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界之人也降临听雨楼中的小界。她们也是一股强横的势力。

    然而荒古道之上的九尊guo男雕塑更是拉风。他们手结ju花印,坦诚相见。悬在古道上空,沉沉浮浮,已成殊景。

    上官小红忽地瞥到残月湖的湖主,那人被诸女簇拥,众星拱月一般,好不神气。小红同学福至心灵,灵光顿开,大神道:“塘主,你好!”

    哗。

    塘主二字一出,隶属残月湖的众女无不变色。恁地,高大上的湖主到了贫乃娘口中就成了塘主!简直实在侮辱湖主大人。

    呛呛呛,寒芒迸舞,很多姑娘拔出弯刀,刀光锽锽,映照得荒古道一片白亮。

    真是岂有此理,还能说什么,撕比吧!残月湖的姑娘们已然准备好了,只等塘主,啊不,湖主一声令下,大军潮水似的冲上,以人海战术湮没贫乃联盟的盟主,让她知道残月湖的姑娘不好惹,湖主也不是塘主,嗯,这点很重要。

    杨柳岸之主婀娜行来,浅浅笑道,“塘主,脸色不甚友好,何以这般憋屈。”

    残月湖的湖主忍住怒意,回敬道:“和你有何干系,残月湖、杨柳岸必有一战,你还是担心能否保住自家的哪几亩田地才是。”

    杨柳岸之主向后拢了拢秀发,不以为意道:“塘主真的吃错药了,小妹只是担心塘主yue经不调,特意关切姐姐,殷殷之心到了姐姐这里,反成了别有用心。塘主真是小气,难怪xiong也那么小。”

    说着,杨柳岸之主抬了抬高又圆的冰峰。残月湖之主当即变得不淡定,恨不能向前拍死那小贱人。都说贱人就是矫情,果真如此。残月湖的湖主心道。

    “嗯,道长。”湖主瞄到躲躲闪闪的基老道长,当即道:“道长止步,何不小叙一番,一尽地主之谊。”

    基老道长哈哈笑道:“湖主,莫说笑。贫道只是偶然路过此地,再说,贫道也不是此地之主。”

    湖主身后的秦欢儿怒道:“道长,姐姐大人让你过来你就过来,你跑什么!放肆。”

    基老道长道袍舞动,骨骼清奇,一看就不是正经的基老,他逃得更快了,运气琴光,腾空掠去,身后带起长长的气带。

    并非道长不想去撕比,而是对方有一群姑娘,麻蛋,怎撕比的过。不逃还能怎样。

    秦欢儿已将黑长直妹子拘来,带在她身边。她本要去追道长,残月湖的湖主一抬手,制止了秦欢儿。

    “几把,几把!”

    “碧池,碧池!”

    “发克,发克!”

    “亚麻跌,亚麻跌!”

    “吾乃甲腾鹰兽!”

    几只契约兽倒是很热闹,相互看对方不爽。灰机·鸟布斯,狗霸斯基,沧井兽,甲腾鹰兽是一伙的,他们聚在上官小红身边。

    发克鱿,碧池兽,骥霸獣,各为其主,也是凶焰怒涨。

    蓦地,古道人家的初代家主道:“小红同学,你想不想知道另一宗至宝的所在之处。和你手中的酱油瓶其名的重宝。”

    上官小红道:“不想知道,本兽也无需知道。”

    初代家主道:“你可听好了,我要说的是醋坛子!醋界镇界至宝,和酱油界的重宝酱油瓶齐名,震慑对方。”

    上官小红讶道:“醋坛子?”

    初代家主道:“不错,正是醋坛子。”

    酱油界、醋界相接壤,然而酱油界有镇界至宝酱油瓶,彼时,酱油界的子民们吼道:“打酱油,俺们要打酱油,谁也不能阻止俺们打酱油。”

    在酱油女王的带领下,酱油界大军侵入临界醋界。醋界虽然也有王,无论是相貌还是实力都是顶尖的,和酱油女王不分伯仲。然酱油女王携带镇界至宝酱油瓶,强势压境而来,将醋界女王压制的喘不过气来,几无翻身之地。

    那次界战,毫无意外,以酱油界的大胜作为结局。醋界女王也被削去皇冠,成为酱油界的阶下之囚,被酱油女王关在金属牢笼之中,生死不能,皆由对方掌控。

    “打酱油呀,打酱油呀,打酱油呀,打酱油呀,打酱油呀,打酱油呀……”

    酱油瓶悬在空中,发出山崩海啸似的声浪,回荡在醋界的上空。每一个醋界生灵栽倒在地,忍住一腔悲愤。

    那一夜夜的跪倒于尘埃之中的虔诚呼唤,那一次次的匍匐于血水之中的殷殷祈愿,终于,醋界广袤的大地升起无数道神虹,接连穹顶与大地,属于醋界的至宝“醋坛子”诞生了!

