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斯基已死。他召唤来的契约兽绿蚕也陷入羊触藩篱的地步,进退两难。

    绿色大蚕的后路被写手界的超级大神鲁尼妹封住了,可前方还有一只女禽兽。难啊,更让绿蚕火大的是前面的女禽兽,她耍阴谋,阴了绿蚕。

    当是时,大蚕腹胀如绿色的绣球。在它腹内有两块铁劵,大腐女梨子姬留下的铁劵。西边的果男雕塑向绿蚕望来,知道知道它腹胀的缘由。

    包括下方的基老王子手中的百美图,都在果男雕塑的控制之中。只要他愿意,随时可召回它们。

    梨子姬的残念如灯芯,果男雕塑就是那灯盏。基气还有聚集而来的腐女的信念都是燃料。燃料终有燃尽之时,那时节,梨子姬的念头好似风中残烛,凋零不可避免。

    让大腐女梨子姬感兴趣的人不多,女禽有兽童鞋算是一只,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也是,基老王子吉尔·潘多拉贡也在梨子姬的视线内。

    “银冠的皇女也让我看不透。”梨子姬呢喃道。

    果男雕塑悬浮在空中,静观吕布子、酱油大姨夫撕比写手界大神“哥有太鸟”。“酱油瓶,我也想取得。”梨子姬的残念说道。

    太鸟大神也是狠茬。一脚蹬开红色的炉子,炉灰弹爆而起,千万点明灭不定的火星子宛若流行坠地一般,抛撒向酱油界的大姨夫以及醋界的吕布子。

    吕布子拍了拍“吃土马”的脑袋。“哕哕哕。”马鸣骤起。接着,尘烟弥漫,恍若土龙在地上打滚,搅起百米高的狂飙,拧舞着扫向空中的火星子。

    酱油大姨夫将手一抬,凭空摄来一把扇子,啪,他打开折扇,对着喷涌而来的火星子狂扇风。酱油之气扑卷而出,拍熄了点点火星,化为灰烬坠下。

    簌簌簌,地面堆积了一层热气腾腾的灰烬。

    身在酱油之河的中心位置,太鸟大神释出两道大神之光,打在旋转的红色炉子上。嗵嗵,炉火陡地炽盛起来,火焰迸开千尺之高,热浪爆舞,周围的空间也开始扭曲。可是下方的酱油之河依旧平静,并未被蒸发掉,全赖“哥有太鸟”右手握着的酱油瓶。

    “酱油瓶在,我在。酱油瓶易主,那说明我已经不在人世。”太鸟大神坚决道。决不让出酱油瓶。这些天杀的打酱油之辈,腐草荧光,也想同大神争辉,妄谈!

    吕布子、酱油大姨夫也不是一条船上的人,他们还有世仇。这不,酱油界大军、醋界的大军还在撕比呢,他们两只统帅级别的人物却没有参战,反来撕比“哥有太鸟”。

    互有忌惮,吕布子妹子用余光瞥向酱油大姨夫。“喂,酱油大姨夫,上吧,取走太鸟大神的酱油瓶。别再原地装模作样,煽风点火。”

    啪!

    酱油大姨夫折上扇子,眸子微阖,两道锋锐自他眼眸中旋出,射向吕布子。

    “女人就该在家产娃,你懂什么。”

    酱油大姨夫喝道。

    一句话差点噎死人高马大的吕布子。惊见吕布子扬起画戟,戟光炽盛,罩向酱油大姨夫的脑袋。“多么糟糕的汉子,我还心想着招募他。哼,这样的酱油大姨夫,杀了吧。”吕布子随后纵马而来,直取酱油大姨夫的项上之头。

    酱油大姨夫右腿半屈,向前一蹬,蓬!一把黄豆撒了出去。“晦气,晦气啊。”酱油大姨夫喝道。“吕布子,像你这样高大生猛的女人,哪个汉子敢要。我家婆娘也是母夜叉一流的人物,可她也比你贤惠多了,更像是女人。你造吗,我以前和她行那不能详细描述的运动时,总觉得自己在gao基。可一见到你,我豁然开朗,我的婆娘在我面前分明是小鸟依人!”

    吕布子冷笑道:“马币的,你直接说你个子矮,不如我高就是了。整那么多废话作甚。刺死你。”

    唰。

    吕布子一戟刺了过去,寒光陡生,光耀十方,刺人眼目已极。

    酱油大姨夫大袖鼓舞,斗气蓬然而出,撞开吕布子的画戟。同时,他侧着身子,贴着画戟旋向“吃土马”上安坐的吕布子。

    “吕布子,让大姨夫教你做人不要太高调!小心摔倒。”

    酱油大姨夫陡地打开折扇,扇骨绷直,扇子前端迸出一抹异香,味道恬淡并不浓烈。

    “嗯?”

