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大姐,你站在这里作甚,小红已经跳下去了,你为何不下去。”李小仙揶揄雨桐道。

    雨桐怀里抱着一颗脑袋,女孩的脑袋,准确的说是小圆的脑袋。像个小猫似的,小圆很享受,任凭雨桐用手抚mo她的下巴。

    李小仙很想问:“小圆啊,咱的自尊心哪里去了,你不是一直叫雨桐泼妇吗?怎地就被泼妇饲养了?”

    顺便一讲,小圆脖子以下的身体都被雨桐分切,冰冻在残图内。小圆一点也不在乎,好像习惯了现在这副样子,只有一颗圆滚滚的脑袋,滚来滚去。

    雨桐不理会李小仙,小仙的挖苦对她没用。“吐出来。”雨桐拍了拍小圆的脑袋。

    “切。”小圆很不高兴,到嘴的蛋还能吐出来不成?实际上还真吐出来了……

    啊呜,小圆张口喷出一颗黑蛋,她膨胀的脸颊也恢复了正常形态。黑蛋甫一被喷出,蛋壳裂开,甲腾鹰兽怒道:“小圆,你竟敢吃了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甲腾鹰兽!”

    小圆冷漠道:“啊啊,我知你是谁,老中青三代女人之友。”

    甲腾鹰兽:“”

    她讲得好像很有道理,甲腾鹰兽无言反驳。

    刷。

    李小仙一抖长剑,斩向甲腾鹰兽的手指。“小红有一根你的金手指,何不也送我几只金手指,让我想想看,三只,三只金手指就好。”

    噌嗤。甲腾鹰兽陡地旋转身体,两半蛋壳也随之旋动,金色的光气掀舞,向外散出,锵的一声,阻开李小仙斩下的剑锋。

    “主人的闺蜜哟,你真是愚蠢啊!”甲腾鹰兽呵斥道。“你明明拥有了主人,怎么还需要我的金手指,难道我的主人不能让你愉悦?因为她的xiong部小吗!”

    甲腾鹰兽的声音很大,祭台下的上官小红也听到了,她眼神不善地向第八层祭台扫去,盯得甲腾鹰兽毛骨悚然,不敢再言自家主人的米米小。

    “小红和你说了什么,大姐。”李小仙提着剑,站在雨桐左边。

    “小仙姐姐,你想知道吗。”小圆笑嘻嘻问道。

    “嗯。”李小仙点头。

    “不告诉你。”小圆扮鬼脸道。

    “”李小仙。

    弄死你啊!

    小鬼头。

    听雨楼小界中的基老数量很多,原住居民远远躲开,不愿被基老们伤害,大钟马群、小钟马群更是作鸟兽散状,小钟马王已被紫衣侯宰掉,并取走了它的生命之钟。

    一位黑长直妹子无语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来到这里的都是基老而不是姑娘,我要姑娘,老娘需要的是姑娘,而不是基老!”

    这位妹子孤身一人,她的属下,野生的汉子们全被基老抹杀干净。

    她也想过离开小界,尝试千百种法子,无一可行,还差点陨落在此,是以,黑长直妹子也就消停了。可她搞姬的心从未偃旗息鼓,yu念更盛。

    “几把!”

    花容想的契约兽发现了黑长直妹子,它前蹄向下捣去,嗵!嗵!两蓬黑莲似的光焰荡舞而出,轰向隐匿起来的黑长直妹子。

    要知,骥霸獣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千里风絮,万丈尘缘。只缘身在背断山,苏紫衣!”花容想冷喝道。

    闻言,紫衣侯一怔。

    多少年了,甚至是他自己也忘了本名,苏紫衣。倏然间,却被花容想呼出,苏紫衣恍若隔世,心神一乱。

    再听花容想冷笑道:“苏紫衣,你在基老界封侯又能如何。成王败寇,在花某人面前,你翻不起浪花,只能被吞噬。”

    伸出三根手指,花容想道:“我给你三种选择,其一,死在骥霸獣的铁蹄下,你的尸身也会成为它的口食。其二嘛。”花容想左手一挥,基气迸爆,漫天的基老全都噤声,望向花容想,聆听他的轻声细语。

    身居高位者,哪怕你细声轻语,可你说的每个字也被人记挂在心。鄙贱者,你纵是声嘶力竭,在他人听来不过是狂吠,徒然无用,不过是闲人庸人的饭后谈资。

    花容想左手指着天空中的一干基老,对紫衣侯道:“其二,众基睽睽之下,你像死狗一样毫无尊严地死去,死于花某人之手。”

    彩浪翻滚,基气摇曳。花容想释放的威压陡地增强,狂涌向紫衣侯。

    苏紫衣一拍镰柄,铛!金声荡爆,紫光摇舞而上。“花容想,苏紫衣从不惧任何人,即便是你花容想!你指给我三条路,让我选择?哈哈哈。”紫衣侯狂笑,“我命由我不由天,更不由你。我想gao基就gao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需要征求你的同意吗!”

