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楼本由一位大基老开辟而出,经由数代基老扩建、修缮,已成基老界的净土之地,无数基老想要入驻听雨楼,瞻仰历代楼主的金容,获得他们的基老传承,代代不息,遗泽后世。

    听雨楼本是小世界,可就是在这个小世界之中还有小世界。上官小红、李小仙、唐士比亚已被脑门插了一柄短剑的女人送入界中界,大基老白鞠基也被传送进去了。最后一批乘客是基特曼、基老道长。

    烟笼寒水,月初上。几只寒鸦落在枝头,扫量着外来者。它们的眼睛是红色的,和空中的月亮一般颜色。

    雷鳃猴手握金刚杵,大步而行。“有人吗,这里有人吗!”它朗声道。声音传遍十里方圆,却无人回应。

    界中界阒寂无人,空中悬挂着一轮凄红色的冰轮,有些瘆人。纵使雷鳃猴胆大异常,也不禁毛骨悚然。“谁,谁躲在暗处!给我出来!”挥动金刚杵,刷,金光驰出,旋向一片红叶林。

    嗤嗤嗤,金光盛舞,旋绞碎十几株红树,枝桠颤舞,木屑迸飞,好似火星子飙卷而去。“呱呱。”几声鸦鸣响起,斜飞而上,远离红叶林。

    “什么啊。不要吓我。”雷鳃猴笑道。

    “谁在吓你?”有个声音从上面传来,好似刺透雷鳃猴的颅腔,直接在它脑内炸起。

    嗡!雷鳃猴脑内一片空白,猴已懵比。

    拍,拍,拍。有个女人用手来来回回拍打雷鳃猴的脸膛。“猴子,醒来。不要吓我,我们好歹结伴而行。”

    雷鳃猴的大脑像是短路了似的,半晌后才醒悟过来,它抬起右臂,轰的一声,金刚杵砸向女人。“找死,敢戏弄我。”

    铿锵。金铁交迸之声响起。女人拔下发髻中斜插着的簪子,挡下雷鳃猴的金刚杵。“猴子,为何什么都不说就要动手。”女人不悦道。

    她再一用力,呼噌,翠光荡舞,罩向雷鳃猴。“哼,女人,还敢反抗。我可是要gao基的雷鳃猴,对你无有兴趣。”向后急退,雷鳃猴避开舞向它的翠光。

    “身手不差。猴子,我好钟意你。愿收你作为我的看山兽,随我离开吧。”女人两指一幌,那根簪子自行回到她的发髻中。

    “她是傻子吗。”雷鳃猴暗道。架起云光,雷鳃猴飞遁而出。

    “给我站住!”女人唤道。她拈来一片柳叶,运转元气,刷,柳叶如刀,驰射而出,追向飞遁的雷鳃猴。

    晦气,真是晦气。雷鳃猴恼道。拨动云头,遁速更疾,直如经天长虹。可是身后的那片柳叶如影随形,摆脱不得。碧光炽盛,周围十步内镀上了一层翠玉似的光霞。

    “好烦的女人。”雷鳃猴止住身形,蓦地向后一转,直面那片柳叶。“轩辕斩。”雷鳃猴怒喝道。金刚杵扬起,陡地挥下,金色的光弧旋射而出,轰向那片柳叶。

    蓬的一声嗤响,柳叶迸爆,翠光荡卷四扫。

    “猴子,哪里去。”

    女人来势迅疾,身体一纵,跃过狂咧的金浪,直扑雷鳃猴。她十指弹舞,咻咻咻,气带呼卷扫出,一匝匝缠住雷鳃猴的四肢、颈项。

    “这下好了,我为你套上锁链,你是我的人,不,你是我的兽。”女人喜道。她用力一扯,几十道气带绷直,将雷鳃猴拖了回来。

    喀拉拉,喀拉拉。地面掀起十几米高的碎石,原来,雷鳃猴双足深陷石路之下,不想被奇怪的女人带走。可毫无蛋用,女人轻飘飘地把它拉了过来。

    “”

    一开始,雷鳃猴的内心是拒绝的,可是一想到就它一猴在陌生的空间内游荡,似乎有些孤寂呐。所以它干脆给自己找台阶下,被女人拖到身边。

    “姑娘,我还问你为何来到此地?你也是从听雨楼进入这个奇怪的地方?”雷鳃猴奇怪道。它调转体内的斗气,聚在四肢、颈项出,方甫运转,蓬蓬连炸之声响起,束缚住它的气带化为清气散去。