    吕布子心里一荡。闭了鼻息,不去吸入那抹飘来的异香。她本能地抗拒。

    “吃土马”更是夸张,鼻中喷出两股泥浆,土腥味十足,直接打向酱油大姨夫。“这一本正经的汉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吃土马暗道。

    辣么爽书坊的大神“哥有太鸟”很郁闷,喂,这算怎么一回事,怎么没人撕比我啦。你们自己反倒是撕比起来了。太小觑我了,火大火大。太鸟大神放出大神之光,照曜酱油之河,酱香味荡爆而出。

    “来吧,相杀吧。”

    太鸟大神主动出击。乱中取胜,方显英雄本色。

    御炉而行,带动一条酱油之河。太鸟大神英姿飒爽,手抱酱油瓶,陡地喝道:“吕布子,酱油大姨夫。太鸟今日出门前让主编大人为我卜了一卦,他说我出门在外,抬头见禽兽,低头见基老,不见大姨妈,大祸不临头。”

    眼前只有大姨夫,无有大姨妈。是以,太鸟大神气定神闲,“酱油之河哟,滚动吧。”伴着雄浑的喝声,只见“哥有太鸟”下方的长河怒腾,激起百米高的水柱,洗刷天空。

    吕布子、酱油大姨夫撕比的难舍难分。可不得不分,“哥有太鸟”掌控酱油瓶,且他本身的实力不容小觑。“吃土马。”吕布子开口道。

    “我知如何做。”

    “吃土马”扬起马蹄,高高窜起。“人类哟,你知道茴香豆的写法吗!”吃土马突兀地问道。

    太鸟大神无视“吃土马”的问题。不屑回答。

    另外一边。

    腐女画手木吉吉觉得她的脸好方。她想亲自动手解决老斯基大神,可大基老被青府的黑黑毛杀马特贵族埋葬了,基毛都没留下。

    木吉吉几乎掐熄了“基莲灯”。“哼,可恨。老斯基前辈就这样死了,我胸膺之中的悒郁之气还未消散。”

    呜喵王安慰它的契主道:“主人啊,老斯基死了就死了。你不是没处发火吗,咱们随便找到几只基老,用你的基莲灯炼化了他们。或者我们玩大的,直接去撕比果男雕塑,梨子姬的残念不是还未消散吗。”

    “唔。”木吉吉抬头,望向果男雕塑那边。“我姐尚不能拿下果男雕塑,我能吗?”不是她小心谨慎,而是出于双方实力的考量,木吉吉不做无用之功。

    “主人。”呜喵王吹了吹秃了的尾巴。“你手中可有基莲灯哦。你看那只基老王子,他也很在意果男雕塑,目不转睛。他难道就不想弄死果男雕塑,或者把他带回家去消声消声。”

    “呜喵王,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聪明了?”木吉吉笑道。

    “怎会。我一直很聪明,只是主人比我更睿智,故而在你面前我显得很平庸。”呜喵王恢复了家猫大小,跳到木吉吉左肩上。

    木吉吉一弹指,“基莲灯”迸出一小簇紫色的火焰,巴掌大小,敷在呜喵王的秃尾巴上。“喵呜。”呜喵王舒服地叫道。

    “没有小吉吉的雕塑,你为何偷觑我?”

    一只贫乃娘中的王者蹑空而来,仗剑xiong前。“你的视线让我很不舒服。”阿瑟王不悦道。

    “你是我眼中珍贵的传承者之一。”梨子姬道。果男雕塑开口,传出去的确是女声。

    “谁管你。”阿瑟王挥剑斩向果男雕塑的眼睛。“不毁了你,我今天的好心情都没了。”金发飞扬,翠眸生寒。

    阿瑟王左掌下按,五指并拢,并指如刀。唰!五道气刀同时旋出,紧随着金色的剑气。

    咔铛。果男雕塑右臂一振,一团石屑旋舞而出,半间屋大小。

    “阿瑟王,你比你的基老哥哥更优秀呢。”梨子姬赞道。

    铛!铛!铛!铛……

    一道金色的剑气、五道气刀,相差毫厘,撞在石屑凝聚而成的圆球外侧,石球迸炸开来,裂成数百片。

    阿瑟王手腕疾抖,金色的细剑迸舞出耀目的剑弧,向前方绞旋而出,形成涡流,抛弹开拦阻阿瑟王前进道路的石块、尘屑。

    “梨子姬是吧,听说你思想腐坏,喜欢看汉子搅合在一起。”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忽道。

    她一跺脚,金色的光漪散开,气浪旋爆,贫乃王周围百步内顿成金色的汪洋,光浪吞舞,气柱摇曳而上。

    王者向果男雕塑投去冷漠的目光。

    “梨子姬,你真让我失望!”

