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层祭台上站着的上官小红、李小仙、神秘女人也在等待黑长直妹子的下一步举动。她要如何应对大基老紫衣侯呢。

    “那女人实力不差,虽然比不上紫衣侯,可也能过上几招。”白鞠基心道。他仰面躺在树梢上,暗觑向祭台那边。

    “我要开船了,道长,可愿我送你一程。”皇叔唐士比亚笑道。他一挥手,皇气涌动,一叶小船奔射而出,皇叔翻身而起,双足踏向船头。

    基老道长甩出两道气带,分别裹住古琴、长剑,随他而去。御风而行,道长和皇叔唐士比亚并肩而行,“皇叔好雅兴,你开船的艄公哪里去了。”

    “道长不是讲了吗,我今日兴致很好,不带侍从,孤身一人前去会晤基友,gao基路上有道长相伴,我辈的基老之道不孤也。”

    皇叔收起墨剑,双手垂下。眼望四畔,心思频转之间,忽觉道长除了年纪大些,看上去也别有风味,似乎可食用。

    基老道长双手一合,两条气带裹住的古琴、长剑合而为一,琴音清冷,剑鸣蛰伏。“皇叔,为何盯着贫道瞄个不停,贫道不敢与皇叔携行。”说罢,基老道长向左边移开,运起斗气,遮住他的面庞。

    “嗯哼?似遮似掩,风情更甚。我喜欢。”皇叔暗喜道。

    闻言,基老道长去势更急,片刻也不愿停留。“怎回事,皇叔为何相中我了?贫道可不愿和他谈基论道。比起中年汉子,贫道更喜欢小鲜肉。”基老道长心惊道。

    “道友请留步。”唐士比亚挥动袖袍,荡起层层气浪,飕!小船电掣射出。奋起直追基老道长。

    “握草,什么情况。”基老道长感觉自己有些懵比。“皇叔,不可啊,不可再追贫道。我去也。”基老道长运转斗气,向后拍出一掌,轰向唐士比亚的小船。

    弄翻你的小船再说。

    “纳尼哟。”皇叔悲伤道。“基友的小船说翻就翻吗。”

    “道友,天大地大,何处无基老。你不可独恋贫道一枝花。贫道还要爬上枝头,比红杏还要冷艳。”

    基老道长右手一拂,清风挥洒,掠过他的三尺琴剑,琴音似哀似愁,百转凄然。蓦然间,道长眼中生寒,琴剑再分。只见道长手指拨动琴弦,铮铮铮,琴音萧瑟,天地同肃。“伤基之曲,”道长冷喝道。

    哧哧哧,哧哧哧!数百道琴音陡地逆旋而起,在红叶林上空交织穿梭。唐士比亚笑道:“道长,我来舞一曲。”

    皇叔身体旋起,脚下的小船被他收起,化为一片金叶收于秀囊内。“问天下基老为何物,一基哀鸣,一基伤感。何不gao基乎。道长,可曾听闻过霓裳之舞?”皇叔突然问道。

    “霓裳之舞!”

    基老道长悚然一惊,长眉扬起,赤目生辉。“皇叔,你竟然,竟然收藏了霓裳舞曲吗,相传,有一对苦命的基友,相恋一生,却不能厮守,一基唤作‘霓’,另一基唤作‘裳’。霓与裳,美艳不可方物,他们于渭水河畔相遇,相见恨晚,当晚就gao基了。可是第三者出现了,她是一女皇,相中了基老‘霓’,命人杀掉基老‘裳’,女王以为只要杀掉‘霓’的基友,她就能和他牵手一生。”

    顿了顿,基老道长接着道:“可是那个贱人太蠢了,她坐拥天下又如何,却得不到基老‘霓’的芳心。即便杀了基老‘裳’,亦是无用。基老‘霓’夜夜以泪洗面,他对女皇说,皇啊,你得到了我的身体,也得不到我的心。说完,基老‘霓’身披彩衣,赤足而舞,边舞边唱。殿堂之上,唯有女皇安坐皇位,平静地看完基老‘霓’舞完一曲,曲罢人散,女皇快步离开。留下基老‘霓’孤老一生。”

    “后世的基老代代相传,颂扬基老霓与裳的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并且遗憾那首惊艳的霓裳舞曲失了曲谱与舞步。”

    “然。”

    皇叔唐士比亚笑道。

    “我除了是大学者外,还是大收藏家。大腐女梨子姬的生前之作,我亦有收藏。苦命基老霓与裳的旷世绝恋,早已打动我,在我还是皇子之时,就暗暗羡慕他们,可是父皇不允许我gao基,还给我弄来好多女人……”皇叔惨淡道。

