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谷叔叔为了基友,不惜以武力相向太基王子。”上官小红暗道。

    刷。

    黑长直妹子纵至上官小红身后。“这位禽兽妹子,和我联手如何,我是小界的原住居民。对此地要比你更了解。”

    “你知道什么是叮叮鸟吗?”上官小红头也不回,发问道。

    “什、什么!”黑长直妹子震惊道。“你怎么知道叮叮鸟的?难道你也是为了那虚无缥缈的密藏而来。劝你放弃,不瞒你说,向南五千百里外,确实有座山,山中栖息着一种古怪的鸟,它们合拢翅膀之后,就像是一根汉子的擀面杖,故而谓之曰叮叮鸟。”

    “梨子姬,你又想做什么。”上官小红道。

    第八层祭台,雨桐忽然抛出小圆的脑袋,并命令甲腾鹰兽道:“放出红果果的汉子的雕塑!”

    甲腾鹰兽应道:“无有问题。”

    它勾动五根金手指,咻咻咻,五道光束射出,连成一张网,网中裹住七尊Luo男雕塑,他们神情庄穆,做出种种奇怪的姿势。可他们也有共同点,即是,木有钉钉。

    嗤啦,嗤啦,嗤啦……

    甲腾鹰兽用手指隔空划破金色的细网。七尊Luo男雕塑悬立于空,占据七个方位。“嗯?”下方的大基老肖布斯基心惊道。他一扬袖,基风抛舞而出,打着旋,托起第八尊Luo男雕塑,他从木吉吉同学家大门口搬走的。

    第八尊Luo男雕塑和先前的七尊略有不同,他有擀面杖!而且不止一支,左手握住两支,右手握住三支,某处还有一支。当然,这些汉子的擀面杖模型都是肖布斯基加上去的,他动用秘法,强行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附加在雕塑身上。

    像是有生命了般,七尊guo男雕塑的眼神陡地锐利起来,十四道灰蒙蒙的光束自他们的石瞳中迸射而出,照定第八尊guo男雕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纳尼!”

    肖布斯基怒道。“你们想对我的藏品作甚!不可毁了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啊,你们知不知我费了多大心思才为他们安装好擀面杖的吗!”

    大基老话还没讲完,遽闻,砰砰砰砰……连炸之声响起,第八尊guo男雕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自行爆掉了,尘屑翻飞,簌簌洒了一地。而下方仰颈观望的肖布斯基当场石化。心塞塞,感觉不会爱了。

    摧毁第八尊guo男雕塑的数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余下的七尊雕塑怒气方消,勉强接纳他们第八尊的存在。

    动了!八尊guo男雕塑同时动了,他们手拉着手愉快地在空中跳舞,“欧巴缸馕死呆!”他们唱道。

    扑扑扑,扑扑扑!很多基老从空中栽了下来。他们本以为guo男雕塑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天晓得他们在跳舞而且欧巴刚囊死呆。

    古道人家的家主灰头土脸地从土坑里爬了出来,双袖一抖,退去一身尘泥。“岂有此理,贫乃娘,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荒古道。”古道人家的家主喝道。

    轰隆隆,一座苍凉的石桥自虚空浮出,桥头桥尾延展出去两道石路,一端连向上官小红,另外一端接引古道人家的家主大人。

    “家主,一上来就祭出荒古道,你要镇压贫乃娘吗。不,你一向胆小,早知她父亲是上官青,她爷爷是上官霸。谅你也不敢对她动手,不过是想吓吓她。强出头,可不是家主你的一贯作风。”

    基云轩的轩主笑道。

    “你懂什么。”

    古道人家的家主怫悦道。

    “荒古道”历经无尽岁月的洗刷,苍凉而又沉重,古道上的每一片石块皆由历任家主亲自铺就,并且刻下他们的名字,石块与石块之间的缝隙被基油填满。但凡是基老,都可知“荒古道”的珍贵与独特。

    踏上古道的瞬间,古道人家的家主心旌摇曳,他还未扩宽古道,也未镌刻下自己的名字。外人无从置喙,可在他自己看来,“我还算不上真正的家主。”他的视线停驻在桥头的石像上,那是抱在一起的双像,他们也是古道人家的创建者。

    第三道家主具有开创性的精神,争夺大位之时,他为了甩开竞争对手,耗时十三天,雕刻出第一代家主、第二代家主合抱在一起的石像,果然,引起第二代家主的高度重视,吐血而亡……

    似有先贤大能的意志显化,在现任家主的耳边殷殷遵嘱,“孩子呀,快快gao基,快快铺路,要致富,先修路!”

