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光激舞,刷,基老道长抛出的铁钥匙旋冲而起,拖出一条长长的尾光,直奔那轮布满裂纹的红月。

    当是时,基老界的净土,诸如涵道馆、坐忘谷、听雨楼、基云轩、古道人家等爆绽出一道道刺目的螺旋光柱,光怪陆离,异象纷呈。

    共有二十七道螺旋光柱冲天旋舞,交汇于一处。那即是隐藏在听雨楼中的小世界。咔嚓咔嚓咔嚓,声如瓷裂,红色的月亮再难保全。轰蓬,裂爆之声陡地响起。

    数万片碎块当空抛撒,碎片光亮如镜,红光飙舞,好似落英缤纷,乱红共舞。随即,数以百计的大基老跨界而来,他们都是基老界的大咖,也有很多归隐的大基被花容想说动,随他一起行动。

    刷刷刷。十几只花容想的分身虚空飞渡,融为一基。那人正是花容想的本尊,面容清俊,眸若点漆,纵然身处众多基老界大咖之中,也无有人能夺去他的风采。

    昂。雄浑的兽吼震慑诸基。摇头幌尾,四肢抓壁,一只相貌古奇的凶兽盘踞在峭壁之上。它长存于此,只是无有人注意它的存在。凶兽再度醒来,它被封印,沉眠于此,几和峭壁相融。

    喀拉拉,碎石迸舞,从凶兽的背脊、长尾、残破的薄翼上洒落。只听花容想笑道:“骥霸獣,我的契约兽啊,还不回来!”

    吼!

    唤作骥霸獣的凶兽,猛地窜出,凌空飞去。倏地,彩光亮起,一道道锁链同时显现,它们锁住骥霸獣的头、颈、四肢、双翼,将它拉了回去。

    野生汉子的首领以及脑门插剑的女人,她们同时骇然失色,骥霸獣竟然醒了过来!而且它的主人居然是基老界的凶煞,花容想。

    涵道馆的馆主,古道人家的家主,基云轩的轩主等人,表情不尽相同,有人喜有人悲有人无动于衷。大基老清谷,基老王子吉尔·潘多拉贡,赤练基,黑夜十三郎,还有很多成名已久的大基都在。

    众基俯瞰大地,扫视地面上的诸人以及九层祭台。

    花容想眸光一动,一道碧霞涌出,旋裹住基老道长抛来的铁钥匙,回到他手中。

    “道长辛苦了。”

    花容想道。

    声音轻凛,传遍十万大山。叩击紫衣侯、白鞠基、基老道长等人的生命之海。波澜骤起,此间已是多事之秋。

    吼!吼!骥霸獣还在挣扎,它虽醒来,却挣不破困住它的三百九十三道寒铁锁链。本已残破的双翼更是因为拼力挣扯,被撕拉的更破。

    刷。

    花容想翩然降下,飘纵之姿恍若天人。“我的契约兽啊。”花容想用手抚摩骥霸獣的大脑袋。

    骥霸獣双目噙着泪水,并用舌头去tian花容想的脸。

    “梨子姬,我会找出你的后人,男的摘掉其擀面杖,女的切碎。”花容想冷酷道。

    嗡。

    一道宏大的音波陡地旋起,从峭壁处透出,拦腰切向骥霸獣还有它的主人花容想。“小花花,恭喜你找到了被我封印的骥霸獣。凭你的能力,定能解开三百九十三道锁链。”梨子姬的声音响起。

    天上天下的基老们听到有人唤花容想“小花花”,均不禁莞尔,却又不能笑出声来。谁敢开刷花容想呢……

    “这只新出现的基老好特别。”和古大基撕比的太基王子不禁开口道。

    “花容想,吾听说过他。自吾之后,基老界唯一能入吾基眼的人物。”古大基引动“基莲灯”,砸退太基王子。

    这时,基特曼整了整衣冠,像天上纵去。他忽然想起自己还是听雨楼的楼主,地位和涵道馆的馆主、古道人家的家主相同,本是同僚,何必见外。是以,叶听雨选择背叛他的古大基前辈,投靠花容想。

    “古大基无能啊,连我赠予他的王大雷锤都守不住,我的太基欧巴都可和他战个平手,何况花容想大人。”叶听雨窃喜道。

    基云轩的轩主面容古怪,斜觑基特曼,“楼主,你来此作甚。”

    古道人家的家主亦道:“听雨楼不是易主了吗,叶听雨,你那什么身份和吾等站在一起。”

    叶听雨讪讪道:“流言,全是流言。在下还是听雨楼的楼主,位置不可动摇。对啦,坐忘谷的谷主高基子为什么没来?”

