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红色的流霞涌爆,狂刀怒斩而下,炽焰焚天,瑰丽至极。太基王子的基老侍从只得接下赤练基的这招“风云一刀”。

    燃烧自身的基气,鸭蛋一般的眼睛向外冒出瓷白色的光束。基老侍他在拼命,接不下赤练基的“风云一刀”,他就要化为基魂逝去。

    咔嚓,咔嚓。基老侍从铁桶似的长腿陷入地下,泥尘迸扬,黄土滚滚涌起,像是乘风而起的巨龙。“断浪斩!”基老侍从狂吼。

    呼喇喇,数道斗气冲出他的双臂,翻卷而上,另有七道基气附和而起,形如龙卷风。疯狂地旋转拧舞,生生的将地面削平丈余。

    三千火鸦振翅疾飞,气焰蒸腾,媸艳壮丽,交织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火网,罩了下来。像是火烧云一般,半片天空都在燃烧。

    基老侍从钢牙交迸,木刀“洞爷湖”狠狠地撩起,刷嗤,刀光滚舞,并将七道基气、数道斗气拧成一股,汇同漫天泥尘、碎石,聚成七百丈高的浪涛,溺卷荡涌,冲天刷去。

    喑喑哑哑,火鸦齐名,它们双翅铺平,连在一起。火网当头罩下,扑向逆天卷起的浪涛,要将其兜住,狠狠地掼摔在地上。

    轰隆!两者终于相触,可是火网被捅出一个缺口,缺口被撕开,无限扩大,三千火鸦断翅断颈,皆作火雨抛洒降下。

    当是时,熊熊燃烧的狂刀力劈而下,轰中倒卷而上的浪涛,蓬!尘浪枭荡,陡地散开,经不住狂刀的一劈。焚天烈焰冲涌而下,沸滚的能量气漩呼呼旋转,宛若末日之象。

    蓬的一声嗤响,太基王子的基老侍从斜窜而起,护体斗气团团旋舞,好似发光的半球体。木刀“洞爷湖”急遽颤抖,似不能承受从天而降的威压。

    “总感觉自己被坑了……”基老侍从没来由地升起异样的想法。

    啵!力劈而下的狂刀斩爆基老侍从的护体气罩,倾泻而下的火浪烧尽他的长发、衣服,烧伤他的每一寸肤肉,每一个毛孔都被艳火堵住。

    更让基老侍从想哭的是,他的木刀“洞爷湖”在燃烧,是的,木刀在燃烧。完全不能承受倒灌而下的火浪。

    “麻麻的!”基老侍从还未来得及诅咒那只留着卷发死鱼眼的汉子,他的生命之海像是沸腾了一般,蒸煮他藏在海内的珍贵药丸、武功书籍、基老游水图等,多年收藏,多年经营,均毁于一旦!

    太基王子视而不见,并不出手相救他的侍从。证明不了自己能力的基老,留在我身边也是废物,不死在我手上已是对他的宽容。太基王子心如冷铁,身如磐石,屹立不动。

    骤然间,赤练基电掣而来,斩基刀横劈而出,锵,刀光电抹而去,掠过基老侍从烧糊了的头皮。

    “黑龙。”

    赤练基向基老侍从眨了眨眼睛。

    轰嗤,黑光漾爆,一杆长枪自地底窜起,一闪而逝,贯穿基老侍从的身体,枪头从他的头盖骨钻出,还沾着脑浆。

    “我有斩基刀,又有长枪黑龙。”赤练基笑道。战局已定,对手已死。

    另外一边。

    年轻的基老王子撕比腐坏的美女。美女的触腕抓着一杆杆钢叉,叮叮当当,摧断黑王子挥去的剑气。

    呼。

    腿劲激舞,两只修长的腿踢向黑王子的后心。是腐坏的美女的腿,她的腿和身体分开了。

    “这样的腿,如果长在小鲜肉基老的身上,本王子能玩耍三年。”黑王子怅然道。

    他左臂向后撩起,五指半屈,状如兽爪,刷,划了出去。划碎踢向他的美女的腿,肉沫飞扬,抛卷而去。

    “基友们,出来吧。”

    黑王子身在发克鱿的脑袋上,向下俯瞰腐坏的美女。他轻轻抖动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刷刷刷,一道道快到极致的人影旋出,刀光剑影,斧钺矛棍,齐齐招呼向腐坏的美女。

    一阵猛攻之后,美女触腕抓着的钢叉悉数断掉,噗噗,绿色的血液向外蓬射,她的触腕也断了十几条。

    百美图内本来生活着一百只基老,可是因为清算,死掉了很多。幸存下来的基老均已大哥基老为尊。

    但见大哥基老淡然挥剑,斩爆三条扫向他的触腕。绿色的果冻似的血液迸溅,却不能泼洒到大哥基老身上,他有洁癖。

    “发克鱿好像很想吃这个女人的触腕。”大哥基老暗道。他手腕抖动,剑尖划了一圈,荡起一团气漩,裹住腐坏的美女断掉的触腕,向后抛去。

    发克鱿张嘴一吸,把抛向它的触腕吞入腹中。“味道不行啊,不过还是可以食用的。”

    “几把!”

