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仙见过雨桐,虽然对她没什么好感,任何同她抢闺蜜的女人都是敌人。小仙眸光闪烁,不怀好意地半觑雨桐。

    “你看我做啥。”

    雨桐的脑袋转了三百六十度,直接望向李小仙。

    “”

    李小仙心中的阴影更深。暗道,你吖敢不敢用正常些的方式面对我,为何脖子能旋转的那么溜。

    “我知你没安好心,坏透了的小姑娘。”

    雨桐漂亮的脑袋快速旋转,头发飞舞,甩向李小仙的面庞。

    还在耍我。李小仙不动声色。静静地看敌人装比,你的脖子能随便旋转,你的米米大,就你能显摆。

    大概是无聊了,雨桐方才止住。只是面庞和后背在同一方向。

    “小红的朋友中,靠谱的不多,你算一个。骄傲吧。”

    像是赞叹的语气。出自雨桐之口。

    我她喵的该高兴吗,李小仙心道。两人各有所思。

    “古大基。你妄想一统基老界,异想天开,你有没有问过我的墨剑。”

    船舸之上,皇叔傲然屹立,锵,墨剑颤鸣,漾开一团墨气,越旋越大,最后化为一座黑色的尖锥体,重压而下,云气荡爆,剑鸣清扬。

    太基王子现出真身,已能和古大基一较高下,皇叔的杀入,让古大基有些支绌。

    M78星云的基特曼王子,太基殿下,他左手狼牙棒,右手“王大雷锤”。长喝一声,“古大基,接受我的狼牙棒的爱。你将体会局部地区之花绽放的高雅感觉。”

    嗵,嗵,嗵……

    太基王子每向前一步,虚空抖震,乱流迸射,胆小的基老若是见到太基殿下,定会双膝发酸,不由自主跪倒在太基王子的阴影下。

    锵铛。皇叔唐士比亚的墨剑释出的黑色尖锥体砸中古大基的xiong大肌。黑焰蓬卷,缭绕四起,吞了古大基的左、右xiong大肌。

    这时,太基王子抖动他修长的xiong部顶端,喝道:“古大基,你的小花朵准备好了吗,我的狼牙棒来啦。”

    太基王子双臂舒卷,庞大的身躯陡地旋舞起来,呼呼,狂飙奔旋,流星似的甩了出去。王大雷锤、狼牙棒卷起百丈高的电芒,斫砍向古大基的局部地区。

    古大基既要面对皇叔的撕比,还有堤防急着证明自己能力的太基王子,“吾伤心呐。”曾为基老界尊者的大咖叹息道。呼喇喇,他的身体荡开一道道绿色的光弧,迥然回转,斩爆攀附在他xiong大肌上的黑色火焰。

    “弹跳吧,我的xiong大肌。”古大基沉声喝道。

    蓬嗤!基老界尊者的左乃大肌上下弹跃,撞碎了黑色的尖锥体。

    “基莲灯!”

    古大基声音陡寒。

    刷。

    基莲灯刷下千万道神华彩光,一根根直立,仿佛是贯穿天穹与大地的通道。砰砰砰!光浪涌炸,太基王子的狼牙棒、王大雷锤不知砸碎多少道神华彩柱。越战越兴奋,要知M78星云的gao基生物都是为了战斗撕比而生的爱好和平的宗族,当然,鱼龙混杂,也会出现适量的败类,彰显优秀者的高品质。

    哗,光河涌来,拍中太基王子的狼牙棒。太基殿下如遭钟石轰击,xiong膺填堵,一口积郁之气填在肺腑之中。

    基莲灯的影响由此可见,天下基老皆惧此灯。只是受它影响的程度有高低之别。

    “闺蜜,小红你下去做啥!”

    李小仙惊道。

    上官小红一跳而下,离开第八层祭台。青石旋开道道光漪,接住了女禽有兽童鞋。是契约方石。

    “这位女禽之兽童鞋,你为何盯着贫道?贫道虽然相貌极佳,气质优雅,可对女人不感兴趣。”基老道长背后凉飕飕的,他已知上官小红来了。

    刷嗤。基老道长甩开拂尘,搭在古琴之上,向后一扯,古琴陡地旋斩向上官小红。

    剑指一扬,一道红色的光束自上官小红指尖窜出,铛的一声清响,古琴被撞开了。“道长,本兽想和你论道,为何要撕比我。”女禽有兽童鞋笑道。

    基老道长一拧身,清气旋舞。他取回古琴,拂尘压下剑柄,剑尖直指上官小红。“姑娘,你为何取出甲腾鹰兽的黄金手指,而且对准贫道的脑袋。”

