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因何,上官小红心神不宁。肖布斯基放出的基老冤魂并不能影响她的思绪。“暗中觊觎本兽的基老啊,你究竟想做什么。”上官小红道。

    上官小红、阿瑟王曾经进入过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那里面有一头五花猪,猪头里有一块铁劵,梨子姬留下的小玩意,收集铁劵,可融成钥匙,开启通往腐女密藏的大门。

    那时,有只神秘的基老突然出现,交给上官小红一块铁劵,且助她取得五花猪猪头内的第二块铁劵。

    今时,女禽有兽童鞋有类似的感觉,那只神秘的基老就在附近,他在暗中观察女禽之兽还有基老以及腐坏的美少之女。

    “是因为肖布斯基在此的缘故吗?”上官小红并未收起戒心。“小圆。”她召回那颗圆圆的脑袋。

    “做什么做什么!”小圆叫嚷道。还是滚了过来,待在上官小红身边。她的小命都是女禽有兽童鞋的,还能反抗她不成,顶多在言语上不屈于她。

    “小红姐姐啊,有谁在打量我!”小圆忽道。别看她现在只有一颗脑袋,少女的第六感可是很准的。“啊哦,我明白了,一定是有汉子对我产生了情愫,却不好意思当面向我求交配,只得默默守护我,并且一路跟随,我去哪里他就去哪里。”小圆不着边际地胡思乱想。

    上官小红也没忍心告诉小圆窥视她们的是一头基老。讲出来,总觉得会伤害到小圆。

    “小圆,你能确定那个喜欢你的汉子的位置吗,我带你去找他,当面对质,他如果真的喜欢你,我会放手的。给你们相恋的空间与时间,毕竟本兽是好人呐。”

    “小红姐姐,你真是的,骗我是小孩吗,你睁眼说瞎话,鬼才信,反正我不信你。”小圆嘻哈哈道。

    “没法子,只能煮了你的脑袋,熬成有营养的骨头汤,喂灰机还有狗霸斯基。你懂的。”上官小红冷淡道。

    “”小圆不作声了。上官小红,你真的是禽兽呀。

    听了上官小红的建议,小圆真的去找寻那只隐藏起来的基老,对方也觉知小圆在寻找他,故而收起关注的目光,隐入暗影之中,踪迹难觅。

    木吉吉同学走了过来,拉着上官小红的手。“小红,你有没有觉得我有些变化?”画界小神认真道。

    木吉吉已经封神,也是有神位的小神。他日再度晋级,中神大神也不是不可能的。谁让她有一个好姐姐而且本身实力也不差。

    上官小红道:“听说封神之后会有大神之光,来,照一下本兽,也让本兽愉悦愉悦。”

    木吉吉笑道:“别开玩笑啦。我真的变了,你难道没发现?”期待期待,画界小神用期待的眼神深情凝视女禽有兽童鞋。

    唔,为啥这样看我。上官小红奇道。难道封神之后她就不是木吉吉了,不再是凡人,已经是云端上的神人了吗,非人哉。

    “这个,木吉吉,请允许我用手来确认你的变化。”上官小红严肃道。

    “你只是想趁机抚摩我的稍稍成长了的大乃吧。”木吉吉大言不惭道。明明和上官小红一样,都是贫乃娘。只因封神,让木吉吉有种错觉,她之xiong脯也有量变,进而质变,可以傲笑绝大多数贫乃娘了,比如说眼前的这只女禽兽。

    木吉吉得意的抬头,很是自信。并且努力彰显那双根本无有任何变化的xiong部。“来吧,女禽兽,快来赞美我。我知你现在很羡慕我,而且心中充满嫉妒之情,谁让我封神之后拥有了大米米。”画界小神希望从上官小红口中听到些什么。

    奈何同为贫乃娘,相煎何太急。为何要伤害彼此呢……

    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

    “是谁!”

    木吉吉望向西南风。

    “出来吧,我已经看到你。你还要躲到几时。”

    木吉吉抬手刷出一道大神之光,射向躲在暗处的基老。“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我的xiong部不过大了一些,就招来了狼吗?”

