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心情很好,同为腐女的姐妹们都来了,合作伙伴中的女禽兽也送来了礼物。可是肖布斯基现身了,他的出现破坏了木吉吉同学的大好心情。

    受人点滴之恩,当涌源相报。木吉吉同学却做不到,因为施恩者是基老界的大人物,且对方以贪婪著称。

    肖布斯基转身,盯住五只腐女中最小的那位,小叽叽妹子。“本基和她有缘,要将她带在身边。缘分这种东西,强求不得。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即便近在咫尺,你也取不到手。”

    大基老五指齐张,刷刷刷,五道光束射出,缠住小叽叽妹子的身体。

    “你、你想做什么!”小叽叽大叫道。她拼尽全力,急着毁掉缠住她的五道光束。“为什么会这样!”妹子失声道。她越是挣扎,那五道光束勒的越紧。

    “菇凉,你会和一只基老结婚,你们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某只被她弄死的贤者的声音陡地响起,如紫雷劈炸,轰然大作,在小叽叽妹子的脑海里来回轰炸。

    憔悴不已。妹子面如白纸,只想远离大基老肖布斯基。“姐姐们,救我。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小叽叽妹子只能寄希望于剩下的几只腐女。大家不是结拜过吗,说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撮合更多的汉子去gao基……

    强横的,肖布斯基把小叽叽妹子按在他身后。碧池兽虎视眈眈,盯死小叽叽。好像在观察她是否美味,能不能食用。生食熟食倒是没所谓啦,反正不挑食。

    大唧唧、钟二吉、小伞姬、木吉吉毫无反应,就像小叽叽是陌生人一般,被大基老抓走了,那就抓走吧。再去寻来一只志同道合的腐女妹子就是了。天下腐女那么多,少一只也没什影响。

    身心俱冷,小叽叽妹子如坠冰坑,忽然发现她的姐姐们很冷漠。真的应了那句图样图森破。

    基气东来,金光万道。一条英俊的年轻的基老悠然而来,他带来了春风还有远方基老的问候。

    怀揣着一卷画集,基老王子爽朗笑道:“姆哈哈哈,本王子昨天晚上夜观星象,异象缤纷,我掐指一算,本王最近有喜。循着基老星座的指引,本王子果然遇到了大基老!”

    人还未至,笑声先到。

    嗡!

    音浪滚爆,向前涌荡开来。内中蕴含着基老王子释放的斗气与基油。黑王子扬起手臂,再送出一团春风,登时,阳光明媚,杨柳岸,基老喜悦。

    “哼,传说中的大基老肖布斯基,本王子是要成为基老之皇的汉子啊,你注定成为我的踏脚石。我以一招‘春风化雨’试探于你,看你如何破之。”黑王子面带轻笑,下手却重。

    黑王子出现的刹那间,肖布斯基收起懈怠之心,陡地惊悚起来。在他前方,细雨如丝均做绕指柔。可是肖布斯基却不去触碰那些雨丝。它们看似轻且薄,“很危险呢。”大基老暗道。

    他嗅了嗅,雨中掺有清冷的基油的香气,氤氲不散,如兰似麝。一开始,肖布斯基是拒绝的。可是基油散发的香气实在是太勾人心魄,他浸Yin基界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闻到这般清新脱俗而又迥然诡异的基老的香气。

    肖布斯基脸上刚毅的线条渐渐舒缓,变得柔和。他目光恬淡似水,不再警惕谨慎。风轻雨柔,基老笑得像是婴儿那般开心。

    遽地,异变横生。风冷如刀,旋切虚空,泼盆大雨降临,浇灌在大基老肖布斯基身上。

    咝咝咝,咝咝咝……大基老身上冒出一蓬蓬的寒气,向上喷涌,冻结方圆九尺内的雨水。“黑王子殿下,本基也听闻过你的事迹。很多基老认为你是基老界冉冉升起的明星,明艳照人,不可与你争锋。今日一见,果如他人所言。”

    蓬!

    碧波涌荡,掀起百丈高的浪涛。大基老一振袖,翻然而上,双足悬立在波浪之巅,英姿轩峻,风华绝代。

    地下,被碧池兽保护着的小叽叽妹子不禁看呆了,她捂着心口,喃喃道:“他,他长得真好看,而且是好人,保护我被基老王子伤害。如果他不是基老就好了……”

    “碧池,碧池!”

    碧池兽尾巴甩出,呼蓬!气浪舞荡,电芒急窜,扫开漫空烟雨。

    “碧池!”