    金光旋舞,一根金色的手指飘在上官小红额前,指向基老道长那个方向。

    基老道长自问,他的手技也不差矣。可是和甲腾鹰兽的黄金手指相较,殊无可比xing。天下谁人不知甲腾鹰兽,还有它那让姑娘眉开眼笑的黄金手指。

    “贫道可不想被甲腾鹰兽的黄金手指愉悦。”基老道长心道。

    “道长,你怎敢背对着小女。”合百子的声音幽幽响起,带来无尽怨气。刀光一瞬而至,斩向基老道长的后颈。

    “剑起处,人我两忘。萍相逢,无根无脚。”基老道长吟道。大袖摆舞,剑光若青萍,骤然洒开。

    蓬!

    青萍漾爆炸开,化作点点绿色的荧屑,漫空洒抛。

    合百子持刀而来,“道长,你和我处不来,必有一人死于今日。你说会是谁呢?”

    基老道长昂声笑道:“贫道洁身自好,敬天礼道,除了偶尔gao基,似乎没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应是长寿的人物。还有小鲜肉基老等着贫道去开光呢。姑娘何不成全贫道的gao基之心,乘鹤西去。”

    恶言相对。基老道长也不是良善之流。

    合百子不住冷笑,发丝拂过刀柄,“道长,成为我的刀下枯骨吧。”

    光线乍然亮起,刀气奔涌如冰泉,血浪滔天。刷刷刷,数十道刀气溺卷而上,从四方斩向基老道长。

    “贫道为什么总是那么倒霉,明明喜欢的是汉子,可总有女人找上贫道。奈何贫道gao基之心不改,此生为gao基而生。”

    基老道长大袖抛舞,拂尘飞出,飒飒飒,万千根尘丝飚射而出,击破斩过来的数十道刀气。

    盘膝空中,基老道长抚琴而叹,“世人不知基老好,千般误会,万种冷斥,贫道只问,可gao基得长生否。”

    琴音哀谧,伴着道长一声声轻叹,锵然回荡在天地之间。

    刷。

    基老道长的佩剑悬在他上空,沉浮不定,像是银鱼腾挪。只待道长一声令下,当剑斩昧眼不识基老之女。

    合百子执刀而舞,若紫芝,似瑶草,铛铛铛!她挥动柳叶刀劈开一道道琴音,不至被其迷惑了心智。

    上官小红还未动身,道长的拂尘蓬然爆舞,三千九百根尘丝像是生有知觉似的,暗锁住小红的气机。只要她动,行那对道长不利之事,拂尘就要撕比小红童鞋。

    一翻手,上官小红掷出酱油界的重宝“酱油瓶”。瓶内虽无酱油,可瓶子也是利器,可砸人可伤人可斩人于瓶下。

    酱油瓶一出,基老道长的拂尘像是受到极大的刺激,三千九百根尘丝抛撒开来,切割虚空,扫向酱油瓶,要将它扫爆。哗哗哗,破裂的次元碎块像是碎冰一样迸炸。

    瞬间撞上,拂尘扫出去的尘丝和酱油瓶绞缠在一处。尘丝一匝匝缠住酱油瓶的瓶口、瓶颈、瓶肚,包粽子一般,整只酱油瓶像是白色的粽子。

    呼喇。破空之声陡地响起,又有一束尘丝拧成的绳索荡劈而下,抡向上官小红的左颊。

    “道正真是处处提防本兽。”

    上官小红轻弹食指,一束红光击中甲腾鹰兽的黄金手指,咻嗤,金光迸窜,黄金手指宛若飞驰的金蛇,划过长空,撞爆那根绳索。细沫尘屑飞扬,直如聚在一起的蚊蚋。

    “贫乃联盟的盟主哟。贫道为何让你记挂了?”

    基老道长虽然盘坐在空中,可他的身影依然高大。呼呼旋转,道长正对女禽有兽童鞋,而他的剑锋所指之人却是合百子。

    “道长可取下紫衣侯脖子上挂着的铁钥匙,为何不取?若是取下,你还可交好紫衣侯,或许能愉快地gao基也说不定。”上官小红道。

    “贫道不知你在讲什么。”基老道长拨弄琴弦的手指有些失衡,琴音一顿。

    “好机会。”合百子纵刀而起,嗤啦,一刀斩下,刀气似倒虹,排荡开来,刹那间,光浪掀舞,充斥开萦绕不散的琴音,天际为之一静。

    “嗯?”