    “吃醋兮,吃醋兮,吃醋兮,吃醋兮,吃醋兮,吃醋兮,吃醋兮,吃醋兮……”

    醋坛子冉冉而生,百万醋界生灵顶礼膜拜,万丈毫光大作,漫天抽舞,扫爆在醋界上空回荡着的打酱油诅咒。而酱油瓶也和醋坛子撕比三千回合,谁也奈何不得谁,各自归位,震慑邻界。

    因为醋坛子的诞生,醋界也渐渐变得强大起来,不再惧怕酱油界,由此开启两界多年的撕比之战,不死不休。

    可是有一天,酱油界至宝酱油瓶消失了,高层人士震骇莫名,封锁消息,并关闭两界之间的通道。

    可是酱油界不知道的是邻界的醋坛子也不见了……

    又是匆匆百年,双方再次开启互通之路,既然都失去了镇界至宝,也就无所谓啦,撕比就好。

    古道人家的初代目讲他知道醋坛子在哪里,上官小红万万是不信的。酱油瓶被花容想得到,并且指点小红的师兄“哥有太鸟”得到它,“嗯,难不成醋坛子也在花容想手上?”女禽有兽童鞋猜测道。

    没什么不可能的。

    因为对方可是基老界的大凶之基,花容想。

    再说,有了酱油瓶就好,为何还要醋坛子,难道整天吃醋不成。上官小红左手一掀,一支铁钥匙浮了起来,被她拈起。“要它还有什么用。”

    叮。上官小红一弹指,铁钥匙急旋而出,冲向祭台。花容想眸光闪烁,袖袍一卷,送出一束基光,飚射扫下,卷了铁钥匙,回到他手中。

    “小红,借你的九尊luo男雕塑,可好?”

    花容想边说边动手,他可不管上官小红同意与否。九朵ju花纵舞而下,清香四溢。九尊guo男雕塑同时道:“约定的时刻来了。”

    每一朵ju花包住一只guo男雕塑,带着他们一起装比一起飞。来至第一层祭台,ju花一震,抛出guo男雕塑一枚。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有些特别,因为雷鳃猴站在那里。“雷雷!”雷鳃猴挥出一团雷浆,要劈碎guo男雕塑。可是guo男雕塑脚下的ju花绽放光华,吞没了雷浆。

    “猴子,退下!”guo男雕塑喝道。

    “尼玛!”雷鳃猴跳了起来,当时就要和他撕比。可是那株ju花有些邪异,围着雷鳃猴转了三轮,雷鳃猴收敛气焰,不再和guo男雕塑一般见识。

    第五层,第六层,第七层也很顺利。可到第八层又遇到麻烦了。第八层祭台上有雨桐、李小仙。

    李小仙还没等guo男雕像掉下来,挥剑就砍。“去去去,不要污了我的眼睛。好歹长个擀面杖啊。”

    乒乒乓乓,李小仙的剑在guo男雕塑身上留下道道劈痕,却不能顺坏他。

    这尊guo男雕塑脚下的ju花也未攻击李小仙,好似不与她见识一般。

    嗵的一声,guo男雕塑稳稳地站在第八层祭台的边沿。雨桐一脚踹去,正中他的后心,“ouch!”雕塑痛呼道,差点坠下。

    雨桐一凝眸,张嘴吐出一道冰泉,从头浇下,将雕塑洗了一遍。咝咝咝,咝咝咝!寒气陡生,冻住了guo男雕塑,连同祭台一起冰封。

    李小仙跳起,呼气成冰。“大姐,你在做什么。”

    雨桐不理会她。拂袖一甩,呼哧,寒光旋出,拍打冻住的guo男雕塑,并留下一支蘑姑,和汉子的小伙伴很像。

    “”李小仙。

    该说你做的漂亮吗。

    第九层祭台也留下一尊guo男雕塑。

    众基观望,叮叮鸟也在观望,姬界之人也在观望。花容想做完一切,收回九朵ju花,原来是他袖口的饰物。

    “叮叮鸟为什么不啄花容想?”李小仙问曰。

    “为什么要啄他,它们甚至为攻击妨碍他的人。”雨桐说。

    花容想他要做的是……

    “也许梨子姬已经重生了,就在你身边。”上官小红的声音幽幽响起,传向花容想。

    “在我身边,基老?”花容想笑道。怎可能,一代大腐女会以基老之姿重生?花容想不能想象出来那种诡异的境况。

    刷好刷刷!