    碧池兽缓缓升起,怒目圆睁,扫瞄向下方的基老王子。它两腮鼓涨,碧霞莹莹旋舞,积聚在它四周。蓦地,碧池兽甩动长颈,同时张口喷出一道道绿色的光焰,像是一条条有毒的长蛇,同时冲向基老王子。

    “碧池兽吗。”

    基老王子轻声道。

    “肖布斯基前辈,你有契约兽,本王子也有。”

    基老王子陡地唤道:“出来吧,发克鱿!”黑王子在召唤居住在桃花潭的异兽,发克鱿。

    飒!飒!飒!

    冰风旋起,桃花纷飞若雨,香气扑鼻而来,直达人心神。“发克,发克!”伴着两声发克,一只巨大的鱿鱼现身了,它撕裂次元空间,穿梭而至。

    “发克鱿!”

    “发克鱿!”

    呜喵王、碧池兽同时喜道。

    嗯,它们都是吃货,见了发克鱿就像是奥特慢见到了小怪兽。

    “主人,你唤我做啥,人家还在潭底睡觉呢。”发克鱿不开心道。基老王子并不是发克鱿的第一个主人,却很会使唤它。召之即来,若不来后果自负。

    “有鱼吃了!”

    呜喵王第一个冲了上去。没办法的,不喜欢吃鱼的猫不是好猫。

    “碧池,碧池!”

    碧池兽也不甘落后,它的体积与吨位远超呜喵王,纵然是呜喵王以完全体现身也比不上碧池兽,在它身前略显小巧。

    小是小了些,可是呜喵王更敏捷,身手更好。“喵!”呜喵王抓向发克鱿的脑袋。

    “呵呵,又是这只不知死活的黑喵。我要给它一些沉痛的教训才是。以后它就不会打我的主意。有些兽,不是呜喵王能惹得起的,比如说我。”发克鱿甩动触足,抡向呜喵王的猫爪。

    蓬!

    水浪迸溅,声势浩大,砸中呜喵王的大饼脸。

    呜喵王倒飞而回,“喵个米的,我果然弄不死发克鱿啊。还需神兽来此,方能压制发克鱿。像是草泥之马亦或沧井兽、甲腾鹰兽,它们肯定可以弄死发克鱿。”呜喵我有些怀念沧井兽,“那只水蛇一样的小沧沧怎么没来?它不是女禽兽饲养的宠物吗。”

    就在呜喵我沉思之际,碧池兽已和发克鱿撕比在一处。它们在空中厮杀的异常惨烈。“碧池,碧池!”

    “发克鱿,发克鱿!”

    “碧池!碧池!”

    “发克鱿!发克鱿!”

    两只契约兽大战的时候,它们的主人也没闲着。基老王子将身一纵,腾跃于空。“肖布斯基前辈,您父亲大人还好吗。听说他才是真正的大人物。老布斯基。”

    肖布斯基道:“黑王子殿下,你那冷酷的母亲还好。在英格鲁王国,你毫无立足之地,你妹妹阿瑟王才是女王心仪的储君。你呢,你是什么东西?备胎,备用品,残次品?”

    基老王子道:“哎呀,大基老前辈。你为何揭别人的伤疤,风度何在,这可不像你。我听说过的肖布斯基可是绅士。”

    肖布斯基道:“绅士?本基自然是绅士,可也要看人。至于你嘛……”

    基老王子道:“本王子如何?入不得前辈的基老之眼,我不够新鲜吗,长相不够靓丽吗,基气不够浓郁吗?”

    话语刚落,黑王子五指弹舞,咻咻咻,几十滴基油荡射而出,它们只有米粒大小,却闪烁着晶莹的光泽,比珍珠还要闪耀。

    “肖布斯基前辈,本王子的基油,你来感受下吧。”

    黑王子杀机陡现。锵的一声,拔出他的佩剑,剑吟清越,直达九天之上,震彻云霄。而他弹出去的几十滴基油,以合围之势攻向肖布斯基。

    肖布斯基道:“黑王子殿下,你就那么急着加冕吗。哼。前辈给你上一堂课,让你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基外有基!”