    紫衣侯听识敏锐,已听到上官小红在说什么。道长可取下诅咒我的铁钥匙,为何不取!紫衣侯左臂舒展,掌心朝外一推,嘭,紫光窜舞,轰退腰部以下的身体是触腕的女人。

    刷。

    紫衣侯化作经天长虹,迸驰而出,他要问个明白。明明有一基老一女禽之兽可取下他的铁钥匙,却无有人动手,“紫衣侯岂容你们戏辱。”银发纵舞,紫眸生电,基老界封侯之人怒冲冲而来。

    合百子一侧身,堪堪避过紫衣侯。嫣然欣笑,合百子挽动柳叶刀,静立一旁。坐看基老撕比,也可心情大好。

    “紫衣侯,收起你的愤怒,贫乃联盟的盟主没安好心,我们之间的基qing不容一个贫乃娘破坏。”基老道长大声道。

    可他看到紫衣侯挟怒火电掣而来,已知言语无用,做过一场才可静下心来,谈道gao基。

    “唉,贫道苦也。”

    基老道长拔然而起,手指疾拨琴弦,铮铮铮,琴音肃杀,一道道月牙音弧划过夜空,劈斩向紫衣侯。

    “道长,你让我失望了!贫乃娘讲的可是真话?”

    紫衣侯抡起巨镰,怒劈而出,嗤嗤嗤,紫电蜿蜒旋起,状如蚰蜒。

    音弧、紫电碰撞,荡开团团光沫,撕开幽静的夜空,写下基老大咖撕比的真章。

    两个蠢基真不懂事。另外一只基老大咖白鞠基忖道。“不是说好一起弄死古大基吗,为何你们先动手?船还没造好,你们就要拆桥,不怕溺水而亡,白夜叉也是无奈了。”白鞠基白袍一振,梅香铺天盖地卷出。

    紫衣侯、基老道长撕比的很激情。这时,上官小红道:“道长,花容想是不是找过你,或者许你重诺,泼天的好处让你拒绝不得。”

    贫乃娘,敢不敢憋说话。基老道长苦不堪言,宝宝心里苦,可就不说。

    “是了,本兽知道了。”上官小红再道。“花容想发现道长身上携有梨子姬留下的铁钥匙,故而寻上你,邀你共赴数百年前的大腐、女的密藏之地。”

    “梨子姬?铁钥匙?密藏?”

    紫衣侯心思电转,冷冷觑向基老道长。

    “道长,你失了风骨吗,竟然要去发掘梨子姬的密藏,你还是我辈基老界之人?”紫衣侯运起无上杀招,瞬间,他的气息一变。

    紫琅叮咚相撞,玉佩陡地裂开。紫衣侯双手上翻,掌心向天。“亏我待道长不薄,道长却心存私心,算计于我。杀阡陌!”紫衣侯冷声道。

    嗤啦,嗤啦。紫衣侯的掌心透发出幽寒的基气,结成道道紫陌。

    紫陌横纵,向前碾压而去,誓要诛掉基老道长。

    “冤家宜结,贫道只好自保。”基老道长想要收回拂尘,却听嘭一声巨响,缠住酱油瓶的拂尘爆掉了,化为断丝残絮飞出。

    上官小红信手召回酱油瓶,风平云淡。“道长,你的拂尘不结实,需要换一个了。”

    基老道长来不及同上官小红反言相讥,紫衣侯的杀招“杀阡陌”已经来至他身前不足尺余。

    琴、剑同出,斩向碾压而来的紫色光路。

    嘭嘭嘭……

    光尘滚爆开来,琴音颤疾,长剑大开大阖,扫清一道道光路。

    可是紫色的光路迅疾无伦,横撞而来,摧枯拉朽,难以阻遏。纵是道长尽力一搏,也被一道凝实的光路击中,蓬!紫光啸滚,而基老道长口吐鲜血,向后跌退。

    遽地,道长翻手抛出一支造型古怪的钥匙,“花容想前辈,约定的时刻到了,何不现身想见!”

    “又在发痴吗。”

    紫衣侯疾纵而起,巨镰划割夜空,镰刃陡地剖向基老道长的肚腹。

    上官小红却抬头,望向高空之上的那轮红月。

    月光稀薄,淡了下来。

    风也停了。

    古大基、太基王子、白鞠基、皇叔唐士比亚等人同时凝望那轮红月,月亮似乎要爆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