    口嫌体正直,木吉吉同学也很诚实呢。

    “咩哈哈。”

    伴着爽朗的笑声,一只清新的基老走了出来。他身披云霓之裳,头戴日月冠,俊眉细眼,鼻直口方。方甫出现,荡起一团清凌凌的基气,掩盖四方。

    哦,还真的是那只基老。上官小红暗道。

    交予她铁劵的基老再次出现了。

    双手收在大袖之中,俊俏的基老笑道:“听闻画界出现一尊小神,身具腐女之姿,俊雅清丽。小生特来拜会,哎呀,这不是辣么爽书坊的女禽有兽大大吗,你也在。两位,请容许小生瞻仰你们的贫乃之姿。”

    上官小红:“”

    木吉吉:“”

    果然应该弄死那只基老!

    女禽有兽童鞋还有她的朋友木吉吉同学达成一致意见。

    上官小红道:“那日一别,不曾再见。还未问过你的名字。小哥,你叫啥来着。芳龄几许,我为你介绍几只基老呀。”

    那枚基老答曰:“小生身份鄙贱,本名就不说了,生怕污染了两位贫乃娘的耳朵。还是告诉你们我的艺名吧,花容想。”

    木吉吉同学道:“花容想?”

    基老笑曰:“然也。”

    上官小红道:“花小哥,你又来此地寻找基友吗。喏,天上就有俩只。君何不乘风而起,gao基直上九万里。”

    花容想道:“女禽有兽大大真是爱说笑,花某人只是基老界的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攀不上肖布斯基前辈,也不够格与黑王子殿下结交。”

    木吉吉道:“哼,花容想。不要否认,我的xiong部比小红的大,刚才你一直在看我的大乃吧,是吧,是这样的吧!否认就是确认,你就承认吧。”

    上官小红:“”

    花容想道:“两位,两位。花某人已经方了,你们的xiong部都没有我的大,在这里争执有意义吗!”

    上官小红“”

    木吉吉:“”

    这时,大唧唧妹子开口了,“喂,基老。不管你是谁,不要打四妹的主意,我们和她荣辱与共,不分彼此。你可想好了,四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好多姐妹们一起撕比你。”

    钟二吉也道:“基老。看你一表人才,谈吐不凡。不去gao基,来这里作何。不要浪费你的青春年华与脸蛋,也不要吝啬你的jing华,找到好多只小鲜肉级别的汉子,释放你的小蝌蚪。”

    小伞姬道:“二姐说的好有道理,我无言以对。花容想,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花容想笑道:“木吉吉封神之日,花容想也在一旁祝贺,不知木小神可否注意到我的存在。”

    什么!

    木吉吉心惊。那天,木吉吉铸就神格,占去神位,大神之光加诸几身,光耀十方。可她真的未曾注意到有只俊眉的基老在一旁。“花容想难道也是画界之人?没曾听闻过他这号人物。”木吉吉搜寻脑内所有的画手,可无有一人可与花容想对上。

    剑光如瀑,陡地涌下。地面被冲刷的高低不平,现出一个个深坑。上官小红、木吉吉小神、花容想基老、大唧唧妹子、钟二吉、小伞姬等人跳了开来,躲过从天而降的大面积剑光。

    旋踵之间,一只大神傲然而降,日天神靴湛湛放光。鲁尼妹喝道:“花容想,你若是小人物,画界、写手界再无大人物!”

    听到鲁大神这样一说,女禽有兽童鞋、木吉吉同学、大唧唧等人望向花容想基老的目光变得不同了。

    难道花容想既是写手界之人,也是画界之人?几只妹子思忖道。

    花容想这才取出双手,不再藏在袖中。他向鲁尼妹拱手道:“鲁大神,为何拆穿我的面目,浮云,都是浮云。过去的种种不再与我有关,现在的我只是一只帅气的基老。”

    妹子们:“”

    那基老脸皮真厚,虽然脸蛋确实很不错。就算和基老王子、肖布斯基比起来,也不遑多让。甚至更阴柔……

    鲁尼妹很早就发现花容想了,可对方没有任何敌意。是以,鲁大神按兵不动,不去理会花容想。

    三百二十三年前,写手界出了一只异类,并无神格,也不取神位。只身大战三尊超级大神、四尊大神、七尊中小神,得以全身而退。事后,轰动写手界。

    可是之后,那只异类写手像是消失了一般,再无任何消息。

    一百零九年前,画界三日内被诛了十七尊大神,血染花江,诸天共泣。六尊超级大神震怒,遍寻画界,终于找到了诛神事件的元凶,花容想。那时,他已经脱离写手界,成了画界之人。

    再后来,写手界、画界不再有“花容想”,他的名字也成了不详的符印,被有心人掩去,不为人所知。

    时至今日,花容想再现身唐腊国……可是成了基老!