    叶听雨和高基子的关系很好,远比其他几只大基好。

    涵道馆的馆主韩道新一甩袖,刷,一道清光旋来,停立在叶听雨身前。“楼主,你的好友在这里。”韩道新冷笑道。

    甫一出现,叶听雨还未认出断了四肢、蓬头垢面之人正是高基子。

    身为坐忘谷的谷主,高基子处尊养优,喜好华服。可眼前的落魄汉子,叶听雨无论如何也是联系不到高基子身上。

    高基子瞳光涣散,面无神采,早已退去坐忘谷谷主的光环。

    一番辨认,再加心里挣扎,叶听雨终于开口道:“好友,你怎会变成这样,是谁伤害你至此!”

    义愤填膺,叶听雨显得很生气。

    也不过是面上文章。

    赤练基携手基老王子飘来,赤练基笑道:“叶听雨,你和高基子是好朋友?”

    叶听雨点头道:“过命交情,可推心置腹。”

    赤练基再笑,道:“哦,那太遗憾了,伤害你好朋友的人正是花容想欧巴,你要如何为高基子报仇?”

    涵道馆的馆主、基云轩的轩主、古道人家的家主,皆现出玩味的笑容,扫量叶听雨。

    叶听雨本以为是涵道馆的馆主重创高基子,却没想到那人却是花容想。如今,他已被推到尴尬的位置之上。若不讲些漂亮的话,做些敞亮的事,他会被众多基老界大咖瞧不起,再无翻身之地。

    可他又能怎样做呢,总不能张口大骂花容想,斥责他是凶狠之基。更不能撕比花容想,现今的基老界,几人可撕比花容想,还能全身而退?叶听雨是想不出有哪方高人。

    黑夜十三郎道:“叶听雨,你该让贤了,我也没住的地方,你就将听雨楼送给我吧。十三郎会记住你的恩情。”

    叶听雨急道:“黑夜十三郎,你!”

    黑夜十三郎道:“我如何。”

    赤练基追问道:“我兄弟怎样了嘛,你必须给个说法,否则我不依你。”

    年轻的基老王子道:“我和十三郎情比金坚,他若是喜欢听雨楼,本王子自会出力,不敢有懈怠之心。论撕比,还是人多的一方比较热闹,撕比起来也很流畅。”

    叶听雨真想一掌拍死赤练基、黑夜十三郎等人,敢不敢再无耻些。同时,来自M78星云的基特曼也想拍死他的密友高基子,已经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还活着作践别人,真是岂有此理。

    基特曼想加入到黑王子、十三郎、馆主等人的队伍,然辄,对方不欢迎他。可基特曼何许人也,忽地,他并起手掌,向高基子的脑袋劈去,友谊再深也比不上自己的命,那要它有何用。

    叶听雨的掌刀还未落下,却瞥到高基子诡异地冲着他笑了。像是嘲弄,又像是悲哀。“不要这样看我,你已是废人,尽你最后的价值,成全我们高尚的友谊。”叶听雨心如磐石,刷,掌刀怒劈而下。

    涵道馆的馆主可是记得花容想说过的话,“让高基子活下去,好好地看着我,终其一生,大仇不得报,生死皆无意义。”

    眼看着高基子就要死于叶听雨掌下,涵道馆之主再不能坐视不管。他身形骤起,嘭,掌气冲啸而出,击中的却是高基子,将他轰了出去。

    赤练基右臂舒张,斗气冲出,化作火红色的气带,卷住高基子,倒拖而来。

    “高基子,此基不识时务,触怒吾等的花容想大人,罪该至死。在下大义灭亲,亲手除掉他,不至污了花容想大人的手。”叶听雨朗声道,声如洪钟,传遍小界。

    太基王子带来的基老侍从、腐坏的美女侍从,均向基特曼投来鄙夷的目光,羞于他同出自M78星云。“他身上若不是流淌着基特曼之王的血液,必斩之!”基老侍从怒道。

    “哼,我竟然与你有同样的想法。”腐坏的美女侍从亦道。

    “花容想!”

    基界封侯者怒道。

    刷!