    阿瑟王怒道。

    “看看你都做了什么,明明雕刻出俊美的雕塑,却没有为他雕刻汉子的擀面杖!木有擀面杖,他如何擀面,如何翻江倒海,让姑娘愉悦!”

    阿瑟王再次数落梨子姬。

    “”

    果男雕塑缄默不语。

    为啥要贫乃王教训啊,而且对方还那么理直气壮。简直没天理,没听说过xiong小就不要乱讲话吗。

    片刻之后,果男雕塑双臂环抱两肩,突突突,他之xiong大肌遽地又扩大了,比先前的还要壮硕,像是倒扣的大海碗。

    梨子姬这是要激怒贫乃王啊。

    没什么可说的,贫乃王身形暴起,化作狂涌的金色浪涛,扯开千尺虚空,径向果男雕塑的xiong大肌劈去。

    “梨子姬!我以潘多拉贡姓氏起誓,阿瑟王的剑将削去你的nai大肌!”

    唰。

    一道金色的剑芒凌空劈下,长达几十米,宽若门板。阿瑟王也是怒极恼极,女人的xiong部比自己大,阿瑟王已经很不爽。麻蛋,明明是果男雕塑,xiong大肌也那么大,这不是红果果地拉仇恨吗。不弄死对方她就不是阿瑟王。

    腾嗤。

    果男雕塑窜向高空,双臂上举,五指极力张开,手掌大如蒲扇。“阿瑟王,在长辈面前,你要收敛气焰。”梨子姬的声音透过果男雕塑,奔雷似的炸开,贯入阿瑟王的双耳。

    锵铛一声,山崩海摇,金色的光浪滔天而起。果男雕塑以双手拍碎了那道怒劈而下的金色剑芒。而他身子屹立不倒,悬在半空,宛若一尊魔神之像,让人心生膜拜之感。地面上,有意志力不坚者当场跪倒在地,顶礼膜拜果男雕像。

    “啊啊啊,赞美果男雕像。”

    “赞美梨子姬大人。”

    “果男与我们同在,我辈都是坦荡荡的汉子哟,何必穿着这遮掩身体的衣物,爆开吧!”

    蓬!蓬!蓬!

    很多汉子的衣服炸裂,碎布飞舞,在大神之光的照曜下,宛如翩翩飞舞的蝴蝶,颜色艳丽,已成靓丽的风景。

    “实在是绝景!”

    一条大基老缓缓而来,一步跨出几十米远。他双掌急翻,基气横纵捭阖,轰向那些爆掉自己衣服的汉子,为他们打上了高光。

    “噢噢噢,是清谷大人。”

    年轻的基老王子笑道。黑王子走向大基老清谷。

    清谷双手负在身后,一派恬淡气度。清府的主人,大基老清谷,在基界也是名动一方的大人物。黑王子吉尔·潘多拉贡自然用心接纳对方。

    大基老清谷笑道:“小友,你也在。”

    黑王子收起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同样笑道:“这个地方好不热闹,我闲坐府中,闲极无聊,出来散散心。也好寻找志同道合的汉子。”

    大基老清谷道:“吉尔王子好雅兴。”

    黑王子道:“清谷大人兴致也很好。何不一同散步。”

    大基老清谷道:“也好。”

    于是两只基老信步闲庭,气度举止异于常人。不管是鱼锅学园的学子还是贫乃联盟的姑娘,巨Ru部落的大乃娘,写手界之人,画界之人,酱油界之人,醋界之人,都不阻拦两只大基老。

    两人惯看春花秋月也似,随意聊着天。可是大基老清谷的目光却锁定了空中的果男雕塑,直达梨子姬的残留念头。

    梨子姬极其不舒服,却不好发作。她生前自然不惧怕大基老清谷,可她早已身死魂消,留在唐腊国的不过是怨气残念以及不甘之心。

    贫乃王可没想那么多,反正她哥哥在下面,不会同她为难。

    束手束脚,果男雕塑施展不开他的手段。两只大基老都不是寻常基老,一只已经很难对付,何况两只。

    “梨子姬,何不就此烟消云散于唐腊国。”阿瑟王冷淡道。

    “大志未成,身死为憾。”果男雕塑中飘出梨子姬的声音。“贫乃王,你看好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