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影闪烁,暗香浮动,月色艳红。一条基老不请自来,他在收割野生汉子的生命。镰刀一勾,扑的一声,血柱喷溅,一只野生的汉子xiong膛被破开,肠子流了出来。

    “愉悦啊。”

    紫衣银发基老笑道。他手持一柄巨镰,镰柄七尺有余,刀刃若弯月,刃口生寒,紫气向外喷薄而出。

    “不请自来的基老啊。”

    脑门上插了一柄短剑的女人开口道。她双袖拂舞,水波涌动,向上悬起,凝成水柱,扭舞着冲向紫衣基老。

    “女人!”

    紫衣银发基老陡地旋身,紫光暴涨,恍若九天银河倒垂而下,荡破冲向他的一道道水柱。铿锵,刀鸣清冷,紫衣基老单手执起巨镰,冷眼睥睨,“是你无能,不能阻我进入听雨楼中的小界,反倒追究我擅入的冒失举动,无能的人总是恼羞成怒,却有心无力。”

    他手臂摆动,镰刀划开三道紫芒,飚射而出,掠空斩下。刷刷刷,紫芒荡爆,幌目灿烂。脑袋上插着短剑的女人嗤笑道:“基老,为你的冒失付出代价吧。”

    话语甫落,她反手拔下脑门上插着的短剑,扑,血水蓬射,鲜红而又炽烈。她对面的紫衣银发基老看着也觉很疼。

    手腕抖动,血花撒开。女人飘纵而起,身姿轻盈,剑吟忽起,洗冰濯雪一般。“雪烟七分。”女人寒声道。

    短剑疾颤,抖出七道寒烟,粗如细指,攀折而出,斩断那三道紫芒。

    紫衣银发基老傲然道:“女人,你还是有些本事的,不止xiong大嘛。”言语之间多有讥讽之意。

    镰刀勾动,冷月无声,幽香四起,以紫衣基老为中心,向周围扩散。“世间尽是腐臭不堪的废人,我不再满足于基老。谁能填充我落寞的心灵。”

    紫衣基老轻叹,黯然伤魂。他挥动巨镰,斩向疾驰而来的女人。

    锵!

    短剑、镰刃碰击,剑光刀雨蓬洒,瑰丽艳绝。

    噗!女人张口喷出一道血水,面如金纸,眉心裂开见骨。“你!”女人厉声道。

    “我?”紫衣基老笑道。他左手扬起一蓬香风,劈头盖面罩向女人,“我做事需要征求你的同意麽。碍眼。”

    滋滋滋,黑烟弥漫,女人的面庞像是塌陷了一般,脸肉离开颅骨,肉消骨现。

    长发披散在颅骨之上,眼窝有珠。

    “女人,留你一双招子,已是对你的莫大恩赐,还不离开吗。”

    紫衣基老冷喝道。在他四周,基气铺洒开来,灿若蟾光,星光点点,轰嘭!手握短剑的女人倒跌而退,身如枯叶,随风飘去。

    “基老界还有让我歆羡的大基吗。”

    紫衣基老细声道。银发纵舞,紫衣猎猎,基老对月伤情。

    乘着月光,一只女禽兽落了下来,站在紫衣基老身前。正视他那张艳冷的面庞。“基老,你和本兽有缘啊。”

    “嗯?”

    紫衣基老眸光炽盛,斜觑对面的女禽之兽。“你又是何人,不知我不喜女人吗。”

    “基老,你脖子上挂着的项坠可否让本兽一观。”上官小红道。

    “你说这个吗?”

    紫衣基老指了指铁钥匙,悬挂在他脖子下的铁钥匙,被一只腐坏的美少女挂上的。是枷锁,是诅咒!紫衣基老无时无刻不想取下它,可是他天资奇纵,想尽数千种法子,还是取不下来。

    本想发火,可紫衣基老瞥到上官小红手中的铁钥匙,和他脖子下悬挂着的殊无二致。“你若喜欢,可取走。”紫衣基老淡淡道。他忽然改变主意了,虽然希望不大,可总要试试,在他心情变得更坏之前。

    “可以吗?”上官小红向前。

    叮当叮当,两把铁钥匙同时颤鸣,相互吸引。

    “也许贫乃娘能取下它。”紫衣基老喜道。

    “本兽改变主意了。”上官小红拧身就走,留下错愕当场的基老。

    “啊哈?”紫衣基老瞠目结舌。“喂喂,贫乃娘,你有无有搞错。你造我是谁吗,我可是紫衣侯!基老界的紫衣侯。”紫衣基老怒道。

    上官小红不理不睬,紫衣侯?基老界的大基巨擘吗?好像名气很大的样子,可惜黑王子不在,不能为他引荐,她有些为黑王子感到遗憾。

    刷。

    人影浮动,紫衣侯纵至上官小红身前,镰刀挥动,拦下女禽有兽童鞋。“贫乃娘,紫衣侯命令你取下我脖子上挂着的铁钥匙。”

    上官小红瞅着紫衣侯,“本兽若是拒绝呢。”

    紫衣基老像是盯着傻子似的盯着上官小红,“由不得你拒绝,紫衣侯面前,众生皆是蝼蚁。你一只小小的贫乃娘也敢拒绝我。”

    铛!

