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怒飚旋出,不知穿透多少姬界之人的身体,血雨飘摇,小界内竟成死域。

    大才子柳三变曾游览姬界,曰: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是以,姬界有几方势力出自雨霖铃。一曰杨柳岸,一曰晓风楼,一曰残月湖,更有良辰苑,虚设亭。

    虚设亭之主已然香消玉殒,和偷袭她的大基老奔赴黄泉。良辰苑之主像是疯了一般,仗剑撕比不臣之兽,也不顾她的属下被骥霸獣咬伤咬残咬死。

    叮叮鸟业已加入到这场狂欢之中。九层祭台缓缓旋动,洒开道道清辉,云蒸雾笼也似,罩住一只只基老一只只姬女的冤魂,将其拖入第九层祭台。血雨磅礴,却打不散祭台挥散出去的清辉,古怪之极。

    每层祭台站着一尊guo男雕塑,他们伸张双臂,接受浇灌而下的血雨,好似进行某种神秘的祭祀。第八层祭台,被冰封的石像撑开冰块,行动如常,也和其余八尊石像做出相同的姿势。

    刷刷刷,刷刷刷。九道光柱同时竖起,连贯祭台。于光怪陆离之中,整座祭台停止旋转,大方毫光。掩住就道光柱。

    花容想丢出五串铁钥匙,旋绕祭台飞舞。“岳静布条山,我来了。”花容想也不知是开心还是悲伤。

    嗡!

    光潮迸发,以祭台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涤荡开来。霞霓滚爆,眩目之极。嘭嘭嘭,嘭嘭嘭!又有数百只尚存的实力强横的基老、姬界之女被冲涌而来的光浪轰成碎沫。

    基老道长剑指扬起,剖开数道怒涌而来的光带,“原来如此,被选中的基老才能进入岳静布条之山吗,贫道果然和此山有缘。”

    他眼瞥到一只避过来的基老,冷笑道,岳静布条山和你无缘,往生去吧。嗤的一声,剑气劈掼而出,将那只基老劈为两截,对半坠下空中。

    五道门隐隐现出,光明万丈,照彻十方。活下来的基老、姬女望向陡然出现的五道门,神情剧变,脸上无不现出骇然之色。

    基云轩的轩主笑道:“这就是通往岳静布条山的入口吗,只是不知需不要门票。”

    共有五道门,哪道门才是真正的入口,若是走错门,又会有怎样的下场。轩主笑而不语,答案已在他心底。门还未开,就以死掉大批基老、姬女,巨门大开,又不知生还者庶几。

    大基老花容想投出五把钥匙,开启五道巨门。门内传出昂然生机与无尽霞光,吸引着基老、姬界之女向前走去。

    躲在“基莲灯”内的上古基老界尊者心里苦,可就是不说来。“吾可是古大基啊,大基!为何要躲在基莲灯内。”

    蓬。一团绿莹莹的光焰炸起,是太基王子挥动狼牙棒,猛砸基莲灯。

    就是不出去,古大基也是打定主意。

    可他又想选择五道大门中的一道,前去发掘梨子姬的密藏。

    刷。

    一道白光纵驰而起,闪入第三道巨门。一隐而蓦,无息无声,外面的人也不知他是否活着。一些基老翘首以待,可门内并未传出欢呼亦或悲惨的嚎叫声。

    “花容想大人,老夫也要进去了。”

    一耄耋之基先向花容想拱拱手,大步而去。也进入第三道巨门。同样的,门内无声无息,一点动静也无。静的可怕。

    更奇怪的是叮叮鸟们,它们一个个收起双翼,遒劲的鸟爪抓扣在石门四周,像是守护者,而非擅入者。

    一些基老琢磨道,为何叮叮鸟不进去,石门难道不是通往岳静布条山?它们不是要回归鲧旦巨木吗?

    想得越多,人越是举步维艰。

    “几把!”

    骥霸獣吼道。它前蹄飞出两道火焰,缠住了良辰苑苑主的脖颈、腹部,拖着她奔跑。不臣之兽跟在骥霸獣之后,不时有花瓣旋出,可没有女人敢靠近,纵是良辰苑幸存之人也不敢,虽然骥霸獣拖着的是她们的主人。

    像是邀功一般,骥霸獣将良辰苑之主丢在花容想脚下。

    “几把,几把?”

