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中界。紫衣侯强势而来,盘踞在九层祭台之下,周围的野生汉子已被他肃清,任何人不得挡住他的去路。

    雷鳃猴扛起皇叔的小船,蹬蹬蹬,大步而来。猴子还很生气,因为上官小红是它的红娘,牵线不成,红娘不见了。“上官小红,你讲过要为我和大力金刚猿牵线,成其好事。哼,不要欺骗我的感情啊,贫乃娘。”

    小船上站着三人,皇叔唐士比亚,挥动船桨的合百子,以及那笑容似ju花的基老道长。合百子道:“滚下去,道长。太挤啦。”

    基老道长一抖拂尘,清风涌动,扑向合百子的面庞。“姑娘,你为何这般暴躁。这样不好不好。来来来,道长为你开光,保证你出门遇贵人,好事成双至。”

    合百子不悦道:“你这神棍道长,不要靠近我。如果不是老师护着你,我早就把你丢下船去啦。”

    皇叔左手捧着净琉璃瓶,右手拈着柳枝,他将柳枝浸入瓶中,柳叶饱吸泉水。随后,皇叔取出柳枝,向外挥洒。柳叶上的水珠泼洒而去,润泽大地以及基老干涸的心灵。

    “独乐了不如众乐乐。独gao基不如众人一起gao基。”皇叔淡然道。

    飒飒飒。

    皇叔继续挥动柳枝,水珠扑跃散去,在月色的照拂下,颗颗晶莹剔透,宛若避寒之珠,望之让人心旷神怡,暑气尽消。

    大基老白鞠基独自而来,并不与基特曼为伍。基特曼现了原形,端的威武霸气,无时无刻不彰显M78星云皇族的特质,简直就是那行走的雕塑,翩翩美男子。

    神秘女人和上官小红、李小仙保持距离,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禽兽者兽也。

    雷鳃猴将船放下,昂首望向上官小红。“女人,是你先不守信用。”金色的xiong毛飞舞,雷鳃猴陡地抛出金刚杵,金光绚芒溺飙而起,沿祭台的切面旋扫向上官小红。

    叮。上官小红屈指叩击上古异宝“基莲灯”。灯火摇曳,莲光漾舞,一股涡旋吸力陡地拉扯金刚杵释出的金光,拖回铜蛇灯芯内。

    呜呜嘶吼,数不清的基老亡魂似真似幻,盘旋在基莲灯上空,他们都是异人李火巴杀死的基老。

    为了炼制基莲灯,上古异人李火巴手持火把,不知烧死多少基老。他每炼化一只基老,灯下冤魂都会被灯芯拘住,不能摆脱专克基老的莲灯。

    砰!

    一只虚实不定的大手拍了下来,直取金刚杵。

    雷鳃猴双眼怒睁,金毛收拢。它心生畏惧,因为金刚杵竟有些不受它的驭使。风火双翼遽地展开,雷鳃猴一冲而起,荡起烈风炎浪,随它而行。

    双手抓住金刚杵,雷鳃猴用力一劈,喀嚓,金色的奔雷逆冲而上,好似流淌的金色瀑流。

    那只出自基莲灯的大手怒拍而下,轰隆,金芒崩碎,雷光荡炸,直刺人眼帘,睁不开来。隆隆之声半晌方止。

    左翼护在身前,右翼拍动,雷鳃猴愕然发现自己站在第三层祭台上,脚趾伸长,抓扣祭坛的坛角。像是一尊怒目金刚,俯瞰大地。

    “怎会如此!”紫衣侯心惊道。拒绝他的九层祭台竟然接纳了雷鳃猴。心气极高的紫衣侯恨不能撕碎雷鳃猴,小小畜生,也敢抢去他的风头。

    地势平坦,虽然有船,船却在陆地上。皇叔唐士比亚站在船头,起手一翻,净琉璃瓶飞出,瓶内还有大半瓶泉水。

    还未靠近祭台,咔哧一声,琉璃瓶应声炸裂,泉水喷溅,却也不能附上祭台,反被一股异力斥开。

    皇叔出手一试,也是徒劳。祭台并不接纳皇叔,琉璃瓶中盛放的不仅仅是泉水,还有皇叔凝出的一滴基油。

    “老师,您看我作甚。”合百子故作不在意道。她可不想成为先遣之人,和那净琉璃瓶一般下场。

    “雷鳃猴是你收下的?”皇叔唐士比亚问曰。

    “谈不上。它只是对我有好感。可惜它是一只gao基的猴子,而我喜欢的是女孩子。”合百子回道。

    基特曼叶听雨也不死心,他轻轻挥动“王大雷锤”,嗤的一声,一丝若有若无的基雷射向第七层祭台。

    铛嗤。电光蓬卷,自王大雷锤冲出去的那道基雷,已然消散,亦不能靠近祭台。

    “难道吾辈gao基的大咖比不上一只猴子?”白鞠基既好气又好笑,一纵身,人已飞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正是gao基之时。”

