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以北,有山曰岳静布条。多水,草木繁茂。有木曰鲧旦,金枝玉叶,冠盖亭亭。

    有鸟曰叮叮,其声悦耳,多栖于鲧旦之木,朝出暮归。

    有海外方士骑鹤而来,手捧妙蛙种子,曰:噫,此山甚好,适合gao基。

    奇异之兽妙蛙种子曰:妙哇。

    山海淑仪志

    黑夜十三郎、黑王子、清谷、赤练基,当世四大基老对酒当歌,心情舒悦。赤练基忽然捧出一本古籍,放在桌案上。

    “基友们,请看这是什么。”赤练基指着古籍,笑问道。

    “赤练基,你不喜读书,只喜gao基,为何今日取出一本书,实在是让我讶异。”黑夜十三郎哈哈笑道。

    “山海淑仪志,是它!”大基老清谷失声道。他手疾如电,抢过桌案上放着的那本书。

    “基友你失态了。”黑夜十三郎笑曰。“我就知你会喜不自胜。”

    “山海淑仪志,我也听说过这本书,据说,是一位大基老所著,耗尽他一生心血。时人不解,多嘲弄。大基老,卒。”年轻的基老王子惋惜道。

    黑王子也很激动,凑近大基老清谷,和他一起翻阅基老界的奇书。“前辈著书立见,为我等标明gao基的良好场所,大河山湾,绝壁陡崖,云中之城,地下之海……”清谷喜道。

    “真是有心了!前辈舍身忘己,一生孤苦伶仃,放着gao基的大好时光,却身体力行,游遍天下山川大河,无人之地,只为写下gao基指南,润泽后世基老。”

    黑王子动容道。

    听黑王子这么一说,黑夜十三郎、赤练基聚了过来,“真有这么神奇?”

    “我不相信世间有这等无私而又心xiong旷古的奇基老。”赤练基反斥道。他虽然得到山海淑仪志,却对其不屑,随手将它丢在书房。这次的基老聚会,因为清谷会来,赤练基才想起他有一本gao基地图手册……

    基老界大咖们爱不释手,津津有味地翻阅山海淑仪志。

    忽地,山风拂案而过,吹动几大基老的秀发。有股麝香味传遍山间。接着,花容想御风而来。涵道馆的馆主跟在花容想之后。

    清谷、赤练基、黑王子、黑夜十三郎长身而起,面挂笑容,均道:“花容想前辈,馆主,你们来啦。”

    花容想双手抄在袖中,眼角余光一瞟,瞄到gao基地图手册,“哎呀,这不是山海淑仪志吗,几位基友好雅兴。大家一起gao基呀。”

    赤练基笑道:“前辈真是说笑了。我等大咖在您面前只是小友,不敢以基友相称。”

    黑王子道:“赤练基,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花容想欧巴忙里偷闲,前来涵道馆游玩,你又那么拘谨,欧巴怎么放得开,咱们还能愉快地玩耍吗。”

    黑夜十三郎道:“还是吉尔王子说的好,赤练基,你真虚伪。”

    清谷道:“赤练基,不许拘谨,以平常心面对花容想前辈就好。否则大家不如一拍两散。各回各家,个gao基。”

    涵道馆的馆主心中苦笑道:“麻蛋,你们几个真不客气,真当涵道馆是你们家,吃吃喝喝,又不付账,全算在我这个馆主头上。若是只有花容想一人还好,我怎知他还带来几个跟班!”

    馆主韩道新面笑皮不笑。

    花容想大袖一挥,双手分开。他将gao基地图手册摄拿过来,道:“哎,不瞒你们说,这本山海淑仪志描述的地方,我都去过,也和伙伴们实地运动过。”

    赤练基长眉挑起,急道:“欧巴,快说说,有甚新奇感觉?小弟也去体验一番。”

    黑夜十三郎道:“赤练基,你叫什么,听花容想欧巴说完。”

    花容想翻到一页,停下手,道:“弟弟们,你们看这里。”他指着一处秀丽的山川言道。“此地有山,唤作岳静布条,多生巨木,曰鲧旦。还有一种神奇的鸟,叫做叮叮鸟。”

    涵道馆的馆主向后急退数步,蹬蹬蹬,他面色苍白,额生冷汗。

    花容想无视韩道新的异常之举,他接着道:“黑王子,十三郎,赤练基,清谷,可愿随我一起去岳静布条之山。一会叮叮鸟。”

    清谷、赤练基、黑夜十三郎、基老王子早已注意到涵道馆馆主的异常变化,他们心思敏捷,虽未猜出全部,却大致知道了轮廓。“岳静布条之山应该和涵道馆有关!”

