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小红的消息也很灵通,已经得知她的小伙伴木吉吉和四只腐坏的美少女“称兄道弟”,腐上加腐,更腐了。

    “难怪本兽还未进入木府,就已经嗅到了腐坏的气息。”上官小红心道。她摒退两只杀马特贵族汉子。“你们且不要动手。本兽亲自和她们比划比划。”

    共有四只腐坏的少女,为首的是一只特别高大的妹子,她披着一件猩红色的披风,披风上绣着两字:腐女。妹子大袖挥舞,厉声道:“来者可是女禽兽?”

    辣么爽书坊的新晋写手,基霸天下的创作者。

    上官小红断章断更,那可是相当利索,不更新小说的理由业已超出常人理解的范围。很多腐坏的少女以及gao基的汉子都是女禽有兽童鞋忠实读者,他们对上官小红又爱又恨。恨不能将女禽有兽童鞋关进单间小屋,强迫她日更三万字,连更三月。

    怎奈,女禽有兽童鞋完全无自觉。想怎么更新就怎么更新,弄得她的负责催稿的妹子蒲节苦不堪言。蹲点蹲守那是家常便饭,却又斗不过女禽有兽童鞋。

    “你们寻找本兽作甚。不知本兽哪里让你们不爽?”上官小红问道。

    “大唧唧姐姐,不要和女禽兽废话,直接掳走她,关进木府,我们看着她更新基霸天下。她若不更新,哼哼。”

    高大妹子旁边站着的小个子腐女轻声道。

    “哦,这位高高瘦瘦的妹子就是‘大唧唧’同学,和木吉吉结拜的兄弟。”上官小红思索道。她多看了两眼“大唧唧”妹子。

    “女禽兽,相信你也知道我们的身份。”大唧唧妹子笑道。

    她左臂一扬,飒飒,披风鼓舞,腐女的气息瞬间传至上官小红面前。

    上官小红左手上扬,光华暴涨,一颗圆圆的脑袋旋舞而出,正是小圆的脑袋。“小圆,轮到你表现了。”

    “哈哈哈,上官小红,我不会屈服于你的yin威。咱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辣妹。”小圆大笑道。她的身体被雨桐取走了,封在残图中。小圆的脑袋本来是交由毒岛冴子保管的,可是毒岛学姐差点将它清炖了喂灰机……

    “啊呜,啊呜,啊呜!”

    小圆张开嘴,大口大口吞噬涌向上官小红的腐坏的气息。而她本人也无任何不妥之处。

    其间,上官小红吩咐黑毛汉子、绿毛汉子带着礼物箱先去木府,最好不要返来,待在木府就是了。

    女禽有兽童鞋面对四只腐坏的少女,她们高矮不一,似乎是按照身高排列姐妹地位的。只听那叫做“大唧唧”妹子的姑娘开口道:“女禽有兽大大,你有没有成为写手的自觉。既然开了坑,写了小说,就不要断更。你写的小说有人看了,不是更有动力写下去吗?”

    上官小红问她:“如果没人看呢,是不是就放任写手随波逐流,爱怎滴就怎滴,自生自灭。反正是无人问津的小人物,生与死、红不红和别人有甚关系,不为人知而已,哪天消失在写手界,也无人知晓,岂不是很悲哀。”

    “大唧唧”妹子道:“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上官小红道:“……有多少写手可以等待,默默无闻等待,日复一天等待,等待发光之时?又有多少写手争先涌后闯进写手界,成为那前仆后继的小人物,湮没其中,籍籍无名。”

    “大唧唧”妹子道:“女禽有兽大大,你已是名家。为何今日那么多废话。我只问你更不更新基霸天下,不是来和你探讨别的写手的悲哀。”

    上官小红道:“本兽只是无端伤感。在写手界,我认识很多才华横溢的新人,志向远大,也为此拼尽全力,却落得黯然伤神的下场,最终远离写手界,再不踏入。也不知是谁的悲哀。总有人抱怨看不到有趣的小说,可是那些有趣的小说明明就摆在那里,却无有人览阅。偶尔有人匆匆浏览几眼,也只是过眼烟云似的过客。”

    “大唧唧”妹子道:“时也命也运也,怪得了谁来。无用的坚持只是虚度年华,还不如放弃。不得其门而入,终究是外行之人。写自己说想写,并有人追看,哪怕再小众,也有追随者。这样的写手是幸福的,可他们毕竟是少数。大多数无名写手,几人知道他们,又有几人会留意他们。写手界本就残酷,看淡就好。画界亦然,封神者只是少数人,金字塔尖端容不下太多人的双脚。”