    骥霸獣低头望向它的契主,不明白主人为啥不将这个女人丢进五道大门中的任意一道。不管花容想去哪里,骥霸獣会跟到哪里。

    活下来的基老也在暗觑花容想的下一步动作,引领他们来此的大基老竟然杀害了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于情于理,他们接受不能,却又不得不接受。

    蓦地,花容想开口道:“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想问我,可是说来话长,那我就……”

    众基本以为花容想接下来会说“长话短说”。

    可是花容想道:“说来话长,那我就不说了。”

    “”

    “”

    “”

    基老们直接懵比。握草,你怎么不去死,绝比是很多基老的想法。

    花容想也不解释。也没见他有任何动作,躺在他前面的良辰苑之主飞了出去,向第一道石门飞去。

    哗。门内飘出道道霞光,接住良辰苑之主半残不死的身体,向里面拖去。灰机·鸟布斯当即运转它的钛合金狗眼,向第一道巨门望去。

    刷刷,两道明湛湛的光束照亮第一道石门,门外通往门内的那段通道倏尔亮起,良辰苑之主竟然焕发出新的生机,明艳照人,她甚至向门外的众基老嫣然一笑,随即消失在门内。

    “就是这道门了。”

    “那个女人没事,我等基老也应安然无恙。”

    “好狗狗,你立功了。”

    也有基老不忘赞叹灰机·鸟布斯的钛合金狗眼还是挺实用的。

    五只基老先后进入,步伐坚定,可他们走了一半,身体融化了,像是燃烧的蜡炬。最后化为几滩血水,也被地面吸收,而地面光亮如镜,在外面的基老看来,却异常瘆人。本想走进去的几只基老呆立当场,已是骇的说不上话来。

    残月湖的湖主,杨柳岸之主,她们带着己方的妹子们,也停在五道石门之前。花容想似乎不拒绝任何人,叮叮鸟亦然。

    用狼牙棒狠敲基莲灯的太基王子也停止了自己当前的动作,低声诅咒古大基木有小叽叽。

    轰。

    圣光蓬涌,皇叔御舟而来,圣皇之剑绽放着锽锽之威,群基不得靠近。眼神游弋不定,皇叔也不知进入哪道门。他虽然喜欢会震的各种门,可是杀人之门那是万万不能进的。

    太基王子的脑袋被“大王尼玛”头套罩住,看不出任何表情。他左手抓着王大雷锤,右手执起狼牙棒,倚在第二道门旁边,群基不敢靠近。

    “马币的,我还没进去就会被那个戴着奇怪头套的家伙弄死。”一只青年基老心道。和他有同样想法的汉子不在少数。

    荒古道。上官小红很淡定,初代目又循循渐进道:“贫乃联盟的盟主哟,我真的知道醋坛子在哪里。你看,酱油瓶在你手中,再得到醋坛子,你将统领两界,多威风。”

    上官小红默然不语。

    三代目的意志还要靠近时,初代目暴跳而起,祭起几座石碑砸了下去,眼睛都不带眨的。

    谁让三代目弄出了什么劳什子的双抱石像,还是他初代目和二代目的石像。

    碎石如蝗雨,噼里啪啦荡射而去。三代目的意志体再不能爬起来,已被石碑镇懵比了。“我靠,当初我那么尊敬初代目、二代目,甚至雕刻了他们穿着很清凉的石像,我容易吗。”三代目委屈道。

    刷,刷,刷,刷……

    灰机的钛合金狗眼依次照拂过五道石门,看不出它们有任何区别。“甲腾鹰兽,快快躲进蛋壳内,你皮糙,还有蛋壳的保护,这分明是双倍加成,去吧,选择一道石门,大步向前走。”鸟布斯先生怂恿甲腾鹰兽。

    “你吖怎么不进去。我看你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不是常狗,骨骼又清奇。选择石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甲腾鹰兽自然不愿进入。因为未知才会恐惧。

    碧池兽早就忘了它的主人肖布斯基,它躲在太基王子左侧,时不时向门内瞄去。“梨子姬的密藏就在里面吗,不知道雾腾蓝兽妹妹在不在里面。甲腾鹰兽那厮没安好心,虽然还未成熟,可也不容小瞧,它的黄金手指……”

    碧池,碧池!碧池兽低呜数声,忍住好奇心。

    骥霸獣很兴奋,它带着不臣之兽在五道门旁边跑来跑去,很得意。不臣之兽怒道:“骥霸獣,你怎么还不进去,主人等急了。”

    “几把!小臣臣,你为啥不进去。”骥霸獣不屑道。

    “不要叫我小臣臣,叫我欧巴!”不臣之兽怒吼道,唾沫喷了骥霸獣一脸。

    叮叮鸟像是和花容想达成了某种协议,他们同进同出,在场诸人没有进去之前,他们是不会做出选择的。

    “大王尼玛”头套忽地闪烁,三道匹练似的气带纵舞旋出,缠住两只姬界之女还有一只基老,不容他们反抗。“开路吧。”太基王子将他们丢进第二道、第四道、第五道石门。

    蓬!蓬!蓬!

