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羊。”

    只听七代目的声音陡地炸起,宛若数股冬雷同时劈下。沉寂的“荒古道”再次撼动,石路颠荡起伏若万顷松涛。

    荒古道之下,像是有什么凶物即将入世。包括八尊石像在内的有生命的基物为之一凛,纷纷避开叠轧的石块。

    “哦。”三代目的意志在荒古道上空盘旋,像是赞叹,又像是兴致高大增。“七年之羊,被你得到了吗,七代目。身为吾的后辈,你也许真的不差。”

    七代目无视三代目貌似赞美的语调。

    玉石翻转之间,光浪澎湃涌出,浩如烟波,碧霞千里。蓦地,一处枯冢倏地炸开,尘浪荡滚千丈,哀嚎之声绵密而起。

    腾,腾,腾,腾……

    七只头生犄角的羊形之物奔窜而出,它们四蹄包裹着阴风,四肢高壮,肩高两丈有余。

    涵道馆的馆主不动声色道:“七年之羊,是七年之羊!真的有人役使这种残、暴的恶兽,而且还是完整的七只,让人诧异!”

    基云轩的轩主哼道:“古道人家底蕴厚重,非我等基老界新势力所能比拟。荒古道荒古道,不知埋藏多少大基老的残魂以及他们曾经的契约兽。”

    远古时期,有大能唤之曰曾歌·石太龙。纵行千万里,无人敢撄其锋。一日,曾歌·石太龙路径记牢山,遇到另外一位大能村哥。

    两位大能互看对方不顺眼,于记牢山下开启顶上之战,其时,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百万生灵共泣。却不能阻止两位大能的旷世之战。

    七日后,两位大能终于握手言和,结为兄弟。然而名山“记牢山”已被夷为平地,千里方圆已成荒漠。可见村哥、曾歌的无上能威。

    记牢山一毁,久困于地底两千丈的恶兽“七年之羊”得以挣脱封印,再现尘寰。记牢山封印的可不是一只“七年之羊”,而是一群。

    曾歌·石太龙、村哥,嫣然一笑,个取七只恶兽,洒然离去。七年之羊也就成了他们金兰结义的誓约之物。

    世间又有多少真情,沉淀于时间的长河之底,再难兴起壮阔的波澜。

    同古道人家第七代家主缔结契约的七只“七年之羊”,并不是纯体,它们身上的血统并不正,早无先祖的凶悍。即便如此,它们也不容小觑,猛悍之极。

    七只恶兽既是小团队,也会分出高下。领头羊是奔跑在最前方的那只赤耳黑蹄鳄鱼尾的庞然巨物,它昂首睥睨,凶威尽放,身后六只恶兽呈扇形排开,唯它为尊。

    “七年之羊”一出,发克鱿、碧池兽、骥霸獣、甲腾鹰兽再不能平寂,它们纷纷直起身躯,兽瞳圆睁,要和“七年之羊”撕比。

    “喂,真的没问题吗。”李小仙担心的问道。

    “有什么问题。”雨桐道。她一挥手,大黑蛋旋了出去,甲腾鹰兽身居两半蛋壳中间,金色的眸子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几把,几把!”

    花容想的契约兽,大叫三声,怒腾窜出,惊起数十丈高的黑色火浪。祸事再起,骥霸獣也要撕比“七年之羊”。

    发克鱿因为要和主人厮杀太基王子,分身乏术,不能加入撕比“七年之羊”的大战。

    碧池兽更是苦不堪言,太基王子释放的凶威牢牢束缚住脚下的契约兽,让它寸步难离,和太基王子难舍难分。

    刷。

    领头羊斜里窜起,犄角锋利若尖锥,刺向上官小红。

    七代目的意志隐藏在玉石之中,冷眼暗觑。他太想看到“七年之羊”用它的犄角贯穿贫乃娘的驱壳。

    铛。

    上官小红平削一剑,抵住“七年之羊”的左犄角。她甚至可看清楚犄角上的一圈圈螺纹,粗粝而又冰冷。

    “咩!”七年之羊的头羊怒叫道。

    猛晃脑袋,铿锵,厉电劈迸,它用犄角撞开女禽有兽童鞋的红色细剑。

    “主人,让我用金手指戳一戳它的羊头。”