    基光迷离,梦幻而又真切,不知何时,皇叔已经光脚,而且换了一身行头。凤冠霞帔,彩衣长袖,玉珏环珮,“道长,你可看好了!”就连声音也变了。

    震惊!基老道长难掩眸中的惊艳之色。“竟是真的,竟是真的!贫道何德何能,怎能欣赏传说中的霓裳舞曲。”声音断断续续,道长心旌摇曳。

    撕比中的基特曼、合百子、雷鳃猴不知何时停了下来,飞向皇叔这边,轻立两旁,不敢大声讲话,生怕打断皇叔的舞曲。

    冠以白夜叉凶名的大基老白鞠基,也从树上纵下,飞至一旁,欣赏皇叔、基老道长的霓裳舞曲。

    腾嗤。

    一道黑影疾驰而过,差点撞到白鞠基。“喂喂,女人,你!”白夜叉怒道。旋即,他压下怒火,不忍打破空气中的基老气氛。

    疾驰的女人正是野生汉子的首领,黑长直妹子。从一开始她就没打算和紫衣侯撕比,毫无胜算,为何还要去送死。

    紫衣侯也是怔了怔,远远望着黑长直妹子奔窜而出。

    “侣叉表!”

    “侣叉表!”

    “侣叉表!”

    被黑长直妹子丢弃的汉子们慌骇道。首领不战自退,毫不顾惜属下的生命,可是被奴役的时间久了,他们并无多少想法,近似愚忠。

    紫衣侯干笑道:“怎会有这样的女人。你们这些汉子,空长着擀面杖吗,不知道去消声她!”

    怒极反笑。紫衣侯并不怜惜那些野生的汉子,他挥动巨镰,开始收割他们的脑袋,像是割草似的,刷刷刷,血水蓬舞,一颗颗长满乱发的脑袋满地乱滚。

    紫衣侯一扬手,基气旋舞冲出,卷起地上的一颗颗脑袋,撞向祭台。“不知有没有用。”紫衣侯怪道。

    砰砰砰!几十颗脑袋同时崩裂,脑浆涂满祭台平滑如镜的台壁。“他们不被祭台排斥,为何我就不行。”紫衣侯怒道。在他看来,自己远比野生的汉子高贵,云泥之别,不足道哉。

    好胜之心被激起,紫衣侯一步步靠近祭台。他每前进一步,都会有数倍的斥力叠增。十步之后,只听嘭的一声裂响,紫衣侯踏出去的右腿崩折,化为一团血雾,陡然散开,向后飘去。

    “还在拒绝我。”紫衣侯沉思道。他右腿收回,紫光滚舞,刷,他崩折的小腿重生,只是裤腿没了。

    就在紫衣侯思索之际,皇叔唐士比亚的霓裳舞曲即将进入高潮阶段。“基兮基兮,奈若何。有基不能搞兮。”皇叔唱道。声如灵鸟啁啾,婉转清扬。

    轰隆隆,轰隆隆!

    地面颤动,泥尘迸舞。大钟马群、小钟马群奔腾而来,四蹄狂奔,它们也被皇叔的霓裳舞曲引来,忍不住放声长啸。

    可惜的是,除了小钟马王之外,余下的钟马并未蕴育有生命之钟。白鞠基、基老道长等人没有出手残杀钟马的意思。

    “霓兮裳兮,gao基不能兮。淑美基老兮,吾遇得之而不能。”皇叔一抖水袖,黛眉颦蹙,巧笑倩兮。

    白鞠基、基老道长等人不禁一呆,好一只有气质的基老啊!

    也只有这样的基老才能跨越千年的时光,再现当时的霓裳舞曲。

    紫衣侯双袖一振,衣袂飘飞,他也向皇叔这边纵去。“唐士比亚,你有资格入驻基老界。”紫衣银发基老大笑道。

    合百子犹豫着,不知该不开避开紫衣侯。可她又不忍心错过大学者唐士比亚的霓裳舞曲。“人间也有这等基老人物,不知姬界何时才能兴盛。”合百子叹息道。

    基老界人烟鼎盛,大基谈笑有鸿儒,基友君子交,往来无白丁。

    姬界,愁云永罩,搞姬的女人少之又少,还被基老们嘲笑打压。“为何汉子可以gao基,姑娘却不能。”合百子怒道。

    纤纤玉指忿张,清光纵舞而出。

    紫衣侯淡淡一瞥,斜睨合百子。“女人,让你留下已是对你的莫大容忍,还不知足。哼,女人果然恼人,尽是些不知感恩的脑浆容量少的生物。”

    合百子怒道:“紫衣侯,你敢保证所有基老的擀面杖都很壮观吗!你又有何资格评论吾等搞姬的女人。”

