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人意料的是三代目并未阻止八只guo男雕塑分开一代目、二代目的相抱石像。并非他不想阻止,而是一代目、二代目的意志如渊如海,压得三代目抬不起头来。

    只是一代目的意志有些郁闷,为何八只guo男雕塑毁了他的石像而不是二代目的。

    既然毁了那就毁了吧,一代目也是开朗的基老。古道人家的家主都是基老,这点毋庸置疑。

    梨子姬的八尊石像加上古道人家第二代家主的石像,九尊石像分立九方,恢弘浩瀚的和谐气息瞬间涌扑而起,似烟水拍打过往行船,又似岸边杨柳拂抽游人面颊。

    哗,沉寂的荒古道腾起薄似纱的清辉,氤氲朦胧,照彻界中界。一股宏力反拍而上,击中现任家主,如遭巨锤擂中xiong口,古道人家的当代家主肺腑中有郁结之气,不吐不快,哇的一声,他口喷鲜血,立时舒悦。

    家主还未来得及抒发情怀,人已被荒古道升起的异力推了出去。这般荒谬之事发生在几身,家主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暗恼之余,有无可奈何。

    刷。古道人家的初代家主纵起,飞向上官小红。女禽有兽童鞋以酱油瓶收了七代目的意志,初代目并不如何惊讶。“贫乃娘,可否让我一观酱油界的重宝酱油瓶。”初代目柔声道。

    “看,叮叮鸟来了。”上官小红左右而言它,手掌一翻,酱油瓶就此消失。初代目的意志并未有寄体,纯以本相具象化。身姿飘纵,面如温玉,细眼薄唇,翩跹好基老也。不知为何,上官小红对他无好印象。

    初代目道:“贫乃娘,不要看什么叮叮鸟,我们一起参详酱油瓶。也许我会告诉你醋界的另一宗异宝在何处。醋坛子,和酱油瓶共享盛誉的至宝。”

    其时,酱油界有一宗镇界至宝,唤作酱油瓶,压得同酱油界接壤的醋界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醋界百万生灵战战兢兢。那一夜夜的膝跪尘埃的顶礼膜拜,那一次次的发自本心的虔诚祈祷,终于,醋界诞生了神器,唤之曰醋坛子。

    醋坛子方甫出世,光耀四极,普照醋界每一寸土地。“吃醋吧,吃醋吧,吃醋吧,吃醋吧!”恍若神灵在哀声述说着醋界千万年的悲伤。

    而酱油界的镇界至宝“酱油瓶”还以颜色,“打酱油兮,打酱油兮,打酱油兮,打酱油兮,打酱油兮!”声如春雷愤炸,万千银瓶同碎,和醋界传来的哀声对峙。

    两界至此平分秋色,醋界一扫之前的颓势,百万生灵们勇敢的和酱油界的子民撕比,不分轩轾。

    可是有一天,酱油瓶、醋坛子同时消失在本界。两界之人骇然莫名,时任酱油女王、醋王封锁小界百年,可酱油瓶、醋坛子不见了的消息还是流传了出去。

    “贫乃娘。”古道人家的初代目又在呼唤上官小红。

    女禽有兽童鞋从沉思中醒来,目光瞥向花容想,基老界的大凶之基,是他寻得酱油瓶,并指引小红的师兄“哥有太鸟”大神寻得。“难道花容想也知醋坛子在何方?”小红不由想道。

    “贫乃娘,你真的不想知道醋坛子埋在哪里吗?”初代目的声音钻进上官小红的头盖骨,仿佛数百只蚁虫爬动,挠着她的思绪。

    “不想。”上官小红心神强敛,刷,银色的念识像是水银泻地般扫清初代目的邪识。灵台再次清净。

    “我可将荒古道赠与你。”初代目不死心道。

    “可本兽不是基老,怕是荒古道不接纳我。”上官小红回道。她目不转睛,盯着天空急掠而来的叮叮鸟群。

    好多几把啊。小红暗道。

    特么真是形象生动,也不知是谁命名的这种异鸟。

    数以千计的叮叮鸟围着九层祭台盘旋,声势浩荡,鸟鸣殷殷,似在呼朋引伴,又像是等待归巢的倦鸟。

    这时,第八层祭台上的女人起了变化,她反手拔下插在脑门上的短剑,掷于地上。铛铛,短剑在地上弹了三次,蓝色的光屑迸驰飞溅,李小仙、雨桐两人眉发皆蓝。

    “看,这个女人要变成几把了。”雨桐冷静吐槽道。

    “喂喂,雨桐大姐,你在讲什么。”李小仙吃惊道。

    在她们的议论声中,脑门无了短剑的女人身形急剧膨胀,双臂舒展之间,已然变为羽翼。腿也变成了覆满细鳞的鸟腿,更让李小仙接受不能的是,对面女人的脑袋真的很像不能详述的汉子的那啥玩意的头部。

