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Ru部落、贫乃联盟撕比大战结束后,李小仙收到一份纸笺,她打开阅览,但见纸笺上的字迹娟秀工整,洋洋洒洒,大气异常。小仙已知纸笺的主人是一位基老。

    因为末行的署名是:腹黑的基老。

    李小仙翻手抛出手中的纸笺,剑气透掌而出,细若蚕丝,共计一百二十一道,绞碎了基老写给李小仙的邀请函。

    “麻蛋。为毛有基老寻上我。我可是要包养小红的人啊。”李小仙盛怒不已。

    “是谁在和我开玩笑。哼,如果我查出他的身份,一定让他今生再不能gao基,痛不欲生!”

    李小仙暴怒之余,不忘诅咒那枚腹黑的基老。时间,时间会给李小仙答案。可是世间还有什么比基老不能gao基更可怕的事情呢。

    接连三天,李小仙暮光西坠之时都会受到同样的纸笺,内容不变,字迹出自同一只基老之手。人言事不过三,李小仙第四天也收到了请柬。

    可第四封请柬略有不同,腹黑的基老简单地画了一幅地图,指引李小仙去寻找他。小仙姑娘欣然赴约,她要手刃对方,摘下腹黑基老的擀面杖,插在他之坟头上。

    然辄,李小仙和她的闺蜜不期而遇。小仙不想让女禽之兽闺蜜卷入其中,故而躲避上官小红。

    可是小红还是跟了上来。

    还放出小圆,轰砸闺蜜。

    此刻,上官小红正在拜读腹黑基老写给李小仙的请柬: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基老向东流。人生长恨,红粉骷髅,花魂葬秋月,水自飘零。一基两基三四基,十基白基千万基,基老何其多。李家有女初长成,女素雅达,善解闺蜜衣。吾欣欣向往之,愿得汝之解衣大法……

    上官小红看完腹黑的基老留下的请柬,“闺蜜,纸笺上说你很擅长解开我的衣服呢。”

    李小仙道:“无稽之谈,简直荒谬!”

    上官小红道:“不是附上地图了吗,走吧,我们一起去拜访腹黑的基老。我从师兄那里取得酱油瓶,也好拿腹黑基老试验一番。印证我心中的想法。”

    李小仙道:“小红,你认识的基老很多。你看这请柬上的字迹像是谁的,有没有头绪?”

    上官小红道:“不知啦。我们去赴约就是了。见面就知对方是何方基老,相逢即是缘,基老也会打酱油。”

    小圆道:“你们慢慢聊,我就回去了。”

    还未说完,小圆就要开溜。她脑袋顶着一株桂树,去势如电,香飘十里。可是上官小红掷出一蛋,那蛋的速度要比小圆还要快,拦在她前面,蛋裂两瓣,其内站着一只甲腾鹰兽。

    甲腾鹰兽冷眼睥睨,两道寒光迸射而出,钉住小圆。“你想去哪里,主人没说让你离开。”甲腾鹰兽开口道。

    金芒爆舞,犹如浪飙,拍打碧空。为天空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膜。

    刷刷刷。

    小圆脑袋上方的那株桂树陡地旋转,祥瑞万道,抽卷扬舞,撕开金色的浪飙,和甲腾鹰兽遥相对峙。

    “主人不让我吃了你。真是遗憾。”

    甲腾鹰兽摇头道。

    腾嗤。

    甲腾鹰兽裹带着两半蛋壳电射而出,纵向小圆。“不要自取其辱,你是书中蕴育的灵体,心智不全,身体也不完全,不是我的对手。”

    甲腾鹰兽的指甲伸长,金光盛璨。笼住前方的小圆。小圆嗤笑道:“灰机在这里,我还能说它是狗仗人势,你呢,甲腾鹰兽,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对我大呼小叫。让姐姐给你松松皮。”

    书香蓬然散开,小圆的脑袋也迅速膨胀,大如半间屋,眼若铜铃,两眉似剑。那株小桂树在小圆的脑袋面前也显得小巧了,几不能见。

    咻咻咻,咻咻咻!小圆满头乱发蓬射,像是钢丝抛舞,破空之声密集响起。罩定小圆的金色光浪登时迸炸,扬抛散舞。

    “啊呜。”

    小圆张口吞了那株小桂树,放在舌下。她怒瞪甲腾鹰兽,瓮声瓮气道:“你自诩黄金手指一出,无有人敢撄其锋。甲腾鹰兽哟,你可知道,手指姑娘虽好,还是比不上汉子的擀面杖!”

