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己狠的人对别人更狠。”雷鳃猴阴沉道。“基特曼,你伤我那么深,我们之间早已是生死之敌,见面必有一死,注定不能一同gao基的存在。”

    在叶听雨的灼灼注视下,雷鳃猴挥动金刚杵,刺向自己的局部地区之花。扑!血光大作,迷样的痛感传遍雷鳃猴、基特曼全身,它们同时显出凄美而又愉悦的表情。

    “难怪他们会成为契主与契约兽,表情那么到位。”一只基老吐槽道。

    “是啊是啊,他们的局花也很精致。就连喷出的血液也很壮观。让人大开眼界,心为之神往。可是我又不想被金刚杵刺一下,若是汉子的大葱,那就另说了。”旁边的基老笑曰。

    “我们这些被基特曼召唤而来的基老,死了好多只,还有俩只被皇叔唐士比亚掳走了。放眼望去,基老生悲,天地同泣,我真想洒下两行清泪。”

    “憋说话。基神为你打开了泪腺,你却要忍住悲伤。当悲伤流成河之际,我辈基老当欣欣以向荣,茁壮成长,迎接新的一天。”

    “特么的太凶残啦!”戴着高帽的基老吼道。“雷鳃猴好狠毒的用心。他还在用金刚杵伤害自己的局部地区,同时也在伤害基特曼。为甚不能给彼此留下思量的空间,退一步,基情永在,海阔天空呐。”

    基老们议论纷纷之时,叶听雨痛苦不堪。他抖动那双鸭蛋似的眼睛,全身迸发出炽烈的基气,五官时而放松时而扭成团,端的诡异。扑扑,他的某处之花受到了难以详述的伤害,伤他最深的还是雷鳃猴冰冷的眼神。“毕竟爱过,为何生死相见。天南地北双基老,双双把家不能还。”

    一念至此,来自M78星云的基特曼再难将歇。扑扑扑,他连指点向自己受到重创的局部之花。刹那间,止住血势,可那剧痛之感尤未消散,积久的沉淀,爆发之时更是浑厚与炽热。

    “雷鳃猴,我的契约之兽啊。”叶听雨甩出指尖的残余血液。刷刷,他目生虚电,一片寒光迸舞开来。

    “问基能有几多情,掐死思念葬己心。喝!”

    基特曼旋舞而起,基气荡爆,好似春花绽放,争奇斗艳,繁荣与共。“雷鳃猴,你我缘分尽了!”基特曼勾起一股基气,冲刷他的局部地区的契约纹脉,唰唰唰,彩光旋舞,一道道冲下,洗去他与他的过往,昔日种种,终成过去。

    “嗯哼?”

    雷鳃猴右臂止住,不再伤害自己。同时,他的灵魂中仿佛失去了什么,有段空白的缺失。

    “自由了,我自由了。基特曼自行解去我和他的契约。至此再无契约雷鳃猴,哈哈哈哈哈。自今日起,我当自由自在地gao基,谁人也不能阻止我!”

    雷鳃猴心念频转,风火双翼收拢于后背。他猿目怒睁,狂念叠爆开来,“基特曼,你这只鶸,只有这种程度吗,忍受不得我的金刚杵?”

    汉子若是失了风骨,如何去gao基啊。雷鳃猴很是鄙视基特曼,M78星云的生物都是像你一样只能坚持两分钟的汉子吗。

    叶听雨扛起火红色的重剑,直视雷鳃猴。他道:“我也曾经小清新过,只是后来走向了一条不归路,品味与口味越来越不清淡。最终和你牵手把家还。孽缘,孽缘啊,就让那段美好的感情随风而去。”

    基特曼昂扬踏出,基浪怒涌,天地失色,唯有基老不朽。“我的剑斩尽天下负心兽。”叶听雨冷笑道。

    呼噌!

    叶听雨旋起身子,抡甩开三十九道基光,流光溢彩,是梦幻亦是真实。“为什么我的心好痛啊。”基特曼凄声道。

    掉转体内的斗气,汇聚于右臂。“像麒麟一样奔跑吧。”基特曼吼道。

    叶听雨右臂猛挥,哧啦,绚芒荡爆,剑气冲滚而出,凝成一只火红色的麒麟,昂首睥睨,气势恢宏。四蹄生烟,麒麟奔窜而出,阔口张开,獠牙交错,咬向雷鳃猴的腰部。

    咔嚓、咔嚓、咔嚓,骨骼交迸之声迭起,基特曼的右臂愈发健壮,粗若红龙,肤肉上窜满青紫色的血管,狰狞扭曲。“合该用我的麒麟之右臂斩了雷鳃猴。”

    腾!