    “听雨楼?那不是基老净土之一吗,没踏足过。我可是女人哎,听雨楼的楼主会让我进入吗?”女人笑问道。

    “也是。”雷鳃猴点头道。基特曼那厮很讨厌女人,怎有可能放任一只奇怪的女人步入听雨楼。它被叶听雨囚在地下,****忍受众基的欢声笑语,已是怒极痛极,不让它gao基,比杀了它还难受。

    “猴子,猴子。你在想什么,为什么咬牙切齿。我又没说你什么。”女人关切道。

    “女人,我还不知你的名字。”雷鳃猴喝道。

    “是吗。”这个女人也不生气。“你叫我合百子就好。我搞姬,你懂的。”女人笑道。

    “你有不错的品味!”雷鳃猴喜道。“大家可以交流心得吗,我也觉得只有同xing之间才存在真爱。必须烧了异xing情侣。”

    “猴子,你很懂我嘛。我的眼光果然不差。收了,必须收了你作为我的看山兽。”合百子展颜道。

    “别叫我猴子,我也是有名字的。本猴行不更名,叫做雷吉。”雷鳃猴笑道。

    “哦,雷吉吗。”合百子淡然道。“你可愿作我的契约兽,难得碰到gao基的猴子。你可是稀缺物种。收了你,我可在姬友们面前风光无限。”

    “此事休要再提。合百子姑娘,我们还是先离开此地再说。对了,你有没有遇到一只女禽之兽,她是我的红娘,月老一般的人物,还未为我做媒,人已不见了。她好像先我一步来到界中界。”

    “女禽之兽吗,她的米米大吗。”合百子来了兴趣。真好,想不到在这里也能搞姬。老天待我不薄,合百子四下张望,寻找女禽有兽童鞋。

    “你好像也没见到过她。”雷鳃猴失望道。

    “既然你不是从听雨楼进入此地的,那你……”雷鳃猴像是想到了什么。

    合百子嫣然一笑,鬓发颤摇。“雷吉,你想知道我从什么地方来的吗?”她反问道。

    “合百子,别笑了!怪吓人的。”雷鳃猴吃惊道。似乎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告诉你也无妨。”合百子幽幽道。“那个啊,我被甩了!被一个女人甩了。像是丢掉用过的抹布似的甩了我。”合百子笑容崩坏,精致的面容扭曲,双眼向外冒出碧火,差点烧了雷鳃猴金色的长毛。

    “我自诩风流,在喜欢的女人面前从未失手。破天荒,头一次,我被甩了呢。难以置信,简直不敢相信。要技术,我有技术。要耐力,我有耐力。她怎么就甩了我!”合百子扯过一把雷鳃猴的金毛,奋力拉扯。

    “痛痛痛!”雷鳃猴痛声道。

    合百子无有放手的意思,她抬起头来,两眼泪汪汪的,“雷吉,你说她为什么不要我。”

    “放开我,放开我。我又不是那个女人,你拿我出气算是什么好汉。”雷鳃猴不爽道。

    “悲伤成河,我是被爱伤过的女人。”合百子痛苦道。她成功地扯断雷鳃猴的金毛。

    “”雷鳃猴。你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猴震怒。

    飒飒飒。

    窸窣的脚步声传来。

    合百子、雷鳃猴同时望向南方,那里,站着一群大钟马,它们xing情暴烈,一言不合就去行那不能详说之运动,而且对象不分公与母。

    希律律,希律律,马的嘶鸣声响起。西南方跑来一群小钟马,它们要比大钟马矮,可也是难缠的种群。

    合百子、雷鳃猴哗然变色,面对几只大钟马、小钟马,他们还可应变。可是他们面对的是俩群钟马!

    钟马们双眼冒火,急红了眼。像是看到了猎物似的,兴奋至极。大钟马群、小钟马群围拢而来,包围住合百子、雷鳃猴。

    “真扯淡,为什么我就那么倒霉。”雷鳃猴自问道。好不容易摆离基特曼的控制,却遇到了奇怪的女人,还被卷入到钟马之群中。

    “草,草,草!”