    三人当即迸炸开来,肢体、血水、内脏向门外抛卷而出,洒了一地。

    “三代目,你赎罪的机会来了。”

    荒古道上,初代目冷不丁道。轰隆隆,石碑拔地而起,镇着的三代目的意志左右横冲,却冲不出去。“初代目,我敬你是条基老,你却因私废公!”

    “我就是要废了你。”

    初代目把手一抬,石碑隆隆而去,被一股异力推向第三道石门。

    第三道石门内涌出数百道光霞,神光荡涌,涤荡石碑以及石碑下的三代目的意志体。不消须臾,石碑连同三代目的意志同时消散。

    上官小红盯着初代目,“你是不是进第一道石门。”

    “长辈怎会和小辈一般见识。”初代目笑道。

    古代人家的家主向后退去,不敢和初代目的目光对视。“他,他还是我们荒古道的神话一流的基老吗。”家主不由怀疑道。说实话,他对荒古道也不怎么了解。

    “骥霸獣,不臣之兽。”

    花容想唤回他的契约兽。黑王子、一脸死气的赤练基、清谷等基老也向花容想飞来。涵道馆的馆主犹豫了片刻,亦纵向花容想。

    “诸位,我的耐心快没了。”花容想开口道。

    锵,凶剑在握。花容想执定“臣兽之剑”,目如闪电,扫遍幸存的姬界之人、基老界之人。

    “门已开,梨子姬的密藏就在门后,也许在一道门之后,也许在五道门之后。个凭所取,选择吧。”

    刷。戾芒爆涌,花容想百步内剑气滚爆,若是再耗下去,他要剑斩不听话之人。

    “花容想前辈。”

    向前走来一基老,他面长耳阔,斜背着一口紫葫芦。葫芦口并未封住,向外喷出浅紫色的光霓。

    “嗯?”

    花容想皱眉道。

    他抓着剑柄的五指陡地松开,臣兽之剑飞了出去,围着那只基老转了三匝,刷!一剑撩起,剖开他的生命之海。蓬,血浪迸撒,那人当场死亡。

    “非要我为你们做出选择?”

    花容想一字一顿道。

    “几把,几把!”

    骥霸獣也开始咆哮。一片片火涌动,像是奔啸的岩浆融流。围住花容想、黑王子、赤练基等人。

    “臣兽之剑”长吟一声,剑光抖开,浪潮似的排空而起,堆砌前百丈,轰蓬!堆到最高处重重拍下,排山倒海一般,扫向周围的基老、姬界之人。

    杨柳岸之主已和残月湖的湖主达成一致,她们联手祭出一物,呼呼,两蓬光华旋起,融在一处。碧光绦绦,抽舞而出。原是一株古柳,高有七十丈,径围三丈有余。一道道柳枝扫下,轰爆靠近它的剑光。

    残月湖、杨柳岸的姑娘们聚在古柳树下,轰蓬,碧璨璨的光霞荡开,形如倒扣的玉碗,罩定整棵柳树以及树下的众女。

    臣兽之剑暴起,刷刷刷,横劈竖砍,几十道剑光开阖间,凶芒炽盛,兽吼如雷霆尽炸。护住古柳的翠色光霞急遽抖颤,却并未碎掉,反而愈发厚实。

    黑王子、赤练基、清谷等人开始行动。清谷抛起他的紫色蛇狐斧,紫电横扫而出,抡中三只基老,砰砰砰,他们的身体炸开,抛撒开来。

    刷。黑王子身形骤起,左手按住一只虚设亭的一位姑娘的脑袋,他右手握着的金色细剑向前刺去,噗的一声,贯穿对方的颅腔。

    “我们要下去吗,九层祭台似乎已无用。你看,雷鳃猴都爬到我们这边来啦。”李小仙道。

    “猴子,你愿意做我的看山兽吗。”雨桐问道。

    “自然不……”雷鳃猴张口道。话锋忽转,“愿意,当然愿意!”雷鳃猴紧张道。小命差点丢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