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多或少,花容想的到来给基老们、腐之女们、女禽之兽、鲁大神带来了压力。青府的杀马特贵族也可感受到他的赫赫威势。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蒲节。

    蒲节妹子无聊地用手指绞缠她的手绢,“啊啊,这个世界真是无聊透顶了,全部的人都去撕比吧,撕比。没有撕比的日常还是日常吗。”

    最过分的就要数小叽叽妹子了,她见一个爱一个,马上舍弃了大基老肖布斯基,比之花容想,肖布斯基的颜值已经入不得小叽叽妹子的腐女之眼。“哦,被我劈死的贤者说,小叽叽,你会和一只绝代大基老结婚,嗯嗯,那位贤者说的就是花容想大人。我一定要想办法和他勾搭在一起。”

    小叽叽妹子望向花容想的眼神闪亮闪亮的,充满了爱。“花容想大人,快来撩我吧。不,还是直接大力X我算啦。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妹子的想法都表现在脸上。

    遗憾的是,花容想现在的基老属性很高,不喜欢妹子。故而忽略了小叽叽妹妹。

    蒲节妹子还有小叽叽妹子,她们俩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过分无视花容想,一个恨不能扑上去行那不能描述之运动。

    花容想就算是活了几百年的基老,可也受不了小叽叽妹子的眼神。他暗道:“怎回事,这里有只可怕的腐女,一直用杀人的眼神扫量我,难道她想改变我的取向,不让我gao基。哈哈哈,没可能的,我的基老属性根深蒂固,任谁也动摇不得。即便是梨子姬重生,额,她重生……”

    能改变一切吗。

    碧池兽、发克鱿、呜喵王也盯着花容想,它们想要逃离他。和他待在一起很有压力,搞不好就被他抓走作为坐骑。呜喵王、发克鱿等还是很满意它们现在的主人。

    鲁尼妹大神觉得她不能再以汉子的身体出现在花容想面前,是以,她改变了xing别,成了妹子。“唔,洒家也是太小心了。”鲁大神自我解嘲道。不是她小心,而是任何人在几百年前的大基老面前都会谨慎。

    本来,木吉吉同学才是今天的主角,因为封神了嘛,受到大家的追捧。可是花容想的出现改变了一切。大大的基老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谁也夺不去他的风采。

    花容想又将他的双手抄在袖中,细眼微阖,不知在想什么。他并无离去的打算,可也不准备入驻木府。

    上官小红道:“您老人家相待在此地到几时?”女禽有兽童鞋把玩着手中的铁钥匙,希望对方能给她一些提示,门在哪里,如何打开梨子姬的密藏。

    花容想道:“小红,我跟你离开,如何。”

    上官小红道:“不要!”

    花容想道:“无有人敢拒绝我,你父亲上官青也不行。”

    上官小红道:“那是因为你没遇到拒绝你的人,我算一个。”

    花容想道:“哦。”

    上官小红道:“像你这样的大人物,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唐腊国,除了梨子姬的遗作外,还有什么能引起你的兴趣?”

    鲁尼妹大神亦道:“是呀。花容想前辈,您老人家不要赖在盛京,去寻找未知的尚未开发的基老吧。何必留在唐腊国,异国风情的基老也别有一番滋味。”

    肖布斯基、基老王子同时开口道:“前辈,吾等在此恭送前辈,愿您寻到俊勉的基老,做您的伴侣,聊以宽解您的思基之愁。吾等基老,年轻的年轻,年迈的年迈,不再风华绝盛。不能与您匹配,就是站在您面前,也是一种罪过,污了您的风姿。望您宽宥。”

    木吉吉小神可不希望花容想离开,您老人家还被带走肖布斯基呢,快收了这只基老。“花前辈,木府寒酸,容不下您这尊巨神。小女也不敢请您移步木府。不知您还有其它事吗?”

    花容想道:“真让人伤心,你们就那么急着赶我走。故国神游,早已人事俱非,天南地北双飞客,不是基老不碰头啊。”

    “更早之前,我遇到了一位有趣的汉子。且送给他一只酱油瓶,怎奈他不成材,废材若此。身怀重宝,却没杀进酱油界,抢走女王,君临小世界。”花容想抛来一个话题。

    “什么!”

