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光炸舞,洪波涌起。古大基遽然而起,身长十丈,双手过膝,一头碧绿色的长发迎风而舞。

    “吾名古大基,出生时,天降祥瑞,紫气万丈,有基神御龙而来,为我摩顶,灌入两千三百七十五道灵识。自幼起,吾便知世间唯有同xing之间才存在永恒的爱情,那时节,gao基的念头便已生根发芽,伴吾成长。”

    “年方二八,吾风华正茂,阅尽天下人情冷暖,舍了家人、族人,踏上证道之旅。何为道?吾道在何方?”

    古大基悠悠道。声音清越。穿过时空,跃过无尽的山河,来回回荡,震人发聩。被基莲灯困住的基老冤魂顶礼膜拜古大基,他们神情端穆,或匍匐于地,或合掌呢喃,或喜或悲,不一而论。

    紫衣侯左手负在身后,右手打开白玉扇,“真是活久见。想不到我还有见到古大基的机缘。听他说下去也无妨。”紫衣侯并未打断古大基的自言自语。

    上官小红、李小仙、脑门插剑的女人也未有进一步的动作。放出古大基的残魂非是小红的本愿,是他自己从经久的沉眠中醒来,要行那gao基之事。

    古大基像是在缅怀过去,又像是在伤感,面部表情风云骤变,蓦地,他双目迸出碧光,锁定下方的李小仙。

    “女人,我从你身上嗅到了李火巴的味道,李火巴是你什么人?”古大基吼道。

    嘭隆,惨绿色的光云荡爆开来,轰向李小仙。

    李小仙并不担心,因为她站在第八层祭台上,她同时也深信古大基不能靠近她。“李火巴,那是谁?”李小仙一脸惶然,她真的不知祖先之中还有这样一号人物。

    古大基一怒,众多基老的冤魂如临深渊,战战兢兢。与他保持足够远的距离。“哼。”古大基淡漠道。

    刷,刷,刷。他满头翠色的长发飚射而出,宛若万千根长矛,碧泓涌荡,分割虚空。一只只基老冤魂被长矛捅穿灵体,化为劫灰。

    三分之一的基老冤魂被古大基杀掉,余下的冤魂苦不堪言,真个是求生无门,想gao基又怕死,更让他们伤心的是死掉了一大批基友,来年坟头五丈草啊。

    “古大基前辈真是xing情中人。”来M78星云的基特曼笑道。

    “你是何人!”古大基阴冷道。一双眸子觑定叶听雨,刺得他浑身不舒服,好似被人看透了灵魂。

    “古大基前辈,小子叶听雨,乃是听雨楼的楼主。前辈醒来,居无定所,小子愿将听雨楼奉上,以作前辈的休憩之地。万望前辈接纳小子的一番心意。”

    基特曼主动和古大基攀交情,反正听雨楼他是守不住了,与其被皇叔或者紫衣侯等人强取,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赠予古大基,还能拉近彼此的距离。

    “天下基老皆是我的后宫成员,率土之滨,莫非吾土。听雨楼,未曾听说过的地方,吾自然要收走,关你何事。”古大基冷漠道。

    他抬手一挥,呼喇,基气荡卷而出,恍若碧龙出海,声势无伦。

    麻蛋!怎有那么不要脸的基老。叶听雨震惊道。他可不敢撕比古大基,摇动“王大雷锤”,叶听雨向后急退。

    Duang!

    一团雷光迸爆开来,撞偏古大基挥来的那道碧绿色的斗气。

    古大基轻蔑地望向叶听雨,看着他逃跑,像是盯着一只小虫子似的,浑然不在意。

    白鞠基、基老道长、紫衣侯等基老更是嗤之以鼻,对基特曼讨好古大基的行为极是鄙夷。看到基特曼吃了一嘴的土,三只大基老反而有种说不出的畅快之感。

    轰。古大基庞大的身躯轰压下来,竖在第八层祭台边缘,和祭台只有数尺的距离。

    李小仙很是激动,握草,这只古大基怎回事,他难道不怕九层祭台吗,小仙很担心。貌似她还是上古异人李火巴的后代呢,和古大基有世仇,人家不弄死她简直说不过去。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李小仙偷偷瞄向古大基。

    祭台并非接纳古大基,而是他强势而来,撕开涌向他的斥力,逐渐拉近他和女禽有兽童鞋、李小仙、神秘女人之间的距离。

    虽然只有一瞬,可李小仙还是觉察到古大基在畏惧自己!

