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仙道:“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姐姐你的脸好光滑,皮肤真好。”

    女人道:“你眼一定瞎了。我的脸根本无肉,都是骨头。”你在耍我吗。女人心中愤愆无比,却担心被李小仙推下去。

    上官小红道:“小仙,你愿意去第九层祭台吗?”

    李小仙道:“飞不上去。我们不是尝试过了,第九层祭台有一道禁制,阻止你我更进一步。哦。”李小仙的目光停在她抓着的女人的脸上。不是有试验品吗,丢她上去就好,死了也没所谓。

    刷刷。

    李小仙挥剑,自脚踝处削断女人的下肢。

    “你若跑了,我去哪里追你。”李小仙道。扑的一声,李小仙的剑刺入女人的身体,“没来由的你放我们进入界中界,这笔账一起算了吧。”说完,李小仙用剑挑起女人,将她掷向第九层祭台。

    上官小红目送那个女人向上升起,距离第九层祭台不足一丈之时,嗡!光浪轰然压下,万钧之力足以轰碎女人的身体。

    可是她完好无损,悬浮在流萤的光浪之中。更诡异的是,她的颅骨开始生肉,新生的面肉呈玉白色,和脖子上的肤色并不相同。李小仙盯着女人长出的双足,若有所思。有一点她可以确定,自己被人算计了。

    “好事做到底,将剑递过来。”浮光中的女人笑道。

    她伸手在脸上一抹,细颈、脸上的肤色变得一致。像是无底洞似的,女人源源不绝地吸收第九层祭台罩下来的光浪。

    光艳动人已不足以形容她。

    “不小心做了好事呢。”李小仙道。她左手翻舞之间,剑气蓬涌,托起地上的那柄短剑,向上掷出。

    刷。剑光拂扫,劈向第九层祭台下的女人。

    “小丫头,你还在试探我。”

    女人冷笑道。

    她五指张开,咻咻咻,五道气漩荡开,破了李小仙劈来的那道剑光,同时撷取她的短剑,送回原主。

    女人三指扣剑,重新将短剑刺进她的脑袋中。在血水喷溅之中,女人神情愉悦,如那冬雪消融,面带春风。

    “你们试探我也无用。我也登不上第九层祭台。”女人道。

    “是吗。”上官小红应道。既不失望,也无期待。

    祭台下。

    小钟马王开始拼命了。生命之钟已经祭出,可还是奈何不得大基老紫衣侯。“小钟马王,我给予你机会,你却不珍惜。世上不识好歹的******多了,我也见怪不怪。”紫衣侯昂首上前,挪近和小钟马之间的距离。

    “基老哟,不要过来。”小钟马王故作镇定道。身形又扩大一圈,双目圆睁,几乎突出眼外。

    咚,咚,咚。悬在小钟马王上方的黄铜钟连响数声,声如巨浪拍打珊瑚礁,震慑四方。可是紫衣银发基老挥动巨镰,卸去涌来的声浪。又拉近了他与它之间的距离。

    白夜叉、基老道长、基特曼等大基心中不悦,恨不能摇旗喝彩,让小钟马王坚挺ting起来,撕比紫衣侯。他有什么了不起的,“大家都是基老,为何他一人独领风骚。”大基们很愤怒。

    当是时,雷鳃猴骤出不意,袭向基特曼。它一身金毛怒爆而起,形如金色的毛球。金刚杵绽放出万丈雷光,“叶听雨,奉献出你的局花。”雷鳃猴喝道。

    雷霆万钧!

    道道惊雷劈向基特曼的局部地区。

    叶听雨抛出“王大雷锤”,冷然道:“雷鳃猴,你知不知规矩。怎可破坏别人撕比的气氛。”

    王大雷锤急遽暴涨,雷光四炸开来。叶听雨口诵咒诀,五指疾舞,咻咻咻,基光迸窜而出,打入王大雷锤的锤头之中。

    duang!

    王大雷锤爆发出眩目的璨芒,吞掩千步内的虚空。而雷鳃猴手中的金刚杵释放的雷光全被冲开,不能接近基特曼的局部地区。

    合百子左手收在袖中,指诀连捏,袖内翠光蓬然,“还是雷吉更符合我的审美观。基特曼长相太阴险。”合百子决定帮助雷鳃猴。

    “基特曼,你是基老界的大基。我是姬界的合百子,你我本无仇怨,素昧平生。可我看你不顺眼,你说我能怎么办。”