    身在蛋壳中的甲腾鹰兽疾驰而下,一个俯冲,已然冲至七年之羊身前。刷刷,数道金色的光束迸出,直刺向七年之羊的双目。

    “不戳瞎你,我怎么耀武扬武。”甲腾鹰兽桀桀怪笑。

    呼!七年之羊的领头羊甩动鳄鱼长尾,劈向刷下来的数道金色光束。长尾力逾千钧,荡起腥风,陡拍之下,抡碎七道金光。

    金色的光屑翻舞而去,漫天飘散。

    “甲腾鹰兽,你本是我辈劣迹之兽,何以被人类驯化,你忘了曾经的荣耀吗?”七年之羊的头羊蔑然道。

    呼喇喇,阴风堆叠在它的四蹄,将它载向高空。

    “七年之羊,不,我应该称你是杂、种吗,你体内流淌了几分先祖的血液,你的先人管不住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不知和多少羊族扠扠又圈圈,到你这代时,先祖的荣耀还剩几分?还是说,你徒具其名,而无其实。”

    黑色的蛋壳怒旋而起,恍如狂飙。

    双兽对峙,火爆的撕比氛围不言而喻。

    甲腾鹰兽十指弹舞,咻咻咻,金色的光束飙旋而出,好似一道道触须,无风自舞,从四面八方扫向“七年之羊”的头羊。

    “口舌之利让你飘飘然了吗。”

    领头羊咩咩叫道。鳄鱼长尾竖起,像是一杆铁桨,再大的恶浪也经不起它的铁桨一拍。

    十几道金光纵舞而来,抡劈向头羊的四肢、脊背、犄角。

    “成为我尾下的孤魂吧。”

    领头羊喝道。它身躯一震,森寒的邪气灌入鳄鱼长尾之中,锵锵,长尾爆绽出一蓬蓬寒烟,陡地炸开。扫爆抡过来的金色光束。

    蓬。金浪迸爆,光霓纷舞,化烟尘而去。而领头羊的鳄鱼长尾像是绷紧的弹簧,陡地弹开,一重重光影劈爆开来,璨蔓至极。

    甲腾鹰兽眸光炽盛,双手在空中疾划,金色的同心圆怒舞旋出,光浪冲滚,浩瀚而又妍丽。

    轰!

    金色的同心圆和领头羊的鳄鱼长尾相撞,沸滚的气流漾溢,像潮水似的散开。而鳄鱼长尾并非完好,再坚厚的皮也承受不起热浪的蒸煮,碗口大的鳞片迸炸而出,一片片旋开,破空之音不绝。

    荒古道的上空,两强对峙,引起众基老的关注,当然不包括花容想、古大基、紫衣侯还有皇叔。

    皇叔身在太虚,按剑不动。口唇翕张,颂念咒诀,倏尔,光霞涌舞,绦绦降下,披散在皇叔四侧。身沐灿霞,长发纵扬,皇叔陡道:“请圣皇之剑!”

    虚空叠爆,砸碎的次元裂片无秩散开,陡然间,一柄古朴的重剑荡劈而下,皇气翻涌,浩如深渊,无穷无尽。

    头戴平天冠,身披圣皇衣,似虚似真,皇座之上,唐腊国的开疆之皇淡漠无情,眼波流转间,无上皇威陡地席卷四方。唐士比亚的墨剑弯成半圆,似也不能承受圣皇之剑带来的浩瀚威压。

    基老界的凶煞,花容想也不禁动容。“唐士比亚,堂吉诃德还真敢将圣皇之剑交付与你,他就不担心你侍此剑改朝换代吗!”

    皇叔垂然而立,袖袍舞荡。“皇兄的气度岂是你这等基老所能臆度,花容想,伏诛吧!”

    右手摊张,数股皇气透掌而出,和圣皇之剑相牵动。嗡!剑光迸舞,扫平四荒。而皇叔已然持剑在手。

    上古基老界尊者,古大基。他虽然持有“基莲灯”,可面对圣皇之剑也有三分忌惮。紫衣侯更是心惊莫名,暗道,皇叔,你仗此剑斩杀花容想之后,是否用它诛掉此地的大小基老!

    来自M78星云的太基王子,半觑着眼,斜睨皇叔唐士比亚。“圣皇之剑,不知我的狼牙棒是否承受的起。”太基王子也是狠人,摘掉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祭炼成狼牙棒。可较之唐腊国的开朝皇帝,还略显逊色。

    黑王子、赤练基、清谷,三只大基老勉强和太基王子战成平手,虽可自保,却不能诛掉大敌。太基王子的兄弟,叶听雨,更是让人厌烦。“吉尔王子,赤练基。何不跪倒在我皇兄的迷你之裙下,接受他的垂青。”

    “闭嘴。”

    太基王子陡地喝道。

    “皇兄,你……”

    叶听雨震骇道。

    “我让你闭嘴。你好烦啊。”

    太基王子又道。

    好在基特曼脑袋上戴着“大王尼玛”头套,外人看不出他愤怒而又屈辱的表情。“太基王子,你是我兄长又怎样。哼,我早晚杀了你,并取走你的狼牙棒。”叶听雨怨恨想道。他掩去眼中的怒火,像是落败的斗鸡,安静地站在太基王子身后。

    没有绝对的实力切勿装比,装比被人劈。

    野生汉子的首领,那位黑长直妹子忽觉颈后有一道剑气直窜而来,她寒毛炸起,衣袍向后振舞。锵嗤,剑气激爆。

    “是谁在偷袭我!”

