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家主的年轻二代的撕比大比拼也落下了帷幕,不过也没人关注结果就是了。反观巨Ru部落和贫乃联盟的撕比大战更让人心旷神怡。

    酱油界、醋界介入其中,大量的基老也参战了,盛京的大家族也有暗中观察者,可并未出手。青府之主是个例外,他一人独自撕比酱油界、醋界的王者,并且重创酱油女王,摘掉醋界新王的左腿。

    鱼锅学园的莘莘学子在大学者唐士比亚的带领下,来的快,去的也快。皇叔唐士比亚离开之际,掳走了酱油界的三十七只小鲜肉级别的汉子,据说是为了看家护院。实际上……

    写手界的大小神在超级大神鲁尼妹的带领下,和画界的诸神、酱油界的大军、醋界的妹子军撕比混战。战况也是惨烈异常。战后统计,画界大神老斯基以身殉道,成为历史,写手界也有神陨落。

    画界、写手界此役之后的神位大战更是趋于白热化,身具大意志力、大能力的实力派写手、画手觅得一线封神契机,各逞所能,应劫也是应运,争那冥冥杳杳的机缘,以铸神格,进阶神位,光耀两界。

    皇冠书坊的超大神写手“羞涩的小蝌蚪”被几尊大小神暗算,他们妄图抽取小蝌蚪君的神格,强占他的神位。可是小蝌蚪君不惧挑战,全力出手,当场抹杀三尊小神、一尊大神,震慑诸神,潇洒退去。

    几日后,又有两尊大神、一尊中神、三尊小神被人杀掉,神格被抽取,神位成为过去式。据传,是“羞涩的小蝌蚪”联手天真姐、太鸟大神以雷霆手段灭尽妄动刀兵之神。

    木府。

    原本的匾牌已被摘去,换上了新的门匾。画界实力派画手木吉吉同学成功封神,铸就神格,已有神位。虽然只是小神,可无有人敢小觑木吉吉,因为在她背后站着一尊超级大神鲁尼妹。动辄日天的存在啊。

    画界,有封神失败的画手悱恻,木吉吉猎取小神位全归功于她姐姐鲁尼妹,一言激起千层浪,却被更大的血浪吞尽。写手界超级大神鲁尼妹轻取妄议她的画手的生命,毫不在乎挑起两界的撕比大战。

    月黑风又高,有夜游者两人,野外进行不能描述运动的三人,共同目睹鲁大神敲晕画界大神“黑焰射手”,丢进马车,扬长而去……

    画界小神木吉吉虽然不爽她亲姐姐的强势以及控妹属性,却又孤掌难鸣,只得接受既成的事实。

    连日来,木府的大门几乎被人踏破。前来道贺的有画界实力派写手、中小神还有大量的基老以及腐坏的美少女。

    坊间相传,木府,猫园,有五只腐女义结金兰,称兄道弟,大哥是木吉吉同学,二哥是大唧唧妹子……请不要在意细节。

    青府。

    青府之主面有青光,左臂折了,指骨近裂。上官小红急道:“父亲,你怎样了嘛!”

    上官青坐在太师椅上,觑着自己的女儿。怪道:“为何小红体内的魔弦不能封印。而且生命之海不怎么像是海洋。”

    江山美人图也不再堵女禽有兽童鞋的生命之海的裂口,任其喷薄。几日下来,干涸的大地上出现了一道小溪,姑且称之为生命小河吧。女禽有兽童鞋的爷爷上官霸就是这么说的。

    上官青切割自己的念识,分出三束,巡扫他女儿的“生命小河”,流水淙淙,蕴有庞大的生机。远超上官青的认识,他从未见过像她女儿这般诡谲的“生命之海”,不,生命小河。

    更要命的是,女禽有兽童鞋的魔弦兴致高昂,主动撕比女禽兽她爹的三股念识,并且成功了。让青府之主难堪的还在后面,她女儿的生命之海有一处裂口,向上又喷出两根魔弦,上官青阻止不能,反被摧折了左臂。

    青光霭霭,向上蒸腾而出,罩住上官青的左臂。片刻后,女禽有兽童鞋她爹的左臂完好如初,指骨上的裂纹也被抹去。

    上官小红抓着她爹的手看了几遍,确认没问题,可也没放下。“都说了没必要封印。”女禽有兽童鞋小声道。

    她爹马上道:“我强壮的女儿啊,别再捏你父亲的手指头,你想捏碎我的指骨?”

    上官小红恍然大惊,暗道:“居然比我的手指长,比我的手指细,比我的手还像是女人的手!他真的是我父亲,而不是我妈?”

