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古道。

    上官小红面对三只“七年之羊”。它们昂首迈步,在七代目的指引下,凶光毕现。“贫乃娘,不要做无谓的反抗。等等,那是!”

    七代目惊道。

    上官小红左手一扬,刷,一株小桂树旋了出去,桂光抛舞,套住三只“七年之羊”的脖子。

    咩!咩!咩!“七年之羊”疯狂扭动身躯,却甩不掉套在它们脖子上的光链。小圆的脑袋从第八层祭台上跳下,飞至上官小红身前。“小红姐姐,让我吃了它们吧。”

    “不行。”上官小红沉声道。

    “可你用的是我的宝贝。”小圆不死心。

    “你的东西自然是我的,分那么清楚做什么。”上官小红屈指疾弹,三道银光没入桂树之中。

    三只“七年之羊”挣扎无用,只得仰天咆哮,“女禽、兽,放开我等,放开我等!欧巴,救我们啊。主人,主人你不能坐视女禽、兽擒下我们。”

    “放开他们!”

    七代目的面庞从玉石的六面显现而出,怒容铮铮。三代目,也就是雕刻出一代目、二代目抱在一起的石像的艺术家,不觉莞尔,“七代目,你真让我大开眼界。你的契约兽要被那株桂树吃了!”

    哗哗哗,光链甩动,拖着三只“七年之羊”回到桂树的树冠内,一闪而没。

    “几把,几把!”

    花容想的契约兽大吼一声,飞扑而下,趁势捞起一头“七年之羊”,“成为我的食物吧!”骥霸獣恶狠狠道。它将“七年之羊”撕成两半,血水喷薄而上,洒了骥霸獣一脸。

    “发克!”

    “碧池!”

    发克鱿、碧池兽很是羡慕骥霸獣。真好,它们也想吃掉一只“七年之羊”。

    空中,和甲腾鹰兽撕比的“七年之羊”的头羊,眼睁睁看着它的兄弟们被女禽有兽童鞋、骥霸獣抓走,吃掉,它心痛不已,五内俱焚。“甲腾鹰兽,你的主人抓走我的三个奥豆豆。”头羊怒道。

    “如何,愤怒了吗。”甲腾鹰兽不屑道。

    “灰机,狗霸斯基,沧井兽,你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出来吧!”甲腾鹰兽一拍蛋壳,刷刷刷,三道兽影荡射而出,为首的是灰机·鸟布斯,紧跟着的是狗霸斯基、沧井兽。

    “全世界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只有我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

    灰机汪汪叫道。

    “钛合金狗眼!”

    灰机寒声道。

    刷刷,两道凝实的光束迸出,照住一只“七年之羊”,任它百般挣扎,也是徒劳。“丹参勾。”灰机张嘴喷出一团神光。

    呼哧,神华爆绽,一口神兵乍然现世。灰机·鸟布斯背后展开一双肉翼,抱起“丹参勾”,灰机向那只被困住的七年之羊冲去。

    “死来。”

    灰机挥动“丹参勾”。蓬,单身狗的清香无边无际,轰然扫下,抡中“七年之羊”。

    可是一汪清莹的碧水流淌而过,浪头忽起,拍向七年之羊,将它按进水底。“呀呀,咩咩,喋喋。”沧井兽喜道。

    一撮一吸,那汪碧水逆流而回,被她吞了。连同“七年之羊”一起吞了。灰机火大异常,“小沧沧,你这是自寻死路,敢在我的狗嘴下抢食。”

    灰机运起双目,眸光外放,钛合金狗眼扫向沧井兽。

    狗霸斯基笑道:“我的本体哟,你怎么和沧井兽妹妹一般见识,实在是没风度。奥义,狗不理包子!”

    嘭嘭嘭嘭嘭……

    一颗颗黑色的大包子飞舞而出,拦下灰机的两道钛合金狗眼。

    沧井兽白了一眼灰机,一甩尾,水光迸叠而起。“小红姐姐,灰机欺负我。”沧井兽飞向上官小红。

    汪擦!灰机恼道。恶人先告状,小沧沧,你学坏了。

    “几把,几把!”

    骥霸獣急道。形势不容乐观,它只有一只,而甲腾鹰兽那方竟然成群结队,“道嘴的美食可不能被它们全都吃掉。”骥霸獣振翅疾飞,去抓剩下的“七年之羊”。

    七年之羊的头羊更是愤怒,“甲腾鹰兽,你怎的这般卑鄙,我虽有六兄弟,却孤身前来撕比你。你却招来一群同伴!真是岂有此理。”

    “啊呜啊呜!”