    “几把!”

    花容想的契约兽吼道,它很不满紫衣侯的表现。“我的主人不但擀面杖大,而且野心很大。你是基老界的封侯之人又如何,比得上我家主人吗。”骥霸獣正要飞出时,古大基挟“基莲灯”强横而来。

    太基王子因为要去用心呵护他不成材的奥豆豆叶听雨的局花,分身乏术,不能和古大基撕比。

    “几把!”

    骥霸獣一昂头,双翼横展开来,灰色的火瀑溺飙而上,轰拍向“基莲灯”。

    砰砰砰砰砰……

    “基莲灯”垂下的说上百道碧光撞碎灰色的火瀑,光焰吞舞,碧斑似铜锈,指甲大小,乱射而出。

    “花容想,拜倒在我的阴影中,臣服于我!”

    仗着基莲灯,古大基厉声道。

    他是残魂,更是冤魂,被封的悠久岁月里,他最大的愿望便是再造一世辉煌,证明天下基老的局花皆为他开放。

    人不可枉活,总要有活下去的动力,也可说是追求,只是有的人逐渐迷失,以至灵台蒙灰,完全失了自我。古大基则不然,强烈的gao基愿望支撑他以残魂苦苦支撑,于黑暗中祈冀微茫的光明。

    “骥霸獣。”

    花容想轻按骥霸獣的脑袋,“你知不知我心?”花容想问曰。

    “主人要用擀面杖捅破天下基老的局部地区之花!”骥霸獣放声吼道,声如惊涛拍岸,交爆叠迸。

    忽地,天际为之一暗,乌云陡地旋滚而来,以压城之势滚扫四境。皇叔唐士比亚站在一叶金舟之上,右手持墨剑,左手拈印。

    “紫衣侯,我来助你。”皇叔大声道。

    刷。

    剑芒炽盛,纯黑色的剑气自高天之上劈下,好似倾斜涌下的玄水,穿云裂石。

    花容想蹙眉,暗讽道:“皇叔,你方甫踏入基老界,妄图将基老界各方势力并入唐腊国的版图之中。可你真的懂什么是基老吗?”

    右手一抖,剑华暴涨,光霞枭滚。“臣兽之剑。”花容想陡地喝道。

    万花齐绽,不臣之兽缓缓拱高脊梁,琥珀色的兽瞳燃烧着熊熊火焰。仰颈吼啸,声如坚冰荡炸,玄铁裂开。

    不臣之兽每跑出一步,凶浪狂涌,剑气戾啸。距离花容想还有丈余远,它就地一滚,化为一柄凶剑,怒啸射出,奔向花容想。

    “几把!”

    花容想的骥霸獣兴奋吼道。

    它和不臣之兽同为花容想的契约兽,只是不臣之兽生xing狂傲,谁也不服,即便是花容想,也不能完全掌控它。

    花容想命名手中凶剑为“臣兽之剑”,意图再明显不过,再叛逆的契约兽也要臣服在他脚下,以卑微之姿仰视他的存在,敬畏、虔诚,献上生命也在所不惜。

    锵锵锵。花容想的凶剑“臣兽”不住颤鸣,那是嗜血之前的征兆,不臣之兽再不能压抑凶xing。

    面对皇叔斩下的那道剑气,花容想右臂扬起,“臣兽之剑”从下向上撩起,嗤嗤嗤,半圈剑弧勾勒开来,旋即电抹而出。

    陡听嗤啦一声,剑气凝实而成的黑色激瀑从中间断开了,上下不能相聚。轰嘭!两截悬瀑迸爆,剑气四炸。

    刷。

    皇叔脚下的那叶金舟怒射而来,“囚鸟印。”皇叔低声喝道。他左手食指、中指、大拇指连掐数十种印诀,紫气纵舞,皇气东来。

    扑扑扑,扑扑扑!

    三头纯金色的大雕带领成千上万只小雕、黑雕、中二雕、腹黑雕、日霓雕、倪马雕……黑压压地飞了过来。

    “雕!”

