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比战场。

    贵族的气息油然而生,青府的杀马特贵族们谈笑间有基老。黄毛汉子嘿嘿笑道:“诸位兄弟们,老斯基不行了。他双拳难敌十手,他真傻真的,一个人群挑我们五兄弟。真不知老斯基哪来的自信。”

    说话之间,黄毛汉子幌了幌满头金毛,状如雄狮。黄毛杀马特运掌身前,掌纳斗气,倏地拍出一掌。冲滚的掌劲轰向老斯基的左xiong大肌。“麻蛋,竟然比我的米米还大,他不是找死吗。”黄毛汉子心道。最讨厌别的汉子的xiong大肌比我的大了。

    老斯基臭着脸,忖道真踏马的不要脸,明明是一群杀马特围攻基老,偏偏还给自己脸上贴金。热浪熏人,黄毛杀马特的掌劲轰卷而至。老斯基心一横,弹剑大笑道:“哈哈哈,我老斯基一世英名,身姿雄霸,掌舵画界一方,实为枭雄也。今日遇到你们几只杀马特汉子,也是我命运多舛。剑宗三式,人之剑。”

    一声爆喝,老斯基身上爆发出惊人的基气,紫光潋滟,拍打高空。只见老斯基握剑的双手向外爬出几百道血线,缠住剑柄。

    “强弩之末,故作镇定。实则不足为惧。当我们怕你了吗?”双马尾紫毛哥哥一顿脚,气浪滚舞,抽打虚空。紫毛哥哥单手持着一杆长枪,电芒闪烁,危险已极。

    “紫毛,所言不差。”留着空气刘海的绿毛杀马特汉子笑道。他十指悬在空中,幽幽旋动,每一根手指上方都有一顶绿色的帽子,银盘大小,绿光盈盈。绿毛汉子要为老斯基戴上好多顶绿色的帽子。

    白毛杀马特汉子右臂扬起,白银色的斗气聚在他的醋钵大小的拳头上,呼呼嘶啸,寒光湛湛,像是冰雕雪刻一般。

    而上官小红的灰骑士,灰毛杀马特汉子T双掌拍动,再拉开,哗啦,死气飙卷,迸爆而出,凝成一口阔剑。灰毛汉子T抓住没有护手的剑柄,睨扫画界大神老斯基。

    “快点结束老斯基的xing命,我好去同我亲爱的奥豆豆汇合。”灰毛汉子轻声道。他认死理,将甲腾鹰兽认作是他的弟弟。

    骤地,剑幕如雨,纷呈而至。洒遍百丈内的每一寸空间,老斯基出剑了。只是前奏,剑宗三式中的人剑还有后招,而且更为恐怖。

    青府的五大杀马特同时出手,双马尾紫毛哥哥抖开枪花,拨去靠近他的剑雨。黄毛杀马特仰天长啸,声浪滚滚荡开,他作狮子吼状,蓬送的金发炸开,面皮掀动,皮下像是有万千虫豸爬动。

    绿毛杀马特汉子十指抛射,咻咻咻,十顶绿色的帽子旋斩而出,立时斩向老斯基。它们先破开剑幕,再旋向老斯基。绿芒涌动,恣意绽放着生命的气息。

    腾嗤。白毛杀马特汉子急射而出,右臂抡扫,紧绷的拳头陡地散开,白色的斗气蓬然炸开,卷向老斯基的脚踝。

    灰毛杀马特一旁半觑着敌人的攻势。按剑不动,锁定大基老的气机。那些喷涌的紫色基气并不能阻挡灰毛汉子的视线。他目光如电,撕开老斯基周遭喷薄的基气,直达他的xiong膛。

    唰唰唰。

    剑影三分,一道剑影若那飞流直下的激瀑,水光摇曳,炫目迷离。一道剑光明湛如镜,凌空而立,罩定青府的五大杀马特。第三道剑影扭摆旋舞,像是跃出海面的蛟龙。

    这才是真正的人之剑。

    三道剑影同时纵出,虚空震颤,一块块塌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四面八方辐射。

    青府的五大杀马特同时收敛心神,各出杀招,拦截三道剑影。

    暗处,一双明灭不定的眸子凝视着老斯基,那是木吉吉同学。木吉吉手捧上古异宝“基莲灯”,尤未死心,她要用基莲灯炼化大基老。基莲灯专克基老,神妙无穷。而木吉吉同学又是腐坏的美少女,秉性冰坚,不畏基老。

    青府的最强杀马特汉子黑毛,徐徐而来。他一闪身,步入最盛的那道剑影之中,“吼!”那道龙形剑影长吟,声震九天。

    黑毛杀马特汉子抖了抖披着的渔网,澎湃的斗气瞬间爆绽,向上旋去。搅动四方风云,铛嗤一声,一片片银鳞洒下。黑毛汉子舞动鱼叉,挑开了龙形剑影的逆鳞。

    “吼!!”

