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的基老邀请女禽兽她的闺蜜进入他之秘境。

    上官小红、李小仙淡然处之。

    腹黑的基老一摆手,两排马勺猴走了过来,它们垂眉顺眼,态度极恭。“这是我从马勺猴界高价购得的宠物,它们已经通灵,而且身具奴xing,不会背叛饲主。”

    马勺猴们将手中捧着的新鲜果品、生食、熟食拜访在圆桌上,而后恭立两旁,等待腹黑基老的吩咐。

    身长四尺,模样机警,马勺猴们偷偷打量着来客。此地鲜有外人进入,就算有客人也是gao基的汉子,从未有姑娘擅入。

    “姑娘们,这些马勺猴都是公的,无有雌的。”腹黑基老笑道。“我这人很挑剔的,当时购来的马勺猴,雌雄对半。都是下人不懂事,我只得亲手杀掉雌的马勺猴。”

    “你想让它们也gao基?”李小仙不禁问道。真是奇葩的主人,自己gao基算啦,家里的宠物也只能在步他后尘,坠入基界。

    甲腾鹰兽、小圆盯着那两排马勺猴,“似乎能吃的样子。”小圆口水直流。

    “真脏,矜持些。不要让基老看笑话。”甲腾鹰兽提醒小圆道。它也分开蛋壳,眼神凶狠,盯着会酿酒的马勺猴。它们因为常年酿酒、饮酒,身上带着醇厚的酒香味。

    腹黑的基老笑道:“女禽有兽大大,你的宠物似乎很馋的样子。”

    言罢,腹黑基老从桌上取过一柄水果刀,他左手五指齐张,射出五道基气,缠住一只马勺猴,“生食也很美味的。”他道。

    噗。血水喷洒,酒香浓郁芬芳。腹黑基老剖开一只马勺猴的身体,刀光一卷,剜出它的内脏、肠子,丢在一旁。

    “这是酒坛,随取随用,异常方便。只有尊贵的客人才可享用马勺猴酒。”腹黑的基老展颜笑道。

    甲腾鹰兽、小圆犹豫着,怯生生地望向上官小红,未得到女禽有兽童鞋的首肯,它们不敢去饮用马勺猴酒。

    “你们不要耍酒疯就好。”上官小红道。

    “不会的。”小圆喜道。

    第一个冲了过去,她的脑袋膨胀如球,衔着马勺猴就跑掉了。甲腾鹰兽气结,怒道:“小圆,你等一下,好歹给我留点马勺猴酒。”

    小圆对它不理不睬。

    她一仰头,马勺猴腹腔内的血液倒进她口中。倏然之间,小圆面颊发烫,红气腾腾,自她颅顶透发而出。

    “你这魂淡,怎么不给我留点。”甲腾鹰兽不悦道。它抢走身体干瘪了的马勺猴,丢进口中,大吞大嚼,挤出残余的马勺猴酒。

    腹黑的基老还要再剖开马勺猴的身体,李小仙制止了。“一见面你就给年轻的姑娘灌酒,这等居心叵测的基老,我们怎敢喝你端上来的酒。”

    “居心叵测?”

    鄙夷之声传来。

    三头基老从竹林中走来,他们头戴逍遥巾,身穿华服,手里摇着才子扇。中间的那头基老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仪态俊儒。

    左边的基老面带不屑之色,五官虽好,长在他的脸上却显得刻薄悭吝。右边的基老,腰上悬着一枝珊瑚萧,想来极擅长吹xiao,乐感应该不差。

    三头基老无视上官小红、李小仙,对腹黑基老说:“大哥,为何听雨楼来了两个女人!让小弟杀了她们,不至污了这方净土。”

    “大哥,基老的世界不允许女人的存在。她们来到听雨楼,已是无可赦免的大罪。当诛!”

    “大哥,不劳你动手。小弟愿手刃贫乃娘、腹黑娘,净化此间的空气。”左边的刻薄基老寒声道。他抛起手中的才子扇,乍见神华潋滟,剑光吞舞。扇子隐去幻象,现出真容。原是一口古剑,剑长三尺,剑柄被蓝色的丝线包裹,且挂着剑穗。

    “谁允许你们进入听雨楼的,基老的世界岂容你等贱女踏入。我会摘掉你们的脑袋,以你们的鲜血洗刷这片土地。”

    只见左边的基老,古剑疾抖,剑花璀璨犹如朝霞。

    “你有没有葱啊,够不够长,我切了它啊!”李小仙一脚踢中桌子,蓬!重达八十多斤的石桌飞向持剑而来的基老。

    “啊,我从背断山采来的石料,历经三月雕刻,才雕成石桌,献给大哥,你这贱人却一脚踢开它!不可原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只基老身形骤起,一剑劈出,咔的一声裂响,整面石桌被他劈开,石屑迸舞如雪,基老眼神阴冷,袖袍卷摆,荡开靠近他的碎石。