    一只酱油瓶飞了出去,弹撞开紫衣侯的镰刀。上官小红向后飘去,人已远离基老。

    呼呼旋转,酱油瓶一击即退,倒飞回上官小红手中。取走酱油瓶,女禽有兽童鞋向祭台驰去。

    “唐士比亚老师,look,来了一只基界巨擘,好像是叫紫衣侯来着,他可比和你撕比的女人有趣多了。”途径皇叔身边之时,上官小红说道。

    紫衣侯一出现,白鞠基、叶听雨、基特曼、唐士比亚等人心中警凛,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敢以候自称,紫衣银发基老自有他的过人之处,凶名满贯基界的白夜叉也退避三舍,不愿和紫衣侯作难。

    紫衣基老怔了怔,旋即追上。“贫乃娘,站住!不要跑。乖乖取下我脖子上悬挂着的铁钥匙。”声音殷切,大基急射而出。

    “退下!”

    紫衣银发基老爆喝道。紫色的光气蓬涌开来,迅如潮水,扫退靠上来的几只野生的汉子。他们方甫接触紫色的光气,身体遽然膨胀如军鼓。四肢百骸被灌入充盈的基气,紫衣侯冷然道:“爆。”

    蓬!蓬!蓬!

    轰然爆响之声连亘响起,血光蓬然,基气裂漾,几只野生的汉子身体爆裂,已成烂泥似的无骨之肉,全身骨骼已被销蚀一空。

    合百子向后急退,避开紫衣侯。她和雷鳃猴一道而来,暗中观察基特曼、雷鳃猴撕比,想要收了他们中的胜者作为看山兽。可紫衣银发基老的出现破坏了合百子的预谋。

    基老道长一拍古琴,铮铮铮,杀伐琴音四起,密如狂风暴雨,荡卷迸发。皇叔唐士比亚趁势退开,不愿和紫衣侯起争执。

    紫衣侯挥动巨镰,冷酷无情地收割在场的野生汉子的生命,大小钟马之群退避一旁,畏惧于他散发的摄人气息,繁衍行为前的准备运动再重要,也比不上自己的小命。留住擀面杖,才能圈圈又叉。

    “嗯?”

    紫衣侯双眸微凛,神华颤舞,聚在他身侧。刷刷,电芒惊起,飞扑向小钟马群中的一只不起眼的钟马。

    那只被大基老盯住的小钟马四蹄生风,狂奔而去。舍了它的群族,它是小钟马群的王者,只是生xing狡猾,隐藏自己的身份,让另外一只小钟马伪装成为它的样子,统帅小钟马之群,而它这是幕后王者,暗中控制族群。

    紫衣基老何等人物,已然看出小钟马王的特异之处,它的生命之海内藏有一黄铜钟,高不过尺,气息晦暗,再加上小钟马王刻意隐匿黄铜钟的波动,外人不得而知。

    不管是大钟马还是小钟马,它们体内都有蕴育“生命之钟”的契机,也许是王者,也许是普通的钟马,人马难测也。

    紫衣银发基老喜道:“大气运!竟被我寻到生命之钟的踪迹。”

    拔身而起,紫电激迸,紫衣侯化作经天长虹,飞驰追去。镰刃生寒,向外淬散出丝丝冰气,他所行之处,温度骤降,地面镀上一层紫霜。

    大钟马群、小钟马群慌骇莫名,各自逃奔,蹄声震天介响,惊雷也似。紫衣侯并不介意抹去无关钟马的xing命。他挥舞巨镰,抡劈而下,扑哧,刀光划过夜空,削去十几头钟马的马蹄,它们轰然倒地,哀声嘶鸣。

    “还想逃。”

    紫衣侯双掌疾拍,嘭嘭,紫色的光漩迸炸而出,跃然荡开。

    小钟马王胆寒心悸,马鬃炸起,“怎地,他要取我的生命之钟,我生命堪虞,能逃过此劫吗?”

    后蹄抬起,小钟马王踢开几道瘴气,迎向那两团光漩,稍稍阻挡,为它赢得更多的逃命时间。

    刷。

    紫衣侯狂飙似的席卷而来,跃过小钟马王的身躯,停在它前方。

    啊!