    不知何时,小圆冲了过来,狂咬领头羊的脑袋,只是对方的脑门太坚实,小圆啃不动……还咬崩了几颗牙齿。

    “悲剧啊!”

    小圆泪流满面。“小红,小红,我的牙齿没了!”小圆带着哭腔向上官小红述说。

    “都说了不让你乱磨牙,你不听……”上官小红无语道。

    “没用的小东西,放开那只羊,让我来。”狗霸斯基豪气万丈,一甩狗头,腾啸而来,狗嘴大张,整只吞了“七年之羊”的领头羊。

    “麻麻的,求我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小圆哭道。

    “我的副体哟,你有咩想法。”灰机·鸟布斯飞了过来,围着狗霸斯基团团转。想知它的感受,毕竟吃了好大一只羊。

    “要,要生了!”

    狗霸斯基忽然吼道。

    蓬!

    黑烟滚滚,领头羊从狗霸斯基的脑壳上方崩了出去。飞散的烟气再次凝聚成为狗头。“吓死汪了,灰机,小圆,我生的baby去哪里了?”狗霸斯基天真道。

    “感觉不会爱了。”小圆远遁而出,不理睬狗霸斯基,被狗狗吃过的东西,死也不吃。

    “你太有才了。”灰机拍拍狗霸斯基的狗头,笑意盈盈。

    领头羊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它遇到的都是怎样的混账东西,“怒怒怒,我要弄死它们,弄死它们!”领头羊咆哮奔出,阴风凄厉,旋刮舞开。呜呜呜,鬼泣声声慢。

    寄宿在玉石内的七代目的意志也有些懵比。“贫乃娘,不带你这样玩的。”他话还未说完,上官小红一砖头拍了下去。

    磅!玉石颤动,其内残存的意志也随之晃荡。

    “还挺结实的。”上官小红得出结论。

    七代目无名火起,熊熊燃烧,“贫乃娘,古道人家的基老你招惹不得。之前你放出去的那株桂树也有来历,抓走我的三只契约兽,将它们放出,我不与你为难。”

    “难啊。”

    上官小红左袖一舞,那株小桂树旋出,当着玉石内的七代目晃动。

    “主人!”

    “救我们,主人!”

    “我不要死!”

    三只“七年之羊”惊骇欲绝道。桂树内的空间自成一界,彩石飞坠,疾如流星,当头劈下,扑扑扑,扑扑扑!三只“七年之羊”的身体已被洞穿,几如筛子。哀声已绝,再无半点声息。

    玉石内的七代目蓦地一怔,旋即盛怒。“贫乃娘,你该死,天下贫乃娘都该死!”玉石放光,光芒盛璨,弹开青色的契约方石。

    刷。

    小桂树悬立在上官小红前方,撑开一片光幕,挡去飞撞而来的玉石。

    “石破天惊。”

    七代目的声音阴恻响起。咔嚓,玉石崩裂,碎为千三百片。每片碎玉中都有一道七代目的意念。

    啸吼之声从碎玉中同时传出,音浪高叠,层层荡起,已成巨大的漩涡。而上官小红身在漩涡最里端,单薄的身躯好似浮叶,随时都可被音浪撕成碎片。

    刷刷。

    两根魔弦自上官小红的生命之海旋起,扶摇直上,卷带起滔天的水浪,亮如银龙。残图也是一震,分出两抹碧光,溶入浪涛之中。

    碧水生寒,透体而出,盘踞在上官小红左右双耳处,形如耳塞。阻去迸涌而来的凄厉音波的攻伐。

    叮叮咚咚,连碎之声响起。有人以碧绿色的手指点破徘徊在空中的碎玉。是高城沙耶来了,高城沙耶的腰上缠着一道灰色的死气,左右抛舞,带着大乃眼镜娘飞向天空。

    锵!

    红色的刀芒电掠而出,扫爆成片的碎玉,细盐似的晶末飒飒落下,铺满荒古道。

    “姨妈刀!”