    怒龙狂飙似的冲了下来,它身长千尺,银鳞耀目,凶威滔天。

    “枣尼妹。看仔细了,这才是姨妈刀的正确用法。”黑毛汉子冷冷道。锵的一声刀吟,血光抛天卷舞,宛若末日之景,骇人听闻。

    枣尼妹心生战栗之意,亡魂皆冒。忽觉自己持有姨妈刀好多年,简直是浪费!和黑毛杀马特贵族一比,自己就是渠沟里的鳝鲵,黑毛是那展翅大鹏。

    寒风肃杀,血光凝滞。陡见,左手持刀的黑毛汉子挥动手臂,血浪迸爆荡炸,吹拂向龙形剑影。扑扑扑,扑扑扑!龙形剑影千疮百孔,仿佛是被赤红色的岩浆洗刷过一般,银鳞溃烂,龙形崩溃,剑影随之解体。

    “接住。”

    黑毛汉子向后一抛,姨妈刀倒飞而来,劈向呆若木鹅的枣尼妹。能接住姨妈刀最好,哼,如果不能接手,被劈死也怨不得我,黑毛汉子心道。他解决了三道剑影中的最凶险的那一道。余下的两道,他并未出手。

    “我的象鼻哟,舞起来。”

    灰毛杀马特汉子甩游泳圈前端的象鼻,抡向竖在空中的镜子一般的剑影。

    哗,哗,哗。

    剑芒像是水银一样流泻涌出,扑向灰毛杀马特贵族。

    可他并不僻退。侧旋着身子,电掣而出。右手挥动,那柄由死气凝成的阔剑向前削去。潮海生浪,烟波袅袅,死气凝结而成的汪洋扫空漫天的剑芒,轰的一声,拍碎了第二道剑影。

    第一道剑影则被黄毛杀马特、紫毛杀马特联手化解。绿毛汉子、白毛汉子疾遁而出,直接撕比老斯基。

    人之剑既出,老斯基气血衰败,消耗大量的心力、血气,就连他释放的基气也稀薄许多。“哈哈哈,杀马特们,尔等欺我太甚。”

    老斯基钢牙紧咬。向空中抛起手中的基老长剑,须臾间,璨光绚烂,遍照寰宇,春风从四面拂来,聚在基老长剑的两侧。呜呜旋动,基老之剑越旋转越快,剑气泼洒而出,和风同鸣,与光同耀。

    蓬!

    画界大基老的颅顶向上窜起一股粗如缸瓮的基光,没入长剑内。乍然间,剑鸣大作,震慑诸天。

    “剑宗三式,基老剑。”

    老斯基长啸道。

    他双手结印,源源不断地拍入长剑之中。剑身上浮起几百字的玄奥撰文,一字字大如笆斗,蓬然旋舞,聚在大基老的上空。

    地面上,年轻的基老王子心折道:“好个老斯基!基气澎湃,实在是吾辈基老的楷模。可惜他必须死。我名吉尔·潘多拉贡,将会君临基老之界,基神将会为我加冕。王子终会成为绝代皇者……”

    手持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黑王子心绪不宁,眸中浮起虚电,射向高空,觑着画界大神老斯基。

    “哼,看你能坚持多久,前辈。”木吉吉同学冷酷道。她周围的空间扭动,光斑点点,却鲜有人能捕获她的身影。

    木吉吉的契约兽呜喵王,伤心地瞅着自己的尾巴,秃了,秃了啊。“全是老斯基的错。”呜喵王怒道。“木有了帅气的尾巴,我将如何去勾搭漂亮的雌猫。”呜喵王忧心忡忡。

    木吉吉手捻着灯芯,基莲灯时暗时明,紫烟氤氲。“等待吧,呜喵王。快了……”木吉吉低声道。活着炼化老斯基的时间快到了!

    青府的五大杀马特围在最强杀马特身旁。黑毛汉子扬了扬手中的鱼叉,道:“基老剑,那又何妨。”

    花语未落,黑毛杀马特汉子身如夜枭,破空而去。

    “老斯基,不要让我失望。我的鱼叉今天要剖开你的生命之海。”黑毛汉子说道。

    轰!

    紫色的基气全部融入高空上的那柄长剑之内。悬浮的撰文也都隐去,化为慧光加诸在基老长剑的剑身上。

    噗。老斯基撕开自己的xiong膛,现出他的生命之海,海面下飞出一道清泉,荡射向基老之剑。

    “呃噗!”老斯基仰天喷出一道血柱,几乎坠地。

    气机一动,老斯基摇引着基老之剑,怒劈向奔射而来的黑毛杀马特汉子。“天下基老何其多,老斯基独占鳌头。生平gao基与作画,快意我生。去吧,基老剑!”

