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唧唧妹子想要阻止她的姬友们,可又想看女禽兽和她的姐妹们撕比。“心情好复杂。”大唧唧妹子暗道。

    钟二吉、小伞姬合作默契,姐们情深。小伞姬摇了摇手腕上戴着的手镯,悬在她上方的“大欢喜伞”悠悠旋转,洒开柔和的霞光,拍打虚空。

    上官小红身在太虚,四周的空气像是被冻结了那般,气温骤降。“钟二吉、小伞姬。你们这样就想困住本兽?”女禽有兽童鞋的左掌徐徐抬起,三指向上,两指虚捏成环。“有人愿意成为本兽的食药之人,我怎么忍心拒绝。”

    一尊赤红色的药鼎蓬然旋出,落在上官小红的左手三指上。三道银芒透过小红的指尖,灌入药鼎中。咕嘟咕嘟咕嘟,鼎内的药液像是沸腾了似的,药香弥散开来。

    “还不出来。”上官小红道。她两指虚捏而成的圆环内舞出一丸莲子,悬浮而起,被药鼎内散发出来的氤氲药气托着。

    莲子生出两株青莲,花开不过一瞬,濯清涟而不妖。

    莲花散开,莲蓬左右摇曳。

    一团红光自莲蓬内升起,凝而不散,香气更浓,盖过药香、莲香。

    钟二吉、小伞姬面面相视,不敢吸入药鼎散发出来的药香,她们屏住呼吸,也未觉身体有异样之处。

    钟二吉道:“三妹,小心些。女禽有兽童鞋和盛京的毒妇药美人走得很近。”

    小伞姬道:“了然于心。”

    钟二吉道:“大唧唧姐姐在等什么?”

    小伞姬道:“她在等待女禽兽的没落之时。”

    钟二吉道:“会吗?”

    小伞姬道:“怎么不会。你要相信我们。怎么灭自己的威风,涨别人的志气。”

    钟二吉道:“可是,可是人家的吉祥手帕奈何不得她。”

    小伞姬道:“不要担心,还有我的大欢喜伞呢。”

    钟二吉觑着她们“五兄弟”中的老大,大唧唧。“为何不动手,而在一旁观望。因为木吉吉的缘故?”

    眼波流转,钟二吉掐换诀印,打出数道璨光,融入“吉祥手帕”内。登时,祥光吞吐,向下拂荡而去。继续施压,迫使女禽有兽童鞋认输。

    小伞姬心领神会,将身一旋,叱道:“且问禅关,参求无数,几人知,往往到头虚老。”她手结莲花印,向下按去。

    嗡!梵音回荡,透过“大欢喜伞”飘向十方。紫云翻滚,檀香清冽。小伞姬双膝盘起,坐在“大欢喜伞”之上。她左眸紧闭,右目撑开,觑定下方的女禽有兽童鞋。

    “成了。”上官小红暗道。

    她屈指轻弹,咻,一缕青光陡地冲向莲蓬上喷涌的那团红光。

    蓬嗤。红霞爆绽,宛若刀割。刹那之间,残红散去,一只红色的细腰蜂趴在莲蓬上,薄翅疾振,一团团霞光泅散开来。

    而禁锢上官小红的“小牢狱”陡地炸裂开来。涌动的能量浪潮拍向“大欢喜伞”。

    蓬!蓬!蓬!

    乱流激迸,盘膝坐在“大欢喜伞”上的小伞姬不为所动。她张口吟诵真言,声如珠玉,叮叮咚咚,敲扣伞面。渐渐的,“大欢喜伞”晃动的不是那么剧烈。

    钟二吉的“吉祥手帕”也受到波及,不能包拢住能量乱流。“可恶的女禽兽,真难对付。她为何不把撕比我们的力气放在写小说上。若是成真,岂不是两全其美之策。”钟二吉五指齐张,唰唰唰,五道光束旋出,抓住“吉祥手帕”,回至她右手。

    钟二吉妹子右手食指伸直,承接住“吉祥手帕”,慢悠悠旋转。

    和小伞姬一样,钟二吉妹子也忌惮女禽有兽童鞋。身负禽兽之名,所行之事应和她的身份相符。两位腐坏的美少女怎可能大意呢。

    “小牢狱之术”方甫破解,上官小红顿觉呼吸顺畅,神情也好看许多。她一指点在药鼎的鼎壁外侧,咚的一声闷响,鼎内的药液迸射而出,洒向细腰蜂。那只红色的药蜂也不再振翅,可她的薄翅张开,向左右延伸,大如划桨,极薄极轻,翅膀的下侧吸附着一排排的红色药滴,像是一颗颗珍珠似的。

