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个长得像是汉子的擀面杖的奇异鸟,扬起翅膀,目绽凶光。在十几只首领鸟的带领下,齐齐飞出,冲进人群。

    任何阻挡它们回家的有生之物都是敌人,哪管什么基老还是喜欢女人的女人。第二轮的nue杀由此开启。

    叮叮当当,千鸟齐鸣,它们的声音像是金铁相撞,从上向下罩来,吞掩四方。有只带头鸟也不知脑袋是傻比了还是心理有问题,它用鸟嘴拔掉自己的羽毛,半晌间,已成了tu鸟。而它拔掉的羽毛漂浮在空中,像是一翎翎铁羽,“嘎嘎攻击!”带头鸟低吟道。

    咻咻咻!咻咻咻!数百翎铁羽怒飚旋出,划开一道道黑色的光弧,破空之音绵亘不绝。一位妹子躲闪不及,被旋斩成了肉片。她是晓风楼的新晋账啊长老,还未来得及培植自己的羽翼,已然魂赴九幽。

    晓风楼的楼主是一位看不出去喜怒哀乐的妹子,她彩袖一拂,冷风荡卷而出,吹散带头鸟飚射而来的铁羽。“妾身最讨厌汉子的擀面杖,但凡遇到汉子,定会割了他们的擀面杖。你这讨厌的异鸟,偏偏长得像是几把,哼!”晓风楼的楼主虚虚一抓,摄拿来一口神兵,华光潋滟,绦绦抽舞。

    “五禽伞!”

    晓风楼的楼主轻喝道。

    五道神华旋舞而出,切开空间,舞向叮叮鸟其中的一位首领。

    “想不到五禽伞被人类取走了。我等禽鸟才配拥有五禽伞。”这位带头鸟虽然失了羽毛,可气势还在。它张开两翼,尖厉道:“口遁,真口水攻击!”

    哗哗哗。

    从它口中蓬射出一道白练似的急流,陡地旋扫,扫爆两道神华,却阻止不了余下的三道华光。

    刷,刷,刷!三道神华同时劈下,分切了领头鸟的身体。血雾涌起,腥风大作,很多叮叮鸟飞扑而至,争食领头鸟的残尸。场面很是混乱。

    晓风楼的楼主撑着五禽伞,身在虚空,蹑空虚渡。她扬起左手,指向那群混乱的叮叮鸟。

    骤然间,北风卷地,狂飙怒舞,百草纷折。撕扯那群叮叮鸟的翅膀、身体、头,血水蓬洒,沾血的羽毛纷射而出。

    “你们都要死在这里。”晓风楼的楼主不悦道。

    她挥动五禽伞,彩芒吞舞,白鸟啁啾,扑啦啦,扑啦啦,五只神禽振翅飞起,飞离五禽伞。它们是封印在伞内的异鸟,生xing凶猛,喜生食,尤喜同类的脑浆。它们鸟喙长且尖锐,一啄之下,铁板也会被凿穿。

    五只神禽兴致高昂,扑进叮叮鸟群,双爪如铁钩,怒抓之下,纵是铜头铁颅也难以保全。噗噗噗!噗噗噗!血水迸撒,骨碎之声让人听了头皮发麻。死在五只神禽爪下、鸟喙下的叮叮鸟不下百只。

    “几把,几把!”

    骥霸獣凶眼怒瞪,咆哮飞来,它鼓动薄翅,拍送出道道火浪,旋绕五只神禽。登时,灰蒙蒙的火焰冲天旋起,热浪荡炸。五只神禽昂首睥睨,一抖身,散出一蓬蓬彩光,轰向围住它们的灰色火焰。

    晓风楼的楼主讥笑道:“骥霸獣吗,你兴许还不知五只神禽已和我缔结契约,成为妾身的契约兽。”她漠然观之,口诵咒言。

    五只神禽双目赤红,像是燃烧的炉火。三只大禽鸟向南撞去,两只向北撞去。蓬!蓬!火光摇荡,几不成形。经不住它们的激撞,火焰屏障出现两个大洞,五只禽鸟欢呼连连,破洞而出。

    可是骥霸獣、不臣之兽堵住了它们。骥霸獣猛扑而上,强有力的前肢踢向青色禽鸟的左翅,“几把!我要弄死你。”骥霸獣喜道。

    青色神禽不躲不闪,左翅斜劈而上,刷,青光溺飙旋起,斜切向骥霸獣的前肢。“好凶的禽鸟。”骥霸獣心道。

    锵铛!