    叮叮鸟像是得到了某种暗示,齐齐掉转头,目放凶光。

    “开始了。”雨桐说。

    “什么要开始了?”李小仙奇怪道。

    “骥霸獣,不臣之兽,动手!”花容想密语传音道。

    “几把!几把!”

    最先动手的是骥霸獣,它破损不堪的羽翅撑开,遮天蔽日,投下巨大的阴影。呼呼呼,三道炽热的火浪荡扫而出,困住数百只基老,将其烧为劫灰。

    陡变横生,众基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成为骥霸獣铁蹄下的牺牲品。

    不臣之兽低声咆哮,剑幕怒旋而出,噗噗噗,噗噗噗,摘去上百只基老的脑袋,血光冲天拧绞而起,惨呼声迭起。更多的基老反应过来,纷纷逃避。

    基云轩的轩主双手一拂,刀光璨璨,舞爆而出,刷刷刷,子母云华刀劈开靠向他的基老,杀出一条血路,供他逃出。

    涵道馆的馆主倒是很平静,他五指并拢,斜斜一划,蓬嗤,基气荡舞,轰开涌向他的火浪。

    古道人家的家主最是倒霉,不但丢了“荒古道”,他带来的客卿、长老、中坚基老,死伤惨重,他独木难支,和孤家寡人也差不多了。

    看着哼哼唧唧的残余属下,古道人家的家主一狠心,祭出三十三口阔剑,竖劈而下。血水迸射,残肢抛舞,哀嚎声此起彼伏。家主充耳不闻,斩断最后一位长老的身体,这才收起三十三口阔剑,向高空纵去。

    “怎回事,基莲灯怎不受我的控制?”上古基老界尊者古大基不动声色忖道。

    事情太过惊悚,他有些不知所措。

    脑袋上套着“大王尼玛”头套的太基王子何等机敏,第一时间探察到古大基的异变。狼牙棒、王大雷锤同时招呼向古大基。

    太基王子要取基莲灯!

    古大基哼了一声,投身于基莲灯之内,坚决不出。

    骥霸獣、不臣之兽,一击既成,不再诛戮基老,它们云驰电掣,纵向姬界之女。良辰苑的诸女正是它们的目标。

    良辰苑也是姬界的一方势力,苑主掌教数十年,积威已久,怒道:“畜生,你们焉敢。”

    “姐姐大人,让我来!”

    腾。

    一只英俊的汉子走了出来,他身长九尺,气宇轩昂,头戴金翅盔,身披重甲,双手使开山斧。

    “在下野良辰,特来一会尔等畜生。”

    野良辰大笑道。

    “小弟,回来!”

    良辰苑的苑主还未来得及唤回她的小弟。

    不臣之兽怒啸而出,时而为剑,时而为兽,凶光炽盛。刷,剑华电抹而去。野良辰的脖子渗出一道血线,先是几不可见,随后血水****,一颗脑袋旋了出去。

    “奥豆豆!”

    良辰苑的苑主伤心欲绝道。

    秀发散开,银牙紧咬,苑主身化罗刹,面起青光,一拧身,人已奔出,啸流滚荡,直取不臣之兽的那颗大脑袋。

    铛!

    不臣之兽以剑身显现,迎挡良辰苑苑主的奋然一击。

    “几把,几把!”

    骥霸獣斜掠而起,跃过苑主、不臣之兽,冲进良辰苑的势力范围内,大兴杀伐。

    崩!崩!崩!崩!崩……

    叮叮鸟像是疯了一般,迸射而出,它们双翅收拢在腹下,形如汉子的擀面杖。一排排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窜出,也是壮观异常。它们的攻击目标也是姬界之人。

    而基老界的老怪物们也动手了,他们既杀基老,也不放过姬女。大限将至,花容想许给他们再活一世的秘法,人不为己,岂非傻比。天不诛你,你也活不久。

    虚设亭的亭主,口喷血沫,一张俏脸苍白若纸,她的xiong前多出一只手,基老的手。“亭主走好。”偷袭虚设亭亭主的基老笑道。

    “一起走吧。”

    虚设亭的亭主冷声道。她语调平淡,身体绽出数百道红色的血水,像是藤蔓,勒紧偷袭她的基老的身体。咔嚓咔嚓咔嚓!不知勒断他的多少根骨头。

    “你!”

    基老还未说完“疯女人”三字,他已炸成一蓬血雾。

    有很多基老、姬女慌不择路,奔向荒古道。可是荒古道荡开一重重光浪,将他们拍为齑粉,扬洒而出。

    “荒古道可不是避难之所。”

    初代目冷冷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