    “你看,我没说错吧!”雨桐的语气颇为自豪。

    “大姐,能不能含蓄些,不要那么热烈地盯着人家看。”李小仙叱道。

    在李小仙的不淡定以及雨桐的过分淡定的注视下,一直和她们待在一起的神秘女人变成了叮叮鸟,她试着拍了拍鸟翅,狂风骤起,吹得雨桐、李小仙向后跌退。

    “我的任务终于完成了,得以回归族群。”长得很像汉子的擀面杖的叮叮鸟述说道。像是自说自话,又像是对雨桐、李小仙解释什么。

    “嗨,你是怎么做到的。”雨桐忽然问道。

    叮叮鸟白了一眼雨桐,双翼张开,一飞而起,向着她的同伴们纵去。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雨桐不死心,还在追问。

    李小仙忽然捡起地上的短剑,目光一沉。心道,难道是因为拔掉这柄短剑,那个女人才会变成叮叮鸟?可小仙转念又道,之前她也取出过短剑,但并未化身为鸟。“怪也。”李小仙表情沉重。

    雨桐右眼一瞥,瞄到李小仙手中的短剑,“姑娘,不要想了,直接将短剑插在你的脑门上,就知会不会变成几把!”

    “你妹!”

    李小仙怒道。你咋不用短剑捅自己。就知道教唆别人。

    她们都是腹黑之女,站在第八层祭台,向下望去,寻找实验对象,将这柄短剑安置在谁的脑门上呢?

    几乎是同一时间,她们锁定了野生汉子的首领,黑长直妹子。不,她现在是秦欢儿。

    叮叮鸟群的出现,秦欢儿、基老道长也暂且按下昔日的恩怨,“道长,叮叮鸟究竟是什么。”秦欢儿忽问道。

    “姑娘,叮叮鸟是一种神奇的鸟,它们栖身在鲧旦巨木之上,而鲧旦巨木多生于岳静布条山。贫道这样解释,秦姑娘你可听明白了?”

    基老道长娓娓道来。

    秦欢儿一头雾水。

    道长,完全不懂你在讲什么。

    尴尬。

    道长好似对牛弹琴。

    这时,花容想扬声唤道:“骥霸獣,回来。”

    声若洪钟,气浪荡滚,拂卷扫去。手持圣皇之剑的唐士比亚雄眉舒展,挥剑道:“花容想,虽然不知道你在计划什么。可你今日必死。”

    圣光璀璨,剑气浩瀚如海,疯狂涌向花容想,一重又是一重,共有九重剑浪旋拍而出。

    “几把,几把!”

    骥霸獣大快朵颐,七年之羊的头羊被它吃了大半只,可是主人在召唤它。骥霸獣只得舍了七年之羊,振翅飞去。

    “欢呼吧,骥霸獣。”

    花容想连走七步,人已纵起,蹑空而行。臣兽之剑怒劈而下,锵锵,剑光怒腾旋出,其形好似开闸飞泻而下的洪流。

    轰!

    两股浩荡的剑浪冲击在一处,天空都在剧晃,圣光、剑气喷薄而出,冲洗四方。

    “几把!”

    骥霸獣扬升而起,堪堪避过能量乱流,花容想一步纵下,降临在骥霸獣的背脊之上。他右臂横展,臣兽之剑咆哮,好似万兽凄鸣,群山乱摇,大地振晃。

    九层祭台隆隆而起,地面现出一个天坑,深不见底,直径超过百丈。靠近祭台的很多基老猝不及防,一头栽了进去,坠向坑底,人声稀薄传出,凄惨之极。更多的基老则是运起基光,腾窜旋起,向高空遁去。

    腾,腾,腾,腾。一只只的基老驾驭各色基光,壮观之极。

    天坑像是巨兽张开倾盆大口,吞食靠近它的任何活物。

    基老界的大咖白鞠基压下心中的震撼,敛足不前。站在天坑的边沿,他目运神光,向下扫去。刷刷,光柱坠下,却不见底。

    “这是!”

    白鞠基震骇道。

    轰隆隆,坑底涌上来的积久酝酿的腐女的妒怨,发出海啸似的狂吼,震天震地,听雨楼的中的小界晃动不已,极不稳定。

    地势剧变,一道道隆起的山脊蜿蜒而行,覆满整座小界。既有山脊,自然存在谷地,大大小小,数千个谷地星罗棋布,点缀在大地之上。

    叮叮叮!叮叮叮!