    一声怒喝。

    雷霆迸炸,紫电交迸,宛若龙蛇窜舞,围聚在闪烁放光的基老长剑周遭。

    “这样才可做我的对手。”

    黑毛杀马特咧嘴笑道。

    呼喇喇,他左手扯去身上披着的渔网,登时变成了红果果的汉子一枚。好在不能描述的部位都打了高光,也没什影响。

    “君子坦荡荡啊。”

    黑毛汉子高声道。

    铿锵,鱼叉震颤,撕裂虚空。在黑毛汉子上方出现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呼哧呼哧,乌光抛卷而出,凝成冰云。

    “老斯基,我将亲手埋葬你。”

    黑毛汉子摇动一身的黑毛,各种各样的,直的,弯曲的。

    紫色的基气喷射而来,如潮汐飙卷,可是横亘在空中的那道沟壑像是天堑一般,阻去它们的去路。更诡异的是,老斯基散出去的基气全都流进壑底,涓滴不剩。

    而老斯基引以为豪的剑宗三式中的第二式,基老剑,也应时而解。宛如冬雪消融一般,那柄怒射而来的长剑销熔一空。

    “怎、怎会这样!”

    老斯基抓狂道。

    他的本命剑消失了!

    老斯基也受牵连,身体迅速老去,面部堆砌出大量的褶子,满头秀发也成了锈发,像是杂草一般飘动着。

    “生命之海,我的生命之海!”

    老斯基也不用内视了,直接俯视他自己撕开的xiong膛。内中的生命之海,几成死海,死亡的腐臭气息由内而外,迅速泅散。

    下方。

    基老王子喃喃道:“一代大基老就此消失于唐腊国……”

    画界大神刀姐、剑妹、服她,三人向老斯基那边投去怜悯的目光。谁曾想到他坠落的那么快,刀姐、剑妹等人虽然不喜欢老斯基,可他终究还是画界大神,他即将逝去,同为大神,剑妹等人不禁心有悲戚焉。说是虚伪也无妨。

    梨子姬的残念寄宿的果男雕像也稍稍安静了下来,手中的石剑残破不堪。“仿造的不是原版,即便再像也是残品。”他一抖手腕,腐烂的气息透出石手,震碎了残坏的石剑。

    “阿瑟王,黑王子。你们谁能取走真正的石中剑呢……”

    梨子姬幽幽道。果男雕塑缓缓抬起高傲的头颅,觑向老斯基。

    呼。

    青府的黑毛杀马特一步纵出,跨越那道深不见底的沟壑,以身投向老斯基。“汉子哟,我和你坦诚相见,也不枉你此生了。”

    蓦地,黑毛汉子伸出左手,扣抓住老斯基的额头。格啦啦,骨裂之声传开。老斯基眼神涣散,毫无知觉,也无痛觉。

    唰。黑毛汉子右手握着的鱼叉从上向下,斜刺了过来,捅进老斯基的生命之海,不,是生命死海。

    死寂的海面登时沸滚,海浪喧嚣,拍击鱼叉。却不能撼动它分毫。

    呼,黑毛汉子一转身,鱼叉高高挑起老斯基僵硬掉的基老之躯,“你为什么活着,谁又会记得你曾经活过。”

    言讫,黑毛杀马特贵族挥动鱼叉,将叉尖挑着的老斯基的身体投进面前的沟壑之中。轰隆隆,沟壑向中间挤压,继而填平。彻底埋葬了老斯基。

    “我们之间的缘分真短暂呐。”皇叔唐士比亚道。

    “皇叔,他不过是鄙贱之人,何必挂怀。”皇子唐三章安慰唐士比亚道。

    “皇叔,司机多的是,再寻一个技术好的老司机就是了。”唐豆比亦道。

    辣么爽书坊的大神写手,哥有太鸟。

    太鸟大神觑着醋界的统帅妹子吕布子。“你意欲何为。”

    “取走你的酱油瓶。”吕布子笑道。

    不是明显的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有重宝,人人想得到它,必先诛了你。绣鞍玉辔,马是好马,唤之曰吃土马。妹子是好妹子,身高一丈三尺,高大上档次。

    太鸟大神冷觑着吕布子。“酱油大姨夫,你想得到我的酱油瓶?”他问的人却是酱油界的悍将,大姨夫。

    酱油大姨夫一振衣冠,笑道:“太鸟小哥,酱油瓶是吾酱油界之物,你偶然得之,却不是它的主人。是该物归原主了。”

    “哥有太鸟”哂然道:“物归原主?主人是谁?你还是吕布子?还是你们的女王。哈哈哈哈,你们当我是蠢人吗。酱油瓶既然在我手中,我就是它的主人。”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