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侯深谙基老之道,成名已久。虽然比不上传说中的大基老花容想,可也是跺跺脚基老界会震动的大人物。

    涵道馆,基老界的另外一处净土。涵道馆和听雨楼其名,均是基老向往的世外桃源。今日,涵道馆迎来一位贵不可言的客人,馆主亲自迎接。

    韩道新,涵道馆的馆主。他带着几位副馆主一齐守在小界的入口之处,等待花容想的到来。来此之前,花容想已经发下书函。直言他愿在涵道馆小住几日,望馆主答应他的不情之请。

    自馆主接到书函,坐卧难安。他已经得到消息,消失数百年的大基老再现尘寰,势比掀起血雨腥风,基老界要变天了!涵道馆势力不,馆主更是俊彦之基,将一方基老净土经营的有声有色。

    可是来人是花容想!韩道新不得不重视。也许对方一念之间,即可葬送整座涵道馆。

    “为甚花容想大人还不来。”

    一位副馆主难掩激动之色。真是活久见,想不到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传闻中的大基。

    “像他那样的大人物才配得上涵道馆!”

    又有一位副馆主笑道。如果花容想在涵道馆住得满意,今后,涵道馆将更加的盛名隆裕,基老界还能有哪方净土敢媲美之?听雨楼,哼,已经落魄了。

    韩道新极力压下心中的不安之情。“听闻花容想已经去过听雨楼,他的第二站即是涵道馆。此中必有深意,他究竟意欲何为?”馆主想不透其中的关节。

    关门阻客,那是万万做不到的。大张旗鼓,也许能带来意想不到的结局。

    小界的入口处,除了馆主、副馆主、个房执事、管事外,还有众多基老恭候在此,以瞻花容想的玉容。

    笙簧鼓瑟,丝竹清远,众基群舞。净土一派荣荣之象。不管是谁来,都会被英俊基老们的热情所感染,与之同庆,甚至同寝。

    嗡!

    基云荡滚,五彩神华蓬涌,天降祥瑞万道,地涌Ju花。守候在涵道馆入口处的众基老们纷纷骇然。均道,花容想来了!

    人还未至,恐怖的威压已经传遍涵道馆。纵是馆主韩道新也面色哗变,才知他和花容想之间的距离有多大,直如皓月殊于莹草之光。

    嘭的一声巨响。海崩山摧似的,小界之门陡然打开。一条俊美的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基老悠然而来,他双手笼在袖中,似笑非笑,让人不敢直视他那双澄净的眸子。

    众基惶然,低下头来,不敢与花容想对视。

    腾,腾。两道人影一闪而没,也闯入涵道馆,紧随花容想之后。

    “你们是谁!”

    涵道馆的副馆主怒道。怎能和伟大的花容想大人站在一起,无礼之极。如果不是花容想再次,副馆主早已上前,手刃唐突者。

    “本王子吉尔·潘多拉贡,早晚会冠以基老之王的殊荣。”左边的年轻基老王子洒然道。他xiong藏大志,手捧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

    “副馆主,多日未见,你不识清谷了吗。”

    中年基老笑道。他是盛京清家之人,清谷。亦是大基老一枚。

    “啊,是清谷大人,还有风头很盛的吉尔王子殿下。”副馆主呐呐道。头冒冷汗,却又不敢拿出手绢去擦拭。

    “馆主大人,不介意我带来两位朋友吗。”花容想忽道。

    “欢迎之极。贵客来访,涵道馆蓬荜生辉,是在下的荣幸。”馆主韩道新笑道。

    大基老清谷身份特殊,即便在基老界也是不能招惹的人物。黑王子吉尔·潘多拉贡,更是冉冉兴起的基界明星,前途不可测。涵道馆的几位副馆主不敢怠慢,甚至,在他们眼中,黑王子、清谷要比花容想更重要,活在传说中的人物终究高高在上,不可攀。活生生的而且有大好前途的基老才是副馆主们攀交的对象。

    清谷言笑间,匆匆扫量在场的基老们,有他的熟人,也有陌生人,更有敌人。“有趣。”清谷轻声道。他越俎代庖,为黑王子介绍众基。“吉尔殿下,这位长眉赤脸的公子你一定要结识,他可是基老界的超新星,实力不弱于你,人长得又潇洒,追求者甚多。赤练基,来来,认识一下吉尔王子殿下。”

