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瓶因为瓶塞有异,不能完全掩住瓶口。太鸟大神还未找寻到替代瓶塞,可瓶子已被女禽有兽童鞋借走了。

    “本兽有什么不敢的。”上官小红道。她一弹指,红光弥漫,击中瓶塞,将它拔了起来。登时,瓶内的酱油向外蓬涌而出,初时,只有一指粗,长不过丈。

    叶听雨蹑空而上,手掌翻动,拍出一道气劲,轰向酱油瓶。听雨楼的主人要毁了酱油界的重宝,酱油瓶。

    上官小红默念口诀,转动酱油瓶,使得瓶口对准基老叶听雨。瓶内喷出的酱油怒涨,纷呈而至,缠住了基老拍来的那道气劲,将之绞碎化解。

    “好浓的酱油味!”

    叶听雨以袖掩面,挡住扑向他鼻内的酱油之味。

    心情烦躁,叶听雨沟通秘境,唤来一方黑云,遮住上空。哗啦啦,哗啦啦,骤雨倾盆而至,冲洗这片天地。中和空气中的酱香味。

    可是从酱油瓶中流出的酱油并不是普通的酱油,它们遇水不融,遇火不逝,遇土不入,极是难缠。“哥有太鸟”并未将全部的口诀传授给他的师妹,并不是因为他小气,而是口诀太过拗口繁缛,不是一时半刻可学得来的。

    上官小红学的也只是速成口诀,她对酱油瓶的掌控称不上熟练,也没有她师兄那般行云流畅。

    可对付听雨楼的基老足够了。

    像是喷泉一般,瓶口内喷出的酱油直达云际,恍若黑色的高柱。磅礴大雨浇淋其上,也不能阻止酱油的喷势,反被迸舞的酱油冲开。

    李小仙躲在凉棚下,瞅着她的闺蜜水淹听雨楼,不,是酱油淹听雨楼。地面上的积水越来越多,最下层是遇水,上层飘着的才是酱油,泾渭分明。

    “再这样下去,听雨楼危险了。”李小仙轻声道。她站在石凳上,凳面也水面齐平,再过片刻,她的鞋底就要被水浸湿。

    “我来这里究竟是来做啥来捏?”

    李小仙咬着手指,一时有些迷惑。在她上方,酱油水柱高达千丈,顶部像是芦棚,连绵百丈之远。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蘑姑啊,为上官小红遮风挡雨。

    叶听雨俯瞰秘境,只见地面积水成河,河面最上层飘着厚重的酱油。“女禽兽果然不是东西,一言不合就要淹了我的基老净土。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我已被漫天漫地的酱油气味熏得睁不开眼睛,心灵受到了极大的污化,短时间内不能gao基。这笔账也该算在女禽有兽身上。”

    双眸微阖,金光迸舞。基老叶听雨扬袖一挥,漫天烟雨立时散去。水淹听雨楼,叶听雨也有份。红日再现,彤云翻涌,织成千里锦霞,竞相涌向高中中的那道酱油水柱。

    “闺蜜,闺蜜。”

    李小仙已经站在凉棚顶端,双脚泡在酱油里。酱油河面上漂浮着大量的活物、死物、植株,宛若汪洋。

    同一时间。

    辣么爽书坊,太鸟大神还在失落之中,蓦地,他站了起来,失声道:“坏了,我忘了传授师妹关闭酱油瓶的法决。她虽然可以打开酱油瓶,却关闭不了。算了算了,师妹还有爹呢,她爹那么迪奥,应该可以封闭酱油瓶。”

    坐了下来,太鸟大神不再烦恼“酱油瓶”之事。“为咩有基老对我感兴趣,我只是想和姑娘进行深层次的交流啊,从二十几公分逐渐拉近……”

    听雨楼。

    上官小红歪着脑袋,“怎办啊,师兄没有传我关闭酱油瓶之法。幸好我没在青府打开酱油瓶,否则我爹会弄跳墙的。”

    “基夫子,蛋丘生。将gao基,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清远的诗号响起,自西南方传入,断石裂云,贯彻云霄。这片秘境来回飘荡着清圣的诗音。

    “哎呦,听雨楼下了一场好大的雨。”皇叔唐士比亚蹙眉道。他一扬手,身后飞出一抹基光,横亘在空中,铺陈开来。竟是一艘三层楼高的大船。皇叔一跃而起,跳到大船之上。

    腾!腾!腾!

    在皇叔之后,又有十几只基老同时跃起,也随皇叔站在船头。只是他们毕恭毕敬,不敢和皇叔齐肩而立,站在他后方三尺处。这些英俊的小鲜肉都是酱油界的汉子,撕比跨界大战,他们成了皇叔的阶下囚,被皇叔唐士比亚改造成崭新的基老。

    “哦呀,那不是我们鱼锅学园的小红同学还有小仙同学吗。”大学者唐士比亚怪道。“胡闹。她们又不是基老界之人,为何知道此地,而且堂而皇之地闯了进来。叶听雨没有拦下她们吗?”