    小钟马王骇然道。身体却停不下来,犹在狂奔。大敌就在眼前!紫衣侯倒提巨镰,从下向上划去,镰刃剖向小钟马的前腹。

    危急之瞬,小钟马王也不再掩藏。全身皮膜胀鼓,宛若铜球一般,闪烁生辉。嗡!钟声悠扬,音浪涛然而起,荡扫六合。

    遽闻锵铛一声厉鸣,紫衣侯的巨镰向后折去,几乎脱手。目光炽热,紫衣侯紧盯小钟马王放出的黄铜钟,那是它的生命之钟,万千钟马也不一定能蕴生出。

    小钟马王仗着身前悬着的生命之钟,精神大振,吼啸道:“人类,散开,我不愿伤你。”

    紫衣侯双目生电,按下狂喜之情。笑道:“小钟马王,我志在你的生命之钟,不取你命。还不放下黄铜钟,并剥去铜皮铁骨,我保证你安然离开。”

    合百子、皇叔、基老道长、白鞠基、黑长直妹子围拢而来,远远站在圈外,他们也被小钟马王的生命之钟所吸引,却不会出手去夺,虎口拔牙需要勇气更需要实力,稍有不慎,葬身虎腹。

    小钟马王暗恨它的族群都是胆小怕死之马,除了满脑子交与配的想法,还能有什么。一群依靠下半身生活的玩意。

    虽有黄铜钟护体,小钟马王还是不够ying气。倏然间,小钟马王高高跃起,好似铜皮包裹的前蹄陡地撞向急遽暴涨的黄铜钟。

    铛!

    钟声大作,声势撼天。淡金色的光漪圈圈荡开,共有六十三圈,最后一圈光漪呈紫金色,闪烁着让人心悸的光泽,瑰丽而又危险。

    “可惜了,小钟马王的生命之钟还未完全成型。”基老道长暗道。道长心里实则窃喜,喜欢的不得了。那口黄铜钟纵是被紫衣侯取走,也需耗费他的心力、基气加以祭炼,还不是成品!

    白夜叉拈着一枝冷梅,淡然不语。他虽然心气很高,遇到比他还狂还傲的基老,也没甚脾气,撕比不过对方,还有可能局部地区绽放优美的花朵,怎么想都不划算。

    基特曼更是懊恼,他以听雨楼楼主自居,却不知小界中还有小界,不知错过多少宝贝。有白夜叉、唐士比亚、紫衣侯等大基老在此,听雨楼多半是保不住了。就是他邀请而来的基老道长,也心怀鬼胎,怎知他无有恶念,取基特曼而代之。

    第八层祭台。

    上官小红凝望第九层祭坛。不知为何,那里好像有什么在召唤她。女禽有兽童鞋心绪不宁,安定不下来。

    李小仙踱来踱去,也是烦躁莫名。

    啪。

    有一只手扒着第八层祭台的边沿,接着,一颗颅骨冒了出来,骨上无肉,却有眼球,眼球爬满血丝,异常可怖。

    咔嚓咔嚓。那颗颅骨的上下颌骨耸动,“为何不去第九层。”

    “啊,是你。”

    “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

    上官小红、李小仙同时道。

    女人正是被紫衣侯化去脸肉的接引者,她终于爬了上来。右手挥动,咔的一声嗤响,那柄短剑再次捅进她的颅骨之上。

    “心安多了。”女人道。

    “”

    “”

    上官小红、李小仙面面相觑。哪有人喜欢用剑捅自己。

    果然不正常吗。

    李小仙眼珠一转,极其亲切地走了过去。“这位姐姐,辛苦啦。你好不容易才爬上来,累了吧。”说完,李小仙挽住女人的右臂。好像她们很熟的样子。

    上官小红趋步向前,右手攥着铁钥匙。“该说出你的目的了。”

    话还没说完,女禽有兽童鞋已经动手,她一阵风似的掠至女人前面,左臂一扬,伸手取下女人颅骨上插着的短剑。同时将铁钥匙按进她的断骨处。

    “闺蜜,她好像没什么变化。”李小仙张口道。

    “……真是这样的。”上官小红仔细研究女人的短剑,也没看出奇异之处。

    “什么嘛,浪费我的感情。”李小仙随手拔走女人颅骨上的铁钥匙,塞给上官小红。她则接过短剑,细细审量,也看不出所以然。

    “小红,把她推下去吧,要她有什么用。”李小仙丢下短剑。

    “就这样做。”上官小红同意道。

    “”女人。

    说好的同情心哪里去了,你们两个腹黑女!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