    清谷第一位介绍的是大基老“赤练基”。

    赤练基长眉耸动,目光似火。甫一张口,炽热的气息喷射而出,涌向基老王子。“黑王子殿下,我听说过你。一月前,背断山之巅。你独战七大基老,而功成身退,并且破掉七基的局花,一时间引以为美谈。英雄出少年,是个人物。”

    年轻的基老王子亦道:“赤练基欧巴,本王子久仰你之大名。赤眉山下,有十九连城塞,妇人生子,多为基老。自小喜欢gao基,基风彪悍。而你单枪匹马,独闯十九塞,长枪如龙,搅动千里风云,众基某处之花多伤残,全赖赤练基欧巴的功劳。此战成名,欧巴领一时风骚!”

    赤练基以手指拂动长眉,哈哈笑道:“都是过去的事啦。不值一哂。黑王子殿下,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基老王子同样笑道:“有基自远方来,不亦gao基乎!”

    说罢,两人拊掌而笑。基气遍生,满地Ju花开。

    而涵道馆的馆主已经带着花容想离开,众基老也随馆主、花容想一起离去。余下三位副馆主、五位执事陪同清谷、基老王子、赤练基等人。

    “怪哉。为何清谷、基老王子不随花容想离开?他们来此作甚。”韩道新奇怪地想道。

    就在花容想、馆主等基老离去不久,一位黑面碧瞳的基老飘然而来,他身长一丈三尺,赭服高冠,大袖挥动间,黑风滚啸,山林皆寂,还未至身前,已听到他的笑声。笑声豪迈直爽,让人心生好感。

    清谷指着黑面基老,轻笑道:“吉尔王子殿下,这位也是基界的超新星,黑夜十三郎。”

    赤练基同样笑道:“黑夜十三郎,什么风把你招来了。”

    右臂扬起。啪,赤练基和黑夜十三郎对掌。两人关系甚佳,莫逆之交,胜似兄弟。

    陡听黑夜十三郎道:“两位好友,你们都来了,我怎能不来。大家好久没聚在一起,愉悦地gao基。这位就是黑王子殿下咯,哼,果然小白脸一只。让人不爽。”

    大基老黑夜十三郎,因为面庞黢黑,最是厌恶脸白的汉子。除非他们有共同的语言,可以一起gao基,否则,面白的汉子都会被他弄死。

    气氛陡然紧张,年轻的基老王子、成名已久的黑夜十三郎,两基相望,目中生火,撕比大战一触即发。

    赤练基、清谷面面相视,不做老好人,任凭黑王子、黑夜十三郎撕比,只有撕比过,痛过,恨过,才会相爱……

    猝然间,黑夜十三郎大掌一拍,轰向基老王子的xiong部。“小白脸,让我看一看你的米米头是不是白色的。”黑夜十三郎嘲笑道。

    黑王子一弹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哗哗,光潮炸涌,旋即,一只基老持剑而出,脚踩玄光,身形一闪,剑已劈向黑夜十三郎的面庞。

    百美图内的基老死了很多只,再难凑齐百数。可是他们的大兄基老还是很强悍的,而且表面忠厚。方才,正是百美图内的老大挥剑劈向黑夜十三郎。

    “好剑,好基老。”

    黑夜十三郎赞道。他右掌迅速收回,掌心护住面部,手背挡住劈来的那一剑。铛!嗤响乍起,玄光迸射,呈星星点点散出。

    “你的剑很快。”黑夜十三郎右臂疾挥,恶风忽起,飞沙走石。而大兄基老已被黑夜十三郎挥退。他长剑一抖,纵回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

    形式而已,他可不愿和黑夜十三郎撕比,却又要在黑王子面前做一番样子。

    黑王子身形猝起,五指叩搭在画卷上,蓦地,他手指疾抖,画卷徐徐展开,乌光大作。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内的基老悉数现身,刷刷刷,上百道锋锐的视线刺向黑夜十三郎。

    “哈。”黑夜十三郎不以为然道。左手两指骈起,在眼前一抹,黑芒炽盛,护住他的双眸,挡去上百道基老的视线。

    “黑王子,你名字里虽然带着黑字,却长了一张很白的小脸。我和你不和啊。”黑夜十三郎的名字里同样带着黑字。

    大手一挥,恶风平地卷起,抡扫向年轻的基老王子。土腥味无孔不入,混淆基老王子的嗅觉。“这是什么味道?”黑王子心中凛然。当即止了鼻息,可还是有一丝异香钻入他鼻腔,进而扩散。

