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蚕瞪大眼睛,瞅着一只人类小女孩在它面前重组身体,其间,她甚至将左右腿装错了位置,不得已,她又将装好的腿卸了下来,再次重新安好。“喂,汝在搞咩。”绿蚕忍不住问道。

    身体不再缺胳膊少腿,小圆心情大好,笑嘻嘻道:“你在和我讲话吗?”

    绿蚕恼道:“除了你这小娘皮,难道还有别人。”

    小圆开心道:“真好,你那么重视我呀。在你眼里,没有女禽兽没有小贱人,只有我呢。”话语落,小圆在绿蚕面前旋转一圈,桂香飘溢,沁入绿蚕的心脾。

    绿蚕身躯一震,道:“小娘皮,别再转了。吾观你不是人,何不同吾一起撕比人类。”

    小圆道:“嗯嗯,我确实不是人。”

    唰!

    一道桂光闪过,直接劈中绿蚕的脑门,噗的一下,血喷如注。绿蚕怒道:“小娘皮,为何劈吾?吾不过是想跟你讲道理。”绿雾翻滚,聚在创口处。不消须臾,绿蚕的伤口消失了。

    小圆手里抓着一株桂树,长不过两尺,通体晶莹,桂香馥郁。“我虽不是人,却不屑与你同伍。”小圆笑道。

    说罢,她回头望向女禽有兽童鞋。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这本书还在女禽兽手中,只要在她手里一天,小圆就受制于她一天。

    绿蚕冷笑道:“你这小丫头不识好人心。吾好意劝你,让你远离卑鄙无耻的人类,你辜负吾的美意。吾要吃了你。”

    呼呼,阴风阵阵,打着卷儿刮向小圆。

    小圆收回目光,不再关注女禽兽。“你这绿不拉几的东西,谁要和你为伴。你看,我现在有名字了,人又长得漂亮,再长几年,米米更大,追求者众多,我衣食无忧,还要饲养一群小鲜肉级别的小白脸!至于你嘛,做我后宫大院的看门狗还差不多。你可愿意?”

    小圆挥动手中的桂树,香气氤氲,结成金灯贝叶,吹散开来,撞向前方的那阵阴风。只是一个照面,已将阴风化去,春日暖暖,清风和畅。

    桂树生香,祥瑞之光抽根发芽似的飘纵而出,覆拢小圆,将她置身祥光之内。

    羞恼的绿蚕喷出一蓬蓬绿烟,撞在护住小圆的祥光护罩外壁上,不能破而深入。小圆在里面咯咯笑道:“我雇你作看门狗,你老大不乐意了。还辱没了你的身份不成?”

    绿蚕怒道:“无礼的小丫头,吾雇你作为婢女,你可愿意。”

    小圆道:“自是不愿。”

    她轻叱一声,分开护体光罩。唰唰,她连续挥动桂树,祥光纵舞而出,绕着绿蚕旋转三十匝,将它团团围住。

    “只能用强的了。谁让你不识好歹。”小圆脸色不善道。她脚下升起一团水光,波光粼粼,极其清凉。小圆忍不住舒展身体,活动一下颈骨。

    忽地,鲁尼妹大神按下剑光,一步纵出,来至绿蚕身后。她冷眼凝视裹住绿蚕的祥瑞之光。“哪里来的野丫头,也敢在洒家面前炫弄小技。”

    倏地一喝。鲁尼妹挥动手中的重剑,劈向那三十匝祥光。轰嘭,光浪迸爆,掀起几百尺高的乱流。

    绿蚕抓住机会,身体一曲一纵,弹射而起,窜向高空。“别了,愚蠢的女人们。吾回去了,有缘再见。”

    绿色的光柱自高空垂下,掩罩绿色大蚕。它在里面左右摇摆,好不得意。

    轰!

    一枝墨色的箭镞戾啸而来,撕裂天空,直向绿蚕的下腹刺去。

    异变陡生,绿蚕身体摆动,荡开绿色的光浪,轰向那支暗箭。“哪来的小辈,也敢暗算吾。有胆出来,算了,吾要离开唐腊国了!”

