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为皇叔的贴心小夹袄之前,吾等英俊的小鲜肉可是酱油界之人。”

    “然也。我等风光无限,与日月同光,在酱油女王的统治下,酱油界的霸主地位不可动摇。”

    “你们听说了吗,我们的王被一只基老抓走了……”

    “笑话。这怎有可能。谁人敢动那个疯婆子!举酱油之国全部人力,也撼动不得她的位置。酱油界阴盛阳衰也正是因为她的缘故。”

    大船之上的基老们闲谈着,他们的主人唐士比亚,已居上风,手刃基老叶听雨只是时间问题。

    “酱油女王?她不是在闺蜜家做客吗。”李小仙忽道。

    “”

    “”

    “”

    酱油界的小鲜肉基老们全都沉默了。同时望向李小仙,像是在盯着一只泼妇似的。

    酱油女王被擒走了?青府之主做的?这些小鲜肉被皇叔俘获,在皇叔的调教下,对盛京的各方势力了然于心,已知上官青不是易与之辈,和唐腊国的皇帝唐吉坷德自幼就是玩伴,是下任上官家家主大位的热门人选。

    “喂,小鲜肉们,你们知道如何封住酱油瓶吗?再这样继续下去,听雨楼可以改名为酱油铺了。大家一起卖酱油啦。”

    李小仙取剑,指向一只酱油基老。

    对方熟视无睹,不睬李小仙。她又能怎样,“杀了我?哼。皇叔的小棉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动的。李府的大小姐也不行。”

    酱油河的水位越来越高,酱香味也挥发不散,盘旋在秘境的天地之间。小鲜肉基老们、李小仙待在大船之上,若水位一直升高,他们是不是会撞破天?

    有只小鲜肉基老道:“李大小姐,我等的前身虽是酱油界之人,可酱油瓶是那一界的重宝,女王尚没得到,遑论我等小民。故而酱油瓶的用法,我们不知……”

    “真是没用的废物。空有好驱壳,里面都是烂棉花吗?”李小仙不悦道。

    “你不也是爱莫能助吗,否则早就叫停酱油瓶,不让它喷洒酱油,淹了听雨楼。”也有基老心中嘲笑道。以他们的身份,却是不能顶撞李小仙。

    船上的气氛一时僵持了下去,无有基老开口讲话。众人抬头,望向阴暗的天空。皇叔左手托着妙蛙种子,目光如电,仿佛能洞穿大基老叶听雨的肺腑。

    皇叔虽然命令妙蛙种子吃了叶听雨,可并未丢出妙蛙种子。“游戏不尽兴,无趣也。叶听雨还有什么后招,使出来吧。让我愉悦呐。”皇叔唐士比亚念头方动,另一边,叶听雨气势如虹。

    遽见大基老衣衫荡爆,化为灰灰。唐士比亚还有些小激动呢,可是叶听雨衣服下面还是衣服……

    皇叔也是太阳了灰机。

    “我的三之角裤叉都穿上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皇叔面带怒容,左手一抛,手中的妙蛙种子旋了出去,“妙哇,妙哇。”妙蛙种子嚎叫道。

    上官小红惊道:“擦,这不是我认识的神奇宝贝,妙蛙种子是这样叫的吗。”

    爆掉外层衣服的叶听雨双臂环抱在xiong前。长眉挑起,眉心生煞。“皇叔,你破了我的三分基元气又如何。齐撸情未了,基老钟神秀。”

    嗡轰!

    斗气旋爆而出,在叶听雨前方汇聚成涡旋,掀动四方风云。隆隆而起,酱油河底升起一座高山,壁立千仞,耸然入云。

    叶听雨双足踏空,虚渡而行,踏足山巅。他以手指捏定自己的xiong部的尖端部分,神情端穆而又寂寞。

    “妙蛙种子,我让你有来无回。”叶听雨寒声道。

    “你们这些无知的人类哟,其实我来自M78星云,我们一族都为了战斗而生。”

    叶听雨双臂交叉成十字形,交叉处光芒万丈,恐怖的能量光潮在酝酿着,虚空剧颤,似不能承受叶听雨散发的赫赫威压。

    喀拉喀拉,叶听雨全身骨节暴涨,躯体膨胀,高有五十多米,两眼如鸭蛋,只有眼白无瞳仁。

    “哈哈哈哈,不错,我就是叛逃M78星云的基特曼,那里的基特曼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让我厌恶。”

    叶听雨大喝一声,交叉的双臂迸射出一道光线,轰向妙蛙种子。光浪如瀑,掀起百丈狂澜,声势浩大,百里之内,白茫茫一片。

    蓬!