    嗤啦。布条翻飞,肖布斯基爆掉了外套还有衬衫。现出线条分明的肌肉,真如艺术品一般。

    “哇,我只是盯着他的后背就很满足啦。”小叽叽妹子兴奋道。此时,她的腐女精神油然而生,想象力爆表。甚至忘了她是肖布斯基的俘虏,已成了大基老的囊中物。

    大唧唧、钟二吉、小伞姬等人也没想去救回小叽叽,眼下,大基老和基老王子干架,留给她们空隙。

    木吉吉同学道:“姐姐,啊不,哥哥。你站在这里作甚,还不去弄死肖布斯基。”

    鲁尼妹大神笑道:“无妨。黑王子殿下也在。比起洒家,他更对大基老感兴趣。让他去撕比传说中的大基老,不是更合适吗。君子不夺人所爱,洒家现在是君子,因为我有擀面杖啊。”

    木吉吉道:“算了,你看着办吧。肖布斯基前辈是来向我索取报恩之礼的,谁知道他会不会提出更过分的要求,比如说,他相中了我,把我掳走做他的小妾。”

    鲁尼妹大神道:“吾妹啊,你似乎想多了。肖布斯基对女人不感兴趣。难道因为你的xiong部足够贫瘠,和英俊的汉子无异,所以他才想掳走你?”

    想到这里,鲁大神真的有点担心。日天神靴一蹬地,尘土播扬,抛向高空。“不可啊。吾妹xiong平似地板,肖布斯基你也不能因此把她当做英俊的汉子。洒家也撕比你。”

    身体陡地窜起,鲁大神也加入到基老王子、大基老之间的撕比大战。“洒家有大神之光,还不烤死你。”

    双臂横在身前,且交叉。刷刷,两道大神之光爆射而出,罩向大基老肖布斯基。

    “鲁尼妹,你好不要脸。没看到本基正在和小鲜肉基老撕比吗。”肖布斯基左手虚拿,攫来一杆幡旗,“鲁尼妹,本基玩过的基老不下于一千。他们如果不能让我满意,死亡是他们唯一的选择。这面幡布内裹着五百六十九只基老的冤魂,他们忘了生前的种种,只有怨恨,只想着gao基。”

    说罢,肖布斯基摇动手中的幡旗,呼喇喇,阴风四起,愁雾惨淡,并有鬼哭狼嚎之声响起。

    “哇哇哇,gao基,gao基,gao基!”

    “是谁在阻止我gao基,弄死他哟。”

    “最近好烦躁呐,是不是大姨之妈来啦,好想撕比鲜活的基老。”

    “兄弟们,我嗅到了基老的芬芳。大家静一静,都踏马的听我一言,不要再绞缠在一起,大家都是魂体,无有实体,肾都没了,还能做啥。”

    “郁闷,实在是郁闷。肖布斯基那厮还要把我们关在这里多久。好像出去找一只小鲜肉基老,和他畅谈人生,梦里相会。”

    “肃静,肃静。肖布斯基那只大基老马上就要释放我等基老,大家可以出去愉悦一番。”

    幡旗内封印着的五百多只基老一齐嚷嚷起来,也挺壮观,吵得肖布斯基脑袋都懵比了。对面的基老王子、鲁大神也很郁闷。不知大基老想做咩。

    “真是帅比一只。”地面上的小叽叽妹子咬着手指道。“我从未见过如此帅气的基老。我难道真要做他的新娘?”

    小叽叽妹子瞅着大基老肖布斯基,心中五味翻陈,百千哀愁一起涌了上来。“腐坏的美少女和基老真的可以牵手一生一世吗。”

    无有人可以回答小叽叽妹妹的问题。

    而大基老也很烦躁。五指扣紧旗杆,呼喇呼喇,基气透掌而出,传向幡旗内的五百多只基老,冷酷地镇压他们,让其乖乖闭嘴。

    “世界终于清静下来了。”肖布斯基暗道。

    “前辈,你终于可以帅气的装比了吗,我在等着呢。”基老王子吉尔·潘多拉贡笑道。

    “洒家给你时间准备,不让人说闲话,说洒家欺负基老。真是的,洒家喜欢欺负软妹子呐。肖布斯基,你有姐姐或者妹妹吗,介绍给洒家认识。放心吧,你死了之后,洒家会照顾她们的。”鲁大神爽朗道。

    一前一后,鲁大神、基老王子封住了肖布斯基的去路。唯有相杀才能显出鲁大神的不凡之处以及基老的荣耀。

    盯盯盯。

    基老王子忽地盯住肖布斯基的擀面杖附近。

    “黑王子殿下,你这是在作甚!”肖布斯基怒道。他挥动手中的幡旗,霎时之间,基光灿烂,遍照六合四境。

    “杀啊。”

    “gao基呀。”

    “自由了,吾自由了,我要去gao基!”

    “生命诚可贵,gao基价更高,若为自由故,敌来吾去羞他!”

    “杀啊,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幡旗内冲出几十头基老的冤魂,他们神情狰狞,眼中充满了对gao基的热忱。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