    上官小红异道。

    她的师兄“哥有太鸟”就有一个酱油瓶,而且来历神秘。难道是花容想送他的?上官小红想不出还有其它答案。

    “别这样看我。一个人活久了也很空虚。你们永远不懂像我这样的人有多寂寞。”花容想淡淡笑道。

    刷。

    他身后悬起一道基光,粗如柳树,长及百丈。光芒盛璨如艳阳,照彻整座木府,也照亮了基老、腐之女、禽之兽、鲁大神、蒲节的面庞。

    “因为那小子无用,我不得不亲临酱油界,妄动无名之火,刀兵兴起,十万伏尸,血流漂橹。酱油界再要兴盛,还要等一二百年。可是与酱油界壤接的醋界会坐视邻界百废待兴吗?”

    花容想随意道。像是在讲述一件无伤大雅的小事。

    鲁尼妹等人悚然。“洒家一人也敢进入酱油界,可是大开杀伐,实是做不到,酱油界高手如云,又有酱油女王坐镇。花容想他真的……”

    只见花容想耸了耸左肩,身后悬起的那道基光登时涣散,宛若飘零的浮萍,漫天泼洒,瑰丽无伦。

    虚空一阵摇舞,喀拉喀拉喀拉,次元碎片崩塌。于黑暗深处飘来一团华光,内中禁锢着酱油女王。王座之上的女王神情依旧高傲,只是皇冠黯淡无光。她被十几道基光捆在王座之上,生命之海也被封印。

    花容想一招手,摄来酱油王座。

    轰隆!

    地面被砸出一个深坑,泥石迸舞,掀起滔天的烟尘。“咳咳咳。”大唧唧妹子剧烈咳嗽,同时挥动彩袖,荡去泥尘。

    基气涌滚,浩如烟波。吹散了漫天尘土。而花容想则站在酱油王座之后,右手搭在女王的雪颈上。姿势暧昧,引人遐想无限。

    “来,向大家问好。”花容想捏着酱油女王的后颈,使她望向上官小红、鲁尼妹等人。酱油女王和女禽兽、鲁大神也算是熟人。厮杀过,再见面却是这种场景,任谁也想不到。

    “小红,你过来。”花容想道。

    “好。”上官小红直接走了过去,也无任何迟疑。

    “我能擒下她,多亏了你父亲。”花容想道。“你父亲重创酱油女王,且撕了醋界新王的一条腿。”

    “你若这么说,我父亲应该很懊恼。”上官小红道。

    “无心之举也会引起连锁反应,青府之主也在策划什么,我也很好奇。甚至在暗中帮他解决几只碍事之人。谁让我很闲,而且无所事事。不知道青府之主会不会很感动,并因此恢复伪娘之身,报答我的小恩。”花容想传音于上官小红。

    “何不当我父亲的面,亲自向他印证,问他有没有成为伪娘的想法。”上官小红回道。

    “小红同学啊,你这就不懂了。我如果真的当面询问你父亲,你说他会承认自己是伪娘?不会的,他不会承认。沟通也是需要技巧的,只有我打扮成伪娘,出现在你父亲面前,他才会震动,才会心痒,才会恢复伪娘的本来面目。一只基老在正常的汉子面前,很少会提他是基老,可他和一群基老待在一起呢,自然无所顾忌,畅所欲言。所以说,小红同学,最近我会以伪娘之势出现在你家,到时你可不要太吃惊,也不要迷恋我。”

    “”

    上官小红无话可说。

    心里则道,花容想,您老人家应该和木吉吉同学待在一起,她最喜欢伪娘了。

    “还是不让我父亲和木吉吉同学见面。”上官小红惊悚道。

    “莫西莫西,小红同学,你在说什么。”花容想问。

    “没,什么也没说。”上官小红道。

    “你们要无视我到几时。”酱油女王终于开口了。花容想将她唤出,又晾在一边,不闻不问,而且还需忍受基老还有腐之女尖锐的视线,酱油女王极其不爽。

    “啊,你好,酱油姐姐。”上官小红道。

    “你要喝酱油吗,我让黑毛、绿毛去取来,亲自喂你,可好?”上官小红再道。

    “大小姐,交给我了。”黑毛杀马特汉子走了。绿毛杀马特汉子则打量着酱油女王。“她再怎么说也是一界之王,为何落到今日这般凄惨田地。真是人无百日好,花无千日红。”绿毛汉子伤感道。