    白鞠基右臂挥动,梅花剑急点刺出,咻咻咻,几十瓣梅花形的剑气挥向第九层祭台。“三只女人都不能走向第九层祭台,我偏偏不信邪。”

    自信的基老就是那么潇洒。

    然并无有蛋用。

    哗,光浪飞迸,从第九层祭台冲下,卷起几十瓣梅花,怒奔而去。刹那之间,只余下基老神情剧变,再不敢挪近祭台。

    白鞠基很好地掩饰了内心的震惊之情,方才的光浪冲击已经伤到了他的生命之海。

    紫衣侯站在最前面,皇叔、基老道长等人也不急着再次出手相试,天塌了还有高人顶着,祭台倾颓,还有紫衣侯撑着。

    几只基老各怀心思,合百子左右张望,绝不做出头之女。

    站在第三层祭台上的雷鳃猴若有所思,目光沉稳。它收起双翼,向祭台中间走去。在那里,有螺旋石梯,它可拾级而上,“我也许能登上第四层祭台,甚至第五层,第六层,亦或到达红娘那里。”

    蹬蹬蹬,雷鳃猴抬步而上,每向上迈出一步都要承受荡涌而下的冲刷力,喀拉拉,雷鳃猴耸动肩骨,撞开最后一波冲力。

    距离第四层祭台还有七阶石梯,雷鳃猴脑袋欲裂,生命之海狂涌,轰拍向高空。震得它四肢颤动,脏腑堆积在一起。“我不能停在这里。”雷鳃猴的脑海内闪现出一丝清明的念头,“我还有和大力金刚猿gao基,我还有梦,还不能放弃。”

    是以,gao基的信念传遍雷鳃猴的四肢百骸,好似冬雪消融一般,它又生出无尽的力气,暴吼一声,猴要gao基的信仰支撑着雷鳃猴连走三步。嘣!它身后的石梯一阶阶迸裂。

    “猴子,坚持下去。”合百子忍不住呼道。“唯有坚持的汉子更迷人。”

    “那个,姑娘,持久而且坚持的汉子,难道不是出了问题吗。不排解出汉子的小蝌蚪,算不上健康。”基老道长纠正合百子的说法。

    “道长你闭嘴!”合百子怒道。

    取出柳叶刀,合百子就要跟基老道长拼命。“我忍你很久了。撕比吗,现在就要撕比吗。”合百子凶神恶煞道。

    “不。贫道爱好和平。”基老道长一扫拂尘,弹开合百子的柳叶刀。“大家还是友好相处,默默为雷鳃猴加油。它可是我们的代表。你我均不被祭台接纳,雷鳃猴是例外,它是特别的。”

    基老道长不忘用眼神挖苦基特曼。向叶听雨投去别有深意的视线。

    叶听雨挥舞“王大雷锤”,徒彰声势。对基老道长并无实质性的压迫。道长细眼眯起,神游体外,已是人我两忘。

    “它真能去第四层祭台?”紫衣侯兀自道。

    在紫衣银发基老的目送下,雷鳃猴四肢并用,形如怒兽,攀上第四层祭台。

    上官小红、李小仙、脑门插剑的女人同时鼓掌,啪,啪,啪。“雷鳃猴,我在第八层祭台等你。”上官小红道。

    基莲灯悠悠旋转,播洒开道道神华,可是上空的基老冤魂哀声厉鸣,百鬼齐哭,凄云惨淡,绿雾环绕而生。“好想gao基啊。”一头冤魂从绿雾中钻了出来。

    “我被囚禁了一万年!给我基老,给我基老,吾要gao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又有一头基老冤魂窜了出来,上下盘旋,穿梭其中。

    “不能gao基的基老还算是基老吗。”

    “吾辈的自由呢,自由呢。”

    “李火巴已死,他的宝贝基莲灯还在,我等冤魂不能超脱,苦也,痛也。”

    “基友们,大家have-a-look,役使基莲灯的是一只贫乃娘,她有什么本事,可以控制我等大基。”

    “然也。我等和她耍玩一番,看看谁更厉害。”

