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指如刀,红光激舞,女禽有兽童鞋向一头基老划去,哧的一声,切开对面基老的颈项。“你毁了本兽的酱油蘑姑,总要付出代价。”

    李小仙踏空而来,摇头道:“闺蜜,你应该切掉他的汉子擀面杖,而不是枭去他的脑袋。来之前,我信誓旦旦要割掉基特曼的大葱,栽在他的坟头上。”

    “女人,就凭你麽。”长着三只眼睛的基老嘲笑道。他面如蓝靛,鼻塌唇厚,虬髯杂乱。“咕咕。”他向口中灌了几口马勺猴酒。“女人,叶听雨可不是普通的基老。和他相处多年,我至今不知他的汉子的深度。你说他可怕不可怕!”

    李小仙怒道:“麻蛋!那是因为他的大葱长,你的短。瞎叽歪什么啊。羞不羞!”

    三只眼基老同样怒道:“怎有可能!我的小伙伴离地七尺三。”

    李小仙道:“你的身高多少!”

    三只眼基老支支吾吾道:“我是大丈夫,身高自然很高。”

    李小仙道:“你的腿有多长!”

    三只眼基老道:“七尺二……”

    李小仙:“”

    还能说什么啊。

    三只眼基老和李小仙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女人,你敢诈我。竟然套出我的大葱的长度,实在是可耻,我羞于见你。离开听雨楼,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否则……”

    李小仙哼道:“否则怎样。”

    三只眼基老道:“我烧了你。”拎起酒葫芦,葫口对准李小仙,三只眼基老喷出一口蓝色斗气,呼噌!蓝焰窜涨,点燃酒葫芦涌荡而出的马勺猴酒,焰火滔天,直达几十丈之高。

    热浪掀涌,光浪轰爆,染得李小仙眉发皆蓝,她抱身守心,意念归一。锵!长剑撩起,剑幕倒竖而上,挡在李小仙身前。

    蓬轰!

    蓝色的火焰冲撞在剑幕之上,空间晃摇,能量狂潮掀涌扭摆,拍碎了虚空。三眼基老中间的竖眼怒睁,刷,一道蓝色的电弧旋出,击中李小仙撑起的剑幕。

    只是一撞,剑幕崩碎,恍若水晶玻璃荡爆,碎片洒扬,晶莹若雪,蓝色的光屑窜游其中,点缀其上,更添凄美之感。

    “说烧了你就不会留你全尸。”

    三只眼基老吼啸道。他向前疾踏三步,蹬蹬蹬。每次落步都会荡起十几米高的焰火,烧灼的空间扭曲晃动,基老的身影似真似幻,不甚真实。

    呼!

    三只眼基老抛起酒葫芦,葫芦中盛放两百公斤的马勺猴酒,不知道剖开多少马勺猴的身腔。右手一翻,三只眼基老拍出数道掌劲,轰向酒葫芦。

    梆!梆!梆!三声叠响,随之,酒葫芦炸裂。马勺猴酒漫洒向李小仙。三眼基老摇动拂尘,呼喇喇,烟光四起,蓝色的烈焰狂涌向马勺猴酒,火势更急,热浪涤荡四方。李小仙被蓝色的火焰之河围在中心。

    “叫吧,哭吧,求我吧。”三只眼基老扫动拂尘,目现凶光。他的竖眼射出蓝汪汪的光束,长达三十尺,锁定李小仙的气机。

    身处火焰中心,炎浪翻滚而来,拍打向自己。李小仙纹丝不动,目无表情,甚至没有流汗。一圈剑气自她的脚底升起,向上旋舞而起,护住她全身。

    轰,轰,轰。

    蓝色的火舌喷撞向那圈剑气,却被弹开,侵入不得。三只眼基老表情凝重,“小丫头,也想和我斗。你玩得起吗。”拂尘急扫,三眼基老的身形模糊,陡地化为一团蓝光,炽热之极。那柄拂尘悬浮在蓝光之上,清圣之气席卷涤荡,七道龙卷风骤然成形,更添火势。

    李小仙左手微攥,清寒之气透掌而出,咝咝咝,冰冻三丈方圆。

    “食物在前方。自己去猎取。”李小仙轻声道。她陡地摊开左掌,咻咻咻,咻咻咻!几十道寒光迸射而出,穿过剑气,洞穿蓝色的火焰,直向那团蓝光冲去。

    三眼基老没来由地心惊胆跳,护体斗气蓬然卷出,抵挡在最外围。那柄拂尘旋甩出清濛濛的圣气,梵唱大作,莲音忽起。

    扑扑扑!自李小仙左手中飞出的几十道寒光穿破三眼基老的护体斗气,咬烂拂尘甩出去的圣气光罩,一股脑扎向那团蓝光。

    “吖吗跌。吖吗跌!”