    “先贤真知灼见,晚辈不胜惶恐。”古道人家的当代家主严肃道。

    他边走边聆听逝去的大基留下的意志,勉己自励。

    基云轩的轩主、涵道馆的馆主,纷纷用羡慕的眼神凝视古道人家的家主,真好,要是有一天能在“荒古道”上走上一遭,也不枉此生。据说在桥头gao基,那两尊石像会气的吐血。

    空中跌落的基老们纷纷站了起来,也在关注古道人家的家主还有他的重宝“荒古道”。

    他们更喜欢称之为“gao基之路”。

    古道延伸到自己脚下,上官小红却未踏上。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这就是基老之路吗?

    第八层祭台上站着的雨桐也没想到,她放出的七尊guo男雕像会在空中跳舞,还欧巴刚馕死呆。“都是下面基老的错。”雨桐瞥向肖布斯基的眼神并不和善。

    “关我基事。”肖布斯基咆哮道。“你们毁了我藏品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这笔账要如何算!算在谁头上。”

    遽地,肖布斯基望向上官小红。“小红同学,你为何总是打扰我gao基。告诉我你的目的。我们还能愉快地玩耍吗。还有,你的新书基霸天下该更新了,不要断更!无数的基老读者会诅咒你哟。”

    上官小红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她起手拍出三道红线,劈中第五尊guo男雕塑的左xiong大肌。咔咔咔,三道刮痕应声而现,像是抓痕。

    “兄弟们,安静。”第五尊guo男雕塑开口道。声音极富磁性。剩下的七尊雕塑沉默不语,似乎以他为尊。

    刷。第五尊guo男雕塑的目光凝聚在“荒古道”石桥边安置的合抱石像之上,“兄弟们,那里有两只怨气冲天的石像,从刚开始我就注意到了,他们在挑战我等的权威!石可忍基不可忍。弄死他们!”

    “理当如此。吾辈经由梨子姬大人之手,再现世间,当以基老之姿统领众基,见证梨子姬大人的重生!”

    “梨子姬大人永垂不朽,那日,她吐血三升而亡,临死时,留下恶毒的诅咒,愿重生时不再是女儿身,以基老之躯活过第二世。”

    “我从来不信梨子姬大人会死。也深信她以转生成基老,并在暗中守护着我们。”

    “降临之时,已迫在眉睫。不容有失。”

    崩!崩!崩!崩!崩……

    八尊guo男雕塑怒腾旋下,第五尊雕塑冲在最前头。他厚实的大手猛拍而下,石屑迸飞,迅如流星闪坠。“荒古道,好大的口气,某家偏偏不信邪,让我来验证你的ying度。”

    爆舞旋出的石屑陡地凝聚成团,仿佛是石球,直径超过十米,表面生满荆棘似的锐利芒刺,被石球在身上滚一滚,不被钩扯下来一层肉才怪。

    “真是超让人羡慕的,麻麻的,桥头有的石像抱在一起,是一代目以及二代目吗,他们真是浓情不减,生死看不淡。我特么的也想找一个可以拥抱我的基老石像啊,兄弟们,谁愿意抱住我?”第八尊石像吼道。

    可他没得到任何响应。

    第四尊石像双臂一展,呼呼,罡风陡生,他的双臂已然化作四翼,振翅而飞,遁速更疾。超越第五尊石像,“五弟,放开那对石像,让我来破坏他们之间的jian情。”

    “混账东西!”