    当然,女禽兽没公开发表她的看法,她爹也不得而知。

    随着她爹手臂的转好,气氛和煦多了。女禽有兽童鞋放开她爹的手,接着道:“戴迪daddy,我的好朋友兼合作伙伴木吉吉封神了,我要带着礼物去木府祝贺她。这可是大事,礼物必须金贵,方能显示我和她之间的友谊够纯洁。送什么好呢……”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从窗户里钻了进来。进来之前,沧井兽偷偷观察过青府之主,他似乎没甚意见。不过沧井兽口中衔着一根打了圣光的黄瓜。

    欢呼着,沧井兽来至它的主人身前,拱了拱女禽有兽童鞋的后腿,并将打了圣光的黄瓜放在主人脚下。

    上官小红淡定地捡起黄瓜,“小沧沧,你也为木吉吉同学准备了礼物吗?很好,和我一起去木府拜会画界小神。超让人羡慕的,成神了啊,我的朋友。”

    上官小红他爹一言不发,安静地看着女儿在那里很污的讲着很污的话。

    “戴迪,要是无事,我要去木府了。让黑毛、绿毛跟着我就行。”上官小红道。她搬不动礼品箱子,还需两枚汉子搬运。

    上官青斜瞥着他女儿手中的那啥玩意,忽道:“女儿啊,你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吗?小沧沧不知道从哪里衔来一支那啥不能讲的玩意,你就这样带去给朋友?”

    上官小红道:“礼物虽小,心意到了就好。我相信木吉吉同学心胸宽阔,可以容下这根黄瓜。”

    上官青:“”

    带着沧井兽还有黄瓜,女禽有兽童鞋离开了。

    上官青忽觉好像没什么不对的。自从女儿强壮之后,青府的画风都变了呢。

    青府的六大杀马特贵族随侍在门外,黑毛、绿毛被他们的西一欧CEO带走了,去她的院子里搬运箱子,带去木府。

    紫毛、白毛、灰毛等人也想去,可没得到女禽有兽童鞋的首肯,他们只得留下,且羡慕地望着离去的黑毛汉子、绿毛汉子。

    “灰毛,你进来。”上官青忽道。

    没来由地召唤灰毛杀马特贵族。

    灰毛汉子应声而来,怀里抱着一颗大黑蛋,蛋中有只甲腾鹰兽。灰毛走到哪里,就将大黑蛋带去哪里。“我亲爱的奥豆豆,有你的欧巴在,谁也不能欺负你。”灰毛汉子T拍打大黑蛋的蛋壳。

    “老爷,唤我作甚。”灰毛道。

    “灰毛,小红她……”上官青道。

    你想知道什么。灰毛汉子T暗道。反正不会告诉你实话。

    青府的老管家诡异的出现在灰毛的身后,并取走他抱着的大黑蛋。灰毛汉子T毫无还手之力,全身的死气像是凝固的水泥,堆积在他体内。

    “安静。”

    老管家对着大黑蛋轻声道。他的手指触碰蛋壳,向大黑蛋灌入一道黑气。滋滋滋,蛋壳内黑焰枭滚,熏灼着甲腾鹰兽。

    “老头,你敢这样对我!”

    甲腾鹰兽金色的眸子旋转,像是两轮缩小了的太阳。金焰滔天,对上了黑色的火焰。金色的火浪向上卷去,猛拍向黑焰,将其困到蛋内的一处角落里。

    金色的火焰出于绝对的优势,甲腾鹰兽心中却生忐忑,“哪里不对劲,我又讲不上来。”甲腾鹰兽有点怀念灰毛杀马特汉子T,可T自顾不暇。

    “奥豆豆,安心洗铁路。你的欧尼酱会help你的,你再坚持一会。”灰毛汉子T传音于甲腾鹰兽。

    “”甲腾鹰兽也是无语了。人类小哥,你还是顾着自己吧。甲腾鹰兽眼窝中的两颗眼球继续旋转,向外释放更多的火焰,热浪透过蛋壳传向老管家。

    老管家的手指依然压着蛋壳外壁,动也未动,并不惧怕传出来的惊人热量。

    “够了。”

    上官青起身,左手摄来一张铜盘,右手抓着古剑“枯桐”。枯桐剑、姨妈刀出自同一铸剑名家。

    老管家一弹指,蓬!热浪迸爆,旋飙四射,大黑蛋倒旋着落入上官青左手中的铜盘。盘底生出一股绵柔之力,吸住蛋壳底部,并且吞了蛋壳内、蛋壳外的火焰。

    甲腾鹰兽也阖上双眼,不敢随便放火。因为从它眼中喷出的金色烈焰也被铜盘吸走了,有多少吸走多少,像是无底洞似的。甲腾鹰兽不敢与上官青赌。

    “自己裂开还是让我劈开。”上官青问道。他右手中的枯桐剑距离蛋壳不足一寸。

    “不劳您老人家动手。”甲腾鹰兽不情愿道。

    大黑蛋的蛋壳像是枯萎的花瓣,分成七瓣,向外折开。而甲腾鹰兽坐在蛋底部,眼神让人捉摸不定。“主人她爹果然也是禽兽级别的汉子呐。”甲腾鹰兽暗道。

    “伸出你的右手。”上官青命令道。

    难道青府之主要剁了我的黄金手!甲腾鹰兽骇然想道。“主人她爹啊,您不能这样做,我和主人缔结契约,你伤害我就是伤害主人,剁了我的手就是卸掉主人的左膀右臂。主人她会伤心欲绝,也许会和你断绝父女关系!”