    蓝色光团内传出三眼基老的惊骇声。“李小仙,你干了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本源基气在流逝!”

    蓬嗤一声炸响,蓝色的光团摇曳裂开,光屑荡舞,向四下飘去。而三眼基老像是苍老了几十岁,满脸褶子,五官缩糜,竖眼也合拢起来,他努力尝试,却是徒然。

    三眼基老的肤肉下有几十道寒光在冲滚,冰气透体而出,攫住三只眼基老的身心。他牙关打颤,张口不能言。

    李小仙一抖剑,倏然而至,携卷来一阵剑风,刮擦得三眼基老身如枯树,皮肤皲裂炸开。咻咻咻,几十只冰萤破体而出,刺透三眼基老的肤肉,飞向李小仙。

    呼呼,李小仙长剑抖动,剑花激迸,卷住那几十只冰萤,将它们封印在剑中。

    封印冰萤之后,李小仙的长剑绽放着冰霜之花,寒气吞吐不定,笼盖三丈方圆,而三只眼基老恰好被寒气涵盖其内。

    “不妙!”三只眼基老焦急道。他养蕴百年的基气被几十只冰萤扑食一空,生命之海也浑浊不堪,几如死水。枯发飘舞,眉心“扑扑”急跳,“开!”遽闻三眼基老低吼道。

    他面庞扭曲,脸冒蓝焰,呼噌一声,热漩滚爆开来,冲破李小仙释出的寒气。与此同时,三眼基老闭合的竖眼陡地睁开,血光盈溢而出,像是为他的脸刷了一层油漆。

    咬破指尖,三眼基老遽地甩手,血线拉长成绳索,嗡嗡之音炸开。运转经脉内的斗气,三眼基老低声吼道:“李小仙,我要缢死你,用这根蓝色的绳索。”

    唰啦。

    蓝色的绳索抛舞而出,血芒爆舞,倘若万千飞虫聚合不定。

    李小仙轻移七步,衣带避开三眼基老抛来的绳索。刷,李小仙斜斩一剑,剑气划向三眼基老的侧颈。

    “基老,你的基气已被冰萤食尽,何不自我超脱,不再人世中,驾鹤而去。”李小仙左臂舒张,一道彩光旋出,缠绞住三眼基老抛来的蓝色绳索。

    “此生为基老,生的伟大,死亦不朽。夫复何求。”三只眼基老放声大笑。他体内枯竭的基气竟然再度蓬涌,枯木逢春一般,锵然怒放。

    三眼基老的臂肘、颈部、面庞浮起刺青似的花纹,以鲜红为主色,暗青为辅色。尤其是他的竖眼,被一道道血痕围住,更显神异。

    “基道极吾道,德鲁伊之心即是自然之心。”

    三眼基老咆哮道。他的身躯急遽扩涨,驱壳失却了人形,“嗷!”三眼基老狂笑道。他四肢伏地,局部地区甩出两条尾巴,一条蓝色,一条红色,尾巴尖像是秤砣,冷光湛湛。

    “吾乃是德鲁伊一族的gao基之汉子。因为取向问题,被族人驱赶,流浪世间。吾心不孤,寻到好多好多基老,于是大家一起愉悦地gao基。”

    失去人形的三眼基老急声道。他面如熊罴,体若巨鳄,四肢cu壮,好像是四根铜柱,坚可不可摧。

    飕飕。

    三眼基老的双尾反剪而出,一条劈向李小仙,另外一条劈向在暗处窥视他的基老,“给我出来,卑鄙的家伙。”

    扑的一声,三眼基老红色的尾巴抡中一只基老的xiong口,砸出一个血窟窿。

    李小仙长剑上撩,铛!火光迸舞,荡开三眼基老蓝色的尾巴。

    匍匐在地,三眼基老狂气恣意,凋零的生命之海宛若火山迸发,蓬!蓬!蓬!一道道蓝色的火柱霍然而起,长虹贯日也似,蔚为壮观。

    “吾要燃尽生命的jing华,一正吾道,基老之道!”

    三眼基老陡地耸然而起,身高超过十丈,全身覆满厚实的梭形鳞片,在阳光的垂射下,光斑驳驳,异常耀目。

    李小仙左手按剑,冷声道:“你做给谁看,你的基友还是我?我问你,你死了之后会有人为你伤心吗?”

    刷!