    巨镰划开让人心悸的刀光,陡折旋斩而出,好像是紫蟒游弋水中,优雅而又危险。

    “哦,我当是谁呢。”

    花容想一旋身,日月冠轻颤,“紫衣侯,你打扰我和骥霸獣相聚了,没人告诉你有实力的人装比那叫深沉,无能的人装比,那是傻比吗。”

    基老界的传说右手一拂,五道彩光迸舞而出,劈斩向紫色的刀光。嘭嗤!刀气漾爆,席卷四面八方。五道彩光中的三道崩碎,还有两道怒驰而出,一上一下劈向紫衣侯。

    紫衣侯如临大敌,眸光炽盛,鲜有基老能激起他的斗志。便是那基老界的无敌传说又能如何,不撕比一场岂不抱憾终身。

    右脚虚划半圈,全身绷紧。紫衣侯双手握紧刀柄,“紫燕鬼铃。”基老界之侯清冷道。叮叮叮,凄艳的铃声响起,透地而出,贴地旋飞。遽地,一双双暗红色的眼睛亮了起来,接着,振翅之音骤然而响,数百只紫翅红眼的凶燕飞扑而出,恍似一团紫色的云雾迸涌开来。

    吼!

    花容想的骥霸獣怒啸连连,猛挣扯束缚它的锁链,鲜血迸射,窜出它的肤肉,很是惨烈。

    “安静。骥霸獣。”

    花容想十指弹舞,咻咻咻,五彩气柱旋舞而出,攀上锁住骥霸獣的三百九十三道锁链,光霞迸起,灿若春花,冠绝秋月。

    骥霸獣的神情舒展,蚀骨锥心的痛楚渐渐离它而去。它即将自由,拥抱这片夜空。

    崩!崩!崩!崩……

    七根,九根,十九根,七十三根,一百二十七根,二八三十九根,三百五十根!共有三百五十根锁链迸炸,金属碎屑漫天抛舞,光霓奔涌。

    “骥霸獣,让我看看你是否还是你。”

    花容想笑道。

    “吼!”

    骥霸獣摇了摇脑袋,双翼陡地扬开,遮天蔽日,投下漆黑的阴影。蓦地,骥霸獣扬翅飞出,崩崩崩!崩崩崩!余下的锁链一齐崩碎,像是腐蚀的铁链,经不起骥霸獣的挣扯。

    腾跃窜出,骥霸獣扑向紫色的燕子。它双翅疾拍,三道火河喷薄而出,一道黑,一道白,一道灰,瞬间烧焦近百只凶燕。

    刷。

    一只双翅展开超过十米的双头燕怒飞而来,它的两颗燕头齐齐张开,叫声嘶哑,像是喉中关了沙子。

    飞跃死伤惨重的同胞,双头燕张开铁钩似的爪子,抓扯向骥霸獣的背脊。

    “几把!”

    只听骥霸獣狂吼一声,双翅怒拍,炎流荡卷倾泻而出,夜空中飘旋着硫磺味,刺鼻之极。

    “几把!几把!”

    骥霸獣长尾先是收起,接着荡折扫开,劈头抡向双头燕的下腹。

    咔哧咔哧,双头燕的钩爪张开,抓扣住骥霸獣的尾巴末端,铛铛铛,它的两只尖喙猛啄骥霸獣的尾巴,火星迸射,却不能伤害骥霸獣分毫。

    “几把?”

    骥霸獣像是在看傻比似的看着双头燕在那里瞎折腾。

    倏然之间,骥霸獣的长尾绷直,陡听咔嚓一声,双头燕的双爪迸裂,而它的尖嘴也被崩折了,两只燕头面面相觑,也叫不出声来。

    当是时,骥霸獣长尾一抖,嘭!炎浪滔天,震开双头燕,险些烧光它的羽毛。饶是如此,也吓了它一大跳。

    双头燕还未来得及奔逃,骥霸獣飞扑而至,大嘴张开,咬向双头燕左边的脑袋,噗,紫血迸洒,溅了骥霸獣一脸。可它吃掉了双头燕的一只燕头,对方已经不能称作是双头燕。

    上官小红暂时还可置身事外,女汉子系统已经收集齐毕骥霸獣的信息,并且归档。“骥霸獣,好霸气的契约兽。”上官小红暗道。

    “因为它的擀面杖大吗?”女汉子系统认真吐槽道。

    “别问淑女没礼貌的问题。”上官小红回道。

    “是,是。”女汉子系统冷冰冰道。

    叮,一声之后,女汉子系统切断和寄体的联系。

    大吞大嚼,骥霸獣很快将空中的紫燕扑食一空,全部装进它的胃中,久被封印,它早已饥肠辘辘。看到石头都觉得美味。

    腾。

    花容想一步纵出,身姿华贵且雍容。他双足踏在骥霸獣的背脊之上。遥望紫衣侯。“来啊,相互伤害。”花容想冷声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