    “这可真是……”

    李小仙阴险地想道。

    上官小红等人也没听到古大基在呢喃些什么,只见他口唇张动,继而,基莲灯飞冲而出,落入古大基之手。

    “基莲灯,李火巴。”

    古大基抚碰基莲灯的灯座,灯焰摇曳,并不排斥他。并且和他很亲昵的样子,铜蛇灯芯也偏向古大基那个方向。

    上官小红丝毫不感到惊讶。静静地观看古大基还有基莲灯。

    “贫乃娘,吾并非完全沉睡。也聆听过你的事迹。基莲灯还在木吉吉手上时,她经常谈论你。”古大基忽道。

    “是吗。”上官小红应道。

    “贫乃娘,你成立贫乃联盟,对抗盛京的大乃部落,实属难得。可盛京的汉子萌大乃,你们贫乃联盟并无多大胜算。”古大基又道。

    “那又如何。”上官小红道。

    “吾欲一统基老界,身边正缺人手,上官小红,你可愿意投到吾麾下,随吾东征西讨,踏平各方基老势力,待吾登基为皇,你亦荣耀加身,福泽后世。”古大基道。

    “你不该拉拢我,紫衣侯、白鞠基、道长才是你忠实的基友。”上官小红道。

    “吾讲过,天下基老皆是吾的后宫成员,他们的局花本是吾的,早晚采摘。”古大基豪气道。

    听他这样一说,紫衣侯、白鞠基、基老道长、皇叔面色哗变。心中顿生不满之情。从来都是他们采Ju东篱下,岂容他人采他们的局部地区之花。

    紫衣侯面无表情,心中却排开很多计策,全是对付古大基的,让他再无重生的可能。死去的基老就安静地死去吧,还要兴风作浪,必是失道寡助。紫衣侯眸光闪动,掠过白鞠基、基老道长、皇叔唐士比亚,密语道:“众基,你们怎么看。”

    白鞠基哼道:“怎么看,不服就干。古大基还想采我的局花,我不弄死他就不是白夜叉。”

    基老道长道:“贫道只喜撷取小鲜肉的局部地区绽放的花朵,吾之花不容任何人轻取。”

    皇叔道:“古大基妄想一统基老界,当我是死人吗。我代表皇室灭了他。”

    紫衣侯道:“如此,我等基老界大咖需要站在同一战线上,你们可愿配合我斩杀古大基!”

    白鞠基、基老道长、皇叔微微颔首,附和紫衣侯的提议。

    可是基特曼又来搅局了,叶听雨扛起“王大雷锤”,陡然落下。他道:“前辈,古大基前辈,我愿意追随你征讨基老界,共筑一世繁华,流芳万世。请前辈笑纳我的王大雷锤。”

    基特曼右肩一抬,蓬,雷光荡舞。那柄神光璀璨的锤子飞了出去,落入古大基之手。

    这厮该死!

    弄死他!

    必杀此獠!

    白鞠基、基老道长、皇叔、紫衣侯目光缓动,望向基特曼的眼神均不善。

    几只基老忽视了两个女人,野生汉子的首领还有合百子。合百子急掠而出,超出皇叔的控制,她转投到古大基麾下。“古大基前辈,小女也有几分本事,虽不堪大用,却也胜过无有。”

    古大基“哦”了一声,算是承认了她。

    基特曼更是厚着脸皮,踱步而来,同合百子站在一起。两人都挺鄙视对方的,互看不爽。

    站在第四层祭台上的雷鳃猴,抬起头来,“基特曼,在古大基采走你的局花之前,我比先摘。”雷鳃猴怒道。它和基特曼之间本无化解的可能,必死一人。

    “雷鳃猴,快快跳下来,跪倒在古大基前辈的脚下,向他投诚,展示你的衷心与局部地区之花,博取他的欢心,这样做你才能求得一线生机。和我共享盛世。”叶听雨笑道。他目光闪烁,想着如何豪取对方的金刚杵,基特曼失去了王大雷锤,还需趁手的兵器。

    “无耻之基,你是基老界的耻辱。”雷鳃猴怒道。

    “树大好乘凉,基大可罩我。古大基前辈继往开来,必会带领我等有志之士,开创一世辉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谁敢与之比肩?”叶听雨笑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基不遂心不相gao基。”雷鳃猴蔑然道。金刚杵一划,一道金色的长虹直贯而出,袭向基特曼的左大乃。