    上官小红道:“真是,本兽为何这般多愁善感,让你见笑了。”

    “大唧唧”妹子道:“也没什么。我是画界之人,也经历过默默无名的惨淡时光,一步一脚印走来,付出太多代价。我也知其中的艰辛之处,现在偶尔回忆过去,也是泪流满面,似真实似虚幻。”

    女禽有兽童鞋和“大唧唧”妹子聊天时,旁边的三只腐女不乐意了。她们有些责怪“大唧唧”。搞啥啊,不是说好的一起撕比女禽兽吗,为何你们相见甚欢,干脆去搞姬算了。

    当是时,一位身材最为矮小的腐女率先发难。她从斜跨着的条纹包中取出一叠纸,约莫有三十张。“女禽兽,你看好了。”她陡地喝道。

    哗哗哗,腐坏之女抖出手中的那叠纸,抛向女禽有兽童鞋。

    “小妹,不得无礼。”大唧唧妹子大声叱道。可是晚了,另外两只腐女也对女禽有兽童鞋有意见,她们拿出武器,也开始撕比上官小红。

    “本兽还是要动刀兵。”上官小红叹道。“小圆,上,吃了她们,不用客气。”上官小红掷出左手抓着的那颗圆圆的脑袋。

    砰。砸中前方的一只腐女。对方大为光火,捏着拳头,轰了过来。和小圆的脑袋撕比。“脑袋那么圆,却很笨的样子。我来让你解脱。”

    “啊哈哈哈,我可是小圆。有名字的哦。你说解脱我就解脱,有那么容易。我化为厉鬼也会吃了你。”小圆晃动满头乱发,脑袋似乎膨胀了许多。

    “好恶心的脑袋。”

    “哦,你也这样说。雨桐小贱人和你持有相同的看法。哎,你们的眼睛当真瞎了吗,我那么咔哇姨,哪里恶心了。”

    小圆气呼呼道。咻咻咻,咻咻咻。她的头发丝绷直,像是钢针似的射向挥拳的腐坏之女。

    铛。一声刺耳的金铁相撞之声响起。

    “姨妈刀!”

    “然也。正是姨妈刀。我父亲的藏品之一,比起姨妈刀,我更想要他的枯桐剑。可是父亲很喜欢枯桐剑,我也不好夺人所爱。”上官小红祭出姨妈刀,刀柄朝上,刀尖向下,倒竖在空中。

    “女禽有兽大大,既然你亮出了姨妈刀,我也要拿出真本事才是。”腐女妹子手中多了一张手帕,“这可不是普通的手帕,看帕!”

    唰。

    污光大作,蓬然荡开,涌向上官小红。而那张手帕也旋舞而起,四角下坠着一串铜铃,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上官小红疾拍一掌,拍在姨妈刀的刀柄上。“姑娘们,放心,本兽不会跟你们客气的。”姨妈刀向前斩下,劈爆涌过来的污光。

    可是那张手帕还在旋摆,四串铜铃依旧叮叮作响。

    木吉吉、大唧唧、小叽叽、钟二吉、小伞姬,她们义结金兰,成了兄弟。和上官小红撕比的正是五朵金花中的老二,钟二吉。

    大唧唧妹子,光从名字就可听出她排行老大,是五“兄弟”中的老大,钟二吉,排行老二。小伞姬,排行老三。木吉吉同学,排行老四,小叽叽,拍在末尾。她此刻正在小圆撕比。

    木吉吉同学因为她姐鲁大神的缘故,身价最高,本来她是“五兄弟”之首,可是一番谦让之后,大唧唧妹子成了老大,木吉吉拍在第四位。

    小伞姬撑起“大欢喜伞”,冷笑道:“女禽有兽大大,我也上了。你仗着自己小有名气,开坑写新小说,却不按时交稿子,让我们这些粉丝等得很心急。我今天要让你知道粉丝的愤怒也不是你所能承受的起的。”

    一言不合就要玩撕比,女孩子也很难缠的。小伞姬将手松开,“大欢喜伞”飞了出去,登时,祥瑞万道,沿着伞边向外泼洒,更有紫气凝成白鹤、古猿、苍松、篁竹等,分散在空中。

    钟二吉、小伞姬联手了。她们都是女禽有兽童鞋的粉丝,而且还是高级粉,不是僵尸粉,也不是脑残粉。基霸天下的断更让她们恼怒,她们已经联系过辣么爽书坊的主编大人,也获得他的言传心授。如今撕比上官小红更有胜算。