    骥霸獣的前蹄、青色神禽的左翅劈撞在一处,青芒迸舞,一团团寒芒散去。两兽各自后退。

    刷,刷。

    另外两只神禽夭矫飞来,羽翼绽开片片锦霞,一重重涌了上去,扑向骥霸獣。而倒跌而下的那只青色禽鸟稳住身形,喷出青色的戾气,撒网似的抖了出去。

    不臣之兽也和两只神禽撕比上了。铛!剑刃绽开一抹冷烟,凶兽化剑而生,竖立空中。挡下两只禽鸟的去路。

    “发克!”

    年轻基老王子的契约兽发克鱿冲了下来,它跃过臣兽之剑,咬向右边的猛禽。“姑娘,你就从了我吧,我会用桃花潭的潭水清蒸了你。”发克鱿大笑道。

    “小小鱼儿也敢在本姑娘面前说大话。”雀头鹰身蛇尾的神禽讥笑道。呼,它身后的蛇尾怒扫而下,劈向发克鱿。

    腥风四起,嘶嘶嘶,扁平的蛇脑袋不断喷吐蛇信子,紧盯着发克鱿。原来那只神禽的蛇尾顶端还长着一颗毒蛇的脑袋。

    发克鱿努努嘴,一瓣瓣桃花旋出,割开腥风,并洒下阵阵馨香,冲合空气中弥漫的辛辣气味。

    荒古道。沧井兽缠着上官小红,“小红姐姐,我也要去吃禽鸟。它们好像很好吃的样子。”沧井兽用脑袋蹭着上官小红的脸颊。

    灰机·鸟布斯趴在大黑蛋蛋壳上,亦道:“主人啊,骥霸獣、不臣之兽、发克鱿在外面耀武扬武,我等帅哥美女也要拉出去晒晒太阳,不可生霉啊。”

    狗霸斯基严肃道:“是狗还是几把,拉出去溜溜就知道。”

    大黑蛋壳内的甲腾鹰兽很不爽灰机·鸟布斯趴在它上面,“啊啊,好烦躁,好像弄死这只讨厌的狗。我和它同是主人的契约兽,却不能和睦相处。”

    刷。

    一只猴子跳下祭台,它的肩膀上还站着两个女人,雨桐、李小仙。此猴正是雷鳃猴,会雷人的猴子。雷鳃猴已被雨桐“心平气和”地收了。

    用雷鳃猴自己的话来说:“我觉得吧女孩子还是不要太bao力的比较好。既然打不过对方,还怕挨揍,那就变成M吧。也许会开启通往新世界的大门。”雷鳃猴就找到了门路。

    护住荒古道的气罩自行撕裂开一道口子,让雷鳃猴进入。初代目的意志也无可奈何,而且二代目的意志还躲在石路下,因为他很害羞,不愿见生人。

    飕。沧井兽跳到雨桐怀里,撒娇道:“女王,女王,让我出去觅食,人家不要待在这里,这里有很多基老的意志在桥头徘徊徜徉。”顺便一说,沧井兽模仿的是上官小红的声音。

    李小仙感觉很新奇,可她马上就变脸了。看着沧井兽在雨桐怀里撒泼,而且声音还是小红的声音……那种感觉,简直简直要把小仙姑娘弄疯。

    上官小红本人也很不舒服。轻飘飘地瞪了一眼沧井兽,后者乖乖闭嘴,哼哼唧唧,轻轻摇晃雨桐的手腕。

    雨桐拎起沧井兽,“去吧,小沧沧,你自由了。”

    哗啦,一道水幕陡地延展开来,沧井兽一划而过,闯了出去。甲腾鹰兽、灰机、狗霸斯基、雷鳃猴、灰毛汉子T也紧紧相随,和一群基老的意志体待着,它们也很不爽。

    “钛合金狗眼!”

    灰机·鸟布斯当仁不让道。

    刷刷,两道光柱迸射而出,疾划而过,光焰激迸。陡地罩住一只神禽,“这是单身狗的臭味!”神禽怒道。“我可是姬友遍地走,怎可被单身狗的臭味污了鸟羽。”

    “奥义,狗不理包子!”

    狗霸斯基扭动庞大的狗头,甩出几笼包子,砸向那只鸟脸扭曲的神禽。砰砰砰,黑烟荡射,滚滚炸开。神禽灰头土脸,吃了一嘴烟。

    “我要将它雷的外焦里嫩!”

    雷鳃猴暗道。它可是新加入的异兽,不晾出真本事,会被沧井兽、甲腾鹰兽、灰机等兽瞧不起的。

    “我小手一抛,就是一片基雷!”

    雷鳃猴双手一振,丢出十几颗菠萝形状的基雷,甫一接近神禽,轰然炸响。雷光抛舞,电芒斜窜。神禽气得说不上话来。它的主人也不怎么淡定了。

    晓风楼的楼主轻笑道:“贫乃联盟的盟主,你真的要与姬界为敌?”