    饶是鲁尼妹镇定莫名,也心有忌惮。花容想玩转写手界、画界,如今又去了基老界,天知道他想做什么,难道要和天下的基老都有好多腿?

    “真会玩啊。”鲁尼妹暗道。

    天空中撕比大战的基老王子、大基老肖布斯基一听到“花容想”三字,也不再撕比,飞遁而下。落在上官小红等人身边,一齐瞻仰凶神。

    基老王子吉尔·潘多拉贡笑道:“本王子以为遇到肖布斯基前辈,已是大机缘,想不到花容想大人才是我的贵人!”

    花容想道:“吉尔王子殿下真是妙人,可愿到我身边来,一起游览天下,走遍十万大山,找出各地的基老。”

    黑王子面色不变,道:“承蒙花容想大人厚爱,本王子鼠目寸光,志向不大,只想和心爱的基友愉快地玩耍。恕不能随您寻访天下基老。”

    说罢,黑王子看向肖布斯基。

    肖布斯基脸色剧变,麻蛋,黑王子你真阴险,居然把难题抛给我,我可不想被花容想那只恐怖的基老带走。“啊哈哈哈,花容想前辈,您为何盯着本基看个不停?本基已是暮薄西山之基老,老腊肉啦,不再新鲜。”

    基老王子、大基老相互推诿,不愿被花容想带走。

    花容想又道:“我曾和梨子姬有过约定。”

    众人支起耳朵,去听花容想说些什么。太可怕了,传说中的凶残基老花容想,腐念永存的大腐女梨子姬,他们碰头,还能有什么好事!

    花容想很满意在场诸人的表现,他笑道:“你们想知道梨子姬和我有什么约定吗。”

    包括上官小红在内的人点头连连。

    花容想道:“呵呵,我就是不告诉你们!你们猜猜猜,猜到我就让你们嘿,嘿,嘿。”

    上官小红:“”

    鲁大神:“”

    木吉吉:“”

    基老们:“”

    花容想对上官小红说:“童鞋,童鞋呐,你为什么用鄙夷的眼神盯着我看!”

    上官小红道:“不该被鄙视吗?”

    花容想道:“我不是让你们猜了嘛,猜到就行。”

    鲁尼妹道:“洒家又不是腐女,也不是基老,怎知你和梨子姬有过什么约定。”

    在场的那么多人,也就女禽有兽童鞋、鲁大神敢和花容想这么说话。花容想也一笑置之,不和她们一般见识。他不过是游戏人间而已,说不定哪天厌倦了基老界,转投伪娘界……

    盯盯盯。

    花容想盯着上官小红看。“童鞋,你取得了一把钥匙。何不拿出来让我一观。”他道。

    哦,你想看。上官小红也无任何犹疑,抛手一挥,一支铁钥匙飞了出去,遁向花容想。“真是大方。”花容想道。

    他取过那支钥匙,仔细端详。也看不出它有何特殊之处。“梨子姬啊梨子姬。从未有过女人敢耍我,你是第一人。”花容想冷哼道。

    脸现怒容,也只是一瞬。花容想笑道:“小红,拿去。”他将铁钥匙送还给上官小红。“对了,小红。记得对你父亲提起我,他应该很想念我。我们毕竟……”没了下文,花容想没有说下去。

    上官小红狐疑地盯着脸蛋比小鲜肉还小鲜肉的基老,活了几百多年的基老,太可怕了!“我父亲和他有过节?也不像,否则他一上来就弄死我了。女汉子系统,女汉子系统,能不能测一下花容想的攻值与受值。”

    “抱歉咯,对方不是真身。测出的也是虚值,没有参考价值。”女汉子系统回道。

    “这样啊。”上官小红道。切去和女汉子系统的联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