    黑长直妹子陡地转身,可是看不到发出那道剑气之人。

    “别看了,你找不到我。”有个声音直接在黑长直妹子脑袋里响起。

    “我是姬界之人,本体还未至,分出一缕神识寄宿在你身上。从现在起,你即是我的分身。”女人的声音冷漠道。刷,寒光初绽,那缕神识爆散,占据黑长直妹子的身体。

    “我名秦欢儿,记住,现在你就是秦欢儿。你我不分。”

    黑长直妹子的眼神倏尔一变,秋水潋滟。“基老界的大咖来了那么多人,姬界之人怎可放过这次狂欢时节。”

    “合百子。”

    秦欢儿密语传声道。

    “这是?!”

    先来一步的姬界之女合百子紧张道。

    “合百子,你的无能让主人愤怒了。”占据黑长直妹子身体的秦欢儿传声道。

    “您来了,欢儿姐姐。”合百子找寻秦欢儿的踪迹,她要除掉她!

    “合百子,当我不知你的那点心思吗。”秦欢儿冷道。

    刷。

    清光纵起,黑长直妹子消失在原地。她樱唇轻启,一片柳叶旋出,碧光盈舞,照彻的她眉发尽碧。“为你的无能付出代价吧。”秦欢儿嗔道。

    刀光划破长空,径直劈向合百子。

    噗的一声,血水蓬舞,合百子的颈上之头旋了出去。黑长直妹子一振长袖,分出两束清光,一束绞碎合百子的无头之躯,另外一束卷住她的头颅,拖带了回来。

    五指张开,黑长直妹子扣住合百子的脑袋。“主人喜欢你又如何,你还不是死在我刀下。仗着主人的宠爱,你横行无忌,很多姐妹们想杀你不是一天两天了。”

    咔嚓,黑长直妹子抓爆合百子的头盖骨。一缕香魂至此消散。

    “道长,久见了。”

    黑长直妹子右手一挥,残颅被她投掷向基老道长。

    “是你,秦欢儿!”

    基老道长哗然道。古琴竖起,挡住对方抛来的半张脑袋,磅的一声,合百子仅存的半个脑袋也被琴音磨碎。

    “道长,你盗走姬界的并蒂紫芝,主人一笑置之,不以为意。可你知不知它们是我照顾的药草,主人虽然不说,可我在她心中的价值已打折扣。”

    铿锵,刀光绽放,那叶翠绿色的柳叶旋舞开来,越旋越快,最后化为一柄弯刀,黑长直妹子抓住弯刀,冷笑道:“主人喜柳,所居之所,垂柳依依。那日,你妄入残月湖,并和主人斗琴,主人败于你之手。并未因你是汉子将你葬于湖底。可你临走时,盗走紫芝,焉敢如此狂妄!”

    基老道长喟然道:“秦欢儿,你知道的,贫道有一基友,病入膏肓,非残月湖生长的紫芝才可救他。贫道只得冒险闯入残月湖,取走湖心生长的紫芝。怎料,竟和姑娘结下仇怨。”

    秦欢儿怒道:“道长!那****不是说是你自己病重吗,怎么就成了你的基友要死了!”

    基老道长一怔,“噢噢,贫道记起来啦,是贫道和基友同患绝症,非得紫芝才可保命!看看贫道这记忆力,真是不堪大用。秦姑娘,你为何瑟瑟发抖?难道被贫道感动了?”

    秦欢儿再难忍住好脾气,“道长,你死一万次也不足平息我的怒火。受死!”

    刀光绽放,轰涌而出。

    基老道长叹道:“贫道为了天下基友,只得出手撕比秦姑娘。”

    言罢,他一掌拍中倒竖的古琴。嘭,古琴爆旋而出,琴声充满肃杀之气。

    蓬。刀光、琴音叠撞在一起,能量风暴瞬间席卷四方,柳叶翻飞,琴音萧瑟。“秦姑娘,贫道来了。”基老道长放声吼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