    “酱油女王。你求我啊,求我放开你。”花容想也不再抓扣她的后颈,嘭,他一掌拍飞她头上的皇冠。

    披头散发,酱油女王狼狈之极。好在她的头发够长,遮住了她的脸庞。别人也看不到她的表情。

    “王啊,你还能忍受多久。一天,两天,三天,一周,两周,还是一月一年?”花容想五指齐张,扣向酱油女王的头颅。

    哧哧哧,哧哧哧。

    白烟骤起,覆盖酱油女王的整颗脑袋。近在身前的上官小红也可感受到周围的温度在身高。

    花容想运转斗气,烤炙酱油女王的脑袋,他控制斗气的精细程度让人吃惊。自他掌心透发而出的斗气灌入酱油王的颅腔内,却未伤害她的头发。

    被乱发遮住面孔的酱油女王恨恨心道:“花容想,杀了我吧。我若不死,死掉的必是你。”

    鲁尼妹、木吉吉姐妹则在思索为什么花容想要对付酱油女王。“他们之间不像是有过节的样子,花容想也没无聊到去抓女人,他只对基老感兴趣,女王又不是他喜欢的类型。那只有一种可能,酱油女王手里有花容想需要的东西。会是什么?”

    没得到花容想首肯之前,基老王子、大基老肖布斯基也不敢离开。生怕触怒对方,真的带走他们漫游世界,一边gao基一边寻找基老。“太可怕了!”黑王子、肖布斯基异口同声道。他们难得放下成见,站在一起。

    上官小红取出铁钥匙,并用左手拨开酱油女王的前发,直视她那张艳丽的面庞。“看来你对我也有成见。”上官小红道。

    “西一欧,你要的酱油来了。”黑毛汉子道。他提着一桶酱油,放在上官小红脚下。

    “辛苦了。黑毛。你若渴了,可以先喝上一瓢酱油。”上官小红说。

    “不,我不渴。”黑毛杀马特贵族回道。

    “要帮忙吗,大小姐。”绿毛汉子拿起瓢子,打了一瓢酱油,放在酱油女王面前。

    花容想笑笑,也没反对。他紧扣酱油女王的头皮,五指压住她的颅骨,咔的一声,骨碎之声陡地响起,声音细密,让人心胆俱寒。

    “啊!”酱油女王张口痛呼道。

    哗哗哗,绿毛杀马特汉子将瓢中的酱油倒在女王的脸上,“看你那么辛苦,我也不忍心。”绿毛汉子道。

    “绿毛,她在瞪你。你惹恼了酱油女王。”上官小红说。

    “那我可真是罪孽深重,唐突了美人。”绿毛汉子左足一顿地,嘭的一声,那桶酱油飞了起来。飞至酱油女王身前。

    绿毛杀马特也不知花容想是否同意,特意向他那边望去。花容想轻轻点头。

    “天气那么热,美人你又多日未冲洗脸面。我就服侍你洁面,如何。”绿毛汉子抛去手中的瓢子,左手抓着木桶的桶底,右手按住酱油女王的脑袋,按了下去。

    蓬!

    酱油女王的脑袋浸入木桶之内,水面冒起大量的气泡。

    “我只是粗人,不知轻重,望你不要怪罪于我。”绿毛汉子道。他又提起酱油女王的那袋。

    “噗!”

    酱油女王吐出一口酱油,喷在绿毛汉子脸上。

    绿毛汉子脸上泛起一层碧光,杀气陡生。这时,上官小红制止了他的进一步动作。“酱油姐姐,我手里有一把钥匙。可是门在哪里,在你身上吗?不知道钥匙可以放到哪里,是否能开门。你说呢。”

    上官小红将铁钥匙贴在酱油女王的额头上。

    “我怎知。”

    酱油女王冷声道。她满脑袋充满两种想法,一者,杀了花容想,灭了女禽兽,宰掉在场的基老还有腐之女。二者,干脆死了算啦,再被他们羞辱下去,和死无异。

    “也不要看我,我也不知门在哪里。”花容想不作关心道。“你找找看,也许真的在酱油女王身上也说不定。她身上可以放进铁钥匙的地方不是挺多的嘛。”

    “真的有必要呢。”上官小红说。

    不远处。

    肖布斯基小声道:“她们在讲什么?”

    基老王子回道:“别看我,也别看花容想前辈。我们就做个安静的基老就好。等他们离开,我们也离开。”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