    紫衣侯微微一怔,擀面杖?我的擀面杖很壮阔,管很宽。还需你置喙?紫衣侯挥动巨镰,勾向合百子的下颌。

    “割了你的舌头,你也许会收起尖牙利齿。你说呢,合百子。”紫衣侯道。

    “我割了你的擀面杖,你会不会收起gao基的念头。”合百子反问道。

    针锋相对。

    而皇叔一曲已罢,舞也终停。悬立空中,水袖飘舞,彩带掀飞。皇叔挽起兰花指,阴柔道:“紫衣侯,合百子。何不停下来,听我一言。”

    刷。

    紫光喷卷,巨镰散碎,变作流光没入紫衣侯体内。“皇叔让我大饱眼福,紫衣不敢不听皇叔的吩咐。”紫衣侯自谦道。

    合百子收起碧柳刀,倩然道:“小女私以为霓裳舞曲若是由漂亮的姑娘唱跳,更为美艳。不知皇叔可愿收我作为学生,传我霓裳之曲。”盈盈拜下,合百子长跪不起。

    皇叔一手拂面,一手挽花。忽道:“可以。合百子,你可做我的学生。因为你的xiong部够大。”

    “喂喂,这只基老在讲什么。”合百子悱恻想道。他不是喜欢gao基吗,为何我有不妙的感觉。合百子有些后悔拜唐士比亚为师。

    “合百子,起来吧。”皇叔道。

    “是。”合百子回道。

    她向皇叔那边走去。只见皇叔左肩一幌,皇气涌出,一条小船就此划来。皇叔莲步轻移,来到船头。并将船桨丢给合百子。“来吧,我的船夫,不,学生。”皇叔淡然道。

    “”

    合百子的内心是崩溃的。麻麻的,你耍我啊!让我做苦工。可是她不得不抓住船桨,跳到小船之上。

    雷鳃猴想了想,扛起金刚杵,快步走去,也要跳到小船上,可它的身躯太庞大了,会毁了皇叔的小船。“这样做好啦。”雷鳃猴收起金刚杵,扛起小船。

    合百子暗喜道:“如此甚好,我可不想做苦力。”

    基特曼怒道:“握草,你们这样还叫划船吗,我们还能愉快地玩耍吗!”

    雷鳃猴、皇叔、合百子集体无视基特曼。任他咆哮。

    基老道长笑如春风,阔步而行,“皇叔,你的霓裳舞曲让贫道惊羡不已,天籁之声绕梁三日,犹自不绝。”纵身而起,道长也来到小船上。

    合百子道:“喂,道长,不觉得船很小吗,下去!”

    基老道长道:“哎,合百子姑娘,你这是什么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gao基乎。”

    雷鳃猴到不怎么在意,再扛起几个人,它也浑然不不惧。

    基特曼有些着急,不好,他们都站好队伍了,我怎么办!我可是听雨楼的楼主,算了,我楼主的身份也没多少重量,压不住他们。叶听雨向白夜叉靠了靠,“白鞠基,我们是不是……”

    刷!

    剑光拂动。白鞠基手中拈着的那枝冷梅瞬化为长剑,阻去基特曼的道路。“叶听雨,离我远些。白夜叉不喜欢你。”

    “你!”

    叶听雨怒道。

    “我如何?”

    白鞠基冷笑道。“相杀吗,现在。”冷锋相对。

    叶听雨抓着王大雷锤,很是局促。他本想和白夜叉结盟,可是对方不识好歹,简直畜生。紫衣侯实力冠绝,难撄其锋。而基老道长、合百子、雷鳃猴、皇叔俨然是一家,拖家带口的,还有猴子。

    被白夜叉断然拒绝,基特曼恨恨不平,却又不能当场撕比白鞠基。

    紫衣侯神情潇洒,心情极好。想来也是,他既取得了生命之钟,又欣赏了霓裳舞曲,更能取下脖子上挂着的铁钥匙,“愉悦,愉悦啊。”紫衣侯哈哈笑道。

    大钟马群、小钟马群,自行散开,分出一条阔路,让紫衣侯转身离去。“贫乃娘,你我该谈谈了。”

    紫衣侯朗声道。

    “用这个谈吗?”

    上官小红摇动基莲灯,灯火幽曳,散发着让基老胆颤心惊的火光。

    “李火巴也是怪胎。”紫衣侯笑道。“可我和他生不在一个时代,不能相见。”

    “若是见面了呢?”李小仙笑问道。

    “我有一千种方法让他变成基老!”紫衣侯笃定道。

    “”

    “”

    李小仙还有她的闺蜜沉默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