    “伸出你的右手。”上官青再道。

    甲腾鹰兽凝视着枯桐剑,剑光湛湛。

    “小红想得到雾腾蓝兽。我要帮她。”上官青自言自语道。“沧井兽,甲腾鹰兽,雾腾蓝兽。我女儿心想得到的,不管在手里,我都要为她取来。”

    “额,那和我有咩关系。主人她爹。”甲腾鹰兽谨慎问道。“你剁了我的黄金手,就能换来雾腾蓝兽妹妹?”

    “我需要向你解释?”上官青道。

    唰唰唰。

    五道青色的斗气缠住甲腾鹰兽,且将它拎出散开的大黑蛋。“再不伸出手,我砍掉你的整条右臂。”上官青道。

    主人她爹是认真的!甲腾鹰兽悚然。磨磨蹭蹭,还是伸出右手。

    上官青手腕抖动,枯桐剑旋出一缕剑光,凄艳之极。“我的黄金手就要断了吗,我的后半生只能做一只手狂LU的单手侠了吗?”甲腾鹰兽绝望地闭上眼睛。

    “奥豆豆,我可怜的奥豆豆,放开它,它只是个小兽,有什么冲我来。”灰毛汉子T失声道。他被封固的死气再次流淌,呼哧呼哧,冲出体外,旋向老管家。

    老管家眼皮翻了翻,眼神清澄,几能贯穿人的神魂,灰毛汉子T也不例外。

    灰毛杀马特贵族体内的死气虽然可运转,可是在经脉内流转却很缓慢,就像是蚯蚓在凝实的冻土中钻洞那般。

    “双头虫,你不是很嚣张吗,为何现在那么怂。”灰毛汉子T试图激怒他心脏中融入的双头虫。双头虫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两颗脑袋同时嵌入灰毛汉子T的心头肉之中,安安静静。

    甲腾鹰兽、灰毛汉子T均认定上官青会斩了它的黄金手。

    咔的一声,甲腾鹰兽的一片指甲被削去了,也只是前端的一部分,并不是整片指甲被揭开。

    禁锢甲腾鹰兽的五道斗气也随之消散,梆!甲腾鹰兽跌回蛋壳内。它揉着脑袋,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主人她爹搞那么大动静,只是为我修指甲?甲腾鹰兽疑道。

    “等等,主人她爹说了,他要为主人取得雾腾蓝兽。”甲腾鹰兽像是明白了什么。

    大黑蛋的蛋壳散开,可是还待在铜盘内。甲腾鹰兽也移不开蛋壳。

    鬼头鬼脑的,沧井兽去而又回。还带来了灰机·鸟布斯以及狗霸斯基。两只狗不屑道:“瞧瞧甲腾鹰兽那怂样。”

    沧井兽郑重点头。

    “小沧沧。”上官青道。

    “我知。”沧井兽摇一摇细颈,咻咻咻,几片细鳞飞了出去,脱离它的颈肉。

    上官青挥动枯桐剑,接住了那几片细鳞,置于剑身之上。甲腾鹰兽的指甲也摆在那里。

    “这样就能召唤出来雾腾蓝兽?”灰机好奇问道。

    “主人的父亲大人说能,那就能!”狗霸斯基坚信不疑。

    “啥啊?”甲腾鹰兽一头雾水。搞不懂上官青想做什么,集齐它的指甲、沧井兽的鳞片,即可唤出雾腾蓝兽?

    从未听说过这种召唤之术。甲腾鹰兽有些期待。

    在沧井兽、甲腾鹰兽、灰机、狗霸斯基、灰毛、老管家期待的注视下,上官青略显踯躅。他忽然收起剑,快步离开。留下傻了的人还有兽。

    另一边。

    “西一欧,危险!”

    绿毛汉子道。

    “哼,谁敢撕比我家大小姐。”

    黑毛汉子抖开渔网,望向前方的几只妹子。

    “本兽嗅到了腐坏的气息。”

    上官小红道。

    如果她猜的没错,前面的那几只妹子就是木吉吉同学的结拜“兄弟”,一群腐坏的美少女。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