    遽地,花容想身如幻影,身姿虚实不定,好似泡沫一般。

    “欧巴,你这是肿么啦!”

    “花欧巴,你无恙乎?”

    “前辈,还好吗,我观你气色不足,是不是gao基太多,需要多多休息。”

    赤练基、清谷、黑王子等人急道。

    “无事。”

    花容想笑道。

    身影再度清晰,大基老又恢复了绝代基姿,冠艳天下。

    “收好。”

    花容想丢出gao基地图手册,还给清谷。赤练基对山海淑仪志完全无兴趣,只是配合基友而已。在野外,河虾运动需要时机与契机。

    “馆主。”

    花容想旋身,望向涵道馆的馆主。“你已知我的来意。”花容想起手一指,一点彩光纵入韩道新的识海中。

    基老界的另一方势力,坐忘谷发生的一切再次呈现,映入韩道新的脑内,一遍遍播放。最末,有花容想的分身向韩道新摇手,“馆主,坐忘谷的高基子向你问好。”

    哗!

    涵道馆的馆主脸色剧变。

    和他其名的大基老高基子已被花容想拆解的不成人样,几如死人。韩道新可不想成为第二个高基子。

    人总是想活下去,体面地活下去。

    有时,身不由己。

    赤练基、黑王子、黑夜十三郎、清谷盯着韩道新,他们道:“馆主,你可愿跟随花容想欧巴一起前往岳静布条山,大家一起去抓叮叮鸟。”

    韩道新压下满腔的怒火与不甘,只得道:“愿往。”

    听雨楼,小界之界。

    太基王子力战上古基老尊者古大基。

    基基有基基,基老冤冤相报何时了。

    刷。

    紫光顿起,银发飘纵。紫衣侯划动巨镰,劈向太基王子带来的腐女侍从,“死来,女人。”紫衣侯轻声道。

    白鞠基架起云光,右手一颤,梅花纵出,大如巴掌,抛射向太基王子的另外一位侍从,基老。

    道长虽心如明镜,拂尘一扫,叫一声:“贫道要起舞了。”

    锵!锵!锵!

    琴音若冷泉激撞玉石,杀伐之意陡地升涨。剑光纵驰,长虹经天也似,三尺琴剑再出尘寰。

    基老道长眸子一寒,以手中拂尘挥向琴剑,飘絮轰卷而出,击中剑柄、琴弦,铛!琴与剑倏然分开。

    古琴向左,冷剑向右,齐齐斩向合百子。

    “姑娘,皇叔的霓裳舞曲你是学不到手了。剑下长眠吧。道长为你送行。”

    就属基特曼尴尬了,他不知是去相助太基王子带来的侍从,还是去帮忙合百子撕比基老道长。而他又站在古大基的帐下。

    墨剑哀吟,皇叔唐士比亚怒啸而起,皇气滚舞,直达九霄。“太古之巅,霓裳之艳,剑之绝。”剑气森然,拂荡扫开。

    皇叔驾驭小船,以墨剑开道,驶向古大基。

    嘭!

    太基王子被“基莲灯”释放的幽暗火焰击中,五窍生烟,短裙摇曳。“古大基,你敢在我面前称大,真是滑天下之大基!”

    一声长喝,太基王子举起“王大雷锤”,他虽然初次使用神兵,却是得心用手。蓬,一团基气漾出,沿着太基王子的掌心钻入锤柄中。王大雷锤绽放万丈光明,照亮夜空,听雨楼中的小界和外界不同,全天都是夜晚,没有白昼之分。

    “蚍蜉撼树也。”

    古大基傲然道。他身躯庞大若山岳,头顶悬着专克基老的秘宝“基莲灯”,可谓声势浩荡,况且他实战经验丰富,经过岁月的沉淀,虽然不想说,更加的卑鄙了……

    蓦地,古大基左掌并起,状如阔刀,力斩而下。光潮涌起,遮掩百丈方圆,咻咻咻,一只只基老的冤魂被光潮产生的涡旋之力吸来,纳入其中,增添凶焰。

    万千鬼哭,炸的人头皮发麻。

    “顺吾者死,逆吾者更该死。吾名古大基,执掌天下众基。”