    它话还说完,那支黑色的箭奔窜而至,箭头疾颤,寒光吞舞,咝咝咝,咝咝咝!寒烟彻笼方圆千尺。罩定绿蚕。

    来人背负牛角弓,挎着箭袋。一袭黑裙,细肩蜂腰,面如梨花,七分妖冶,三分端丽。“鲁尼妹,久见了。”来人冷冰冰道。

    “是你。”鲁尼妹不自然道。

    “还能是谁,自然是我。”那人道。

    “她们好像认识的样子。”雨桐对上官小红说道。

    “嗯,我认为她们之间的关系不怎么纯洁。”上官小红道。

    黑裙女人抬头,瞥向上官小红。“女禽有兽童鞋,你也在啊。”她道。语气也不是很善。

    “撕比吗!”沧井兽挑衅道。它细颈抬起,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对面的黑裙之女。毒岛冴子拍拍沧井兽的脑袋,心道,小沧沧最近好huang好暴戾,这样不好。

    小圆挥动桂树,不满道:“女人,你谁啊,看这里,这里。”

    “嗯?”黑裙女人翻了翻眼皮,选择无视小圆。

    同时,她左手拈起一枝羽箭,投了出去。唰,箭光撕开小圆挥洒过来的气浪。锵铛!箭头击中小圆手中的桂树,点破一块指甲大小的树皮,即是如此,小圆也很心疼。“啊,我的宝贝!”小圆抓着羽箭,折断。

    雨桐伸手召唤小圆。“过来。”也不管小圆愿意与否。一道清流荡卷而出,勒住小圆的脚踝,将她倒着拎了过来。

    “她伤了我的桂树!”小圆急道。

    雨桐倒提着小圆的脚踝,另外一只手伸直,向那块破了的桂树皮点去。啵的一声,一小团雪水炸裂开来,抹去桂树的破皮。

    “噢噢,雨桐小贱人,你真厉害呢。”小圆兴奋道。

    “呵呵……”

    雨桐把手一摇,摄拿过来一口冰剑。唰的斩了过去,枭去小圆的脑袋。“看你还要无礼到几时。先把你的脑袋封如冰窖再说。”

    诡异的是,小圆的脑袋被枭去了,可是一点血都没留。而且身体还在跑动,似乎不想待在雨桐、上官小红身边。

    得到雨桐的授意,沧井兽欢呼着向前窜出,张口咬住小圆的后背,把她拖了回来。丢在雨桐脚下。沧井兽磨蹭着雨桐的裙角,似在讨好她。

    小圆的脑袋还想抱怨来着,寒气陡生,封住她的五官,眼不能视物,耳不能辨声,口不能讲话。冰雕一般,小圆的脑袋被冻在冰雕内。

    雨桐随后将小圆的脑袋抛给沧井兽,后者也努力地工作,想要将小圆的脑袋、身体合拢在一起。可是沧井兽的努力是徒劳的。

    唰,桂光闪烁。雨桐把小圆的那株桂树摄拿在手。她掂量着,同时望向黑裙女人。“小圆是我饲养的,你伤了她,看,她的脑袋和身体分家了,很痛苦的样子。你拿什么补偿她。我是饲主,你的补偿如果不能遂我的心意,我拿你是问。”

    站在鲁尼妹身边的黑裙女人很无语。“……是你削了她的脑袋,而且她还没死。虽然没了脑袋,身体还在活蹦乱跳。”

    雨桐挥动桂树,香风拂荡,旋起百丈高的狂飙,怒旋向黑裙女人,连带着将鲁尼妹也卷入其中。小圆的宝贝在雨桐手中发挥的作用比原主还要厉害。

    黑裙女人还没来得及解释,她的心xing同样高傲。向后跳开,并且取过牛角弓,搭上三支箭。崩!崩!崩!三道利芒荡射而出,冲进那道狂飙之中。

    咔咔咔,三声脆响。黑裙女人射出去的三箭被绞碎了。鲁尼妹暗叹一声,向前纵出。唰,她挥动手中的重剑,朗声道:“唉,洒家纵情声色,讨债的上门来了。怎奈,洒家和她有几千腿,甩不了干系。不能坐视她被人撕比。”

    鲁尼妹劈出去的剑光笼罩住旋来的那道狂飙,从各个方向绞动。

    唰唰。

    鲁大神双肩轻摇,晃出去三道大神之光,罩定那道百丈高的狂飙,禁锢它的狂势。剑气一起涌入,终于剿灭了狂飙。

    黑裙之女哼道:“鲁尼妹,你这薄情的女人!”

    鲁尼妹为难道:“请不要这样形容洒家,洒家是多情啊,情太多,自然就是薄情了。洒家对你的爱是真诚的,掺不得任何水分。”

    黑裙之女面容稍稍好转,可是鲁尼妹继续道:“真是蠢女人啊,同样的话,洒家对很多女孩都讲过,你们,你们都是洒家的翅膀啊!”