    花容想的契约兽,骥霸獣怒火冲冲,扫量向下方的发克鱿。对它很不爽,因为发克鱿吃了本属于骥霸獣的食物。

    “发克!”

    发克鱿回敬道。

    “几把!”

    骥霸獣吼道。竟然有不知死活的小东西敢挑衅它,要不是因为和主人再次想见,不忍分离,骥霸獣早就冲下,撕了发克鱿。

    “发克!”

    “几把!”

    两只契约兽还在对吼。

    “碧池!”

    蓦地,太基王子脚下的碧池兽也加入到骥霸獣、发克鱿的吼啸之中去了。碧池兽心道,你们好威风,我也不能缄默其口,大家都是真禽兽,何不潇洒一回。

    “几把!”

    “发克!”

    “碧池!”

    三只契约兽的吼叫声此起彼伏,迥然回荡,震得一群基老暴跳不已,马币的,敢不敢安静些,严肃些,大家在撕比呢!

    “剑起陇西。”

    黑王子轻轻甩动金剑,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里钻出来的基老们纷纷回归,腾,腾,腾,一条条基老没入百美图,他们为黑王子开路,不抢他的光环。

    剑在空中一停,遽地,金色的剑幕当空劈下,放眼望去,金芒万丈,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啊!”

    腐坏的美女尖叫道。

    她的右手抓烂自己的左xiong,血光迸射而出,刷,一杆鲜红色的三叉戟怒飚而起,带起百丈高的绿色血浪。

    铛,金声大作,自腐坏的美女左胸窜出去的三叉戟被那道金色的剑幕碾碎。碎裂的残片爆洒而下,每一块残片都被金色的剑气包裹,璀璨绝伦。

    “噗!”

    腐坏的美女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肌肤迅速枯萎,像是裂开的树皮。

    黑王子旋身而起,跃离发克鱿。刷,一道细若发丝的剑气陡折斩下,自女人的脖颈出划过,噗呲,她的脑袋旋了出去,只是断颈处干涸,并无血液溅出。

    “发克鱿。”

    黑王子命令道。

    “发克!”

    发克鱿扁扁嘴,很是不开心。它的食物皱巴巴的,好像更难吃了!发克鱿喜欢新鲜的多水的食物。

    呼。发克鱿庞大的身躯冲划了出去,长舌陡地劈出,缠住断头的女人的残躯,送入口中。眼睛一闭,发克鱿还是勉为其难地吃了下去。“比晒干的水草还难吃!”发克鱿吐槽道。

    “几把!”

    “碧池!”

    骥霸獣、碧池兽强烈鄙视发克鱿,那厮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类型,竟不知足,该死!

    太基王子带来的侍从死了一双,他成了孤家寡人,不,他还有一个奥豆豆。叶听雨和黑夜十三郎的撕比还未分出胜负。

    脑袋上罩了大王尼玛头套,叶听雨攻势迅猛,人又高大,只用一双拳头杀得黑夜十三郎左右招架,守多攻少。

    “黑夜给了我发现基老的眼睛,我的基眼却被一只怪恶心的基特曼占据了。”黑夜十三郎嘿然道。

    刷。黑夜十三郎起指,拈出一张发黑的印符,上面写满古怪的符文。“叶听雨,不要以为你脑袋上戴着大王尼玛头套,我就不能奈何你。看符。”

    黑夜十三郎掷出两指拈着的印符,哧哧哧,玄光摇曳,森冷的气息瞬间铺陈开来,罩定基特曼。

    叶听雨不禁打了一个激灵,手脚冰凉,一颗基老之心悬了起来。“十三郎他丢出来的印符是?”叶听雨也不是无能之人,见识广博,已然识得飞向他的印符,“手撕鬼汁符!”叶听雨惊骇道。

    晚矣。大王尼玛头套也护不住叶听雨。

    黑夜十三郎祭出去的是“手撕鬼汁符”,相传,此符一出,万鬼皆哭,哀恸之声,直达九幽,端的可怕。

    “我踏马的可不想被那张可怕的印符撕成碎片,之后各种各样的液体狂溅……”

    叶听雨毕集全身的斗气,汇聚在右拳之上。蓬!他的拳头闪烁发光,一团气浪迸爆旋开。“给我爆开!”叶听雨吼叫着轰出右拳。

    砰砰砰砰……

    森寒的气墙被叶听雨挥出去的千重拳浪冲爆,四下涌窜,地面被犁出一道道沟壑,深有丈余,长有数十丈。

    可是那张阴深深的印符如蝇附膻,贴向叶听雨的“大王尼玛”头套。隔着头套,叶听雨也可感受到那像是尖锥一样刺下来的寒气。

    “太基欧巴,救我!”