    “贱人,今日不杀你,不足消去我心中之恨。”基老怒发冲冠,弹撞开逍遥巾。

    另外两只和他一起来的基老,分别抓来一只马勺猴,拗断它们的颈骨,浅口啜饮马勺猴酒。“四弟真是太莽撞啦。”

    “谁说不是呢。也罢,就让他疯狂一把,谁让两个女人践踏了听雨楼。”

    两只基老边喝边谈,丝毫不把上官小红、李小仙放在眼里。

    诡异的是腹黑基老,他充耳不闻。好似前面发生的撕比事件同他无关似的。

    “四弟功夫见长,也没荒废一身本领。我们也不能落后于他,否则会被大哥笑话的。大哥你说是吗?”腰间悬着珊瑚萧的基老问曰。

    “哦。”腹黑的基老笑道。

    “咿呀?四弟呢,四弟哪里去了,刚才还越打越欢喜呢,怎滴不见了!”俊秀的基老大声道。

    “四弟,四弟你去哪里了!”珊瑚基老也着急道。

    “他在这呢。”

    李小仙忽道。

    她用剑身拍打地上躺着的基老的左脸,左脸拍完接着打右脸,反反复复,拍了几百下。将那只基老拍的皮开肉绽,口不能言,直接昏死过去。

    两头基老同时怒道:“放开四弟,不要再伤害他!”

    腰间悬挂珊瑚萧的基老更是怒极,他和地上躺着的基老情同兄弟,同塌而眠,同席而坐,就连去那五谷轮回之所,也是手牵手。

    刷刷。

    珊瑚基老劈手轰出数道气刀,旋斩向李小仙。要将她碎尸千百段,以泻心中怒火。

    “在盛京,谁敢动我,从来都是我欺负人,谁敢欺负我。”

    锵!她手中的长剑弯折,成拱形,弹中地上躺着基老的脖子,啪的一声脆响,昏死过去的基老飞了出去。撞向珊瑚基老劈来的数道气刀。

    “四弟啊。”

    珊瑚基老取下腰间悬着的珊瑚萧,放在唇下。他樱唇轻启,开始奏萧。遽然间,樱花飞舞,金风拂扫大地,一派祥和之象。只是珊瑚基老面现怒容,破坏了大好风景。

    “樱花千年杀!”

    珊瑚基老朗声道。

    三道音浪混在一处,卷起飞舞的樱花,凝成一根巨大的手指,向下捅了过去,不过捅的人是飞出去的基老,而不是李小仙。

    粗若门柱的手指轰中排行第四的基老的局部地区,本已昏死的基老再次醒来,无法描述的痛感传遍他全身。

    “珊瑚子,我和你没完啊。你丫就是想用千年杀捅我局部地区的鲜美之花。可是你从未得手,今天终于逮到机会,你踏马的下死手啊!”

    噗!

    局部地区被捅的基老向后迸射出一道血柱,长达三丈,三指粗。

    包括腹黑基老在内的基老们顿觉某处花朵受惊了,暗道珊瑚子那只基老真是太黑了。他和老四的关系难道真的很好?

    名为珊瑚子的基老左臂一振,花香迸撒,浓郁的几能将人熏死。四基老掩住鼻息,同时止住局部地区蓬射的血柱。“珊瑚子,你这样待我,我要跟你割席断袖!”

    刺啦啦,裂帛之声响起。四基老的手臂窜出淡绿色的斗气,切断他的长袖。至此,俩只基老恩断义绝,再无共枕友谊,也不能西窗剪烛,共话巴山夜雨。

    “兄弟们,大家不雅这样!”

    第三只基老大声道,他可不想看着他的小伙伴们撕比。同时也很奇怪,为什么大哥不出手制止二哥、四弟。

    腹黑的基老才是老大,也是听雨楼之主,叶听雨。

    叶听雨并不是唐腊国的本土基老,是外来者。他早就听闻盛京有很多大基老,谈吐不凡,身份华贵,特来寻觅心仪的基老。他一到盛京就遇到了活了几百年的真正的基老,花容想!