    空灵若青鸟,一只注定扑街的妹子走了过来,她名“蒲节”。专门负责女禽有兽童鞋,职业催稿师。

    “真好,女禽有兽大大被好几只悍妞围起来了,撕比她吧,狠狠地削她。让她知道断更是不对的,不仁道的,有负天下粉丝之心的。”蒲节妹子暗喜道。

    如果能做到,蒲节妹子会亲自上战场撕比上官小红,可她做不到,她是比战五渣还要弱小的存在,弱爆了呢。

    五只腐女中的老幺,小叽叽。“那只脑袋怪恶心的家伙。你敢不敢不要再逃了。逃来逃去算什么真本事。有种和我真刀真枪撕比一场。做过一场才知你我之间的差距。”

    “小叽叽”妹子身材矮小,xiong部却不小,相当壮观。晃动晃动,她的那双超大的雪峰不住晃动,引得小圆怒喝连连。“真不要脸,竟然用自己的nai子迷惑敌人。算什么好汉。有种你爆掉自己的衣服。”

    语落,小圆的脑袋在地上打滚,咔啦啦,地面炸裂,碎石飞扬。“你有大乃,无妨。就让我小圆吃了吧,吃你的你的大乃,说不定我的米米也会长大。嗯嗯,一定是这样的。”小圆一边狂笑,一边滚动。

    “小叽叽”妹子跳了起来,躲过撞来的小圆。“这家伙的脑袋真结实。脑浆也是石块砌成的吗,貌似不怎么灵光的样子。”

    身体向后折去,“小叽叽”妹子又避过了一颗抛弹而来的尖石。“喂喂,你这家伙。”小叽叽妹子开口道。

    小圆的脑袋又变大了,三间屋大小。两只眼睛瞪得像是磨盘,口中向外渗出硝烟,有些许吓人。

    逮到什么吃什么。小圆将整条石路都吃了,腮帮子鼓起,口中全是大大小小的石块。“嘿,是时候发射石块了,我要用乱石埋葬了小叽叽姐姐。”小圆忖道。

    咻!咻!咻!咻……

    先是数不清的石子破空而去,声如蝗虫振翅,挠的人头皮发麻。“小叽叽”妹子也是太阳了哈士奇,右手在空中一划,撕开次元空间,抓出一杆鎏金战斧。“没办法了,我要效仿先人。曾有基老劈山救基友,某虽不才,也要劈了前面的大脑袋,证明我的腐女之心与日月同光。”

    小叽叽妹子的力量和她的身体不相符,天知道她那小不点似的驱壳内蕴藏着怎样的能量。单手抓着斧柄,她向前劈出,轰蓬,斧光爆荡,方圆十丈内气浪掀涌,碾碎了飞近小叽叽妹子的石子、石块。

    “小圆是吧,看是你的脑袋结实还是我的斧头无情。”小叽叽妹子向前踏出一步,嘭,腐女的气息涌爆,为她开路。乱石穿空,竞相叠爆。

    小圆也喷完了口中藏着的石块,脑袋瘪了,恢复正常大小。“哦,小叽叽姐姐有点厉害,我也要拿出真本事。”

    她念头方动,小叽叽妹子挥动战斧,横劈而来。锵嗤,一道赤铜色的斧光迅疾若电,眨眼而至,劈向小圆的鼻子。

    “哼。”小圆冷声道。一株桂树倒垂而下,枝叶晃动,摧开三十三圈光漪,层层旋爆而出。只是前三圈光漪就已经斩爆了小叽叽劈来的那道斧光。

    剩下的三十圈光漪,向前碾压而去。光华盛璨,馨香氤氲。

    “嗯?”

    小叽叽妹子止步,双手握住斧柄。抱神守一,调集生命之海上空的魔弦,“有来历的怪物,值得我动手。”三根魔弦齐齐舞动,分开生命之海的海面,两道水柱迸射而出,经由小叽叽妹子的手掌,冲入战斧之中。

    锵!

    斧鸣大作,激开几十米高的光浪。虚空颤动,而小叽叽妹子霍然而起,执定斧柄,双眼澄空若秋水。“汉子有擀面杖,妹子也有自我安慰之技。我小叽叽身兼异术,有贤者赠予我斧头一柄,贤者曾言,天下有大基,富贵不可言,腐女当与之结秦晋之好……”

    踏马的简直荒谬!小叽叽妹子冷笑道。不管时候响起都很火大。“弄死那只一看就不正经的贤者,果然是明智之举。我真是太聪明了。”小叽叽妹子的战斧其实是夺取别人的。那人自称贤者。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