    “雕!”

    “雕!”

    “雕!”

    万千大雕、小雕齐鸣,声浪涌起千丈之高,轰的人耳膜生疼,头皮发麻。

    紫衣侯心中升起数种想法,他自然知道皇叔为何相助于他。花容想的威胁要比古大基更甚,唐士比亚是基老的同时,还兼具另外一层身份,皇室之人。

    基老道长已经和涵道馆的馆主、基云轩的轩主、古道人家的家主等人站在一处,几位大基相谈甚欢,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好像他们的关系真的很好。“道长,真是演技派,只身险涉敌潭,劳苦功高,实不负花容想前辈的殷殷遵嘱。我等望尘不及,汗颜,汗颜呐。”基云轩的轩主正色道。

    “贫道一心向道,分心时gao基。花容想前辈说动贫道,传闻中的大腐女梨子姬将她的密藏埋在名山岳静布条之中,有叮叮鸟日夜看守,有缘人才可目睹甚至取走梨子姬的秘宝。”基老道长娓娓道来。

    涵道馆的馆主一言不发,一抽袖,人已纵出。

    太基王子以一敌二,并不落下风。赤练基、黑王子左右猛攻,势如狂澜,却不能伤害到太基王子。基特曼更是烦不胜烦,取走了本属于他的“王大雷锤”,像个小丑似的,喧闹不已。

    大基老清谷见他的两位小友久攻不下,大袖拂舞,浮光掠影一般,他人已遁出。“吉尔王子,赤练基。我来了。”清谷大声道。

    “紫色蛇狐斧。”

    清谷冷叱道。

    轰蓬,紫色的光芒涌舞,蛇与狐相拥相抱,化为一柄小斧,大不过梧桐叶。清谷纵声吼啸,“基友们,不要慌张,淡定。”

    紫光倏尔一卷,斧柄、斧头迅速扩涨,高逾常人,斧刃淬着冷冽光泽。清谷五指张开,扣住斧柄,猛劈而去。

    斧光像是潮水一样涌爆,溯流而上。黑王子、赤练基相视而笑,均想道,清谷大人还是忍不住出手了,基友之间果然有真爱。

    “清谷,你身为清家之人,为何卷入是非之中。”基特曼嗤声道。沉闷的声音从“大王尼玛”头套中飘出,弯折陡延。

    “基雷爆!”

    基特曼冷笑不已,同时挥动“王大雷锤”,三团雷浆旋出,还未靠近涌过来的紫色斧光,同时爆开,雷声隆隆而起,能量波动席卷四方,冲碎紫斧之光。

    “碧池!”

    太基王子脚下的碧池兽战战兢兢道,它真的不想卷入基老之间的撕比大战。“成也基老,败也基老,我此生注定要基老有缘吗?”碧池兽不禁慌了。感觉身体都被掏kong。

    清谷急掠而过,无视基特曼。他的敌人是太基王子。

    锵。

    赤练基向上一捣,黑龙枪怒腾而起,狂旋向太基王子的脚底。黑王子也要证基道,唯有手刃太基王子,他才可心顺。

    金色的剑气汇聚成流,迥然回旋,好像金龙甩尾,劈头照脸抡向太基王子英俊的面庞。“不弄花你那张比我还要俊美的脸,我实在是不爽。”黑王子不悦道。

    基老很在意自己的脸,当然也不会忽视擀面杖……

    长得丑,又没个性,想gao基都找不到基友。真想就是如此残酷。面对太基王子,黑王子心里有块巨石压着,沉甸甸的。

    吉尔·潘多拉贡以基老王子自居,某天却遇到了另外一位王子,更是自诩太基!“肺都快气炸了!”黑王子忍不住长啸。

    太基王子左臂垂下,五指虚张,似握非握。“中年基老,你很好,我很钟意你。作为我的侍从吧。”太基王子忽道。

    同时,他垂下的左臂稍稍挥起,lu出半截手腕,手腕上缠着一圈基毒,色泽晦暗,看上去就很可怕。

    危险!

    清谷警觉道。紫色蛇狐斧横劈,刷,紫虹潋滟,平推向太基王子。

    “不要拒绝我的充满爱的恶意。”

    太基王子抖动手腕,呼噌,他腕部缠着的那圈基毒离心甩出,四下喷溅,很开覆盖半亩方圆,像是一大团棉花糖。

    清谷横劈出去的紫色长虹一殁而入,透进白色的“棉花糖”之内,恍如泥牛入海,一去不回。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