    呼呼,三头基老冤魂俯冲而下,中间的那只冤魂只有脑袋,并无身体,头大如车轮,面如蓝靛,獠牙外翻,面上三目,头生两角。左边的基老冤魂跛足蓬发,拄着桃木拐杖,一蹦一跳而来。

    右边的基老冤魂只有上半个身体,腰部以下空落落的。他用双臂划动气流,疾驰而下。

    三只基老冤魂飚射而出,他们要杀一杀上官小红的威风,可以的话,他们会取走基莲灯,重获自由。和小鲜肉基老的灵魂进行深层次的哲理探讨。

    更多的基老冤魂则在观望,作壁上观。如果基莲灯的持有者不能镇压前面的三只基老冤魂,他们会一哄而下,撕裂上官小红的身体还有灵魂,并将基莲灯毁去。

    “你们活着的时候不能奈何李火巴,被他炼化。死了之后还想作怪,忘形所以,本兽就那么好说话吗。”

    上官小红伸指一点,击向基莲灯。蓬,灯焰炽盛,碧火幽寒,罩定百丈方圆。三头猛冲而来的基老冤魂被困在碧火牢笼内。

    砰砰砰,他们左冲右撞,碧火凝成的四四方方的牢笼坚不可破,悬立空中,恍若一方绿色的寒冰,更古长存。

    内中被困的三头基老冤魂后悔不迭,可是已经晚了。刷刷刷,刷刷刷!牢笼四壁钻出成千上万根尖锥,刺破他们的魂体,禁锢他们的灵识。

    高空上的基老冤魂们唇干舌蔽,瞠目结舌,有跃跃欲试者更是倒卷而回,钻入绿雾内,不敢出头。

    绿色牢笼内的三头基老再无完形,魂体支离破碎,灵识被挑了出来,痛楚无限放大。刷。一株小桂树劈入牢笼内,光华盛璨,遍照牢笼的每一寸角落。蓦地,一颗圆圆的脑袋滚出桂树,张口猛吞绿光内的残魂、灵识,“啊呜啊呜。”小圆大快朵颐。

    管它呢,只要能吃就好。小圆心道。几个来回,小圆将牢笼内的基老残魂吞之一尽。“小红姐姐,我吃完了。”小圆向上官小红呼道。

    “那就钻回桂树内。”

    上官小红冷冰冰回道。

    “”

    小圆瞪了一眼女禽有兽童鞋,还是乖乖照做。

    什么都可拥有,就是别拥抱疾病。什么都招惹,切勿触怒女禽兽。

    小圆的脑袋就地一滚,化为滢光钻进小桂树内。

    上官小红左手翻动间,那株桂树旋舞而回。被她收入袖内。基莲灯犹在,女禽有兽童鞋也在。“还有谁愿意下来。”

    绿雾内的基老冤魂默不作声,忽地,绿色的光箭迸撒,咻咻咻,箭如蝗雨掠过夜空。

    “啊,他醒了!”

    “吾辈中最凶悍的基魂醒了。”

    “哈哈哈,只要他醒来,何愁大事不成,gao基不能。天下还有谁能阻止他。”

    “握草!为何被踹了,是谁踹的我,不要趁乱洗劫。我等冤魂,冤冤相报何时了,何不一pao泯恩仇乎。”

    “闭嘴,你个基老!小声些,绿雾深处沉睡的古大基醒来了。”

    古大基,上古时的基界尊者,光风霁月,他所过之处,众基之局部地区之花皆残。时人怒之,却不敢言。

    李火巴祭炼“基莲灯”,还需最后一位主魂,震慑诸魂。他相中了基界尊者古大基,并和他在囚Ju山下大战九天九夜,最终以半招险胜古大基,抽取他的基老之魂,灌入“基莲灯”中。

    轰嘭!

    绿色的光雾迸炸开来,碧雨骤然而降,铺洒大地。“好吵!是谁唤醒了吾。”声如惊雷,当空劈炸。

    众基老的冤魂四下奔窜,不敢靠近中间的那只基魂之王。他曾唤作“古大基”。无有基老敢直面他的长枪,总是被他一枪挑下,再无翻身之日。

    古大基的冤魂盘踞在一团碧光之上,他双眼似开似阖,基光迸射。绿发三千丈,腰系紫金带,古大基虽未站起,可他高大的身躯已让众基相形惭愧,不能与之争艳。

    紫衣侯、白鞠基、基特曼、皇叔、基老道长,还有登上第四层祭台的雷鳃猴,刷刷刷,几乎在同一时间望向古大基。

    古大基鼻息喷动间,绿烟抽舞,好似两条抖动的长蛇。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