    被那光线击中的妙蛙种子化为尘烬,飘散而去。

    “啊,失算了。我竟然不知叶听雨是来自M78星云的基特曼,话说基特曼是啥玩意啊。”皇叔唐士比亚极其困惑。他学富五车,知识渊博,可也不知M78星云是什么地方,更不知基特曼是何种生物。皇叔从名字上猜测,那应该是一种喜欢gao基的高大生物。

    抱着酱油瓶的上官小红也有些不淡定,她倒是知道M78星云是什么地方,可为啥有只基特曼来到了唐腊国,而还成了一只大基老,常年占据听雨楼,和众多基老一齐畅聊人生哲理。

    站在山巅的基特曼,傲视群雄。唰啦,他身后荡开一团积云,凝为猩红色的披风。咬破指尖,叶听雨在自己的左xiong膛上写下一个血字:基。

    当是时,血光喷薄而出,照彻听雨楼。而叶听雨狂吼道:“唐士比亚,你贵为皇叔,在我眼里也不算什么。你知道我在M78星云的身份吗。哼。”

    话语刚落,叶听雨又射出两道光束,几十米长,粗如巨蟒。轰向皇叔唐士比亚。

    皇叔按下心中的疑虑,脚踏玄光,荡射而出。墨剑长吟不已。“叶听雨,你是基特曼又如何。皇叔我还要品尝像你这般高大的汉子的滋味,收了收了,我要收了你!”

    剑狂,人更狂。

    皇叔爆喝一声,衣衫滚舞,右臂扬起,呼噌,清圣之气涌出他的右臂,海水倒灌一般,冲进墨剑之内。

    昂!墨剑颤鸣,声如龙吟,直贯苍穹。

    向前疾走三步,皇叔止住身形。陡地劈出两剑,刷刷,剑光爆舞,旋刮向第一道光束,将其绞碎。第二道光束也被剑光涤荡开来。

    “多长时间了,多长时间了啊!”

    叶听雨大笑道。

    “唐士比亚,你是第二位让我动心的基老!我代表M78星云收了你这妖孽。”

    崩!

    高大的基特曼跳了出去,双臂挥舞如铁棒,风声刺耳异常。铛的一声爆响,叶听雨的右臂扫中皇叔唐士比亚的墨剑。

    一股宏力透剑而过,传向皇叔的生命之海。刹那之间,唐士比亚的生命之海荡爆,海浪狂涌,拍击长空。“呃噗。”皇叔口呕鲜红,面如金纸,向后跌退十几丈。

    “基哈哈哈。”

    叶听雨傲然笑道。

    “皇叔你为何这般脆弱,承受的了我的爱意吗。”

    崩!

    叶听雨疾驰而去,铁拳轰下,重重地抡向皇叔唐士比亚的腹部,要废了他的生命之海,断掉他的生机。

    “剑人斩。”

    皇叔勉力喝道。

    墨剑自行飞出,怒劈而下,斩向基特曼叶听雨的手腕。当啷一声,金声大作,叶听雨的手腕安好如初,墨剑却迸舞而出,脱离皇叔的控制。

    叶听雨活动了一下手腕,哼道:“皇叔哟,你那小剑怎能伤害我。可要品尝我的巨剑!”他伸出右手,在虚空中狂抓,锵的一声震鸣,一口散发着惊人煞气的火红色长剑出现了,叶听雨抓剑在手,蓦地劈下。

    剑浪如岩浆,火光滔天而起,席卷千丈方圆。皇叔唐士比亚还要反抗,刷,一道酱油水柱轰砸了下来,撞向炽热的剑浪,将它撞偏,救下皇叔唐士比亚。

    上官小红道:“基特曼,来吧,本兽要与你撕比。我就是小怪兽啊。”

    基特曼不屑道:“小东西,你xiong部小就不要说话!”

    上官小红直接无语。

    按住酱油瓶,向下倒出瓢泼酱油大雨,雨点密集,颗颗如拳头大小,咚,咚,咚!轰的河面喧闹不已。基特曼一抖披风,旋起一排气光,扫开飘落而下的酱油雨点。

    “你倒出来多少酱油,我就喝多少!”