    小圆的三百多根头发丝拧成一股,可长可短,变化玄奥。她一甩头,那股头发丝拧成的辫子扫了出去,发丝生电,紫芒窜舞,犹如长蛇奔窜。

    甲腾鹰兽怒道:“无知的萝莉的脑袋哟,你也敢开衅于我。这个世界肿么啦,我甲腾鹰兽不给你点教训,你真当我是世间废物。”

    遽地,甲腾鹰兽挥动右臂,金光劈迸而出,交织成网,罩向小圆的大脑袋。同时,甲腾鹰兽伸长的指甲虚捏,状如尖锥,啄向小圆甩来的辫子。

    锵铛!

    紫芒荡爆,电弧飚射。“啊。”小圆呼道。她凝成束的辫子散开了,飘散在空中。

    甲腾鹰兽叱道:“我善用手指安慰身心俱寂的姑娘,使她们忘记忧愁,眼中乍现光明,激起活下去的勇气以及开启柔道技术。你一只小丫头,懂什么。”

    崩!崩!崩!崩!崩!

    随着甲腾鹰兽虚捏的五指摊开,五团金色的浪涛旋爆开来,拍击长空,狂涌向小圆的大脑袋。

    小圆偏转脸颊,躲过两团金浪。银牙紧咬,暗生妒火。小圆暴躁道:“真是岂有此理,小姑娘小姑娘,你口口声声叫我小姑娘,我踏马的活了那么久,怎可能是小姑娘,说我是老姑娘也不为过!你拿年龄说事,有意思吗。”

    脸颊鼓胀,留齿生香。呼喇一下,藏在小圆舌下的桂树逆旋而出,撞爆三团金色的气浪。枝叶刷动,桂香氤氲。香风打着漩涡舞开。

    甲腾鹰兽大手向前按去,金色的气飙荡开,拂扫虚空,却催不动那株小桂树。“邪异。”甲腾鹰兽嘀咕道。它的五片指甲绷直,宛若金刀,横削了下去,拦腰削向桂树。

    小圆不屑道:“什么嘛,你的金手指不过尔尔。真是笑死人啦,就你这种程度也能满足我?”

    小圆口中生津,舌尖抵着下唇,蓦地,长舌抛弹,一串亮晶晶的哈喇子飞了出去……

    就连她的小桂树也颤了颤,向旁边移开两寸,避过小圆喷出去的哈喇子。

    甲腾鹰兽懵比,握日。为何用哈喇子攻击我!

    它气息不顺,心生郁结之情。“怎有那么脏的萝莉。主人为何将她带在身边。”甲腾鹰兽五指疾弹,金芒飞遁而出,冲开小圆喷出的哈喇子。

    “吃我的口水吧,甲腾鹰兽!”小圆得意道。

    那株神秘的小桂树开始逃遁,不再为主人遮风挡雨,它需要的是清泉,而不是萝莉的口水。

    上官小红一甩袖,卷住小桂树,将它拉了过来。抓住桂树,小红道:“真是辛苦你了,难怪你跟了小圆那么多年都是枯焦状态,几如死树。雨桐出手相助,用她珍藏的灵泉浇灌你,你才得以重生。”

    簌簌发颤,桂树不住地点头。是呀是呀,女禽兽姐姐,你讲得太对了!小圆那厮不知道如何培育树苗,差点弄死我。我命苦啊。小桂树向下一缩,自上官小红手里移开,躲进她的袖中。

    “哎哟,我的桂树呢,桂树哪里去了!我还要用你刷甲腾鹰兽呢。”小圆已经开始叫嚷。

    甲腾鹰兽全程黑脸。躲进蛋壳内,在蛋中闭门思过,不想再和脏兮兮的萝莉打交道。

    “都回来。”上官小红这才道。

    小圆、大黑蛋同时纵舞而来,落在小红手中,像是两颗鸡子。

    李小仙替她的闺蜜整了整袖口,问她:“你真的要我一起去撕比腹黑的基老?”

    上官小红道:“不,我只是想学习你的解衣大法……”

    李小仙:“”

    把我刚才的感动还回来!小仙拉着女禽有兽童鞋,信步离开。“小红,你真的变了呢。不管你怎么变,我还是喜欢你哦。”

    上官小红道:“快将解衣大法倾囊传授于我,我要将这门高深的技术用在毒岛冴子、高城沙耶身上!”

    李小仙怒道:“为什么不用在我身上!”

    上官小红道:“你太主动,还需要我亲自动手?”