    叮叮鸟群急遽拍翅,声如驼铃响动,传向远方。

    九层祭台越飞越高,穿过云端,耸立云上。在它之下,铅云密布,几不透风,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众基呼吸如堵,气息一变。他们分站在大基老花容想四周,同瞰九层祭台。

    皇叔御舟而来,衣袂翻飞,猎猎而动。圣皇之剑晃颤不休,皓璨剑光直贯云霄,撕破凝固的铅云,现出一角,足以窥探祭台。

    荒古道之上,初代目扫了一眼三代目,三代目的意志为之一窒,光晕暗淡下来。“初代目大人,在下雕刻出你和二代目大人的合抱石像,完全出自本心,在下对你们的爱戴之情发自肺腑,不掺半点虚假成分。”

    初代目哼了一声,也没表示。咻咻咻,初代目的意志分解,好似一道道长虹,盘绕整条荒古道。一百二十六道长虹托起了荒古道,向九层祭台飘去。

    上官小红唤来沧井兽、灰机·鸟布斯、狗霸斯基、灰毛杀马特贵族、高城沙耶、毒岛冴子、小圆等人,聚在她身畔。

    甲腾鹰兽道:“主人,花容想所图甚大,我们何必按他的意图行事。”

    上官小红道:“我只是在找寻自己……”

    迷失多年。

    倏尔,一双手捧住上官小红的面庞,轻声道:“再聚的时刻到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是上官小红,同样是……梨子姬。”

    刷。

    上官小红挥剑斩去那双手。

    “我是我,如是而已。”

    “呵呵。”

    梨子姬的声音散去。

    “小红,你怎么了!”毒岛冴子摇动上官小红。高城沙耶同样紧张地盯着小红,“不要这样,大家现在很危险,你若出事,我们怎么办。”考虑的问题很现实。

    灰毛汉子T挪近甲腾鹰兽,“奥豆豆,不要怕,欧尼酱会默默守护你的。”

    “滚。”甲腾鹰兽喝道。

    荒古道九个方位,九尊guo男雕塑肃穆而立,双手结印,望向九层祭台。“主人即将再临。”他们同声道。

    基云轩的轩主拍了拍古道人家的家主,“基友,你怎么把荒古道丢了,哈哈,真是滑天下之大基!”

    古道人家的家主表情阴沉不定,狠狠道:“幸灾乐祸是不!”

    涵道馆的馆主嘿然道:“你总是在我们面前说在荒古道的桥头gao基是如何的与众不同,我们心中老大不服,也想去桥头放松心情与身体,你却不同意。嘿嘿。”

    古道人家的家主置若网闻,装作浑不在意。却如何也掩不住内心的失落,初代家主、三代家主的意志为何不站在他这方,反而向着外人,那只贫乃娘……

    荒古道升至九层祭台下方,和花容想等人持平。站在骥霸獣背脊上的大基老向上官小红投来两道目光,“小红同学,又见面了。”花容想笑道。

    臣兽之剑一幌,消散当场。在兽吼之声中,化作不臣之兽。和骥霸獣并肩而立。

    骥霸獣,不臣之兽,同为花容想的契约兽。

    太基王子踩着碧池兽,纵舞而上,停在花容想右边。只是他脑袋上戴着“大王尼玛”头戴,肩上扛着“王大雷锤”,至于他的弟弟叶听雨,早已被他丢进天坑之中,生死于他无关紧要。

    “太基王子。”花容想道。

    “你知我?”太基王子的声音从“大王尼玛”头套下传了出来。嗡然长鸣。

    “不知。”花容想道。

    “”太基王子。

    “让开!”

    古大基喝道。他手捧基莲灯,冉冉而来,一掌拍死不长眼的基老,并将对方的残魂收入基莲灯之内。

    古大基站在花容想左侧。他身躯庞大,要比花容想、太基王子高出许多。

    众基也没多说什么。那三头基老实力出众,冠艳群基。

    不能装比时最好夹着尾巴做人。

    叮叮鸟也不攻击花容想、太基王子、古大基等人,它们一声声哀鸣,环聚在九层祭台四畔。

    蓬!

    本已寂静的小界再次晃荡起来,又有人破界而来。而且是一群人。姬界之人。

    杨柳岸,晓风楼,残月湖,良辰苑,虚设亭……

    众女来势汹汹,香风拂卷之间,她们已然飘至九层祭台之下。和花容想、古大基、太基王子带领的基老们遥相对峙。

    荒古道横在众女、众基中间,上官小红反而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毕竟她人站在那里,想无视她也难。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