柳岸、残月湖的掌教并未分开,她们共同祭出古柳,对抗基老界的攻击。

    啪的一声嗤响,基老道长的道袍炸开,被柳枝抽笞过的地方现出一道血痕,血珠渗出,密如红线。

    铛。道长的长剑反震了出去,也未砍断柳枝。“不好,那些xiong大无脑的女人会弄死贫道的。”基老道长心悸道。

    呼噌,呼噌,呼噌。又是三道翠色的光束怒劈而上,同样出自下方的那株古柳。

    紫衣侯被那口“窗外钟”罩住,不惧柳枝的抽笞。基老道长就不同了,他的琴剑劈不开柳枝,反被弹震出去。

    全身被缠住,基老道长像是绿色的粽子,倒旋而下,撞向海面。

    花容想出手了。

    他张手摄来臣兽之剑,电掠而出,刷,剑光纵舞旋下,旋扫向缠住基老道长的柳枝。海面上的那株参天古柳像是受到了惊吓,树冠抖颤,柳叶翻舞,顷刻间,收回四条柳枝。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