    李小仙道:“啊。”

    她们没走多远,同时驻足不前。李小仙道:“看来腹黑的基老等不及了,已经派人来迎接我们。”

    呛的一声长吟,李小仙以自身气机引动鞘中之剑,划向天空,宛如白虹贯日,剑气森然,陡地罩向两只基老。他们穿着相同的衣服,相貌相似,只是眼皮被缝上了。

    长发飞舞,衣衫猎猎。基气纵扬旋舞,两只基老劈手拍向空中罩下的剑气。蓬蓬连响,声如洪涛,光影乍分,两只基老分别袭向上官小红、李小仙。

    上官小红拈起两丸鸡子似的小东西,抛了出去。小圆的脑袋、大黑蛋方甫窜出,回归原状。“噢噢,我要用口水淹没你。”小圆急吼吼道。

    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果断闪人,避开小圆。

    李小仙腾空而起,剑指基老,剑花若雨,悉数泼洒而出。围住那只袭击她的基老。

    基老张口道:“李小仙,死来。”

    他双臂疾挥,呼呼,两道气带抛舞而出,长有十丈,波光粼粼,晃眼已极。

    轰蓬!

    基老甩出去的两道气带扫爆罩向他的剑花,能量狂澜四炸开来,气流晃动翻覆。“奉吾主之命,特来取李小仙的解衣大法,还不奉上!”

    腾,蓝色的气漩滚爆,那条基老迎风招展,大袖狂舞,卷来一杆长矛。基老握住长矛,喝道:“吾主遇到了一位冠绝古今的绝代基老,想要和他gao基,怎奈对方不怎么搭理吾主,吾主伤心之余,动了强念。可是解不开对方的衣服。那基老告诉吾主,李家的大小姐小仙姑娘善解闺蜜衣。吾主欣喜,洋洋洒洒,写下锦绣文章,递于李府,转交给李小仙你,你却毁了吾主的请柬,罪不可恕啊。”

    基老向前一捅,手中的长矛爆绽出数十米长的光束,粗若婴臂,径直抡扫向李小仙。

    李小仙冷笑道:“你家主人想gao基就去做啊,管我什么事。”她轻甩长剑,拖开一道明湛湛的剑芒,飙窜而起,迎向基老抡过来的那道光束。“剑破苍穹。”李小仙吟道。

    李小仙长剑所指之处,虚空摇晃,旋即,蓬的一声巨响,碧海生潮,大浪滔天。拍碎了高空扫下的那道光束。

    基老足尖轻点波涛,长矛向上一挑,登时,基气倾泻而出,凝而成漩,卷起百丈高的气浪,扫向李小仙。

    “李小仙,切不可阻止吾主gao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基老大声喧哗道。

    李小仙气结。

    “喂,基老,都说了关我啥事,为什么来烦我。”

    霍然而起,李小仙身如彩蝶,夭矫翩跹。双手握剑,劈向那道百丈高的气浪。

    “给我散开!”

    李小仙怒道。

    剑光喷薄而出,铺陈开来,犹如一片倒悬的极薄的白纸,切入前方的高耸的气浪,将它一分为二。而李小仙穿了过去,身化流光,要取基老的命。

    “让你家主人亲自来见我。”

    李小仙斩向基老手中的长矛。铛的一声激响,基老的长矛应声断裂,“啊!”基老痛呼道。他双手已折,几乎废掉了。

    刷。

    李小仙的身体旋起,手中之间削向基老的脖子。扑的一声,血水喷溅,基老的脑袋飞了出去。

    另外一边。上官小红脚踩着大黑蛋,手里拎着一颗脑袋,而小圆还不死心,不断的向那颗脑袋喷口水。

    女禽有兽童鞋向上一抛,那颗基老的脑袋陡地炸开,黑烟翻滚,一张纸笺飘了下来,被上官小红取到手中。

    “略施小计,以解姑娘们的郁闷心情。腹黑的基老留。”

    上官小红一弹指,纸笺旋起,随后迸爆,化为纸屑飘去。李小仙斩去的那颗基老的脑袋也化作一张纸笺,上面写的内容和女禽有兽童鞋看到的差不多。

    嗡!

    周围的空间扭曲,景物飞速切换。

    待上官小红、李小仙再睁眼时,她们已在陌生的空间内。碧空如洗,望不到尽头。“这里是?”李小仙问道。

    “腹黑的基老想让我们来的地方。”上官小红答曰。

    啪,啪,啪。

    有基老拊掌而来,他面如冠玉,鼻梁高直,唇若刀裁。身长九尺三寸,俊伟儒雅,端的好基老。

    “两位姑娘应邀而来,寒舍简陋,请勿嫌弃。请。”基老笑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