    “猴子就是猴子,脑袋不好使。”叶听雨冷笑道。“合百子,你是雷鳃猴的新主人,他对你有好感,你可攻略他。为了古大基前辈,你牺牲一下皮囊也在情理之中。怎么,你不愿意?”基特曼咄咄相视,鸭蛋似的眼睛淬着白光。

    合百子心中大骂道,好你个基特曼,无耻之极。你怎滴不贡献出局部地区之花,引来雷鳃猴,投奔古大基。心里不悦,合百子口上却言道:“基特曼,你曾经享用过雷鳃猴,你们情根深种,我不好介入你们之中。都说打骂间感情更深,雷鳃猴对你怒目相视,当是余情未了。你们何不把手言和,共赴背断山。”

    古大基把玩着“王大雷锤”,目光闪烁。满头碧色长发像是海草似的漂浮在虚空中,他对基特曼、合百子的针锋相对不以为意。

    乌光一闪而逝,黑长直妹子再次现身。只是躲在暗处,她已是光杆司令,野生的汉子属下早无一人,全被紫衣侯、皇叔、基老道长宰屠已尽。

    “唉,我真是不幸。”黑长直妹子长吁短叹,她想搞姬,却无姬友,压寨夫人也无一个。团聚在她身边的都是些脑袋不好使的野生的汉子。往好处想,她还能使唤奴役那些野生的汉子,可如今孤身一人,好似浮萍。

    “风起于青萍之末,英雄莫问出身。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至今还是处女,何时才能攀上人生高峰,成为女人……”黑长直妹子落寞道。

    风吹过,月色如残血,妹子忽然觉得合百子真的挺不错的。“老娘一定要掳走她!”黑长直妹子恨恨道。“谁也别想拦住我,我感觉体内的洪荒之力快要泛滥啦,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成为老处女。”

    皇叔唐士比亚是上官小红、李小仙的授业恩师,“小红同学,小仙同学,下来,到我身边来。”皇叔招手道。

    “唐士比亚老师,人家不敢离开祭台。”李小仙指着祭台边悬立着的古大基。

    “皇叔,你我的师徒缘分近了,人生就是那么无奈,怨也匆匆,缘也匆匆,我们好聚好散,再不往来。”合百子笑道。她对于唐士比亚这个便宜老师毫无任何感觉,只是想偷师他的霓裳之舞。

    上官小红没有表示,即便丢了基莲灯,对她也无太大影响。听雨楼,涵道馆,坐忘谷,基云轩,古道人家……基老界的圣地也就那几处。

    “梨子姬去过几处基老界净土,还是说……”上官小红心中有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

    倏然之间,界中界剧烈晃动,空中高悬的那轮红月迸发出刺目的彤光,一圈圈旋爆开来,好似红潮卷起,层层叠高。

    月光浮动,人影摇曳。众人翘首望向高空,只见那轮红月从中间破开,刷刷刷,三只基老一只腐坏的美女跳了出来。

    来者正是基特曼叶听雨的欧巴太基王子还有他的侍从,以及不请自来的肖布斯基。肖布斯基脸色很难看,他的契约兽也被太基王子“借走”了。

    身穿迷你之群,质地极其清凉。太基王子站在碧池兽的左翼之上,向下俯瞰。“啊哦,我那愚蠢的奥豆豆也在。”太基王子笑道。

    “啊哈,那不是基特曼吗,他怎的躲躲闪闪,不愿见到我等。”左边的基老道。

    “喂喂,我不是讲了吗,基特曼王子很怕羞,”右边的名为腐女的生物笑曰。

    “马币的,你们都去死吧。”大基老肖布斯基苦涩地想道。技不如人,还被抢走契约兽,其中的酸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破开的红月合拢,再次绽放鲜红色的月晕,拂照大地,染红每一只基老的脸膛。

    紫衣侯、基老道长、白鞠基怪道:“怎的又来基老啦。”

    古大基笑道:“基特曼,你欧巴来了,为何不去想见。吾最喜欢兄弟情深,也乐见他们相杀相爱。”

    叶听雨勉强笑道:“前辈不要取笑小子,我和大兄的感情不甚融洽,甚至可以说是针尖对麦芒,处不到一块。”

    “奥豆豆!”

    太基王子放声大笑,声如隆钟,连亘迭爆。百里红云,一瞬间迸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