    冷声冷语,形如古皇,睥睨之间,赫赫神威顿扫天下。嘭隆,古大基手刀斩了下去,惊世刀气狂舞,辉同日月,并掺杂阴森鬼泣之声,卷扫荡下。

    月光晦暗,已被基莲灯释出的光焰吞殁。

    面对古大基凶戾的一斩,来自M78星云的基特曼王子言语虽有轻蔑之意,内心却是警凛起来。“是时候恢复我本来的面目了。”太基王子暗道。

    “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

    太基王子左足猛踏虚空,轰隆,气芒荡炸,遮住他全身。咔嚓咔嚓咔嚓,绵密的骨骼生长之声响起,头顶青天,足立碧霄,双眼如鹅蛋,xiong部顶端长达丈余,太基王子终于显出了M78星云特有的生物形象,要比基特曼叶听雨还要雄峻轩伟。

    “纳尼!”叶听雨失声道。“我从未见过太基欧巴的真身,这次,竟然有幸目睹,震撼非常。不,我不可失了争雄之心,落于下风。”叶听雨又道。

    李小仙抓住机会,认真吐槽道:“麻蛋,为咩太基王子逼an身了,他的裙子还没撑破,什么材料做成的,质地真好。”

    上官小红道:“闺蜜,你不要在意细节。主意看太基王子的钉钉。”

    李小仙捂着脸道:“不要了啦,小红你好污!”

    上官小红道:“闺蜜,你想多了。我之说太基王子木有钉钉!”

    李小仙这才放心,从五指缝隙中望去,果见太基王子某处很平坦,不似擀面杖很宏伟的样子,甚至可说完全木有。

    叶听雨悲愤道:“你们这些小姑娘知道什么,我的太基欧巴虽无钉钉,可是他有重宝啊。”

    他花语未落。

    蓬嗤,蓬嗤!

    光雨喷洒,化作点点流萤飘散在天地间。继而,一杆狼牙棒现了出来,被太基王子抓在手中。

    叶听雨道:“看到了吗,你们看到了吗,我的太基欧巴已经将自己的钉钉炼化成了狼牙棒。对自己都那么狠,也没有谁了。”

    众基鸦雀无声。

    再看向太基王子的目光已经不同了。

    敢断自己的汉子的擀面杖,并将其炼成狼牙棒,这等心xing,谁不怕。

    扑的一声,血水喷洒。紫衣侯切断太基王子带来的腐女侍从身体,可诡异的是对方并未死绝,长腿向后跑了,上边的身体却还在扭动。

    紫衣侯道:“妖女,也敢欺瞒我的基眼,死不足惜。”

    怒喝一声,紫衣侯如影魅似的射出,左掌疾拍,紫芒荡炸,罩住腐女侍从的上半个身体,“谁敢戏弄紫衣侯,谁就要死。”

    “是吗。”

    腐坏的美女嗤笑道。她也不顾自行逃掉的长腿,双掌一拍,嘭,青光旋舞,化为青面獠牙之鬼,迎向那罩下来的紫芒。

    “太基王子现出本身,我亦不能让他失望。”

    腐坏的美女盈盈笑道。

    轰隆隆。

    青色的光漩顿成,咻咻咻,吸来道道紫芒,将之绞碎。而腐女侍从业已现了原形,她身高三丈,面如圆盘,无眉无鼻,虽然没了腿,却长出很多触腕。飕飕飕,一条条触腕甩动,青芒荡炸开来。

    嗡。

    腐女的一条触腕劈扫了过来,抡向紫衣侯的xiong膛。

    “紫衣侯,再战吧。”

    “你这副鬼样倒比先前的模样顺眼多了。”

    紫衣侯冷笑道。左臂挥舞,蓬,击中腐女甩过来的触腕,将它震退。

    和白鞠基撕比的来自M78星云的基老生物,一记力大势沉的扫退,暂时摒退白鞠基。趁着空当儿,他也显出本尊。模样倒是和叶听雨有些相似,只是纤瘦了些。

    看着和自己相似的M78故乡之人接连现身,叶听雨心潮起伏,忽想道:“为何不联手我的太基欧巴,独占唐腊国的基老界,称王称霸,两王也可并世,只要我稍稍屈服于欧巴即可。”

    念头一起,叶听雨再难按下心猿。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有更多的大基老即将跨界而来……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