    上官小红道:“本兽代表不了联盟,全以个人名义活动。请不要将贫乃联盟这顶大帽子卡在本兽头上。”

    李小仙则向晓风楼的楼主摇动右臂,“姐姐,那位姐姐诶,我是巨ru部落的成员,我代表巨Ru部落撕比你哦。算我一个啦。”

    晓风楼的楼主:“”

    不要捣乱,好伐。

    倏地,小界剧烈晃动。西方、南风、西北方撕开三道巨口,腐女界、伪娘界的人来了,还有一方势力方甫进入,躲了起来。

    黑王子一看到伪娘界的汉子,心中升起莫名情愫。他曾作为画界小神木吉吉同学的麻豆,要知道木吉吉同学超级喜欢伪之姑娘,所以黑王子跨界担任过一段时间的伪娘麻豆。

    “本王子也应有花容想欧巴的志向,我若在基老界加冕,立即进入伪娘界,以伪娘的姿态冉冉升起,再塑辉煌!”黑王子心道。

    腐女界的姑娘向荒古道上站着的女禽有兽童鞋笑了笑,快步离去。她们选定第五道巨门,同时入。花容想并未做阻拦,放她们进入。

    伪娘界的清秀汉子们选好第二道石门,潮水般涌来进去。

    姬界之人、基老界之人面面相觑,不敢想象他们的眼睛,喂喂,他们就这样进去了?

    雨桐对上官小红说:“我们也要进去了。”

    “好。”

    上官小红点头,并不反对。

    初代目、二代目、八代目的意志腾升而起,化生为两千七百道锁链。崩崩崩!崩崩崩!!一道道寒光湛湛的金属锁链绷直,拉着荒古道进入第一道石门。

    沧井兽、甲腾鹰兽、灰机等兽跟了上去,不愿和主人分开。

    杨柳岸、残月湖,姬界的两方势力,她们的掌教暂时合作,共同祭出掌教信物,唤出一株古柳,护住诸女。当是时,那株参天古柳拔地而起,根须像是虬龙一般,抓地而行,也向第一道石门走去。

    花容想微笑着让开一条路。叮叮鸟们也不再攻击在场的众人,它们聚在花容想上空,盘桓飞舞。

    “喂,你的脑袋上有很多几把在飞翔。”

    太基王子指着花容想说道。

    “”

    花容想默不作语。骥霸獣、不臣之兽奔向太基王子,要撕了他。

    “几把,几把!”

    “吼!”

    “哈哈哈哈。”

    太基王子拘来碧池兽,闯入第三道石门。一隐而蓦。基已消失不见。

    躲在基莲灯内的古大基鬼鬼祟祟地向第一道石门飘去,刷!碧烟滚滚,基莲灯消失在门内。

    “花容想欧巴。”

    “前辈。”

    “我们也进去吧。”

    赤练基、黑王子、清谷、基云轩的轩主等人道。

    花容想向后瞥了一眼余下的基老、姬界之人,以及藏起来的未知势力。“我给过你们机会。而且不止一次。”

    袖袍卷舞,花容想摄来骥霸獣、不臣之兽,向第三道石门纵去。赤练基、黑王子等大基老云驰电掣,运起基光,紧随花容想的步伐。

    “不、不好!”

    有基老惊骇道。

    “此地要消失了!”

    “快快进入石门,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花容想太狠了!”

    “没时间了,快上车!”

    有只基老祭出一架马车,招呼他的基友赶快上车。

    崩碎!整座小界开始崩碎,虚空碎片迸炸开来,九层祭台一闪而逝,消失在第三道石门内。

    那方不明势力祭起一座战将台,共有三层,将台插着九十七杆大旗,猎猎而动。向前推动,战将台直接碾压众基、众女,以他们的血肉骸骨铺路。轰隆隆,声如山崩海倾,数不清的哀嚎激不起半点烟波。

    更可怕的是五道石门缓缓关闭,不再接纳访客。

    “冲上去,大家冲上去!”

    一只基老怒腾而起,一掌劈在即将合拢的石门上。嘭!轰声迭爆而起,却未止住合拢的两扇石门。而他的手掌也消融一截,直至手腕处。

    更多的基老、姬界之人慌慌张张扑向还未闭合的三道石门,也不管门内存在什么,先进去再说。留在门外必死,闯进去还能一搏生死。

    轰!轰!轰!

    最后三道石门应声合拢。五道巨门消失在破碎的小界内,像是不曾出现过。

    而门内的世界又是另一番光景。两处叮叮鸟终于合群了。名山岳静布条也近在咫尺。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