    叶听雨嗔怒道。

    他阔口张开,上下两排獠牙像是钟Ru石一般。倏然间,一股涡旋吸力自叶听雨腹内产生,扯动酱油河面,倒流向他的腹内。

    哗啦啦,哗啦啦,水面滚动如黑蛇,冲进叶听雨的口中。听雨楼的水位逐渐下降,酱香味也渐渐变淡。

    可是基特曼的腹部还是很平坦,丝毫看不出他喝了江河一般的酱油。马勺猴、雷鳃猴都异兽也被基特曼吸进腹中,成了他的食物。

    最后,基特曼叶听雨干脆直接去喝酱油瓶倒出来的水柱。

    上官小红暗道:“本兽真是刮目相看他啦。”

    旋即,女禽有兽童鞋又想道,基特曼喝了那么多酱油,她的师兄太鸟大神会不会生气,毕竟酱油瓶是他的所有物。

    大船之上的小鲜肉基老们和李小仙一道跳下甲板,迅速逃离。咔嚓、咔嚓、咔嚓,三层楼高的大船像是被白蚁啃噬过的巨木似的塌陷,也被基特曼吃了。

    小鲜肉基老们聚在皇叔唐士比亚身边,李小仙则冲向高空,她要和闺蜜在一起,共同撕比基特曼叶听雨。

    叶听雨斜瞥了一眼唐士比亚,阴冷道:“皇叔啊皇叔,葬在此地吧,也不枉你来此走一遭。”

    轰隆隆,轰隆隆!

    唐士比亚所站的地方向下塌陷,泥石俱下,向坑底倾斜。有两只小鲜肉基老抱住了皇叔的小腿,而他们的小伙伴已经掉进坑底,生存的机会渺茫。

    “皇叔,不要放弃我!”

    “救我,皇叔!”

    两只小鲜肉基老惊骇道。死死抱住唐士比亚。

    唐士比亚袖袍鼓舞,掀去大大小小撞向他的石块,可是他行动备受掣肘,皆因两只小鲜肉基老缠着他。

    “旧的不去,新的怎回来。”皇叔哼道。

    刷。

    皇叔手中的墨剑向下削去。扑扑连声,两颗基老的脑袋掉进深坑之中。他们的手臂还抱着皇叔的小腿。

    “无能的人总是寄希望于别人,活着有什么用。”唐士比亚身体一晃,斗气激迸而出,旋冲开两只死掉了的小鲜肉的无头之躯。

    将身一旋,皇叔飞离尘烟弥漫的坑沿,向安全处纵去。

    上官小红念头甫动,一抹青光纵起,旋绕在她脚下。是契约方石。驭使契约方石,她向基特曼飞去。

    “基特曼,本兽请你吃蘑姑啦。”

    上官小红双手抱着酱油瓶,陡地向下杀去,瓶口喷涌出的酱油拉长,成为一道道细线,横纵交错,密不透风,罩了下来。

    “女禽兽,你奈何的了我吗。”

    叶听雨双手握剑,斜劈而去,嗤啦,绛红色的剑光迸撒开来,一蓬蓬火雨轰然爆发,冲破了女禽有兽童鞋撒出去的酱油丝线。

    倏地,一道柔细的剑芒转瞬而至,撕开叶听雨张开的气罩,贯入他的xiong大肌。“纳尼!”基特曼大叫道。“我好像被小虫子咬了,我之xiong部有些异样。”基特曼低头,望向自己的米米。

    扑哧!

    他之xiong部的顶端向外喷出一道血柱,颇为壮观。

    “来自M78星云的基特曼哟,小仙在此向你请招。”李小仙轻姿曼妙,剑诀连换。只要被她释放出去的剑芒斩中,有洞的地方都会喷血。基特曼就中招了……

    叶听雨试着用手指堵住xiong尖的创口,可是血水冲力极其猛烈,弹撞开他的手指。

    “”叶听雨。

    基特曼此刻的心情是崩溃的。他因为饮用了海量的酱油,血液中也浮起一层油光,喷出去的血水也蕴含着酱香味。

    “真是太恶心了。”叶听雨怒道。

    他屈指一弹,一团基光迸舞而出,涵盖住他受伤的xiong部顶端,清凉之感瞬间传遍他全身。创口也不再喷酱油。

    “基特曼,都说了本兽要请你吃蘑姑。”上官小红叱道。她大袖振舞,送出手中的那尊酱油瓶,升至高空,锵然旋舞。

    上官小红口中默诵咒诀,同时祭出一粒红蛋,和酱油瓶一齐舞动。红霞迸颤,涵纳四方云气。

    “出来吧,本兽的大蘑姑哟!”

    上官小红无表情道。

    轰隆隆!

    整片天空剧烈摇晃,酱油瓶内残存的酱油悉数流出,和红霞、云气凝成一团,彤光万丈,瑰丽绝伦。继而,一顶巨大的蘑姑云出现了,顶盖大不知几何,遮住听雨楼的上空。

    脚踏契约方石,上官小红飞至蘑姑云正下方,她右掌按在蘑姑柄上,向其输入三股水汽。

    三股水汽来自江山美人图,雨桐坐镇残图,遥视外部发生的一切。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