    李小仙驰射而出,剑光荡爆旋斩,切割三眼基老释放的最后的基气。“也罢,你想流尽最后一滴血,我成全你。”李小仙距离三眼基老不足两丈,她衣袍翻舞,神情端穆。蓦地,李小仙叱道:“德果孤客之剑,绽放吧!”她用右手食指托起剑柄,向上投去。

    嗡!剑浪迭爆开来,狂澜掀迸,涤扫四境。听雨楼的基老们悚然而立,端视着高空劈下的那道光耀十方的剑气,力斩而下,扑吃一声,斩中三眼基老直立而起的庞大身躯。

    “喂,发生什么啦!”有基老痴痴道。

    “好凶的女人,我们的小伙伴危险了,他眼中的生机逐渐溃散!”

    “基友死就死了吧,天涯何处无基友,何必单恋一只,我的征途是天下巨基。”

    “你真是无情的基老!”

    “彼此彼此,难道我要他一起死掉不成,没可能的吧。”

    “看呐,三眼基老的身体分为两瓣,切口完整并且结晶化!”

    轰隆!被劈为两瓣的基从高空坠下,他的竖目也别劈开,蓝血奔涌,染蓝了百步之内的空间。

    李小仙虚空轻度,长袖振舞,呼喇喇,清气溺卷扫出,扫爆三眼基老的两半驱壳。冰晶迸撒,宛若天降蓝雪,堆积在河面上。

    皇叔唐士比亚擒下俩只基老,他斜睨了一眼李小仙,“可惜了,被小仙同学斩去一只大好基老,本来是我的未来基友呐。”

    扬手一撒,皇叔撒出一片皓光,遮住俩只基老的身躯。“回到府上我再放了你们。”皇叔笑道。三指掐诀,唐士比亚召回那片皓光,融入他的指环内。

    上官小红右手持剑,左手捏着一支铁钥匙。“这支钥匙有些不同了。”女禽有兽童鞋轻声道。

    几乎拿捏不住,铁钥匙不愿待在女禽有兽童鞋手中。

    “难道听雨楼也和大腐女梨子姬有关?”上官小红不禁想道。传说中的大基老花容想来过听雨楼,并掳走基特曼,共渡山雨,以至基特曼性格扭曲,天天写信给李小仙,引发一连串的事件。

    “花容想,他又在想什么。”上官小红用两指拈起铁钥匙。

    “人类哟,不要食言而肥。”和基特曼撕比中的雷鳃猴念念不忘道,生怕上官小红自行离去,他无处寻觅大力金刚猿。金刚猿和雷鳃猴的强强联合,将是猿猴基老界的一大美谈呐。

    “放心,本兽不会亏待你的。雷鳃猴。”上官小红收起钥匙,淡哂道。

    “甘马射线!”基特曼咆哮道。

    猛然之间,叶听雨双臂舒卷,一颗颗眼睛浮了出来,遍布他的双臂。哧哧哧,哧哧哧!每一颗眼睛迸射出一道光线,几百道光线齐齐奔出,光怪陆离,彩光绚烂之极,刺得人睁不开眼睛,雷鳃猴亦然。

    “啊哈哈哈哈!”

    雷鳃猴忽地捧腹大笑,雷声鼓动,枭荡千尺之外。“基特曼,你的甘马射线能奈我何。雷人之术,外焦里嫩!”

    雷鳃猴直起腰来,忘情吼道。雷云翻滚,连亘千米。聚力、拧腰、踢腿,咔嚓、咔嚓、咔嚓,紫雷一道道劈出,声势惊人。

    叶听雨射出的“甘马射线”全被紫雷劈碎,化为光屑散去,不能靠近雷鳃猴。

    双翅拍动,雷鳃猴鼓起炎浪、烈风,火海迭起,涌爆四荒。“基特曼,还记得你对我说过什么吗,洗干净你的局部地区之花,等待我的擀面杖!今日,同样的话我要返还给你。”

    花语未落,雷鳃猴挥动金刚杵,力劈而下。铛嗤!紫电奔窜,粗如狂蛇,拧摆着百丈长的身躯,撞向基特曼叶听雨。

    “哼!”叶听雨冷哼道。他的局部地区隐隐生疼,原来,他和雷鳃猴的契约凭证正是双方的某地区之花。花开花落花无情,百花皆残。

    “雷鳃猴,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叶听雨收拢五指,猛拍向自己的局部地区。梆的一声重响,震得基特曼的手心发麻,指骨几欲裂开。同样的,他的局部地区也受到严重打击。

    “握草!”

    雷鳃猴怒道。

    “基特曼,你自戕自己的局花,进而伤害我。好手段,好狠毒。你莫要忘了,我也可伤害自家的局部地区。”

    雷鳃猴舞动金刚杵,对准身后的某朵花。

    作势欲刺下去。

    “纳尼哟!”

    叶听雨震惊道。

    不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