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大基面色不悦,不久前,他还不可一世,要以残魂带领众基称霸基老界,再塑一世辉煌,活出新的风采。

    可花容想的到来打乱了古大基的步伐。较之古大基,花容想更能一统基老界。已有多方势力归入花容想帐下,听候他的差遣,以他为尊。

    曾是基老界尊者的古大基怎能容下有基老骑在他的脖子上,依古大基的眼光,紫衣侯要比花容想可爱多了,也容易控制。“基莲灯。”古大基爆喝道。

    蓬,蓬,蓬。

    灯火滔天旋起,好似一道道火柱,彻罩这方小世界。恐怖的威压像是浓郁的阴云,堆积在高空,震慑在场的基老。

    像是涵道馆的馆主,古道人家的家主,基云轩的轩主,也略感不适,xiong口像是压了重石,让人悒郁寡欢,心情沉闷。

    “几把!”

    骥霸獣展翅翱翔,和它的主人花容想一同俯瞰大地,睥睨群基,宣示他们的无上存在感。花容想神情淡漠,好似谪仙人,不染世间之尘,游戏人间,只待朝天阙!

    古大基抢先发难,他要杀一杀花容想的锐气,教他做基不要太嚣张。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基老外还有基老。

    绿发飞扬,双眸逆竖。古大基一扬手,打出一团碧火,滚入“基莲灯”之内。铜蛇灯芯摇舞,喜滋滋地收了那团碧火。对它来说是进补美食。

    可是常人若是碰到古大基放出的碧火,早已骨销肉散,成为一滩脓水。

    “众基回归。”

    古大基拈指道。他祭出数十种玄奥的印符,强行摄拿游离在外的基老冤魂,投入到“基莲灯”内,古大基才是主魂,以一当十,以一当百,以一当千,甚至当万,十万……

    踩着碧池兽的太基王子也不阻止古大基去撕比花容想。

    “我真是太幸福了,竟能见到和我不相上下甚至超越我的基老。gao基之道多歧路,我将上下而求基。”太基王子拾掇了一下迷你的短裙。王大雷锤、狼牙棒悬在他肩侧,助他凶威。

    皇叔唐士比亚表情阴晴不定,事情越发诡谲,已经超出他的控制范围。花容想肯定是幕后推手之一,“还有谁是花容想的同伴,和他身份相仿,地位相近,又有大气魄大野心……”皇叔思绪百转,心情莫名烦躁。

    九层祭台,依旧玄奇,可望而不可近之。

    第四层祭台上站着雷鳃猴,第八层祭台上站着李小仙、脑门插短剑的女人、雨桐。

    “基莲灯又如何。”

    花容想眼眸一转,目射虚电。

    “几把,几把!”

    花容想的契约兽狂吼,它不停地咆哮,也不畏惧古大基。毕竟骥霸獣不gao基,它很正常,就是贪吃了些,逮到什么吃什么,腐女也吃,基老也吃,御姐也不推辞,只要能填饱肚子,新鲜的肉食皆可食用。

    在涵道馆之主、基云轩之主、古道人家的家主等人的带领下,基老们开始攻击听雨楼小界中的活物,不管对方是不是基老。

    基老道长身形窜起,翩若惊鸿。他可不愿被基老们攻击,“道友们,不要攻击贫道,贫道可是卧底啊,身在敌营心在花容想前辈这方。”

    剑光纵舞,道长畅快之极。“接下来唯有等待,花容想前辈,贫道的一切都奉献给你,你不可辜负了贫道的身体与感情,做那负心之基。”

    黑夜十三郎吼道:“我不管,听雨楼属于我,我要撕比前任楼主叶听雨。来吧,叶听雨,向我展示你的擀面杖!”

    马币的,汉子的擀面杖能随便展示吗。你当我是你那样的变、态吗,叶听雨只得应战。左右不过是撕比,他已做好最坏的打算,投奔他的欧巴太基王子。“欧巴虽然长那样,可他的实力摆在那里。”叶听雨心道。

    “十三郎,叶听雨的愤怒你承受的起吗。”

    基特曼大吼一声,xiong部的尖端窜出两道彤光,粗如茶碗,长有十丈。

    黑夜十三郎右臂抡起,砰砰两声,砸爆基特曼释放的两道彤光。“叶听雨,你在耍我吗,你以为只有你的米米是特别的吗?”