    遽地,药香齐齐爆发,那些堆砌在药蜂双翅下的药滴渗入它的翅膀,沿着细若蛛网的血管流遍它全身。尤其是药蜂的双眼,圆溜溜的,像是两颗渗血的宝石。

    “收。”上官小红左袖挥动,卷起药鼎,纳入袖内。而细腰药蜂再次振翅,同时发出“只呀只呀”的嘶鸣声。

    吸足了药鼎内的各种珍贵的药材炼化而成的蛊液,药蜂的身体膨胀,薄翅完全张开,它已经锁定钟二吉、小伞姬两只腐女。

    也没等上官小红的命令,细腰药蜂电掣飞出,四条细长的螯肢锋利异常,若是被它们刮到,不掉下一层肉也说不过去。

    小伞姬是药蜂的首个目标。它只想撬开对方的颅骨,吸食小伞姬的鲜美的脑浆。

    “红云电斩。”小伞姬陡地喝道。

    旋转的“大欢喜伞”停了下来,伞面上浮出的三片红色云朵飞了出去,飞出的瞬间,化生为刀,刀刃极薄,淬着红光。

    唰唰唰。

    三片红色的刀刃斩向那只巨大的细腰药蜂。

    铛!铛!铛!

    药蜂挥动细长的螯肢,拨开三片红色的刀刃,红雾崩碎,荡爆开来,像是红色的水墨图。“只呀只呀”药蜂尖声嘶鸣。它侧着身子,向前撞去。双翅如刀,竟然切开小伞姬释放出去的三片红色刀刃。

    长身而起,小伞姬双足站在“大欢喜伞”上。她一顿足,“大欢喜伞”爆散出一团红烟,迅速扩散开来,整个吞了细腰药蜂。

    砰砰砰,砰砰砰!

    药蜂虽然被困在里面,并不甘心。猛撞裹住它的那团红烟,想要破而出之。钟二吉眼疾手快,掷出她的“吉祥手帕”,香雾霭霭,随着吉祥帕一起冲向细腰药蜂。

    “你们忘了本兽了吗?”

    上官小红的声音蓦地响起。她抓刀而来,姨妈刀轻颤,斩向钟二吉的后背。

    “怎会呢。”

    钟二吉笑道。

    她也不躲避,身体向后折去,钟二吉妹子真的应了那句话“轻音,体软,好像能推。”

    上官小红平切出去的姨妈刀,贴着钟二吉的前xiong旋了过去。而钟二吉则趁机抓向女禽有兽童鞋的xiong部。

    没有任何犹豫,钟二吉妹子袭了女禽有兽童鞋的xiong。可是腐女妹子还有女禽有兽童鞋都无任何感觉。袭乃的那妞只觉得吧,怎滴,小红童鞋似乎没脂肪啊,那个致命的地方。

    上官小红也是呆了呆。从来都是她去抓毒岛学姐的雪峰,顺便净化高城沙耶的身体。今天她反被一只腐女袭击了。

    就这样,钟二吉妹子的上半个身体继续后折,她的手也没从女禽有兽童鞋那里移开。多感受了一番禽与兽的滋味。

    “这可真是,真是让我吃惊呐。”

    观战的大唧唧妹子喜道。

    “钟二吉这家伙口上很老实,说不搞姬,身体却很直接也很诚实。可惜了,她找错了对象,女禽有兽童鞋是木吉吉同学的。她横刀夺爱,似乎有些不地道。”

    大唧唧妹子自顾自地讲着。

    小圆、小叽叽都凑在大唧唧妹子身边。狐疑不定地瞅着她。

    小叽叽妹子已经不再和小圆撕比,她们和好了。

    “喂,小圆,为何上官小红的贫乃被二姐抓了,大姐却很愉悦。我很困惑呀。”小叽叽直言道。她年龄虽然小,可也是腐女界的一号人物。

    “不清楚啦。”小圆摇头道。她现在也只有脑袋了,身体还被人取走了,暂时不归她管。

    “喵个米的。”一只很肥而且脸很大的黑猫出现了,是呜喵王,木吉吉同学的契约兽。“我的眼睛啊眼睛。”呜喵王用它的猫爪擦着眼睛。“人类为何要相互伤害呢。”呜喵王自言自语道。

    呜喵王其实也挺悲催的,因为它的主人想让它搞基,不得和雌猫亲近。腐女的世界,常人不懂。

    “你们继续伤害,我就安静地站在这里,看你们撕比。”呜喵王又道。它真的趴了下来,左前猫爪按在右前猫爪之上,姿势优雅,就是体型太丰满了。

    大饼脸,小短腿,圆滚滚的,凑在一只眼神冷酷的黑喵身上,只能用一个字形容,萌……

    杀机陡临!