    古道人家的当代家主骤然道。他瞳孔缩起,骈指一点,哗,雪瀑溺飙冲出,罩向持有姨妈刀的毒岛冴子。

    毒岛学姐左掌挥退靠近她的基老,身形一顿,旋又止住。“不洁的人啊,你们当被净化。”毒岛冴子左眼的眼罩荡爆开来,沉睡在她瞳中的异虫醒了过来。

    咻咻咻,上千道血丝抛舞而出,好似血蚕抽丝剥茧一般。

    猝不及防,三只基老被血丝勒住,还未挣扎,肤皮已被溶化,几成血人。

    毒岛冴子身体一拧,甩动那数千道血丝,刷,血光翻滚,三只没了肤皮的基老像是关节人偶,砸向飙冲而来的雪瀑。

    他们还未靠近雪瀑,已被冻成冰雕,再无生还的可能。嗤嗤嗤,数十根冰锥疯狂射出,三只基老冰雕彻底化为冰屑,洒落一地。

    “弟弟,我可爱的弟弟哇,你在那里做什么。”

    一头英俊的杀马特汉子冲上高空,他的装扮异常辣眼,上面是兄罩,下面是裤叉加游泳圈。游泳圈前端还有象鼻。

    “不好!是变、态男来了。”甲腾鹰兽惊道。

    灰毛汉子T张开双臂,爽朗笑道:“我的弟弟甲腾鹰兽,来吧,快到哥哥的怀里来。哥哥用宽广的xiong大肌温暖你寂寞的心灵。”

    “我也是太阳了灰机。”甲腾鹰兽激动道,它也不再和“七年之羊”的头羊撕比,转身就逃。

    正常的甲腾鹰兽怎可能喜欢壮硕汉子的xiong大肌。

    “几把几把!”

    骥霸獣双眼冒光,“太好了,甲腾鹰兽那厮不再和我争抢食物。”

    “钛合金狗眼。”

    灰机·鸟布斯狗头摇动,颤颤巍巍的光线射向骥霸獣。虽不能困住它,也可带来麻烦。

    严格来讲,狗霸斯基只有一颗大狗头,还是黑烟凝聚而成的。“骥霸獣,在契约兽中,你也是奇葩。让我观赏你的擀面杖是否磅礴。”

    狗霸斯基向前一滚,狗头登时消解,回归黑烟,迸窜旋出,直逼向骥霸獣。

    因为中了灰机的“钛合金狗眼”,骥霸獣行动缓慢,双翼很僵。“你们两只死狗,懂个几把。”骥霸獣咆哮道。

    忽地,东方天际浮起一片黑云,滚滚而来。

    骥霸獣昂起头颅,惊诧道:“是叮叮鸟,好多叮叮鸟!”

    灰机收起它的钛合金狗眼,问曰:“叮叮鸟?传闻中长得像是汉子的擀面杖的奇鸟?”

    骥霸獣郑重道:“然也。”

    “给我滚开!”

    骥霸獣后蹄一蹬,踹爆涌来的黑烟。十几丈外,黑烟再次成型,狗霸斯基也道:“叮叮鸟,好不纯洁的名字。”

    “姨妈九刀。”

    毒岛冴子凛然道。

    刷刷刷刷刷……

    九刀血芒纵驰旋出,碾碎残留的碎玉,抹消碎玉内的念识。一缕缕岚烟升起,凝成七代目的生前模样。他蓝发飞扬,身高九尺,只是没穿衣服。当真很基。

    呼。一道人影飞至蓝发基老的身后,她左手中的酱油瓶倒扣而下,“进去吧,七代目。”上官小红盖紧瓶塞。任凭七代目在瓶内乱撞,也不将他放出。

    “冴子。沙耶酱。”

    上官小红和高城沙耶、毒岛冴子打招呼道。

    “你没事吧。”毒岛冴子提着姨妈刀,走了过来。

    “灰毛T也是有些用处的。”高城沙耶指着腰上缠着的气带笑道。

    “叮叮鸟来了!”

    “是叮叮鸟!”

    “停止撕比。大家look,天空飞来好多汉子的擀面杖!”

    “鬼扯,没听别人说吗,那是叮叮鸟。”

    “真是惟妙惟肖,它们收起翅膀果然很像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而且数量超出我的想象。”

    “花容想大人不是说了吗,要带我们去名山岳静布条,还要去抓叮叮鸟。只是怎么抓,它们好像很凶的样子,我担心自己会被它们吃掉。”

    众基哗然,有些担忧,同样紧张。叮叮鸟来了,岳静布条还会远吗。

    荒古道之上,石桥旁的合抱石像终于被分开了,初代目的石像被七只guo男雕塑砸碎了。“数量已凑齐,共有九尊石像。”加上二代目的石像,如今荒古道站着九尊guo男雕塑。

    二代目的雕塑本来穿着衣服的,虽然比较少,可guo男雕塑们还是想法子取掉他的石衣,大家坦诚相见才好嘛。何必那么见外,都是石头做成的。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