    说完,黑夜十三郎撕烂自己的上衫,显出他的F码数的xiong大肌,差点闪瞎叶听雨的鸭蛋眼。

    “大家都是基老,为何要伤害我的基眼。”

    叶听雨暴怒,腾,原地窜出,好似怒啸的激流,挟起滔天气焰,猛烈异常。右拳骤出,叶听雨轰砸了下去,他要以汉子的拳头教训黑夜十三郎。“十三郎,你可知道谁的拳头大,谁才有说话权吗。”

    “是吗。”

    黑夜十三郎不屑道。

    “叶听雨,不妨告诉你,我的拳头也很大,更大的是我的擀面杖!”

    黑夜十三郎右手一翻,嘭嗤,乌光旋起,一杆玄铁战戟立时显现,竖在十三郎身前。抓住玄铁战戟,“叶听雨,注意来。”

    轰!

    黑夜十三郎抡下玄铁战戟,重重威压力劈而下,戟光爆舞,轰开叶听雨的拳头。喀拉拉,叶听雨的掌骨碎裂,手背向外冒血,断骨荏苒,极是骇人。

    “欺基太甚!”

    呼喇,叶听雨陡地甩了一下右手,血水洒开,他的伤口自我愈合。“我虽然没有了王大雷锤,可还有大王尼玛。”叶听雨怒道。

    “什么跟什么啊。”

    黑夜十三郎仗势欺人,挥动玄铁战戟,怒劈向基特曼叶听雨。

    铛!

    乌光荡起,金戈相撞之声经久不竭。

    只见叶听雨戴上了头套,很滑稽的头套,可正是那滑稽的头套挡下了黑夜十三郎的战戟。以战戟抡下的千钧之力,竟不能轰爆头套。

    “哈哈哈。”

    叶听雨大笑。脑袋一拱,拱起黑夜十三郎的战戟。“喂喂,十三郎,我不是说了吗,这头盔的名字唤作大王尼玛,戴上它,你的战力将会加成,防御力也会成倍增加。你怎么还敢小觑我。”

    冷眼旁觑的太基王子忽地摆动左手,他的基老侍从、腐女侍从得到命令,前去帮助基特曼。身体里流淌着基特曼之王的血液,太基王子不允许他的奥豆豆陨落唐腊国。

    他们还没飞出多远,赤练基、基老王子挡了下来。“两位陌生的朋友,哪里去。难不成是去助基特曼?”赤练基嘿然道。

    “还用问吗,他们奉命而来,前去撕比我等的基友十三郎。剑下饮恨吧。”黑王子一抖金色的细剑,剑华如雨,蓬然洒下,罩向腰部以下部位是触腕的女人。

    “吉尔殿下选好了对手,我也不能示弱。”赤练基面膛升起赤红色的花纹,几乎占据他的整张脸,然而看上去极富魅力,并不因此而显得丑陋。

    “斩基刀,出来吧!”

    赤练基唤道。他的披风猎猎而舞,向后张开。铿锵,刀光倒卷,劈来一条红色的血路,通往它的主人赤练基。

    腾,赤练基踏步而上,右臂舒张,五指扣住刀柄,刀指基老。“想杀吧。”赤练基吼道。

    太基王子的侍从们无从选择,只得撕比黑王子、赤练基。这也是他们心中所想的最好结果,哼,基特曼就算死了,也和他们无关,罪不至死。

    咻咻咻,十几条触腕卷摆甩来,腥气扑面而来,灌入黑王子的鼻中。熏得他差点栽下去。

    “真是恶心的女人!”

    黑王子以袖掩口鼻,偏移数丈,避过甩向他的十几条触腕。

    “哼!你身上散发的基老的气息也让我闻之欲呕。”女人回敬道。她的触腕涌动,水泡堆积在一起,越堆越高,五颜六色。倏地,她身体一拧,那些堆积成山的水泡乱舞而出,一颗颗冲向年轻的基老王子,将他围在中间,密不透风。

    “去死吧,基老!”女人哼道。“你也敢称基老王子,那我们的太基王子又算什么。”女人残酷道。

    她目光转寒,望向那些围住基老王子的水泡。“艺术的真谛就是爆!”