    荒古道上站着的家主大人怒斥道。“一代目和二代目之间怎可能存在jian情,他们在古道人家类似于神人的存在。不容尔等石像xie渎。”

    现任古道人家的家主双掌一划,交错的虹光旋射而起,宛若两道相缠的彩带,弯折陡转,刷刷,劈向第四尊石像的背后四翼。

    咔嚓咔嚓咔嚓,第四尊石像背后的两双石翼折了一对。可是石像哂然道:“古道人家的基老哟,你虽然摧毁了我的一双翅膀,可我他吗的还是折翼的天使啊。让我来呵护你的小ju花。”

    古道人家的家主大人单臂扬起,掌心荡开一团神华璀璨的斗气,托住急坠而下的石球。喀拉拉,他双足陷入石路之下。“喝。”家主怒喝道。数道斗气透掌而出,纷射向石球,磨平球表层的锋利尖刺,细碎的石屑荡炸开来,尘烟弥漫,遮住荒古道的桥头。

    轰,轰,轰……

    共计六尊石像雕塑降落在荒古道桥头两侧,他们身躯伟岸,xiong大肌坚实,虽无擀面杖,可有的是气势。

    石像的头目,第五尊石像悬立在桥头上方,双臂抱在身前,睨视下方的合抱雕塑,那是建立古道人家的先贤,一代目以及二代目。

    “有人说在荒古道的石桥上gao基,合抱石像就会泪流满面,双目滚下赤红色的血液。我不怎么相信,只是不得其法,难以证实传闻是否荒谬。”

    “五弟,容易,下来,你我在桥头gao基!”

    “”

    第五尊石像想弄死第三尊石像的心都有了,傻叉,没看到我们都木有小叽叽吗。其实,八尊石像很困惑,为何梨子姬创造他们时,没有雕刻出他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尘烟散去,古道人家的家主面若寒霜,“你们都是梨子姬的失败作品,也敢踏上荒古道!”

    他话语方落,荒古道急遽颤动,石头砌成的古道迭爆而起,本已凝固在石缝间的基油也随之液化。须臾之间,基老的醇厚香气传遍小界的每一处角落。

    而桥头抱在一起的一代目、二代目的雕塑缓缓动了,都想离开彼此,然而三代目苦心孤诣,他亲手完成的雕塑契合性让人惊叹,难以分开。

    梨子姬创造的八尊石像倏地散开,或掌劈石头,或脚踹巨石,也有用xiong大肌压碎一段石路的,事在人为,全看心情。

    众基老也是大开眼界,心道,古道人家的看山之宝也没那么神奇……

    轰!

    一块四四方方的玉石迸射向上官小红,玉光璀璨,却又异常柔和,给人一种绵柔之感。一排古篆亮了起来,“古道人家第七代家主留。”上官小红读道。

    是第七代家主铺在荒古道上的玉石吗。

    上官小红长发抛舞,红霞爆绽,哧,一道剑气劈折而出,削向玉石。

    玉石上浮起的古篆一齐隐去,石面向外突起,好似人的五官镶嵌在玉石之上,“呵。”两瓣蓝色的唇张启,瞬间喷出一抹深蓝色的毒瘴,蚀去上官小红发出的那道剑气。

    像是烂透了的苹果堆积在箱底发出的味道,毒瘴迅速发散,劈头盖向上官小红。

    “第七代家主就长这样吗?”

    上官小红旋身,剑气离心甩出。嗤嗤嗤!嗤嗤嗤!击破深蓝色的毒瘴,将其撕扯的千疮百孔,难以再聚。

    “贫乃娘,你不该打扰沉睡于荒古道的基老之魂。”第七代家主的意志传遍整座石桥,嗡,音浪旋切过颠簸起伏的石路,荡平窜起的石块、玉石、宝石、金石,将其镇压,回归原位。

    上官小红一抖长剑,人已站在荒古道的尽头。“真遗憾,本兽还需一尊石像,一代目、二代目相拥已久,别离的时刻到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交情再好的基老也有分别的一刻。谁又能伴谁到地老天荒……”

    “你敢!”

    一道震怒的意志怒驰而来,夭矫若游龙,盘亘在抱在一起的一代目、二代目上空。

    “哦,是三代目。”

    七代目的意志笑道。

    “怎么,你不装睡了?何须你动手,我即可搞定贫乃娘。”

    玉石浮起的人脸自信笑道,他的笑如冬雪尽融,春风拂面。“唉,自信的基老就是那么英俊。”七代目补充道。

    “”三代目。

    马币,敢不敢矜持些。好歹是做过古道人家家主的大人物。

    右手执剑,左手执砖契约方石,上官小红趋步而行,拉近她和玉石的距离。

    “止步,贫乃娘。自信的基老要撕比你。”

    玉石翻转,光芒摇舞,七代目的人脸倏然隐去。刹那间,一股震慑诸天的气息自玉石中透发而出,涤荡开来,熨平现任家主躁动的心情。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