    “唐士比亚老师,唐士比亚老师!”

    李小仙踩着水面,疾驰而来。翻身而起,踏甲板的板面上。“尊敬的唐士比亚老师,您在这里做啥?”

    “小仙同学,我自然是来这里寻访好友,顺便和基友探讨哲学。”唐士比亚笑道。

    他振臂一挥,送出一团基气,贴着水面疾飞而去,荡开百尺高的水墙。“叶听雨先生,唐士比亚来此一会,何不出来想见。”

    叶听雨面现怒容,“好个唐士比亚,真会挑时间。听说他十几日前才踏入基老之界,却野心蓬然,想要一统基老之界。唐士比亚,你妄想染指我的听雨楼,难矣。”

    呼!

    叶听雨陡地回身,直视那团射向他的基气。“心情好基突,真是不爽。先是请来俩个禽兽似的女孩子,后有一只新晋基老不请自来。听雨楼什么时候成了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市集场所。”

    叶听雨翻袖一舞,清光荡爆,绞旋着向前冲出,蓬!撞爆了射向他的那团基气。酱油水面荡起三人高的水柱,轰然堕进水中。烟雨迷蒙,迷乱了基老的双眸。

    一路高歌而来,皇叔的大船分波斩浪,势如破竹。他身后的十几只基老各逞其能,吹笛的吹笛,敲鼓的敲鼓,拉二胡的拉二胡,拨竖琴的拨竖琴,唱歌跑调的也无妨,还可再教育。其乐融融,和气团团。皇叔好不得意。

    李小仙道:“唐士比亚老师,小红好像遇到麻烦了。不知道如何封了酱油瓶吗?”

    唐士比亚道:“酱油瓶吗。自酱油界流出的重宝,被盛京写手界的大神哥有太鸟取得,怎会落到小红同学手里?”

    蓬!

    浪涛狂涌,轰撞向皇叔的大船。甲板上的基老们东摇西倒,趔踞不稳。唯有皇叔还有李小仙安然不动。

    上官小红向下望来,看到了她的老师唐士比亚大学者。“唐士比亚先生,给您一支大蘑姑啦。”

    女禽有兽童鞋一振袖,两团酱油融入在一起,化成一根好大的蘑姑,顶部还带裂口,好似不能描述的那啥玩意。

    “去吧。”上官小红道。

    刷。

    那支大蘑姑射了下来,轰向下方的大船。

    “胡闹。”

    唐士比亚呵斥道。

    他右手一翻,拍出一道黑色的光束,击向女禽有兽童鞋丢来的酱油蘑姑。蓬!酱油蘑姑崩碎,再次回归原形,成了酱油,坠入河面。而空中出现一口黑色的剑,厚重而又危险。是皇叔的墨剑。

    “斩。”

    皇叔冷声道。

    空中的那口墨剑陡地斩下,劈开整片虚空,震碎千尺高的水柱。

    叶听雨左臂负在身后,右臂举起,掌中有一团雨光,晃悠不已。隐隐有海啸之声透过那团雨光传出。

    “三分基元气。”

    陡然间,叶听雨喝道。蓬轰!酱油河面迸炸,百里河面滚沸,水浪迸射如云柱,高耸直入碧霄,好似万仞开屏,千戟斜插。而叶听雨手中的那团雨光抛舞而出,越旋越大,直径超过百尺,亮如白玉。

    “哼!”

    皇叔唐士比亚冷声道。他闯入听雨楼之前,自然调查过叶听雨这个人,对他的成名招式有了底细。叶听雨自霸占基老界的清静之地“听雨楼”以来,一直以听雨楼楼主自称,恬不知耻。

    “听雨楼是时候易主了。它何当纳入帝国版图之内。”唐士比亚纵身而起,身如夜枭。他右臂一挥,那口黑色的剑倒竖而下,剑尖向天,剑柄朝地。

    啪!皇叔抓住墨剑的剑柄。向着那团白色的“基元气”劈去。

    刷。剑光拉直成线,长达千丈,径向前斩出,撕裂涌动的暗流,劈中径达百尺的“基元气”气团。

    扭动,高中的那团“基元气”疯狂扭动,同时膨胀,直径超过一百五十尺。随之,轰隆!气漩迸爆,基元气荡射而出,化为千万道乱流,四射而出。咻咻咻,破空之音不绝于耳,让人听了头皮生疼,耳膜嗡嗡作响。

    “你果然是一头好基老。很好的基老。”