    有人大吼三声“草”,怒驰奔来。他身后尘烟滚滚,宛若一条黄龙在滚动。来人正是大基老白鞠基。他面如死灰,衣衫不齐,更可怕的是他上方跟着一只皇叔。

    “啊哈哈哈哈,小鲜肉,哪里去!”皇叔唐士比亚大笑道。他从酱油界俘获的汉子全都死绝了,正在郁闷找不到可口的小鲜肉,皇叔可谓心里想什么,天上就掉下什么。一头英俊的基老自高空而降,出现在唐士比亚身前。皇叔只好追赶他……

    刷刷。

    白鞠基一扬手,两道剑气迸发而出,透着凌冽寒意。

    “小鲜肉哟,我还不知你的芳名。”唐士比亚笑道。他挥动墨剑,劈了下来。蓬!墨浪荡滚,将白鞠基斩来的两道剑气绞碎。

    白鞠基的内心是崩溃的。他被脑袋上插着短剑的女人弄到界中界,甫一踏入此地,全身受制于小世界,一身超绝的功力发挥不出来。

    皇叔唐士比亚则不然,他好似大鱼一样,整片小世界就是他的池塘。皇叔愉悦道:“一枝海棠压基老。”语罢,皇叔急坠而下,势若重岳,力逾千钧。轰隆隆,皇气浩荡排开,攫住白鞠基的身躯,把他钉在原地。

    “从来都是我压别的基老,怎能让基老从我身上碾轧过去。”白鞠基气急败坏道。“白夜叉的凶名铸就于敌人的尸山血海之上。”

    xiong腹如炸,脑内轰鸣而响。白鞠基把手一划,基光闪烁,奔窜旋起,灿若朝霞。“学富五车不是妄谈。”白鞠基冷喝道。

    腾!腾!腾!腾!腾!

    五道神华爆绽,光耀千里,接着,五驾战车同时驰出。肃杀之气席卷四方,白鞠基将身一旋,居于最中间的那驾战车之上。

    杀,杀,杀,杀!四道强烈的意念降临战车之上,他们头戴紫金冠,身披战甲,手持长戈,腰悬宝剑。

    五驾战车并驾而驱,轰隆隆,杀伐之声滔天而起,撼掣寰宇。白鞠基右臂一颤,基气纵出,凝于梅花剑之上。“皇叔,你不要逼我。”

    唐士比亚道:“我怎会逼你,你我情投意合,此情绵绵无绝期,何不共赴巫之山,布云施雨。”

    墨剑震吟,皇叔身形暴起,厉声道:“白鞠基,就算你是白夜叉,我也不会放过你。皇天在上,天日昭昭,我要****夜夜不放过你,你知不知。”

    白鞠基一抖梅花剑,七十三片梅花纵舞而出,寒香清幽,隐隐有基气闪烁其中。

    皇叔虚空飞渡,按剑而下。刷刷刷,剑芒横暴荡开,墨云吞舞。“白鞠基,你就从了我吧,让我一览你有无有巨消声。”

    那七十三片梅花聚在皇叔四畔,向内靠拢而来。寒气侵袭卷舞,冻掣风云。皇叔冷眼一开,运起无上剑式,“千刃斩。”皇叔锵然道。

    刷刷刷,刷刷刷!千道光剑乍然而现,竖立空中,寒芒璀璨,照亮夜空。那轮红色的月亮也黯然失色,不及剑光。

    基老界的大基白鞠基,秀发抛舞,玉面森寒。他向左右战车上的四道念识体密语道:“诸君,莫忘了当日的结拜之盟。唐士比亚要将我掳走,成为他的座上宾,我心不愿。天大地大,基老大,谁人困得住吾辈基老!”

    四驾战车上的念识体异口同声道:“奥豆豆哟,安心洗铁路!欧巴们会和你站在一起,同担风雨,携日月而行。纵是良辰美景,若无贤弟,也是虚设。”

    义结金兰,约好了一起gao基,不死不休。五只基老同时大笑,畅怀之极。

    倏然之间,五驾战车怒驰而出,向五个方向电掣而去。白鞠基的身形一幌,人已裂分,战车上出现两只白鞠基。

    “皇叔,你无福消受我白某人。我的心属于广大基友,而非被一人独占。”白鞠基冷声道。

    两百五十道光剑荡射而下,剑疾如雨,咻咻咻,光漪纷呈散开。两只白鞠基同时挥剑,“剑道,削叽叽之剑。”左边的白鞠基放声道。

    锵嗤,一道剑芒横削而出,光霞爆舞,碧芒盛璨。削向皇叔唐士比亚的擀面杖。

    “巨基有剑。”右边的白鞠基同时喝道。

    咔嚓!

    苍穹之下,一道明晃晃的巨剑陡然出现,竖立半空。右边的白鞠基疾驰而出,剑指一抖,梅香肆意散开,“斩!”

    一竖一横,两道巨剑同时斩向皇叔。

    皇叔岿然不动,稳如山岳。“这样的基老才值得我捕获。”唐士比亚喜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