    铿的一声,碧绿色的刀光乍然释出,合百子左手握刀,刀如柳叶,轻且薄。

    “哼,姬界的女人为何要撕比基老界的大基。”基特曼怒斥道。他大步而来,走向基老道长、白鞠基等人。

    “众基,大家都是基老,看呐,对面有只姬界的女人要撕比基老,大家一起上,共同灭了她,以长基老界的威风。”基特曼自然不会一人动手,他要拉上白鞠基等人。

    白鞠基眼皮直翻,无视基特曼。拈起梅花,白夜叉飘然远离叶听雨。“叶道友,道不同不相gao基。我和你很熟吗。”

    “你!”叶听雨气结道。

    唐士比亚按剑道:“基特曼,你若愿意以身相许,皇叔助你呀。听雨楼就是我们gao基之地,何不寄情于山水,在这诗情画意的基界净土共赴背断山。”

    “唐士比亚,不要欺基太甚!”

    基特曼再喝道。

    “道长,他们都是不识大局之基老,你我相识多年,生死与共,当真是患难见真情。”基特曼拉起基老道长的右手。

    “道友严重了,贫道记下了。”基老道长笑道。呼,他抽走自己的右手,似不愿被基特曼握住。“贫道的手为何脏了?”基老道长拘来一道山泉,洗濯右手,还是当着基特曼的面洗手。

    簌簌发抖,基特曼再难遏制体内的洪荒基力。“尔等基老实在是下作,大义面前,你们却背叛基老界。叶某人与你们分袖断情,至此再无基情。”

    哧啦一声,基特曼的双袖断去,纷舞飘散开来。

    “锤来!”

    基特曼喝道。

    轰隆隆!王大雷锤怒压而下,雷云翻滚,咆哮怒嚎。雷鳃猴架起遁光,贴着云层飞遁。它想收了王大雷锤,却做不到。除非抹去锤上的印记。

    合百子身形一闪,陡然切入雷云之中。蓬!碧浪滚爆,十方俱动。“基特曼,本姬来了。”合百子笑道。嗤的一声,合百子劈开一道翠芒,撕裂雷云,直向叶听雨驰去。

    “合百子,你要强出头,本基如你所愿,就以王大雷锤轰死你。”基特曼身形暴涨,再次化身为M78星云的大基生物。

    锤头重如山丘,可对基特曼来说无足轻重。

    双手紧握锤柄,基特曼陡地轰砸而下,轰蓬!气浪荡爆,雷电窜舞,方圆千尺内已成雷池,困在合百子。

    基特曼xiong部的尖端一弹,刷嗤,乌光一闪而逝,抛弹而起,劈爆合百子斩来的那道翠芒。

    足踏方圆,身在雷池,目观四方。基特曼一顿足,雷霆尽炸,荡起百丈高的电弧。

    “道长,白夜叉,唐士比亚,你们这些胆小怕事的大基,就躲在我身后,看我如何撕比合百子,以宣我基老界的不世威风。”

    荡xiong生层云,决眦如基老。

    腾!腾!腾!基特曼腾步而出,基气迸发,气若长虹。“听雨楼楼主参上。合百子,死来。”

    王大雷锤轰了下去!

    纵是远在第八层祭台上的女禽有兽童鞋、李小仙、神秘女人也可感受到基特曼散发的无尽基气,炽丽而又醇厚。

    上官小红一弹指,清圣之气蓬舞,一盏明灯缓缓升起,三颗羊头盘踞而成为底座,灯芯如铜蛇。此灯不详,唤作基莲灯,专克基老。相传,基莲灯乃是上古异人李火巴炼制而成。

    嘶嘶嘶,嘶嘶嘶。基莲灯的铜蛇灯芯不住吞舞,吸纳涌过来的基气,灯火更盛。“我从画界小神木吉吉那里借来基莲灯,想不到那么快就派上用场啦。”上官小红道。

    李小仙、神秘女人围住基莲灯,认真端详。神秘女人道:“哦,这就是左手持火把,右手捧着基油罐的上古异人李火巴祭炼的宝灯吗?缘锵一面,今日得以想见。”

    “小红,你的朋友真好,这么珍贵的基莲灯,木吉吉也借给你。”李小仙笑道。

    “……也没什么。听说我父亲曾经是伪娘,而木吉吉同学喜欢的就是伪娘,所以我和木吉吉同学达成约定,假如某天我父亲再次化身为漂亮的伪娘,我会带他去见木吉吉同学。”上官小红冷静道。

    “”

    李小仙已经不知如何吐槽,只能呆然。

    果然够坑爹!

    上官小红一祭出基莲灯,界中界的基老们反应相当强烈,白鞠基、皇叔、基老道长等人纷纷回头,齐刷刷望向女禽有兽童鞋。撕比中的基特曼、合百子也向祭台扫来关注的视线。

    “嗯?”紫衣侯心神不宁,没来由地一颤。

    小钟马王伤痕累累,黄铜钟的光泽也渐渐晦暗,再不能坚持多久。瞅准紫衣侯失神的空当儿,小钟马王爆掉自己的生命之海,蓬!海水倒灌,冲进黄铜钟之内。

    嗡!