    叶听雨冷笑不已。唇角向上勾起邪魅的弧度,自带狂狷气质。他负在身后的左臂向前撩去。五指半屈如钩似爪,抓着三团“基元气”。三团汇成一团,青、绿、黑,三种颜色的基气、元气相辅相成。

    空中,皇叔负剑而立,衣袂翩飞,直如神人。“叶听雨,你的三分基元气只有这种程度吗,让人失望。听雨楼将易主更名,今日起,世间再无听雨楼,有的只是gao基楼!简单,直接,直达本心。”

    “”叶听雨。含蓄些,大家好歹都是文人,都是大学者,皇叔你丫就不能矜持些吗。叶听雨双目生嗔,眉角带煞,皇叔不禁看呆了。“好一只漂亮的基老,收了收了,我要收了他作为我的消声消声。”

    “皇叔,你也是拥有大气魄之基老,世间的基老净地数不胜数,何必同我争抢听雨楼。”叶听雨淡淡道。

    倏地,叶听雨狂笑,眉眼开花也似。他左手手掌中抓着的那团三色“基元气”急遽旋转,“唐士比亚,我叶听雨在基老界也是一方大佬,你身份尊崇那又如何,步入基老界的时间尚短,资历不深。讲真,我玩过的小鲜肉比你宠过的女人还多。”

    衣衫振舞,叶听雨骄逸若狂,他大喝道:“唐士比亚,让你体会什么是真正的地狱,且看什么是真正的三分基元气。去吧,皮卡丘!”

    呼!

    三色“基元气”荡射而出,祥瑞缤纷,铺洒向苍茫大地。

    “皮卡!”

    “皮卡皮卡!”

    “皮卡皮卡皮!”

    三色“基元气”竟然变成了三只皮卡丘,一只青色的,一只绿色的,一只黑色的。像是一个模子里雕刻出来的,除了颜色不一样,神态、叫声几无二致。

    抱着酱油瓶的上官小红也是瞎了她的girl眼。“握草,什么情况!三分基元气的本来面目是三只皮卡丘吗!”

    大船之上的李小仙也看呆了。“唐士比亚老师心动了吗,看到三只超萌的皮卡丘。人家也想去抱一抱它们。”

    可是大学者唐士比亚面容冷峻,剑眉凛起。他右手执剑,连走十三步,卷起几十米高的气浪。“去吧,妙蛙种子!!”皇叔墨剑疾抖,释出一团乌光。

    乌光爆绽,一只超萌的神奇宝贝出现了,当然,只是幻化而生,并非实兽。妙蛙种子背脊上的像是洋葱一样的种子散开,飞出大量的藤蔓,碧光莹莹且带着毒刺。

    飕飕飕,飕飕飕!

    藤蔓交织成绿色的细网,罩住三只皮卡丘,将它们裹成一团,揉为三色“基元气”。而妙蛙种子收起藤蔓,并将三色“基元气”吃了。

    “阿西吧,阿西吧!!”

    叶听雨震惊道,他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吃了,被吃了,我的三分基元气被妙蛙种子吃了。这,这怎有可能。萌不是正义吗,为何我的正义倾颓了!”

    上官小红也开始考虑是不是抓来一只真正的妙蛙种子,它好像比皮卡丘还要萌的说,的说。

    “皇叔威武!”

    “皇叔霸气哟。我们爱你哟。”

    “皇叔就是皇叔,听雨楼已是皇叔的囊中之物,谁也取不走啦。”

    “皇叔,我们已经准备好牌匾,上面写着gao基楼三字,此间再无听雨楼,只有金闪闪的gao基楼。”

    大船上的小鲜肉基老们喧哗道。他们热情高涨,丝毫不顾叶听雨涨成猪肝一样的脸蛋。

    皇叔唐士比亚左掌一拍,一道气带挥出,卷住妙蛙种子,回到他手中。皇叔掌托妙蛙种子,睨扫向叶听雨。“怕了吗,叶听雨。你的三分基元气不算什么。交出听雨楼,和我签下三十年契约,成为我的基友吧!”

    刷。

    皇叔横斩一剑,剑光平淡无奇,其中旋出一张契约,金光灿灿,上面写满了不平等契约,只需叶听雨按下手印即可。

    “不,我不相信!”

    叶听雨双手掩面,秀发忿张若雄狮的鬃毛。“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唐士比亚,你诈我!我们再来撕比一场。”

    蓦地,叶听雨右腿劈出,扫中飞向他的那张契约,嘭嗤,纸屑迸舞,契约不再成立。

    皇叔唐士比亚冷喝道:“给你脸你不要脸。”

    仗剑而下,身如电光。“妙蛙种子,吃了他。”皇叔大声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