    叶听雨再不敢矜持,也顾不得面子,放声大叫,向他的欧巴太基王子求救。

    “谁敢动我可爱的奥豆豆!”

    太基王子一抖短裙,碧池兽纵驰而下,碧浪掀天而起,荡纵千百丈,水天一色,唯有太基王子风度不凡,宛如行走的雕塑,偏偏美男子也。

    猝见太基王子挥动狼牙棒,呼喇,一道戾芒怒冲旋下,斩碎黑夜十三郎祭出的“手撕鬼汁符”。寒气狂涌,陡地散去。叶听雨紧绷的心弦登时松了下来,长舒一口气,他活了下来。

    “你动我的奥豆豆,就是和我过不去。”

    太基王子冷眼扫向黑夜十三郎,山岳似的基气碾压而下,轰向黑夜十三郎。蓬的一声,黑夜十三郎的衣衫炸裂,头皮、眼睛、耳朵、嘴巴、长颈、腹背……全身无一处完整,血箭溺飙而起。

    “咳咳咳!”黑夜十三郎双手掐住自己的喉咙,猛地抓扯。

    “十三郎!”

    “基友无恙乎。”

    赤练基、黑王子同时纵驰而来,一前一后。赤练基怒视太基王子,崩!戾啸之声陡地响起,一道黑色的螺旋电掣投出,是赤练基的黑龙枪。

    “不管你是谁,伤害我的基友就是伤害我。”赤练基厉声道。

    刷。

    火影迸舞,赤练基身与刀合,飞遁向太基王子。他要用斩基刀劈了差点弄死他基友的太基王子。

    长发飞扬,顾盼生辉。太基王子挥动“王大雷锤”,哧哧哧,哧哧哧!数千道雷光交错而出,穿梭交织,形成半球体形状的护盾。“哦,是什么让你愤怒了。长眉基老。”太基王子冷言道。

    他吐出一口浊气,推开身前的半球体护盾。

    轰!

    黑色的螺旋气柱击中雷光绞缠而成的半球体护盾,雷浆迸爆,电弧窜舞,好似银蛇游弋空中,锦鲤跃出湖面,蔚为壮观。

    刷。身与刀合的赤练基来至太基王子身前,刀光炽盛,怒劈而下。然而,太基王子双手垂下,王大雷锤、狼牙棒并未抬起。

    可是无往不利,无基不斩的“斩基刀”却未能劈下,刀光像是融化的雪水,涓滴留下,洒落在太基王子身体两旁。

    赤练基保持着脑袋向下、双手握刀的姿势,他从上面劈出了这刀。

    “只有这样吗?”

    太基王子淡漠道。

    “你……”

    只有一瞬,赤练基心生恐惧之情。

    “赤山生龙霸!”

    赤练基大吼道。下方,他的长枪黑龙荡舞开团团黑芒,上下延展,左右铺陈,一座赤红色的高山升了起来,而赤练基的长枪瞬化成一条黑龙,缠住赤山,龙吼震天。

    嗡!气浪交叠,烟霞交迸,虚空荡破开来,被那座赤山扫平,黑龙更是狂吼不已,威压隆隆旋去。

    “碧池,碧池!”

    太基王子脚下的碧池兽发慌了,它可不想和初次见面的基老一齐死掉。它虽然是成熟体,可还没找到可以河蟹运动的女朋友呢……

    “哦。”

    太基王子回应道。

    他左手向上扬起,右掌向下压去。锵,狼牙棒怒旋而起,同时,王大雷锤向下砸去。劲风扑面而来,赤练基面颊好似火烧,脸肉似乎被烤熟了。

    赤练基并非不想离开,而是不能!太基王子锁定了他的气机,赤练基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太基王子可怕的后续攻击。可赤练基又必须做些什么,否则必死。

    刷。

    一道基老的身影怒腾而起,他抄身一掠,堪堪避过缠着赤山的黑龙,右臂伸张,叶听雨抓住了“王大雷锤”的锤柄。“太基欧巴,让我们兄弟俩联手撕比此地的基老!再证M78星云皇室的风范。”

    头戴“大王尼玛”头套,手舞“王大雷锤”,还有欧巴在守护自己,叶听雨的自信心膨胀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即便是那天,他也要给捅破!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