    小钟马王的生命之钟再次亮起,焕然一新,散漾着无限生机。

    紫衣侯收敛心神,大手拍下。锵铛!震碎了小钟马王的铜筋铁骨,碎尸纷纷洒下,叮叮当当落了一地。

    “到死还不知悔改的蠢物。”紫衣银发基老怒道。

    当当当,小钟马王的生命之钟疾震而响,刷下数千道光束,怒斩向紫衣侯。虚空震碎,乱流迸窜,红月也被愁云掩住。

    躲在暗处的小钟马们也莫名心痛,它们的首领已被诛戮,万千钟马同心,一伤己伤。大钟马们也没有幸灾乐祸,都是钟马,感同身受,不好好控制贞操与节操,当真落得死无全尸的下场。

    “啊。”

    “这么快就结束了。”

    “可惜了,小钟马王的生命之钟还是被紫衣侯取走了。”

    “不,还没取走,不过和取走无异。紫衣侯的手段了得,杀了小钟马王,他会容忍我等大基妄取属于他的宝物?”

    唐士比亚、白鞠基、基老道长相互传声道。

    “侣叉表。”

    “侣叉表。”

    “侣叉表。”

    呆若木鸡的野生的汉子们惊恐道。他们围在九层祭台之下,簇拥着首领黑长直妹子。“为何会这样。这次的外来者好凶。”首领妹子暗道。“不过有个女人也有好xiong。”她念念不忘合百子的大乃。

    上官小红左手抓着酱油瓶,右手捧着基莲灯。站在第八层祭台的边缘,向下俯瞰。大基老紫衣侯远远望来,和上官小红对视。

    叮叮,紫衣侯颈项下戴着的铁钥匙又开始摇动,和上官小红袖口悬挂的铁钥匙相呼应。

    “基莲灯!”

    紫衣侯冷冷道。大袖拂舞,紫气荡卷,吞掩黄铜钟释放的万道光束。铛!又是一声撞响,紫衣侯赞出一掌,拍在黄铜钟上。

    铜光摇曳,几欲散开。紫衣侯五指扣在钟面,将它拎了起来。黄铜钟遽然缩小,钟口不过酒杯大小,被紫衣侯抓在手中。

    “不完全的生命之钟……”

    紫衣侯颇为遗憾道。

    噗!他将生命之钟按进他的生命之海内。铜钟当即坠入海中,隐而不见。海面下,暗流涌动,不断冲刷铜钟,嗡嗡之声连瀑响起。

    接下来需要解决铁钥匙。紫衣侯笑道。他用手猛扯脖子上戴着的项坠,却拽不下来。“那只贫乃娘。”紫衣侯身形骤起,紫琅相碰之声悦耳已极。

    “你家里有没有俊俏的欧巴,或者奥豆豆,再不济,俊伟的长辈也行。介绍给我认识,我帮你将他们改造成基老呀。”

    紫衣侯长啸道。转瞬即至,来到祭台下。

    刷。

    镰刃旋切而过,光弧飚射,枭去几只野生汉子的脑袋,“谁允许你们站在这里?”紫衣侯不怒自威道。

    他早已注意到九层祭台的存在,却不愿靠近。有种斥力阻止紫衣银发基老靠近祭台。近在咫尺,排斥之力更甚。

    “哼。女人。”

    紫衣侯双目如炬,扫向黑长直妹子,野生汉子的首领。可她这个首领也快当到头了,因为属下快被基老斩杀干净。

    仅存不多的野生汉子更是惶恐,不断地向黑长直妹子靠近,已经逾越安全范围。黑长直妹子左掌疾拍,砰的一掌印在向后急退的大长老后心上。

    “噗!”大长老张口呕出鲜红淤血,首领妹子催命的一掌要了他的老命。

    “侣叉表。”

    “侣叉表。”

    “侣叉表。”

    剩下的汉子们惊骇道。

    黑长直妹子寒声道:“谁在靠近我,我就要谁的命。”她这话也不知是对大基老紫衣侯说的,还是对她的下属讲的。

    野生的汉子们噤若寒蝉,紫衣侯邪笑道:“要我的命?”像是听到了极好笑的笑话似的。“我就站在这里,看你如何取我xing命。”紫衣侯收起镰刀,睨视黑长直妹子。

    “你可看好了!”

    黑长直妹子骄傲道。

    “嗯。”

    紫衣侯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