    “浓烈吗,我炼化的基草熏香。”黑夜十三郎笑道。“我连杀十三基老,提纯他们的基油,以三昧真火烧灼,辅以七十五味珍贵的药草,耗时三月,终炼成基草熏香。”

    摇摇晃晃,黑王子像是醉酒了一般,身体不受他控制。黑夜十三郎喜道:“倒也,倒也。”他笑声未落,黑王子诡异地冲他一笑,“十三郎,你在得意什么。你难道以为十三只基老的基油就能放倒我?”

    身体绷直,直如标枪。黑王子睥睨四方,鼻息响动如雷,先前吸入的那丝基草熏香倒喷而出,反冲向黑夜十三郎。

    “何不自己品尝。”黑王子道。他抓起画卷的边缘,向前一甩,呼哧,乌光荡开,簇拥着那丝基草熏香,拍向黑夜十三郎。

    “量小非君子,不疯不成魔。”

    黑夜十三郎冷笑道。随手一抛,刷,一净玉瓶旋舞而出,瓶塞脱离,玉瓶内的基草熏香像是离弦的翎箭,咻咻咻,迸射而出,上千道熏香劈面轰来,基老的香味瞬间攫住黑王子的神魂,让他难以自持。

    步履蹒跚,黑王子急忙敛住心神。左手虚划,嗤啦,一圈金色的光环旋出,直径超过十米。

    “我要给你上环啊。”黑王子暗道。“不止如此,我还要为你的擀面杖同样上环。”

    黑王子左臂舒卷,气浪迭爆,一圈圈金环连环旋开,冲破那上千道熏香,并将它们震碎,化为残烟散去。

    “两位基友真是好雅兴。”

    赤练基笑着对清谷说道。

    清谷长袖掩面,难以直视撕比中的黑王子、黑夜十三郎。“都是超新星,何不共处一室,愉悦gao基乎。”

    “难难难!”

    “不可能!”

    黑夜十三郎、黑王子同时拒绝。随后,他们冷笑不已,不服对方。

    “我的身体,我的心,我的灵魂,怎会被你释放的金环套住。”黑夜十三郎不屑道。“黑夜给了发现美的眼睛,我却用它们发现基老。”黑夜十三郎双目圆睁,电芒迸射而出,巡扫基老王子全身。

    “此乃视奸之术。”黑夜十三郎又道。

    但凡中术者,全身如被芒刺,难受至极,又甘之如饴。两种极端的感受汇融一体,端的诡异。

    黑夜十三郎对他的术法极为自信,可是中术的基老王子好似没甚异常,杵在原地,动也不动。不像先前中术的基老,狂奔不已,而且还不穿衣服……

    赤练基、清谷也很奇怪,哎呀,为何黑王子不果奔!

    三只基老齐刷刷望向黑王子,黑王子反而觉得不舒服,为啥大家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需要回应他们吗?如何回应?

    是了。

    年轻的基老悟了。同时也污了。

    “民那,民那那么的期待我的表现,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基老就该坦诚相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嘭嗤、嘭嗤、嘭嗤。黑王子自己爆掉了衣衫,并用展开的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遮挡重点部分,不至过分曝光。

    “真特么的小白脸!”黑夜十三郎直言道。

    “我新交的朋友一言不合就不穿衣,我喜欢。”赤练基喜道。

    “……似乎和十三郎的术法无关,是吉尔王子自己爆掉的衣服。”大基老清谷忖道。

    “民那,民那满意吗。”

    黑王子殿下围着三位大基走了数圈,向他们展示他的傲人之处。都是基老,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另一处。

    花容想、涵道馆的馆主分主宾坐下,有基老烹香茗,更有基老载歌载舞。可是在座的基老志不在歌舞、香茗,而在于花容想。众基想知道传说中的基老来到涵道馆,目的何在。

    在馆主的示意下,一副馆主道:“花容想大人,您看上了哪位小鲜肉基老,我让人将他打包送到你房间。”

    花容想道:“就你了。”

    副馆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