    爆字一出。

    轰!轰!轰……

    近千颗水泡一起炸裂,光漪荡舞,虚空震碎,方圆百丈化作泡沫的世界。

    “女人,你听过only油吗。”

    年轻的基老王子笑道。他身处在金色的狂飙内,隔开猛然炸裂的水泡。“only基油可伴我生长,就是only油!”黑王子一抖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哗啦,基气像潮水似的涌出百美图,涤荡开百丈方圆内的泡沫。

    刷刷刷,刷刷刷!上百道剑气纷呈射出,刺向女人的全身各处要害部位。是百美图内的基老们出手相助黑王子。

    “出来吧,发克鱿,我的契约兽哟。”黑王子意味深长道。

    哗,哗,哗。一瓣瓣桃花飞旋而出,继而,一只来此桃花潭的契约兽发克鱿现身了,它睡眼朦胧,就被黑王子召唤来了。

    “主人呀,你叫我做啥。”发克鱿迷糊问道。

    “吃东西。”黑王子笑道。他手指一抬,指向拥有很多触腕的女人。“发克鱿,你看,她很有嚼头的样子,何不大吃一顿。”

    闻言,发克鱿的扁平眼睛直冒光,刷刷,紧盯向女人。“唔,她似乎是墨鱼娘一族,我真的可以吃了她吗。”发克鱿急躁地问道。

    “还等什么,去吧。”黑王子不反对。

    发克鱿欢呼着冲啸而出,桃花缤纷,四下旋舞,芳菲尽,四月桃花始盛开。

    “黑王子,你在嘲笑我吗,放出契约兽戏耍我?”

    太基王子的腐女侍从怒不可遏,招手一摇,水晕晃动,一圈圈迭爆开来,轰碎旋舞而来的桃花,香气蓬涌,经久不散。

    “发克鱿!”

    蓦地,黑王子的契约兽怪叫一声,“曾有太白居士与汪伦水上泛舟,我浮出水面,险些撞翻太白居士和汪伦的友谊小船。当是时,太白居士纵剑而起,剑气万丈,我几乎吓niao。好在太白居士并无恶意,他在我身上用剑刻下几行字,桃花潭水深千尺,有鱼发克鱿,李白留。某年某月某日。”

    说完,发克鱿翻起身子,现出太白居士留下的珍贵字迹。银钩铁划,字字如剑,忽地腾跃而出,剑光炽盛,覆拢千尺方圆,直取女人的双目、颈项、锁骨、心脏部位。

    “我踏马的真想发棵你啊!”

    太基王子的女侍从怒道,她没想到黑王子的契约兽那么卑鄙阴险。

    女人不敢大意,她虽未听闻过太白居士,可单从他刻在发克鱿肚子上的字迹就知他是剑术大家,已臻化境。而且文字洋洋大观,透着豪放之情,可见主人心xing。

    另一方。赤练基对上太基王子的基老侍从,基基对基基,全是基。甫一相撞,蓬!基之情迸舞,并无交汇之处。

    赤练基拖刀而行,火光涌洩。“此刀唤作斩基,另有一枪黑龙,和斩基刀是双生兵器,对付你,只用斩基刀足矣。”

    “哦。被小瞧了呢。”太基王子的基老侍从轻笑道。“你有斩基刀,我也有名刀,此刀唤作洞爷湖,是一位拥有卷卷的银发的汉子卖与我的。”

    基老右臂平举,呼哧,刀光炽盛,一柄木刀陡地闪现,其上镌刻着洞爷湖三字。

    “撕比吧!”

    “杀!”

    两只基老挥动手中之刀,嘭嘭嘭,不知互砍了多少刀。人影幢幢,基气喷薄而出,两只基老越战越勇,不分轩轾。

    倏地,赤练基右臂竖起,“斩基三式,第一式,风云一刀!”

    呼噌!一道烈焰借风而起,扶摇之上,积云相堆,连亘千三百丈。火红色的烈焰钻入积云之中,云气荡爆,热浪迭起,异象缤纷。

    蓬!火红色的云海飙卷而起,瞬间衍化成一柄狂刀,三千只火鸦急遽拍翅,聚在狂刀四畔。火浪碧烟,撩卷四散,灼烧虚空。

    刀锋所指,下方的基老。

    “草,一言不合就放大招!”太基王子的基老侍从怒道。“还能不能愉快地gao基。”

    衣袍鼓舞,基气喷涌,基老侍从猛挥木刀“洞爷湖”,大吼一声:“糖分就是正义!”

    哗啦,木刀“洞爷湖”镀上了一层蓝光,基老侍从想起银色卷毛汉子告诉他的真理,喜欢笑的汉子,运气总不会太差的。

    “我它麻的有不好的预感,这柄木刀真的能对抗赤练基的斩基刀?”基老侍从有些怂道。

    时间,时间会给他答案,mo擦,mo擦,公婆好卑鄙……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