    叶听雨腾啸而出,携卷其几十米高的基浪,怒拍向苍穹。

    当是时,雷鳃猴不喜不悲,手握金刚杵,岿然而立。它的风火双翼覆拢在身前,激开一道厚实的屏障,挡住怒奔而来的火红色麒麟。

    轰隆一声撞响,流云迸卷,热潮滚荡散开。雷鳃猴前方竖起的屏障向内塌陷,可并未碎裂。

    忽见雷鳃猴双目一瞪,周围百步内的炎风、热浪陡地凝实而又浓郁,浓缩为一团艳红色的浪漩,奔啸旋舞而出。风卷云残一般,整个吞了火麒麟。嘭轰!嘭轰!火麒麟在浪漩内四处冲撞,却不能冲出去。

    电光火石之间,基特曼、雷鳃猴同时奔向对方,“哈哈哈,我的麒麟壮臂不知弄死多少英俊的小鲜肉,雷鳃猴,你也要死。”

    锵锵。基特曼握着的巨剑陡然长鸣,基气喷薄而出。“麒麟斩!”基特曼大吼道。

    一剑斩下,阒寂无声,平淡至极。只有连绵起伏的虚空碎片昭示着基老确实斩了一剑,基特曼右臂坚实若磐石,和那口巨剑融为一体,不可分割。

    “基特曼的小伙伴不知道被他Lu破了皮没。”雷鳃猴忽然想道。他掷出金刚杵,刷,金芒万丈,溺飙而上,冲洗苍穹。

    嘭锵!

    雷鳃猴趟了过去,踢爆前方的那团浪漩,连同内部的火红色麒麟一齐踢爆。

    五指忿张,掌心窜出三道电弧,缠住金刚杵的末端,“基特曼,我要用你的局花来祭奠我失去的青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雷鳃猴陡地攥紧金刚杵,一个鹞子翻身,左臂抡摆,划开一圈光弧,倏然斩向前方。几在同时,他的右臂舒卷,雷电喷涌而出,璨烂如春花,紫光潋滟。

    锵锒,雷鳃猴划开的光弧撞中基特曼的巨剑,剑尖偏斜。“基雷杀。”雷鳃猴咆哮道。

    雷云怒爆,天空陡地大放光明,照亮百里方圆,水面如镜,磷光闪烁。一人浮在水面之上,面朝天空,脑门上插了一柄短剑,血水直冒。可她本人好像满不在乎的样子,继续漂浮在水面上,随波而流。

    千道雷光拧成一束,粗有十丈,长及三百余丈,雷光爆吐间并有基气喷涌旋摆。这招正是雷鳃猴的杀招之一,专门用来对付基老用的。因为那些基气会瞄准基老的局部之花,想方设法冲击进去,恣意破坏内部……

    嘶!

    基特曼倒吸一口凉气,“不足为何,我的局花感受到了杀气!”

    叶听雨默运斗气,集中在局部地区,蓦地,绚光迸舞,透出基特曼的两瓣tun部。此刻,叶听雨的tun部坚若磐石,不可摧毁。

    可是碧穹射下的那道基雷如有神助,紫电基气荡爆而出,争先恐后,全部涌向基特曼的还未残的花朵。

    纵然有护体斗气,叶听雨还是感到不踏实。“雷鳃猴真的要捅破我的局部地区吗!”叶听雨怒道。“我的攻值爆表,绝不是受。”

    他强任他强,基老来攻也无妨。叶听雨拔身而起,周身爆绽出刺目的光华。“风萧萧兮,基老寒。”叶听雨沉痛道。“诸君,拔剑吧!”

    锵!

    锵!

    锵!

    很多基老同时拔剑,他们都是应叶听雨的召唤而来。共有十七只基老剑士齐齐拔剑,剑指长空,剑气冲舞而出,交织成光罩,护住基特曼的局部地区。

    “叶听雨的局部之花由我们来守护!”

    “雷鳃猴,不得无礼,退下吧,你不是我们这些基老的对手。”

    “然,我们从未将你放在眼里。还有,我也没有叶听雨那么不清淡,不喜欢和契约兽一起那啥。你懂的。”

    “基特曼哟,今晚你是我的!”

    “诸君,我们的基老长剑已然拔出,何不乘风而起,gao基直上青云!”

    “哈哈哈哈哈,自当如此,人生何不快意恩仇。gao基哉!”