    一条伟岸的基老踏着坚毅的步伐,披荆斩棘,时间在他身后流淌,无数基老的幻象在他上方凝而成形。

    轰隆隆!

    大地震鸣,尘烟遮天,日月无光。方圆千米内,基气横纵,直贯云霄。

    “好强烈的基气!”

    呜喵王惊道。它抬起它高贵的大饼脸,用它那迷蒙的双眼望向来者。“你是何人,来此作甚。本喵从你身上嗅到了大基老的气味。你不是一般的基老。报上名来,本喵不和无名小卒打交道。”呜喵王淡定道。

    黑喵之所以这般淡定,因为它主人的结拜“兄弟”都在这里,再说,此地距离木府也不是很远。更重要的是,女禽兽也在此地,“担心个球啊。”呜喵王心道。

    站起身来,呜喵王凝望着大基老。从未见过的基老。“因为主人的缘故,本喵也接触过大量的基老以及腐坏的美少女,画界大神、写手界大神也见过,基界什么时候出了这一尊大基老?”呜喵王心思频转。

    上官小红、钟二吉、小伞姬的撕比运动还在继续,完全无视突然闯入的大基老。反倒是大唧唧妹子、小叽叽妹妹、小圆转过身来,关注出现的大基老。

    “哼,团毛小畜,也敢在吾面前放肆。”

    大基老不屑道。他右臂扬起,基气鼓舞,凝成三束碧芒,咻咻咻,刺向呜喵王。

    “喵草啊。”呜喵王大惊道。

    对面的大基老还真敢动手。他死定了,知不知道我的主人是谁,知不知道这里有四只大腐之女,还有一只女禽兽。“本喵不会轻易猫带的。”呜喵王跳了起来,躲过两道射向它的碧芒。

    崩!

    呜喵王的猫尾巴紧绷,皮毛收起,整只猫尾巴好似一根铁棒,闪烁着乌光。“大基老,动我,你还不够格。”呜喵王甩动猫尾,抡向第三道碧芒,将它砸碎。

    “哈哈哈。团毛小短腿矮挫胖猫。”大基老笑道。“你也有几分本事。不枉你的主人木吉吉用心调教你。”

    话语刚落,大基老向前纵出,霎时间,碧芒窜舞,基气席卷四方。而大基老衮服高冠,面若银盘,剑眉星目,英气Bi人。

    阅基老无数的呜喵王也不禁赞道:“好一条帅气的基老。”

    可对方是来捉拿自己的,呜喵王嗤笑道:“大基老,告诉本喵你的名字。如你这等雄奇的基老,不是无名之辈。也不敢自报家门?”

    大基老哈哈笑道:“口舌厉害的大脸猫,告诉你名字也无妨。你要记住了,本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人称肖布斯基。”

    “肖布斯基。”呜喵王懵比道。“喵蛋,从未听过的基老名字。他究竟是从那个旮旯窝里蹦出来的?”

    “大脸猫,你没听说本基的名字,我也不怪你。谁让你坐井观天,是团毛小畜而已。就是你的主人木吉吉见到了我,也要将我请到木府。”肖布斯基放声大笑道。

    引得撕比中的女禽有兽童鞋、钟二吉、小伞姬向他望来。“他是谁?”上官小红问道。

    钟二吉、小伞姬摇头道:“唔知啦。”

    上官小红也不想再和两只腐坏的美少女撕比,她收起姨妈刀。走向大唧唧妹子。“大唧唧姑娘。你知道肖布斯基是边个吗?”

    大唧唧骇然道:“……他,他怎么出现了!”

    小叽叽不解道:“大唧唧姐姐,你难道认识肖布斯基?”

    大唧唧难以置信道:“自然不认识。像他那样的大基老中的基老,怎可能认识我,我听过他的大名,却是第一次见到他的真容。肖布斯基,肖布斯基啊。他可是肖布斯基!”

    “嗯?碧池兽?”上官小红警觉道。

    她收起的姨妈刀再次取出,劈向身前涌荡而来的那团碧光,蓬!光浪吞爆,声势骇人。“碧池,碧池!”一只异兽现身了。它盘起身躯,俯视女禽有兽童鞋。

    是碧池兽!

    曾经,碧池兽一族也鼎盛过,声势不亚于沧井兽、甲腾鹰兽、雾腾蓝兽、绿叉表兽。

    “你也是识货之人。它是本基的契约兽。”肖布斯基笑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