    上官小红郑重其事道:“鲁大神,听你一席话,本兽豁然开朗。福至心灵,感概颇深。大神果然是大神,本兽敬你是条妹子。”

    鲁尼妹摆手道:“别酱紫,洒家会骄傲的。洒家要保持亲粉形象,洒家还要日天呢。”

    上官小红再道:“大神,甭谦虚了,否则你会变胖的。”

    鲁尼妹严肃道:“洒家秉xing不坏,不过是遵循本能,想要和很多漂亮可爱的妹子好好相处,最好能在一起打滚,你懂的。”

    上官小红道:“本兽貌似很懂。”

    鲁尼妹道:“哎,洒家也很辛苦呢,斡旋于那么多妹子之间。简直要了洒家的命。好在洒家人长得漂亮,又有钱,什么样的妹子搞不到手呢,哈哈哈哈哈。”很得意。

    上官小红道:“大神,收下本兽的膝盖。”

    鲁尼妹道:“不好,有撕比的杀意传来!”

    崩!崩!崩!崩!崩!

    十几道凄艳的寒光射来。是黑裙之女,她向负心女鲁尼妹射来伤心之箭。她的年纪要比鲁尼妹还大上几岁,可是经不住鲁尼妹的死缠烂打,终于在一起了。可是鲁尼妹拔迪奥无情,人不见了。

    顺便一说,黑裙之女是画界的大神,人称“黑焰射手”。

    “黑焰射手”追着鲁尼妹狂追乱打,极是凶狂。上官小红在一旁观摩,细细体悟生命的真谛,撕比的真意,以及多情薄情的玄奥之处。

    高空被禁锢的绿蚕好像被众人遗忘了,成为了背景。沧井兽还不死心,努力将小圆的脑袋、身体合二为一。怎奈,小圆的脑袋冷冰冰的,就是不能连在断颈处。

    毒岛冴子弯下身来,捡起小圆的脑袋。“好冰。”毒岛学姐道。

    雨桐划动桂树,分出几道光束,卷住小圆的身体,封存在桂树内。至于那颗被冻住的脑袋,暂时放在毒岛冴子手里,由学姐保管好了。

    再说,天气那么热,抱着一块圆圆的冷冷的冰块不是挺凉爽的吗,还有,冰块内的脑袋怒目圆睁,戾气横生,隔着冰块也可感受到她的怨气,不是更凉爽了吗……

    唰。

    上官小红脚踩着契约方石,飞向被禁锢的绿蚕。她右手一晃,红剑化蛋而生,没入她掌心。左手抓着两块铁劵,右手按向绿蚕。

    “女禽兽,汝想作甚!”绿蚕惊慌道。

    咔嚓咔嚓。束缚绿蚕的黑色寒雾应声迸裂,上官小红的右手探入绿蚕的腹内,抓住它的原核。“你和梨子姬又是什么关系。”上官小红冷道。

    上官小红直接取出绿蚕的原核。摊在手心。铛铛,她左手的两块铁劵互撞,飞向右手中的那块绿油油的原核,它们融成一团,最后变成了一把钥匙,黑绿交间,带有温热之感。

    绿蚕的身躯瞬间风化,被炎浪一拂,化为绿粉荡开。

    “传说中的大腐女留下的钥匙,门在哪里,又通往何方……”上官小红自言自语道。

    还是去问梨子姬本人算了,最直接最快的法子。不过还要再费一番手脚就是了。上官小红向果男雕塑、贫乃王那边望去。

    寄宿在果男雕塑内的梨子姬的一道残念越来越弱,几不能成声。撕比不过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

    大基老清谷、基老王子吉尔·潘多拉贡看似毫不在意,实则不然。同是基老,惺惺相惜是一方面,相互争斗又是另外一番光景。

    唰,唰。两道清影分立左右,围住女禽有兽童鞋。是酱油女王和醋界新王。“本兽压力好大,你们这是何意。”上官小红问道。

    酱油界女王道:“童鞋,你想统领酱油界吗?”

    醋界新王亦道:“姑娘,和我联手,炼化了酱油女王,你同样可做酱油界的新王。”

    酱油女王笑道:“醋王,你好大的口气,你真的能炼化本王?是不是当了几天的王,让你本来就不堪的眼界更加膨胀,已是一叶障目。难以分清现世还有妄想。”

    醋界新王道:“酱油女王,你多行不义,即便在酱油界,也是声名狼藉。真正拥护你的打酱油的汉子姑娘又有多少?”

    酱油女王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抱怨、愤愆、反抗都是虚妄。王座之上,岂容废物安坐。”

    酱油女王言下之意,醋界新王不过是废物……

    醋界新女王的涵养还不错,也没继续和酱油女王逞口舌之利。“女禽有兽童鞋,你的决定。”

    “我的决定。”上官小红道收起钥匙,向左侧移开一段距离,她身后,虚空一阵晃动,走出一人。“我女儿的决定?你还是你,谁想知道。”上官青问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