    笑罢,一只基老御风而行,他左手执剑,右手执杖,气度不凡。“叶听雨,我一直在等着你开口。”刷,光芒荡舞,基老掷出左手中的长剑,他双足急点,踏在剑身上。“我感觉自己萌萌哒。”

    “我也来了。gao基路上怎可能少了我。”

    右臂环抱着遁龙桩,一头基老飒然而上,秀发扬舞,英姿不凡。“此桩可困天下基老,即便是gao基的兽也不能幸免。”

    “吾辈gao基不分场合,一言不合就要群殴雷鳃猴。”

    背负三尺琴剑,道袍无风自动,颌下长须飘舞,来的是一只gao基的道长。

    更多的基老大声喝彩,身体力行,支援来自M78星云的基特曼叶听雨。“我的基友们都来了,可是我仍然惴惴不安。为何?”

    duang!duang!duang!

    一道道紫电窜向基特曼的局部地区,却被他的护体斗气弹开,倒折而回,重新归入基雷。基光蓬然炸开,照彻虚空。

    雷鳃猴眼珠子急转,他可不想和很多基老撕比。短时间内,他是擒不下基特曼。“怪啊,为何基特曼不调动听雨楼的灵气攻击我,还是说他失去了掌控权……”

    duang!

    雷鳃猴蒲扇大的左掌拍中一只基老的脑袋,瞬时之间将对方的颅骨拍碎。脑浆崩甩而出,碎骨扬洒。

    “贫乃娘呢,贫乃娘怎么不见了!”

    雷鳃猴这才发现上官小红不见了,不止是她,李小仙也不见了。“皇叔呢,皇叔怎么也不见了!”雷鳃猴气结道。

    “我稍稍不注意,红娘就溜走了,散发着学者气息的人类汉子也消失啦。人类就是那么虚伪,不履行说好的诺言。”

    雷鳃猴气急败坏。电眼急扫,刷刷刷,两道光束扫遍听雨楼,却寻不到女禽有兽童鞋、李小仙、唐士比亚的身影。

    “那是什么!”

    雷鳃猴这才注意到水面上飘着的女人,她脑门上插了一柄短剑。“哟。”女人向雷鳃猴摇手道。

    “边个啊!”

    雷鳃猴狂怒道。他还来不及冲下,身负三尺琴剑的基老道长旋身而来,呛的一声剑吟,道长反手拔出所负的琴剑,斜指雷鳃猴,琴音铮铮,剑光吞舞不定。“哪里去,雷鳃猴。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脚踏玄光,翩然纵出,道长持剑削向雷鳃猴的左xiong。“潮汐引。”道长喝道。骤然之间,琴音荡颤,好似冰水冲刷玉石,冷湛而又悦耳。

    剑气若潮汐,流奔啸动,四方共鸣,隆隆作响,却不能遮掩时断时续的琴音。

    当是时,雷鳃猴暴跳连连,他已被道长的潮汐剑气困住。

    轰!

    一道龙桩笔直坠下,轰砸向雷鳃猴。“昂!”龙吟大作,三条银龙飞出,围住雷鳃猴,一圈圈缠绞而下,把他捆缚在龙桩上。

    刷刷。两道剑光划开,旋抛向雷鳃猴的双眼,道长要毁了雷鳃猴的猿目。

    另有十几只基老围拢而来,同时攻击被捆在遁龙桩上的雷鳃猴,剑光如雨,箭如蝗飞,漫空洒下,招呼向困兽雷鳃猴。

    扑扑扑!基特曼眼皮狂跳,内心的不安更剧。“危险来自哪里?”叶听雨心焦道。“是雷鳃猴吗,不像,他被我的基友们围住了,死亡只是早晚之间。女禽兽呢,李小仙呢,皇叔呢,他们去哪里了!”叶听雨四下张望。

    水面上明明飘着一只女人,脑门上还插着一柄短剑,可是包括叶听雨在内的基老,无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雷鳃猴是例外。他看到了河面上漂浮着的女人。

    “哟!”

    女人第二次向雷鳃猴挥手。她一扬手,清凌凌的水光荡喷而上,冲开基老道长布下的潮汐剑气。

    “雷鳃猴,想要知道你生命的真谛吗,想要和我探讨人生哲学吗。来吧,来我这里。”

    女人又道。

    刷!

    一座虹桥铺展开来,横在雷鳃猴和她之间。捆住雷鳃猴的三条银龙忽地炸裂开来,白芒飙窜而出。同时,遽闻咔嚓一声,遁龙桩裂开了。

    雷鳃猴跳下遁龙桩,大步而行,踏上虹桥,他不需动,虹桥带着它挪近河面飘着的女人。

    “在你之前,有俩只妹子一只中年汉子先行一步,雷鳃猴,讶异吗,我以这种方式呼唤你。”女人笑道。

    她右手按住剑柄,扑的一下,拔了出来,血水蓬舞,涵盖住雷鳃猴全身。倏地,红光一闪而逝,女人还有雷鳃猴凭空消失。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