    遇到花容想是叶听雨不幸基生的开始,他用强却撕比不过对方,还被花容想拖走,带进山洞中,做了不能描述的运动。攻值爆表的叶听雨很是受伤,他想搞定花容想,想收他作为暖床挚友,可是花容想不见了,离开之前留下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李家有女,善解闺蜜衣。

    珊瑚子、四基老的撕比在叶听雨看来都是小打小闹,上不得台面。“花容想才是我钟意的类型。我一定要得到他。”叶听雨目光坚毅。

    “啊嘞,二弟、三弟、四弟怎么都不见了。”叶听雨怪道。

    珊瑚子、四基老在撕比,叶听雨还可以理解,可是二弟并未参战,怎么也消失了!

    嘭。

    有基老倒在叶听雨脚下,是二基老。他的颅腔被一柄红色的细剑贯穿,剑尖穿过他的口腔,从颅后透出。

    “是他先招惹我的。”上官小红说。那柄红色的细剑正是女禽有兽童鞋的长兵器。

    款款而来,李小仙左手提着两颗基老的脑袋,是珊瑚子、四基老的脑袋。珊瑚子更惨,他的珊瑚萧断为两截,一截刺进他的左眼,另外一截刺进他的右眼。

    “我看你也不是很伤心。”李小仙抛出那两颗脑袋。骨碌碌,珊瑚子、四基老的脑袋滚到叶听雨脚下。他表情不变,右足向下一顿,地面塌陷,死掉的三只基老被他就地掩埋。

    上官小红已经收回她的剑,没跟基老们葬在一起。

    “我的基友曾经也很迪奥,明年坟头五丈草。”叶听雨淡哂道。

    他挥动宽袖,攫来一块草皮,盖住三只基老的坟地。

    两排马勺猴早已逃走,躲在安全之处。不愿成为基老、女禽兽、腹黑女斗争下的殉葬品。

    小圆、甲腾鹰兽趁乱抓走七只马勺猴,大吃大嚼,大快朵颐,很是满足。走路摇摇晃晃,他们都醉了。小圆的脑袋在地上滚来滚去,甲腾鹰兽躲进大黑蛋内,也在草地上打滚。

    上官小红暗暗皱眉,左臂挥动,一株小桂树旋舞而出,刷下两道光环,分别圈住大黑蛋、小圆的脑袋,封入桂树内。

    “都已经告诉他们不要乱吃东西。”上官小红不悦道。

    “都送你又何妨。”

    叶听雨忽笑道。

    他口中念咒,声音阴恻,像是毒虫爬过腐叶发出的声响。声波一圈圈荡开,掠过千尺方圆。半晌后,逃跑的马勺猴们结队而来,它们跪倒在地,砰砰砰,脑袋撞击地面,向叶听雨求饶。

    叶听雨漠然处之。念咒的语速更急,嗡嗡,气漩迸爆,绞住三只马勺猴,将它们轰成肉泥。另有五只马勺猴颅腔炸裂,红红白白的脓液流了一地。

    上官小红用两指堵住双耳。李小仙挥剑斩断靠近她的声浪。

    呼。叶听雨旋身,正对着上官小红、李小仙。“我将听雨楼的马勺猴们全都送你们,收下吧。”

    “不要。”上官小红道。

    “我还是比较喜欢唐豆比皇子的大力金刚猿,它有一条好长的棒紫。”李小仙道。

    “”叶听雨。

    你们拒绝的那么干脆,真让人失望。可是既然来到听雨楼,那就留下吧,不是作为花泥护花,就是作为我的上宾。叶听雨暗道。

    刷。

    一记光束劈下,斩中块头最大的马勺猴的腹部,登时,鲜血迸射,酒香纯郁,血水流向叶听雨口中。混合了马勺猴的鲜血还有青荷酒,这才是真正的马勺猴酒,叶听雨的独门秘方。

    “女禽兽、李小仙不知享受,暴殄天物。”叶听雨暗嘲道。

    “小仙姑娘。”叶听雨话锋一转,语气陡寒。他望向李小仙,目光阴沉。“花容想说你善解闺蜜衣。我没打算请你的闺蜜来,可她也来了。”叶听雨淡淡道。

    “嗯,本兽不请自来。”

    上官小红扬袖,一团酱油炸开,而后,一尊酱油瓶缓缓升起,瓶内只有小半瓶酱油。

    呼喇喇,酱油瓶旋起一阵阴风,切割虚空。四只躲在空间裂缝中的马勺猴被切成碎片,骨头撒了一地。

    “这是本兽的师兄借我的宝贝,初次使用,还不纯熟。你可不要见怪。”上官小红道。她旋身纵起,按下云光。翻手拍在酱油瓶上,蓬,酱香爆舞,听雨楼彻底被攻陷了,每个角落里都飘散着酱油味道。

    “本兽要用酱油淹了你的听雨楼,基老!”上官小红沉声道。

    “你敢!”叶听雨怒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